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7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24 执意找死

324 执意找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事实上,娃娃不同于洛芸蕊身边的任何一个一等丫鬟,她平日里的职责仅仅是陪洛芸蕊说说话,要么就是有人受伤或者生病的时候搭把手,旁的事情都不用娃娃操心的。

    可洛芸蕊接连唤了好几声,都不见娃娃过来,心头很是诧异。刚打算唤其他的丫鬟进来,身边的一等丫鬟就匆匆赶到门口回禀道:“少奶奶,娃娃姐姐正在厨房里……奴婢这就去唤她。”

    直觉告诉洛芸蕊,这事儿有些不对劲儿。明知道秦少天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以娃娃的性子是不会跑到厨房去的。尤其是,这丫鬟吞吞吐吐的,仿佛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口似的:“娃娃在厨房做什么?”

    那丫鬟身子有些微颤,还不等她说什么,娃娃就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进那丫鬟堵在门口,当下就让她退下去守着门,那丫鬟看起来松了一口气,娃娃则是直接进来将手里的一样东西放到了洛芸蕊面前:“少奶奶,您看这个!”

    “这是药材?”洛芸蕊能够辨认出不少常见的药材,但前提是保持药材的完整。若是将她本来就不怎么熟悉的药材切片,那她肯定是认不出来的:“是什么药材?”

    娃娃手里的药材并不完整,几乎是被切碎了放在药包里的,洛芸蕊完全无法准备分辨出这是什么药材。但洛芸蕊却知道,娃娃不是那种无故生事的人,既然她特地拿了出来就代表肯定有什么含义。

    “具体的药理我就不说了,但是刚才大夫开的药方子我是看过的,里面并没有这一味药。”

    娃娃有些急切,但看她的表情并不是愤怒的那种,因而洛芸蕊并没有放到心里去。可她却忘了一件事,除非是跟洛芸蕊有关的事情,要不然娃娃是不会感到愤怒的:“可是拿错了一味药?”

    “这种药是不会拿错的,而且我怀疑是有人刻意放在药包里的。”娃娃将手里的药包再次包裹了起来,嘴里却不曾停下:“如果是一般人吃下了这味药,问题倒不是很大。假如是怀孕的人就算造成大血崩,效果跟打胎药类似。像少爷这种情况,万一不小心服下,伤口崩裂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洛芸蕊当即就黑了脸,她是除了娃娃之外最了解秦少天伤势的人,别看他现在没有什么危险了,可在娃娃出手救治之前,那伤口却是极为恐怖的。

    假如,没有娃娃当时出手救治……

    假如,秦少天在无意中喝下了掺杂着这味药的药汤……

    洛芸蕊突然不可抑制地惊恐起来,倒是秦少天看起来要比她镇定得多:“娃娃,你慢慢说,这味药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你说不可能是有人拿错的?”

    见洛芸蕊被自己的话吓得一脸惨白,娃娃有些后悔刚才的话,但秦少天的问题她却还是会老老实实作答的:“这味药的学名叫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以前我……师傅跟我说过,这是一种被山里人称作云珠草的东西。虽然名字里带着草,但事实上它叶子虽然很像草,但埋在地里的根是挺大的,差不多有小婴儿的手臂长短。严格来说,这甚至于不算是一味药,只能说是一种毒果。”

    深深地咽下了主人二字,娃娃差点儿就要说自己的医术是主人教的。

    “它不应该出现在药铺,是吗?”秦少天闭了闭眼睛,这样让他稍微感觉好一些:“正常人服用了没事?”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说问题不大,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如果是在女人的特殊时期里服用,也会出大事的。就是一种跟打胎药类似效果的毒草,但因为它对人体没有任何的好处,是不可能在药铺里买到的。以前倒是会有一些山里人把它当成打胎药来用,但剂量不能太大,要不然还是会出事的。”

    “这药包里的剂量很重吗?”秦少天语气很是阴沉,没有人能够在自己的生命一而再再而三遭到威胁的情况下,仍然保持好性子的。

    娃娃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药包:“倒是不重,先前管家从药铺里拿药的时候,一共买了十份。我是将这十份里的云珠草根全部挑了出来,不过以少爷你的身体情况来看,只要每天服用这些药材,那伤口无法愈合是肯定的,还会血流不止。等十份药材都吃完之后,估计就算把御医叫来都没辙了。”

    听完这番话,秦少天的脸色已经完全黑了,胸口更是满满的怒意。他很清楚,娃娃这人心直口快,她说的绝对都是事实,而且还是那种不带任何修饰的事实!

    “娃娃,少天他之前吃下的那碗药呢?”洛芸蕊再次被吓到,竟是完全忘记了娃娃一贯都是从旎虚空间里拿药材熬药的。

    娃娃不能当着秦少天的面说出事实,只好敷衍了一句:“我当然有将云珠草根全部挑出来,只是刚才大太太在,少奶奶你不是不让我乱说话吓唬人吗?”

    洛芸蕊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不过你这话也太吓人了,母亲要是在这,还不被你吓得晕过去。”

    “所以我没有说呢。”娃娃瘪了瘪嘴,很是委屈地回了一句,她当然知道自己不擅长言语,所以选择闭嘴是最好的办法。不过,她也不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让洛芸蕊一人来承担,这才挑选了秦少天清醒的时候将事情完全捅出来。这样一来,这事儿秦少天也必须过问了,毕竟人家害的是他。

    “好了,蕊儿,娃娃性子直,这点儿我们大家都知道。”秦少天反过来安慰洛芸蕊:“我感觉我的伤并不严重,休养些日子就会好了。”

    其实,秦少天早先也知道自己的伤势很重,但他不忍心再次惊吓洛芸蕊。况且,他真的感觉自己的伤势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回想了一下当时所穿的衣服,秦少天只能庆幸地想着,或许都是一些皮外伤,虽说流了很多血,但只要没有伤筋动骨,要起来也并不难。

    “少天,你真的觉得伤势不重?那你现在还头晕吗?”

    “比刚才好多了。”秦少天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让娃娃下去休息吧,你跟我说说话。”

    洛芸蕊则仍然是一脸的担忧:“少天,如果你累了,就先休息吧,有话可以明个儿再说。”

    “没事儿,现在觉得好多了,你让人先给我准备一些稀粥吧,旁的就不用了。”

    被秦少天这么一提醒,洛芸蕊才反应过来,她和秦少天都没有用晚饭。甚至于,旁的丫鬟婆子也估计是被先前的情况吓到了,竟是没有一人提醒她。赶紧吩咐娃娃下去准备一些事物,只要简单一些就好了。

    趁着晚饭还没有来,秦少天简单地将他这些日子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了洛芸蕊,虽说他没有证据,但本家子嗣的死应该是跟另外一支脱不了关系的。再加上他才刚刚将消息放了出去,回来的途中就遇到了意外,任谁都不会相信两者没有关系的。

    “那些人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洛芸蕊惊怒交加,恨不得立刻出手将他们统统弄死。

    “是过分了,而且他们似乎忘了一件事,我是朝廷命官。”秦少天笑得很是阴冷:“他们伏击的我的地方正好是在太常寺门口,我刚上马车就被人袭击了,而袭击我的人就在我的马车上藏着,马车夫当时被人打晕了丢在马车里。不过,我自幼的骑射功夫就不错,一见情况不妙,直接跳了窗。”

    “可是,小厮们说是另外一辆马车撞到了你所坐的马车。”

    “他们没有亲眼看到,况且到后来的确是有一辆马车冲着我撞过来,然后就将那些伏击我的人都接走了。”秦少天虽然自认为见过不少世面,从小到大也躲过多次的追杀,可像今个儿这样,竟然在太常寺的门口就遭到了袭击却是头一次。

    他们……看来是越来越胆大了,不但上次敢在京城动手,这一次竟是直接在太常寺门口就动了手。

    不过,从某方面来说,似乎他们的耐性已经告罄了。在天子脚下刺杀朝廷命官,这种案子怕是明个儿一早都能上朝堂了!

    “也就是说,现在你的事情,太常寺已经知道了?”洛芸蕊原本还打算明个儿一早派管家去太常寺支会一声,到底秦少天的官位也并不高,无缘无故地是不能不去点卯。

    “当然,怕是太常寺要人人自危了。”秦少天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想牵动了伤口只能倒抽凉气。

    “你还是好好歇着吧。”洛芸蕊催促晚饭快点儿拿上来,服侍秦少天用了晚饭后,赶紧让他歇了下来。秦少天倒是不以为意,他真的觉得这次命太大了,居然被砍了数刀之后,都没有受重伤:“蕊儿,你不明白的,京城的治安是全国最好的,平素连混混们打架都会被抓到衙门打板子,更别说是直接拿刀剑刺杀朝廷命官了。而且,他们选的地点真是很好啊,居然直接在太常寺门口就动手了。”既然有人执意要找死,若是不帮衬着点儿,还真是觉得过意不去呢。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