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7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23 醒转和意外

323 醒转和意外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大夫沉吟再三,又是细细诊脉,又是认真地查看秦少天的伤口,最后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儿。”

    洛芸蕊一口气提在嗓子眼里,差点儿背过气去。既然没什么事儿,大夫您摇头又是在做什么?故意吓人吗?

    好在洛芸蕊还有理智,并没有跟大夫争论这种问题。再详细地询问了秦少天如今的情况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对了大夫,请问我夫君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伤口其实并不严重,看这外衣倒是失血过多了,可我细细诊脉又觉得其实也没流多少血……”大夫有些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而也没法给洛芸蕊准备的回答:“我只能说,看着脉象和伤口,病人伤得应该是不重的。至于他为什么会晕迷不醒,我琢磨着应该是身体还在恢复中吧?要不然就是被吓到了,等过一会儿就会醒来了。”

    吓到了?

    洛芸蕊嘴角微微抽搐,眼角瞥了一眼正在床尾处偷笑的娃娃,心下明了这是娃娃的功劳,有心再问个究竟,但大夫和两个丫鬟都在房内,洛芸蕊也就没有开口再问。

    送走了大夫,洛芸蕊吩咐按照大夫之前留下的方子去药铺拿药。其实,秦家也有个小药堂,大部分常用的药材,例如补药和伤寒的药材都是齐全的。可是这一次秦少天并非生病,而是受了重伤,金疮药却是家中小药堂所没有的。

    其实,所谓的开药也只是一个幌子,毕竟洛芸蕊并不会使用从外面药铺买回来的药材,只是她却需要一个能够对外交代的理由。

    在送走大夫后没多久,秦家大太太就急匆匆地赶来了。看她那慌乱的模样,显然之前的事情并没有瞒住她。

    也是,洛芸蕊明白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秦少天又是从正门直接送进来的,哪怕是用软轿将他送到了洛芸蕊的院子里,这一路上也肯定会有旁人看到的。再加上当时那种情况,洛芸蕊也来不及封锁消息,秦家大太太会听到消息赶来是再正常不过的。

    “少天!”秦家大太太原本是极度慌乱的,看她钗环不整的模样就知道了。不过,这会儿秦少天已经换过了衣物,盖着被子躺在床上。虽说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但因为没有看到之前的那件血衣,加上伤口也没有暴露出来,秦家大太太的情绪还算平稳。

    见秦少天仍然昏睡着,秦家大太太转身看向洛芸蕊询问情况:“蕊儿,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知道少天那个脾气,肯定让你瞒着不要跟我说的。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你们要是都不告诉我的话,我会更担心的!”

    洛芸蕊完全能够理解秦家大太太的心情,毕竟她和秦家大太太是这个世上最在意秦少天的人。

    略略思索了一番,洛芸蕊吩咐娃娃照顾秦少天,她则是拉着秦家大太太去了外间,屏退丫鬟后,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秦家大太太。

    秦家大太太听完之后,很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伸手拍了拍洛芸蕊的手背:“这些日子,难为你们了。”

    “母亲。”

    “不过。”秦家大太太突然换了一副表情,语气里也充满了冰冷:“少天的为人我们都清楚,他绝对不会轻易在外面结仇家。他所在的太常寺又是掌管祭祀礼仪的,平素根本不可能得罪什么人。再想想秦家,哼,能够对少天下这种手的人唯独只有可能是那一支的人了吧?”

    洛芸蕊点点头,的确,秦家大太太如今说的也正是她所想的。

    “那么这一次我们应该怎么办呢?”苦笑一声,洛芸蕊方才已经告诉了秦家大太太,先前另外一支在路上对付她的事情。那一次,是洛芸蕊的运气好,又或者说她多长了一个心眼。可是,如果同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谁也不敢保证,下一次会不会着了道。

    “先等少天醒来吧。”秦家大太太虽然是满面的寒霜,但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虽然,秦家大太太能够尽量保持理智跟秦少天看起来伤得并不严重也有关系:“蕊儿,方才大夫是怎么说的?”

    洛芸蕊抿了抿嘴,挑了一些好听的话来说:“大夫说,少天伤得并不重,稍稍歇两天也就无事了。”

    “那就好,我们不能跟他们硬碰硬,家里的每个人都不能出事。蕊儿,你明白吗?”平复了心情后,秦家大太太更多的是庆幸以及愤怒。但在洛芸蕊的面前,她选择了强忍住。

    到底,洛芸蕊年纪并不大,跟秦少天又是少年夫妻感情极好,秦家大太太生怕她会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好在,洛芸蕊比她想象得更加沉稳,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决定多叮嘱几句:“蕊儿,报仇的事情可以慢慢来,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认这事儿是那一支的人做的,所以一定要忍!”

    “好的,母亲。”

    洛芸蕊面色很平静,她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跟秦家大太太起了什么争执,却也绝对不会认同秦家大太太的话。

    没有证据?

    呵呵,洛芸蕊前世的那些仇恨,非但没有任何的证据,甚至于到了这一世,事情都还来不及发生。但是,那又能怎样?她不是衙门的官老爷,她只是想要保护她所爱的人,至于有没有证据,或者说别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能够保证自己的家人平安健康,洛芸蕊才不会在乎别人家是家破人亡还是断子绝孙!

    “那就好。”秦家大太太隐隐约约觉得洛芸蕊如今的状况有些奇怪,她虽然不像秦少天那般了解洛芸蕊,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了,彼此的性子还是有所了解的。

    可是,仔细地看了看洛芸蕊脸上的神情,的确没有什么异样。秦家大太太最后直接将原因归咎于秦少天的伤势不重,况且就算洛芸蕊有心要报复,在秦少天的病情尚未好转之前,她也是无法动手的。

    暗暗记在等会儿让管家管好门禁,秦家大太太最怕的就是洛芸蕊不管不顾地跑到本家去找另外一支人算账,若真是那样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当然,就算秦少天的伤势不重,该报复的也绝对不能少。

    在这个世上,并不是你退一步,对方也会跟着退一步的。在大部分的情况下,通常谁先后退就是谁先出局。

    先发制人已经不可能的,那就要稳稳地守住剩下的阵地,绝对不能再给对方一丝一毫的机会。只是,秦家大太太暗暗琢磨着,那一支的人先是出手对付了洛芸蕊,在没有成功的情况下,应该不可能会直接冲着秦少天下手吧?况且,以他们的风格,即便出手了,那也肯定是一击就中的,怎么可能会发生让秦少天轻易脱逃的事情呢?

    带着这些疑问,秦家大太太坐在外间的椅子上,静静地思索着。虽说秦少天已经无事了,可若非亲眼看到秦少天清醒过来,秦家大太太是根本无法安心休息的。

    正说话间,外面的丫鬟来报,说是管家抓药回来了。

    洛芸蕊进了里间唤了娃娃出去煎药,她则是坐在秦少天的身边亲自照顾着。没多久,秦家大太太也走进了里屋,跟洛芸蕊一块儿陪伴着秦少天。

    娃娃的手脚一贯都很麻利,煎药又是她一向做惯了的事情,要不是因为太快拿出药来会显得很奇怪,她一准早就拿进来了。饶是如此,不到半个时辰,娃娃也端着熬好的药走了进来。

    而这时,秦少天也逐渐醒转过来了,但看他的神情似乎还有些茫然,迷迷瞪瞪地看着洛芸蕊和秦家大太太。

    见娃娃端着药进来了,洛芸蕊也没顾得上解释,赶紧端过药碗喂了起来。秦少天虽然头还晕乎着,但见是洛芸蕊要喂他吃药,仍然顺从地接受了,却一时间也没顾得上说话。

    吃完了药,秦家大太太又问了几句,见秦少天看起来只是疲惫就没再打扰。吩咐洛芸蕊好好照顾着,也就起身离开了。

    见秦家大太太离开了,洛芸蕊真的一刻也等不及了,也顾不上自己的语气,直截了当地问道:“少天,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好端端的怎么就受伤了?小厮说是马车相撞,可你身上的伤势根本不对!到底是不是另外一支的人伤了你?”秦少天苦笑一声:“蕊儿,伤我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应该是被雇佣的,到底谁是雇主我并不知道,可我想你猜得应该是正确的。还有,我现在头好晕,看你都是重影的。”听到前面一句话,洛芸蕊倒是没有意外,毕竟另外一支的人不可能亲自动手。但听到后面一句话时,洛芸蕊却是真的着急了:“娃娃!娃娃你快过来!娃娃,你在做什么?”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