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25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230 逼向死路

230 逼向死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一次,我要让她明白,这一切都不是她的错,那是别人要害她,她不该为此伤心难过!”秦家大太太用帕子擦了擦脸,目光尤为坚定:“蕊儿,你安心呆在院子里,若是有空就多陪陪曦儿,这事儿交给我去处理,我绝对不会让姑太太讨到任何好处的!我的女儿,绝对不能任人宰割!”

    洛芸蕊知道,这一次秦家大太太是气极了。可这也是正常的,作为一个母亲,最恨的恐怕就是被人算计自己的子女了。偏偏姑太太一而再再而三地触及她的逆鳞,怕是姑太太这次要倒大霉了。

    答应了秦家大太太的委托,洛芸蕊在秦曦醒过来以后也有好好地安抚她,着重跟她说了这事儿都是姑太太的阴谋,让她千万要放宽心。可秦曦的反应却让洛芸蕊很是失望。

    “嫂子,你说好端端的,姑姑怎么就会来害我呢?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说,我这个人就是一个错误,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秦曦并不会放声大哭,而是低垂着头,眼泪一滴一滴地往下落。整个人看上去悲痛欲绝,还带着一丝绝望。

    洛芸蕊很是无奈,遇到这样把所有的错误都往自己身上揽的人,确实很难劝解。娃娃在得知这事儿后,很是笑话了洛芸蕊一阵子。因为同样的事情若是摊在了洛芸蕊的身上,她肯定会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别人身上。因为那确实不是她的错。

    放弃了劝说秦曦,洛芸蕊深深地觉得,这只能等秦家大太太将事情处理好了,亲自过来劝慰才行。好在,若是不当着秦曦的面提起这事儿,她倒不会天天哭鼻子。尤其是,秦曦还要顾及洛芸蕊的身子,就算心里难受,也不会表露出来。

    两日后,娃娃兴冲冲地跑过来告诉洛芸蕊一个好消息:“大太太她好厉害,将姑太太往死里逼呢!”

    这话……真的是夸奖?

    下意识地看了看杰哥儿的房间,这会儿秦曦正在那里跟杰哥儿玩呢。

    “娃娃,过来说话。”示意娃娃收敛一些,洛芸蕊的面上有些不大好看:“到底怎么回事?姑太太他们走了?”

    “怎么可能会走呢?方家表少爷他……”娃娃捂着嘴偷笑,她之前有想过下一些会让伤情严重的药,可转念一想却放弃了。若是方家表少爷真的被她打残疾了,那姑太太还能放过她?所以,娃娃想了一个鬼主意:“大夫又来查看了,说是方家表少爷的外伤并不严重,严重的是本身的病!”

    “病?”

    娃娃嬉皮笑脸地吐了吐舌头:“少奶奶,那是我下的药粉啊!如果身上没有伤口,就不会有问题的。若是一不小心弄到了伤口里面的话,就会看上去形成一种病!”

    不用娃娃再说了,洛芸蕊也猜想到了,方家三少爷本身就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加上娃娃又是个一肚子坏水的丫头,那所谓的病不用说,肯定是难以启齿的那种。

    “我刚才打听到,那大夫已经给方家表少爷确诊了。结果姑太太还不相信,又叫了好几个大夫来诊治。嘻嘻,她就算把御医叫来也是没用的,那药粉若是没有解药,这病一辈子都不会好!”娃娃绝对是故意的,她不是没有那些有时效的药粉,却故意用那些永久性的。

    当然,想要解药也不是不可以,就要看娃娃的心情了。

    “母亲怎么说?”以秦家大太太的性子,加上又吃了那么大的一个亏,她要是不落井下石才奇了怪了。

    “大太太说了,她之前还想着怎么一个小丫鬟有那么大的力气,居然把一个成年的男子轻易地推出了极远,原来竟是方家表少爷本身就体弱多病,身子都亏空了。这也难怪,会被一个小丫鬟随手收拾了。”娃娃并不介意秦家大太太称呼她为一个小丫鬟,事实上,娃娃的身形比较瘦小,乍一看确实不会想到她身怀怪力。

    “姑太太呢?她居然没有反驳?”洛芸蕊很是好奇,她想知道,秦家大太太要做到哪一步才能满意。

    “姑太太她当然不高兴了,不过却没有嚷嚷着要找我算账,因为大夫把方家表少爷的病说的很严重!”其实,那根本就是娃娃下的分量很重!

    “很严重?会死吗?”

    “不会的,顶多终生不能行房事罢了。”娃娃笑得格外得开怀,她突然不想给解药了。

    洛芸蕊沉默了片刻,随后也忍不住跟娃娃一块儿笑了起来。很好,能不伤人命就不伤人命,至于旁的事情,相信这药效也不可能维持那么长的时间,想必能给方家三少爷一个教训了。当然,娃娃并没有告诉洛芸蕊,还有解药这种说法,而洛芸蕊也没往那方面想,她还当是跟之前的假死药一样,有时效的呢。

    “姑太太这下子要气死了,对了,她应该不会再提这亲事了吧?”洛芸蕊有些迟疑,她忽然有些吃不准姑太太行事的底线了,天知道她会不会硬赖上秦曦。

    “她提了,结果大太太很淡然地说了一句,濠州城那边还不知道方家三少爷出了这般事情吧?不知道那些跟方家有来往的家族听了这事儿会怎么想?会不会让整个方家的名誉扫地呢?她很乐意看到这般情景。”

    威胁,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

    偏偏,姑太太这人听不进道理,却只吃这套。

    到了晚间,洛芸蕊见了秦家大太太,又详细地问了问,得知姑太太终于熄了结亲的念头,不日将启程回濠州城。洛芸蕊担心这临了还会出什么事儿,因此并不让秦曦离开自己的小院儿。而娃娃则是一天到晚在院子里转悠,心心念念着姑太太来捣乱吧,她也好趁机狠揍一顿出出气。

    可事实上,姑太太哪儿有空来找洛芸蕊和秦曦的麻烦?秦家大太太也早有防备,竟是让人守着二门,绝不允许姑太太进入。秦家老太太有心要管管这事儿,可无奈没人愿意买她的帐,秦家二房那边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更是派出了二太太和两位少奶奶,一天到晚守着秦家老太太,竟是将她和姑太太隔离出来。

    直到临走那边,姑太太也没有再见到秦家老太太。秦家大太太又去威胁了姑太太一番,话里话外地说着,若是外面有一星半点儿不利于秦曦的事情,也不管是不是姑太太那边传出来的,她一准就将方家三少爷隐秘的事情捅出去,到时候看谁更没脸!

    说真的,若是定亲了反悔,顶多是名声上有碍,但问题并不大,毕竟只要没有成亲,这事儿就不算成。

    可若是方家三少爷以后不能行房事的事情被捅出来,那丢脸的可不止是方家三少爷。尤其是,方家几个老爷少爷喜好美色的传闻由来已久,这事儿若是真的传扬了出去,姑太太一家子被方家嫡系除名也是很有可能的。

    恨恨地离去,姑太太几乎是带着怨毒离开的。可不管心里有多不甘不愿,这档口她却是不敢热闹秦家大太太的。尤其是,她想着自己的另外两个儿子也跟小儿子差不多,这回去以后,还得让大夫好好诊断诊断。幺儿已经被她放弃了,那其他两个儿子可一定要好好的啊!

    只是,姑太太完全没有想到,秦家大太太对她的恨意并没有完全消散。只要一想到自己唯一的女儿差点儿就在方家三少爷手里毁了名节,就能让她气得丧失了理智。别说能不能行房的问题,就算当初方家三少爷只是对秦曦动手动脚,那么秦曦就非嫁不可了。

    可方家三少爷竟是那么一个玩意儿,秦曦若是真的嫁了,又岂会有幸福可言?

    一想到这个,秦家大太太就恨不得将姑太太和方家表少爷咬死,正好有这么一个好的把柄落到了她的手里,她岂肯罢休。

    明面上,秦家大太太是用这个威胁姑太太的,但暗地里她却是将这个消息捅了出去。也不告诉别人,单单把这消息告诉了方家大少爷,这便够了。

    没多久,濠州城那边传来消息,方家分家了。

    绝大部分的家产归方家大少爷所有,而方家二少爷只分得了很少的一部分。至于方家三少爷则是分文未得,甚至于方家并未给他安排亲事,竟是将他远远地打发到了庄子上,并且派人看守着,不让他回到濠州城。自然,姑太太是万分心痛,忍不住将自己的嫁妆整理出一部分送到了幺儿手里。

    自然,姑太太的这番举动,让方家大少爷怀恨在心,不但方家三少爷没有因此得到好处,就连姑太太也接连被他数落着。而秦家大太太还一副很好心的样子,买了数个美貌的丫鬟,特特送到了濠州城,不但有方家大少爷的份,更是有方家老爷的份。这样的举动让姑太太狠狠地咬牙,也同时引起了方家大少奶奶的不满。一时间,姑太太又是忧心幺儿,又是要对付房里的美貌丫鬟,还要面对长子长媳的责难,这日子就愈发难过起来了。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