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75.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20 零陵香和酸籽果

320 零陵香和酸籽果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只不过,即便如此,若是没有当初那场意外的大火,却也不会弄到需要过继子嗣才能完成传承的地步。

    洛芸蕊是觉得以另外一支的惯常做法,弄出一些小小的意外是很容易的。毕竟,这些年来为了对付秦少天的父辈,他们的双手也没少染鲜血。别的不说,至少三教九流的人应该也认识不少的。其实,若不是前些日子东苑的火情,洛芸蕊也不会再次想起这些事情来。

    “蕊儿,你是想叫我去调查一下当年的那场火灾吗?”秦少天微微有些动容,若是真的像洛芸蕊猜测的那样,本家的子嗣是因为另外一支的刻意谋害而死的话,那么他们这边胜利的希望就更大了。

    虽说本家如今已经没了权势,但作为一族的宗老们,对于家族内发生的任何纠纷都是有权利处置的。若是宗老们能够站在秦少天这边,哪怕将来闹到了官府里,他们也不会再惧怕另外一支了。

    当然,最要紧的还是要提防另外一支会下暗手。

    “少天,我认为只要不断地挑拨离间,让他们的内部产生各种纠纷,这样他们至少没有闲心来跟我们争斗了。我不怕麻烦,但是我怕他们会狗急跳墙!”洛芸蕊的担心不无道理,最主要的是,她赌不起。

    秦少天点点头:“可以,蕊儿你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只要保证不要暴露自己,你想着怎么做都是可以的。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不要对他们真的动了同情之心。”

    同情之心?

    洛芸蕊微微一笑,从她被庶妹害死并且亲眼看到庶妹气死洛张氏后,她的心里就再也没有了同情心。只是,她的容貌天生就同洛张氏极为相似,都是那种温婉秀气的,看起来仿佛很好拿捏一般。洛芸蕊平日里的表现也的确是这样的,说话细声细气,基本上不会跟人闹矛盾,完全就是洛张氏的年轻版。

    可是,但凡认识她久了的人,就会明白一件事,只要洛芸蕊确定下来的事情,就没有人可以违背。

    “至于本家子嗣的死因,就交给我去处理吧,到底查真相这种事情可能会跟官府打交道,你并不适合。但我保证,一旦有了新的消息,立刻会告诉你的。”秦少天只是有些不放心,并不是不信任洛芸蕊,见她笑得坦然,心情也就平静了下来:“对了,母亲那边还是尽量瞒着吧。”

    洛芸蕊答应了下来,秦家大太太虽然跟洛张氏不同,也是能够担当事情的人,可洛芸蕊明白秦少天的顾虑,很多事情夫妻二人可以共同承受,却不愿意让长辈知晓。尤其是,秦家大太太这辈子过得也是极为艰辛的,没有必要再用这些事情去打扰她。

    毕竟,一旦跟另外一支扯上了关系,就势必会想到秦家大老爷的事情。秦少天对于那些事情如今已经看开了,顶多提起的时候有些愤怒罢了,洛芸蕊则是完全没有感觉,毕竟秦家大老爷对于她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

    可是,对于秦家大太太而言,秦家大老爷却是她半辈子的依靠,当初秦家大老爷突然过世,让她几乎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因而,若非万不得已,没人会在秦家大太太的面前提起已故的秦家大老爷。

    回到了秦家,洛芸蕊再次感到人口少的好处。只是回头看了看自己所出的三个儿子,洛芸蕊又开始犯愁了。虽说她早先就已经做出了决定,等儿子们成亲之后就分出去单过,但仔细想想心里还是不好受的。

    罢了罢了,现在最大的杰哥儿还是个孩子呢,她这是杞人忧天吗?

    因为娃娃回来了,先前的一些事情倒是可以准备起来了,洛芸蕊拉着娃娃一起进入了旎虚空间,要娃娃准备好毒药,免得到时候临时要用了,却一下子拿不出来。

    娃娃很是听话,单单是见血封喉的毒药就准备了好几罐,但洛芸蕊琢磨着,太快见效的毒药并不利于洗清自己的嫌疑,她可不想动手之后,却立刻被人抓到了把柄。再者说了,在没有找到罪魁祸首之前,洛芸蕊并不打算杀人。毕竟,秦少天已经做过一回了,结果却是还有漏网之鱼。

    因而,娃娃又准备了另外一些的药,有药粉类的,也有药剂类的。作用更是杂七杂八的都有,有以前用在姑太太两个儿子身上的假死药,也有那种迷香类的。左思右想之后,洛芸蕊选中了其中一种,那种的效果并不突出,甚至于娃娃根本就是拿它凑数的,但洛芸蕊却一眼相中了。

    零陵香。

    虽然跟现实中的一味药材同名,但事实上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只是这种药的香味外表都香草几乎是一模一样,除了药效有极大的不同之外,旁的却是无法分辨的。

    真正的零陵香又名香草,并不是什么很稀罕的药材,作用也是有限的,基本上也只能预防或者治疗伤寒,算是一味很平常的药材罢了。偶尔也会有人拿它当熏香用,反正就是一味没有什么害处的药材。

    可是,娃娃从旎虚空间里拿出来的零陵香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零陵香,它有两种用法。一种是用作于熏香,会让人头晕脑胀,偶尔还会产生一些幻觉,但那些幻觉我并不能控制,基本上都是服用者最困扰的记忆。另外一种就是直接口服,那效果就好玩了。其实也一样是产生某种幻觉,只不过一旦服用的话,就会陷入沉睡中然后再产生幻觉。基本上就等同于是做噩梦吧。”

    娃娃笑得极为开怀,显然这种跟正常的零陵香同名但药效完全不同的药材,曾经在她的手上试用过。

    不过,洛芸蕊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娃娃,你是怎么知道一定会是做噩梦的?也有可能是美梦吧?”

    “少奶奶,你有所不知。这人呢,其实都是很奇怪的,一般美好快乐的记忆存在的时间是很少的,大多只是对当时发生事情所感受到的那种快乐,你根本就无法描述出那种场面的。而对于一些恐怖的事情,却是格外得记忆犹新,哪怕一些你觉得根本就没有认真去记的细节,等到再次回忆的时候,还是会很轻易地就回想出来。而且还会觉得仿佛再次陷入了那种可怕的境地之中。”

    洛芸蕊忍不住浑身一颤,的确,就像娃娃所说的那样,人总是对于恐怖的事情更加印象深刻的。

    旁人是怎样的,洛芸蕊并不清楚,但以她本人的经历来说,这种说法却是成立。就像当初她根本就没有刻意记住前世死后的事情,可那些恐怖的记忆却足足折磨了她好些年,哪怕现在自认为已经放开了,偶尔想起来还是能够感受到当初的那种无助和绝望。

    可是,美好快乐的事情呢?

    比如说,三个儿子出生的那一刻?可是,洛芸蕊却只记得自己如释重负,以及胸口充满了喜悦的感觉,让她再仔细想想当初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又有过怎样的对话,她却是完全说不出来的。

    “我明白了。”微微点头,洛芸蕊不欲在这件事情上多说。

    可娃娃不干了,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洛芸蕊会在众多的毒药中挑选了这个。严格算来了,这零陵香根本就不是什么毒药,充其量算作是恶作剧罢了,对人体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当然,若是睡得不好导致有些气血虚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少奶奶,你就告诉我嘛,你到底打算用零陵香做什么?或者你告诉我,你打算对谁使用零陵香?”

    洛芸蕊迟疑了一下,选中零陵香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只有这种药材是延迟发作的。当然其他的几种也有不同程度的延迟,但只有零陵香能够最长延迟两天才发作。

    两天的时间,足够她洗清所有的嫌疑了。

    自小的精力让洛芸蕊对于这方面特别的谨慎,她宁愿缓缓图之,也不愿意轻易地暴露了自己。虽说零陵香的作用比起其他的毒药来说并不是特别的重要,但若是用的好的话,却也是一柄利刃!

    “自然是对付另外一支的人了。”洛芸蕊顿了顿:“娃娃,零陵香可是有解药的?”

    “完全针对性的解药倒是没有,但可以用别的方式解除大部分的效果。如果只是熏香的话就简单了,把酸籽果含在嘴里,然后等效果过去就好了,基本上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娃娃很快就揪来了一大串的酸籽果,当即就把洛芸蕊给吓到了。“是这个玩意儿?”洛芸蕊几乎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东西她是认识的,但以前不知道名字。因为长得红彤彤的,很是喜人,洛芸蕊以前吃过一次。也就是那一次,吓得她从此以后碰也不要碰这玩意儿了。原因太简单了,因为这酸籽果简直就是能让人酸掉了牙!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