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71.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16 东苑火情

316 东苑火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其实说到底,两家的恩怨到了现在已经无从考量当初究竟是谁对谁错了。洛芸蕊更倾向于两家都有错,要不然百多年前的本家,也不会选择将这两支全部驱逐出本家了。毕竟,作为一个家族的嫡支本家,最起码的公正应该是有的。

    然而,秦少天这一支在被逐出本家后,选择了远避泸州城开始新的生活。而另外一支却选择了一直派人尾随,时不时地动手伤人害人。

    若是当初没有秦少天的突发奇想,说不定秦少天这一支早就已经都灭绝了。但因为他们的反击,却让两支的斗争进入了白热化。到了如今这番地步,其实当初的恩怨说不定后人们都已经忘却了,而永远无法忘却的是世世代代的血海深仇。

    以及,不断悬在头顶的那把刀。

    不反击,死路一条。反击,要么血染双手,要么还是死路一条。

    报仇这条路真心不好走,不管对哪一方而言。

    因为马车上的这番言语,让秦少天和洛芸蕊的心情都很是有些沉重。他们都不是残忍的人,却也都不是那种认为吃亏是福的人。让他们只挨打不还手是绝对不可能的,可若是让他们不管对方是否无辜一概全部诛杀,他们又实在是做不出来。

    当然,除非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那么所做的一切就不是用常理可以解释的了。

    到了本家,两人俱是一脸的平静,只是压抑在平静之下的究竟是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宗老们依然整日呆在祠堂里,出来迎接他们的却是贵妾那一派的三位少爷。饶是洛芸蕊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还是在看到了八少爷的时候,眼皮子一跳。这人一副笑脸盈盈的模样,竟是半分看不出来有过丝毫不自在。

    “少天兄,之前过继的人选,宗老们已经决断出来了,用的是我的嫡次子。”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八少爷。他有好几个嫡子庶子,让其中自己的嫡次子过继倒也算是能够接受的。

    可洛芸蕊还是觉得奇怪,因为根据那日所说的,应该是继室所出的那一派占了优势。当然,也有可能是妇道人家没有男子看得开,不舍得自己的嫡子罢了。

    “那就恭喜恭喜了。”秦少天敷衍地道了喜,然后直接绕开他们,往祠堂那边走过。来本家也有好几次了,秦少天很清楚宗老们会在何处。若是长房嫡出,他或许还会给几分薄面,但这贵妾所出的后代实在是没有必要太过于讨好。

    尤其是在上一回,八少爷对洛芸蕊出手后。

    倘若那一次,洛芸蕊没有多长一个心眼,换了马车前后的位置,那么如今的洛芸蕊要面对满城风雨了。尤其是八少爷最后补的那阴险的一刀,简直就是故意打秦家的脸面。秦少天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应该对那人客气。

    客套和收敛是需要的,太谄媚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不理会身后那三位少爷变幻莫测的脸色,秦少天带着洛芸蕊径直走到了祠堂。自然,洛芸蕊是无法进入祠堂的,况且有些话秦少天还是觉得他找人私底下说比较好。不是不信任洛芸蕊,而是两人私底下说的话,看起来更加得神秘也更加得容易深入人心。

    眼见秦少天进入了祠堂,洛芸蕊却是转身进入了内院中。

    自从上次那事发生后,洛芸蕊倒是觉得在本家反倒是安全的,毕竟本家这里有宗老在,看起来很是公正严明的宗老却是不可能允许家中发生祸事的。当然,完全倚靠别人并非洛芸蕊的性子,因而这一次她带上了娃娃。说起来,也幸亏上一次庶妹的突然出现,要不然她还真是得想一个妥当的借口将娃娃从洛家接回来。

    有娃娃这个大力王在,又有旎虚空间这个最后的保障在,洛芸蕊并不惧怕一般的风险。况且,她本来就生性谨慎,若是一般的小问题根本不需要动用最后的底牌,洛芸蕊本人就能轻松地破解了。

    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本家的后宅,这里是洛芸蕊上几次来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了。不过,显然这一次却有了别的变化。

    东苑。

    另外一支长房嫡出的所在地,是整个后宅位置最好,同时也是最奢华的地方了。当然,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哪怕是修缮之后,看起来也不是那般奢华了。但比之其他的院子却要好上很多。可是,那是指洛芸蕊上一次来的情形,这一次,却只剩下了一片烧焦后的废墟。

    略略一思索,洛芸蕊想起了上一次来本家最后的时候,听到那句东苑起火,难道这火竟是那般的严重?那长房唯一的子嗣现在又如何了?

    转身去了枫苑,那是继室所出那一派居住的地方,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院落了。原本,应该是每一房住一个院子的,甚至于应该是每一个人住一个院子的,比如说,秦家。以往秦曦未出嫁时,都是一人一个院子的。可显然这个规矩并不适合这里,因为继室所出的那一派也都是寡妇。

    不过,枫苑倒是热闹,还没走到院子门口,就听着里面有孩子嬉戏玩闹的声音。继室所出的那一派都是住在枫苑的,自然也包括两位少奶奶膝下的所有孩子,不管是嫡出还是庶出。

    “哎哟哟,快看这是谁来了?”

    到底是客人,洛芸蕊也不觉得她们的关系有好到可以直接闯入人家院子的地步,因而只是站立在院子门口,等待着守门的婆子进去通报。

    三少奶奶首先看到了洛芸蕊,立刻快步迎了上来。脸上的笑容那叫一个灿烂,一把抓住了洛芸蕊的手,一叠声地说着话儿:“蕊儿,可把你给盼来了,先前听说你家中有事儿?现在没事儿了吧?哎呀,我们这里前不久也出了事儿,还是大事儿呢!”

    先前,洛芸蕊拒绝了本家的邀请,理由是家中妹妹来访,不过简单的说也就是家中有事。但洛芸蕊不想解释这些事情,只是笑了笑就混过去了。

    “可是东苑出了事儿?我先头从那边过来,却是看到东苑变成了一片废墟。”

    “可不是嘛!”三少奶奶吩咐丫鬟婆子看好几个哥儿,拉着洛芸蕊的手往内室里走:“五弟妹这几天也在想你呢,不过她的女儿病倒了,我婆母身子骨也不是很好,所以啊,也就没法子去看望你了。”

    洛芸蕊始终保持着微笑,她倒是从未怀疑过继室所出的这一派,不过对她们也并没有什么好感。

    进了内室,三太太正外在榻上,听到外面的动静,这会儿也坐起身来,跟洛芸蕊打了声招呼。洛芸蕊倒看不出来她有什么不适的,不过三太太的脸色的确有些苍白,但看起来并不严重。

    “唉,那日被惊了魂,我这把老骨头啊!”三太太唉声叹气的,她看不惯长房嫡出是一回事,可乍然遇到了这种突发的事情,还是有些受了惊吓。好在病情并不重,加上最近家中的事情也多,也就没怎么声张,只是歪在房里休养着。

    “可是那日的火情?”洛芸蕊在三太太的招手催促下,坐在了她的身边,试探着开口问道。

    “是呢,太可怕了,我这把老骨头了,就不能让我好好歇几年呢?”三太太嘴角耷拉着,显得比她实际的年纪更要苍老不少。

    洛芸蕊看了看四周,却是没有继续问明当日火情的事情,而是说起了旁的事情:“听三少奶奶说,五少奶奶的女儿生病了?可是着凉了?现在身子骨可养好了?”

    三太太摆了摆手:“不是着凉,也是受惊了。那一日,艺儿在东苑的不远处,起火的时候她是亲眼看到的。对了,除了受惊之外,她大概还呛到了一些烟。”

    艺儿,就是五少奶奶唯一的嫡女。

    换了个姿势,三太太继续说道:“大夫倒是说了,艺儿病情不重,好好歇一段时间,将养着就好了。只是你也知道,老五家的就这么一个心肝宝贝儿的女儿,虽说她也有三个儿子,但到底不是从她的肚子里出来的。这心里焦虑倒也是人之常情。反正我们家也没别的事情,我就允了她在房里好好照顾孩子。”

    “到底都是从母亲过来的,自然是能够理解这份担忧的。”洛芸蕊很是理解地点点头:“我家婆母跟三太太一样,都是善心人,我还记得我怀孕那会儿,她也是允了我晨昏定省的。”

    “怀孕那更是不用说了。”三太太突然叹了一口气:“蕊儿,你也知道了吧?过继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到底是不舍得我那唯一的嫡出孙子啊,倒是便宜那帮子庶出的东西。”这话却是不好接口,洛芸蕊只是笑笑,并未开口。“不过也没法子了,这事儿呢……罢了罢了,闹腾了一辈子,最后还不是这么个结果?唉,一个家里,没有男人总是不能成事的啊!”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