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7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19 反击

319 反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带着丫鬟走到祠堂前的时候,正好遇到秦少天和宗老们从祠堂里出来。秦少天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可见到洛芸蕊面上有些忧愁,略微有些疑惑。

    夫妻多年,秦少天太清楚洛芸蕊的性子,虽说从表面上看,洛芸蕊的确是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子,可事实上她的性子却是跟秦少天也有着一定程度的相像。别的不说,收敛自己的心情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既然如此,那么洛芸蕊如今的表情就说明她是故意的。

    “少天……”慢慢地走到了秦少天的面前,洛芸蕊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少天当下就知道她这是有话要说,却又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些话不能直接说出来。用眼角瞥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宗老们,秦少天突然有些明白了,看来洛芸蕊是想要演一出戏。既然如此,作为夫君的他更是应该好好配合一下了:“蕊儿,你怎么了?可是方才遇到了什么事情?”

    见秦少天极为配合,宗老们的注意力也有些被吸引过来了,洛芸蕊这才一副很是为难的表情,吞吞吐吐地开口道:“少天,我可不可以邀请朋友去我们家小住?”

    小住?这倒是稀奇了。

    秦少天挑了挑眉:“如果是亲戚的话,小住当然是可以的。”

    “太好了。”洛芸蕊当即就眉目舒展,仿佛松了很大一口气似的:“那我这就去跟六少奶奶说这事儿。”

    “等等,六少奶奶?”秦少天眉心一跳,一时间倒是有些捉摸不透洛芸蕊想要做什么了。来之前他们不是商量好静观其变吗?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先得到宗老们的信任。

    “是呀,她……”洛芸蕊突然住了口,快速地咬了咬嘴唇,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我跟她一见如故,而且她的儿子跟杰哥儿年岁也差不多,我想着是不是可以让他们去我们家小住一段时间。”

    秦少天看了看洛芸蕊,忽然轻笑起来,再次开口却是冲着洛芸蕊身后的娃娃说的:“娃娃,今个儿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娃娃是个直性子,这是所有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的事情。秦少天明白有些话洛芸蕊是不方便说的,那么就借助于娃娃的嘴,反正娃娃只是一个丫鬟,哪怕言语有些不妥当也是无妨的。顶多作为主人家扣她月钱也就罢了,反正洛芸蕊事后都会补给她的。以往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

    听了秦少天这话,娃娃果然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大少爷,今个儿才没有什么好玩儿的事情呢。我跟着少奶奶去探病,结果主子们住的房子连我们家的洒扫丫鬟都不如,整间房间里要什么没什么,就一张破土炕和几条破凳子。而且呀,他们家孩子生了病都没钱请大夫的,要我说……”

    “娃娃!”洛芸蕊直接打断了娃娃的话,她之前是有给娃娃使眼色让她开口,可娃娃有时候太管不住自己的嘴了,这里到底是本家,好歹也得给人家留点儿面子的。

    好在,娃娃虽然性子比较直,但却是最听洛芸蕊的话了,当下就住了口,只是脸上却仍然是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这会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娃娃刚才那番话吸引住了,跟一脸调侃地看着洛芸蕊的秦少天不同,宗老们俱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少天,这事儿还是交给我们来处理吧。不是说不能去你们家小住,只是上次的火情中,启哥儿受了点儿伤。当然,我们一定会给他请京城里最好的大夫的,一定不会让那些奴大欺主的奴才们闹事!”宗老们现在只想尽快将事情压下来,好在知情者也不算外人,这若是被外人知道了这些事情,那他们这些宗老怕是都要失了颜面了。

    六少奶奶和她所出的嫡子,那可是正正经经的主子!哪怕是旁支也不能由着别人欺负。

    其实,宗老们也很清楚,敢对正经主子们下手的未必会是下人们。这么说吧,克扣一些月例,或者以次充好的事情,下人们也许干得出来。但像这样明目张胆地欺压长房,甚至于不给受伤的孩子看病,却是完全不可思议的。

    这事儿的背后一定有人主使!

    宗老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很快就确定了答案,当然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打消掉洛芸蕊想要邀请六少奶奶母子俩去家中小住的事情。

    “原来是奴大欺主呢。”洛芸蕊也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他们这一直现如今也回归本家了,若是本家在京城的声望难听了,他们也讨不了好。再者说了,洛芸蕊本就只是想将事情不留痕迹地透露给宗老们知道,她并不想将六少奶奶母子俩接到家中去。

    虽说现在的长房已经处于了弱势,跟对付秦少天父辈们的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洛芸蕊还是觉得膈应。

    宗老们见洛芸蕊松了口,当下放下了心:“我们这就过去看看。唉,都怪这些日子一直忙活着过继的事情,加上年关将至,这事情仿佛都堆在了一起。也还好上次的火情没有蔓延开来,只是将东苑给烧着了。”

    秦少天点点头:“既然宗老们都很忙,那我先带着蕊儿回家去了。等过些日子,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一定会再来打扰的。”

    互相道了别,秦少天给了洛芸蕊一个等下找你算账的眼神,这才往外走去。

    等上了马车,还没有坐稳,秦少天就板着脸开了口:“蕊儿,你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是觉得长房看起来比较可怜,你就同情他们了?”

    洛芸蕊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说她同情长房?好吧,她承认看到长房三个主子都缩在一个土炕上,的确心里有了一丝抽动。可主要的原因却是因为想要利用他们。

    “这样不好吗?那一支嫡出的几位,房里都没有成年的男丁支撑着,本就在家中过的不是很好,现在我们出手帮了一把,不正好让他们继续有能耐斗着?”

    秦少天突然笑了起来:“挑拨离间,分化他们?然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少天,不要这么说嘛,其实长房的人真的很可怜的,明明是主子,却被送到了客院里住。他们的那个客院可跟咱们家不同。”秦家的客院一贯都是收拾妥当的,以往洛家几人过来的时候,都是住在客院的。甚至于跟主院相比,客院更大了一些,丫鬟婆子也都是按照主子的份例给配的。

    “哦?他们的客院是怎样的?难道多年没有修缮?”

    “比这还惨。”洛芸蕊有些戚戚然的,可心里又觉得有些怪怪的。

    说白了,长房之所以会落到这个地步,跟秦少天父子俩完全脱不了关系的。洛芸蕊觉得自己若是同情他们,仿佛有点儿猫哭耗子假慈悲。可若是完全不同情,这心里仿佛又有些难过。

    “蕊儿,对于另外一支的情况,我比你要清楚多了。其实吧,现在他们这样跟我当年的算计是一样的。”秦少天抿了抿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那一支本就是仗着我们这一支毫不知情的份上,对我们不断地打压。若只是生意上的打压便也罢了,可我不能接受他们使出暗杀的伎俩来。”

    洛芸蕊安抚地拥住了秦少天,其实她很明白秦少天的感受。就好比前世她眼睁睁地看着庶妹将洛张氏活生生地气死,那时候她真的觉得自己仿佛又死了一次。

    另外一支的人,害死了秦少天的父亲,还有他好些长辈。对于秦少天来说,那完全就是血海深仇。

    那种仇恨,是不管过了多久,偶尔想起的时候,还会有痛彻心扉的感觉。

    “少天,我明白的。我只是利用了他们,并没有真正同情他们的打算。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只是为了保护家人所做的反击,而他们却是挑起了争端的人。”

    “对,就是这样的。”秦少天长出了一口气:“蕊儿,我已经把事情都跟宗老们说了。”

    “那宗老们是怎么说的?”

    秦少天缓缓地开口:“宗老们表示愿意相信我的话,也保证先不将这些事情告知另外一支。同时,他们说,在他们的能力范围之内,他们愿意尽量保护我们。”

    洛芸蕊嗤笑了一声:“保护我们?他们连他们自己都保护不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宗老们到底是代表着一个家族的根本,只要他们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就算是正义的一方了。”

    迟疑了一下,洛芸蕊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少天,你说为什么本家的子嗣会突然全部死在了一场火灾之中?”“蕊儿,你想说什么?”洛芸蕊低垂下眼眸,这个想法其实在最开始她也是有过的,只是后来事情一多,这个想法仿佛也不太靠谱,她就按下没有开口。可现在想想,这未必只是她的猜测:“少天,如果……我是说如果,本家子嗣的死因有蹊跷呢?你想想,为了一段百多年的仇恨,另外一支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我们下手,那么若是为了本家的钱财呢?”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