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7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22 遇险

322 遇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本家子嗣出的那场意外跟另外一支的人有关,但不得不说,这里面的确是太过于凑巧了。

    百多年来,另外一支经常变换所住的地方,很少会在某一处长时间的停留,虽然也有几处庄子田产,但总的来说另外一支的人看起来并不是很擅长经营。这倒也罢了,虽说另外一支的钱财并不是很多,但好歹温饱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自从秦少天因为秦家大老爷过世的事情而疯狂报复后,有些弊端就显露出来了。

    另外一支百多年来也并未分家,当然庶子是肯定会离家另过的,但嫡子却是始终都没有分家过。可被秦少天这么一搅合,所有的嫡出子嗣尽数亡故。

    老太爷的继室老太太逼不得已,就将庶子们都唤了回来,结果原本就很不和睦的家闹得更厉害了。更让继室老太太无法接受的是,老太爷的原配哪怕两个三个嫡子皆已亡故,仍然能够扶植丫鬟成为了六少奶奶,并且又有了一个嫡出的孙儿。

    眼看着后院越来越糟,整个家庭的大权也被庶出的子嗣把持,继室老太太没多久就一病不起了,熬了两年最终还是去了。

    只是,继室老太太的过世并不能让另外一支潸然悔悟,而是让他们彼此之间斗得越发厉害了。加上那会儿秦少天被安排去了长洲城,紧接着又是杰哥儿和泰哥儿的出生,让秦少天没有这份心力却对付另外一支。在休养了几年后,另外一支恢复了元气,但庶子们却并没有再次跟秦少天作对,而是想出了另外的法子。

    去京城寻找本家,最初另外一支应当是没有什么动作的,可是就在他们到达了京城不久之后,本家的子嗣尽数死亡,接着就是本家找到了身在泸州城的秦家。后来的事情,秦少天就清楚多了。但随着他代表泸州城秦家拒绝了本家的过继要求后,几乎是同时,另外一支的人找到了本家。

    时间点上太巧合了,再加上另外一支以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秦少天觉得,若只是一件事情那还可以算作是巧合,但一件接着一件,世上却是有那般巧合的事情吗?

    将这些消息暗暗地记在了心头,秦少天将所有的信函尽数毁去。

    这些信函都是他派人打听到消息后的回复,可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光是这些旁人所写的消息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况且,那些提供消息的人多数也只是推测或者干脆就是猜测。

    不过,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但这些猜测却也是够了。秦少天思量着,这事儿并不需要他来出面,毕竟一旦由他来告知本家宗老的话,也许会被疑心是故意挑起事端。但若是假借他人之手将消息暗中传播出去,这样的可信度似乎更加高一些,毕竟有些事情是经不起推敲的,只要本家的宗老们有了怀疑,那么秦少天就算是稳操胜券了。

    秦少天一面暗中派人去京城的各处放消息,一面则是时刻注意着本家那边的动静。可是,秦少天却惟独忘记了一件事,本家如今除了妇孺之外,也就只剩下了宗老们,就连一些管事和下人都已经被另外一支所把持了。

    偏偏,秦少天派人传播消息的地方都是一些酒楼茶馆,这些地方原本就是小道消息的来源点,可是本家的宗老们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又怎么会去那些地方呢?因而,本家的宗老们尚未得到消息的时候,另外一支却已经听到了这些传闻。

    跟秦少天一样,另外一支的人也觉得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证据,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在时隔了几年后,突然间传出了这些传闻,若不是有心人故意放出来的,那就太过于巧合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人放出来的,秦少天虽然不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但另外一支却觉得这事儿跟秦少天的家族脱不了关系。

    既然有了怀疑,当机立断出手解决是另外一支的作风。

    “少爷受伤了!大夫呢?有没有派人去叫大夫!”

    “天啊!好多的血!少奶奶,太太!”

    ……

    洛芸蕊从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片混乱的院子,而秦少天则是由两个小厮扶着,面色如金,双眼紧闭。

    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洛芸蕊强迫自己先镇定下来:“所有都给我闭嘴!把少爷扶进入屋里,暂时不用通知太太那边,那你们的嘴给我管住!”

    平日里,洛芸蕊一贯都是柔弱的模样,但却不代表她一旦发威就没人听从。相反,见洛芸蕊铁青着脸发怒的模样,愣是没有一人赶反对。

    两个小厮也顾不得这里洛芸蕊的屋子里,快速将秦少天放倒在床上,然后才退出了屋子。管家那边从秦少天进门时,就已经亲自去寻大夫了。至于丫鬟们则是被娃娃大声吼着离开了内室,有些去厨房烧水了,有些则是一脸惨白随时都有可能晕厥的模样,娃娃不理会这些没用的丫鬟,转身径直走到了屋子里。

    见没了外人,洛芸蕊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她跟娃娃认识了那么久,好歹也学会了些许医术,哪怕医术不行眼光却也是有的。秦少天这模样分明就是重伤晕迷的样子,他早晨是穿了一件月牙白的衣服,可现在上面却是大块大块的乌黑。

    这是血迹凝结后的颜色。

    “少奶奶,我问过了那两个小厮,说是回来的途中被马车撞了。”娃娃抿着嘴,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意:“被马车撞吗?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马车能在人的身上撞出刀剑伤来,而且还是纵横交错的。”

    这时候,洛芸蕊已经将秦少天的衣服用剪子剪开,正好可以清晰地看到手臂和胸口处都有纵横交错的刀剑伤痕,虽然大部分看起来只是皮外伤,但有几处看起来却是相当得深。别说是略同医术的洛芸蕊的,明眼人都不会认为这是被马车撞出来的伤口。只是,小厮们也不需要在这上面说谎,看来应该是事情有什么蹊跷。

    “不要紧的,看着伤势虽然极为严重,但真的好好养着,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娃娃嘴上是说着安慰的话,可在极为了解她的洛芸蕊听来,这本身就不是一个好消息。

    正常情况下,娃娃应该是满不在乎地发出嗤笑声,毕竟在她看来很多的病症或者伤势都是很小的。可是这一次,娃娃虽然说着的是安慰的话,但语气却有些沉重。

    洛芸蕊看着如今已经人事不省的秦少天,不敢往深处想,只是一个劲儿地催促娃娃:“到底怎么样了?可是需要什么药材?他为什么还是不醒?”

    娃娃迟疑了那么一瞬间:“身上的伤痕真的不严重,只是有点失血过多了,会晕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的,暂时不好说。”

    “那就快点儿给他治啊!”洛芸蕊有点儿急了,她完全无法接受看着如今这副模样的秦少天。

    “治倒是没问题,可是要怎么跟大夫交代?等下大夫就来了吧?”娃娃有些为难地开口。

    洛芸蕊几乎要被她给气乐了,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思考这种问题?只要秦少天本人好好的,大不了就让大夫怀疑好了,反正大夫也拿不出证据来!

    “治,你尽管治!大夫那边我会应付的!”洛芸蕊面如寒霜,娃娃这次不敢迟疑了,闪身进了旎虚空间,一转眼就拿着一瓶药汁出来了。

    秦少天这会儿根本就无法吞服丸药,药汁的效果虽然会差上那么一些,但大不了就多用一些药汁好了,娃娃不怕浪费,她比较害怕的是洛芸蕊发飙。虽然,娃娃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以前为了给秦曦的夫君顾家二少爷治疗腿伤的时候,洛芸蕊那么在意会暴露出自己的秘密,可给秦少天……

    可怜的娃娃永远也无法弄明白正常人之间的感情,对于洛芸蕊来说,给顾家二少爷治疗腿伤只是碍于秦曦的面子,至于到底能不能治好或者能够治疗到什么程度都是无所谓的。可秦少天对于洛芸蕊来说,却是万万不能失去的,哪怕只是一点儿小伤都有痛彻心扉的感觉,更别说如今这副人事不省的模样了。

    虽说娃娃不大明白复杂的感情关系,但对于医术她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尤其洛芸蕊的坚持,娃娃给秦少天服用的都是最好的药材,除了内服的药汁外,还有外敷的创伤药。等到管家将大夫带进来的时候,秦少天的情形已经好了不少,至少伤口已经完全止住了血,脸色也不再那么苍白了,可人并未就此苏醒。“少爷的脉象还算平稳,可是,这伤口……”大夫一面把脉,一面检查秦少天的伤口,眉头紧皱。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