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85.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30 预兆

330 预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少天本人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祖辈会刻意挑起事端来,可本家的宗老们也说,当初那门亲事的确是秦少天的祖辈做的不对。如果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那么还算说得过去,毕竟只是定亲而不是成亲了。可到底是亲戚,这么做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可是,随着另外一支祖辈的庶长子身亡,所有的矛盾都激发了出来。因而有人看到那孩子在出事之前是跟秦少天的祖辈走的。虽然同样没有在证据,但显然对方是不会那么想的。

    “可是,少天。我想不明白,不是应该对方恨上了祖辈吗?怎么就……”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似乎秦少天的祖辈都没有动手的理由。

    “那谁知道呢?本家宗老的意思是,那个时候对方欺压得很厉害,似乎还做出过骚扰女眷的行为来。反正这事儿已经难说了。”其实,两方争斗,很难说其中一方一定是无辜的受害者,毕竟纯粹的欺压是不会造成这般后果的。况且,看秦少天就知道了,他的性子跟已故的秦家大老爷是完全一样的,同理可证他的祖辈脾气性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被族人这般欺压,若是不反抗倒是奇怪了。

    “但为什么本家会一气之下将两支都赶出去呢?”

    秦少天叹着气,这些事情对他的触动也很大,毕竟他是一直把自己放在受害人的位置上的。可是,细细一想他就明白了,在当年能将事情闹得那般大,他的祖辈也是不愿意吃亏的人:“很简单啊,本家祠堂里就写着一句话,禁止骨肉相残。虽然当初那位的庶长子究竟是怎么死的,谁也不知道,但后来的事情却是人人有份的。”

    相互揭老底整日吵架生事也就罢了,闹到了最后,另外一支的祖辈终于忍不住对秦少天的祖辈下了手。随后就是各自的反击,有制造意外造成对方重伤的,有故意放出流言蜚语让另外一支四个嫡女名誉扫地的。总之,若非当初的事情闹了个不可开交,本家也不会下决心将两支全部驱逐出去。

    洛芸蕊有些明白了,秦少天和他的祖辈们其实还真是一样的,虽说不会主动挑事,可一旦遇到了挑战却绝对不会退缩。说好听点儿,这是拥有决不后退的勇气,说难听点儿也就是个刺儿头,一点儿亏都不愿意吃。

    一个恶意报复,一个奋力反击,闹到了最后可不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境地吗?

    “其实,我后来想想,这百多年来,另外一支所做的事情,我的祖辈们未必就不知情。”秦少天很是有些迟疑:“你跟另外一支的人也熟悉了起来,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嫡出一贯人丁都很稀少?”

    一个家族的子嗣,算得是嫡出的子孙,至于庶出的那是不会被算在子嗣之中的。另外一支乍看之下,仿佛是人丁兴旺了,可就算没有秦少天的出手,其实嫡出的数量也不是很多。

    “如果一户人家的小妾通房太多了,嫡出子女的数量少,也是很正常的。”洛芸蕊想了想,只给出了这个说法。

    她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这夫君只有一个,既然小妾通房多了,自然就会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嫡妻。若是一年到头都没有同房几日,那嫡出的子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况且,后院人多就代表着是非多,还得要算上互相下黑手的情况下,会造成多少孩子的意外。

    秦少天并不傻,加上他以前也经历过秦家大老爷小妾的事情,虽说那个时候秦家大老爷本人并不是很宠爱那个小妾,却也给他们家造成了极大的困扰,甚至于差点儿害了秦曦一辈子。因而,洛芸蕊一说这话,他就明白了过来。

    “罢了,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追究也没有其他的意义了。”秦少天抿了抿嘴,面色很是不好看:“本家宗老的意思并非是想让我们两支和好,又或者说,他们原本是这么想的,但听了外面的流言蜚语却是忍不住了。”

    很多事情只要不摊在自己的身上,就不会有太大的感触。这就是为什么一户人家吵架,会有很多人来劝和的原因。

    如果没有外界的那些个流言蜚语,本家的宗老站在全族的立场上,肯定是要来劝和的。可是,一旦听了那些个流言蜚语,尤其是关于本家子嗣被另外一支暗害的消息,正常人那是肯定无法忍受的。

    这劝和也就成为了找盟友。

    “蕊儿,我现在还没有答应他们,只说是突然听到了这些个消息很是震惊,思量之后会告诉他们我的决定的。”秦少天顿了顿,突然换了一种极为严肃的神情:“这些日子,在险情没有解除之前,所有人最好都呆在家中,尤其是孩子们。”

    “少天,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对于自己的孩子,洛芸蕊自然会尽全力保护的,况且只要不出门,在秦家还是很安全的。只是,她心里还是有一些不安,思来想去决定等明个儿派人去洛家和顾家都打声招呼。毕竟,谁也不能肯定,在另外一支没法找人出气后,会不会找上他们。

    洛家和顾家在收到了洛芸蕊的信件后,都回了信,信上说一切正常,并答应会小心的。洛张氏告诉洛芸蕊,洛家二老爷已经在返程的途中了,据说在处理庶妹的事情上,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既然他已经在归途中了,那就表示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顾家那边倒是没有什么,秦曦说过两天会回娘家,到时候再详谈。

    几乎是秦曦带着顾家二少爷回娘家的当天,洛家二老爷也到了京城,但看起来似乎没有发生其他异样的事情,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随后的一些日子,仿佛都很平静。秦少天身上的伤势逐渐得好转起来,为了不让旁人起疑心,洛芸蕊忍着心痛放弃了给秦少天使用旎虚空间的药材,因为娃娃说了,这外伤跟调养身子是不同的,外伤要是好的太快那肯定是会引人注意的。不说别的,秦少天似乎就有些起疑了。

    洛芸蕊曾经探过他的口风,秦少天似乎是认为洛芸蕊花了大笔钱购买了一些极好的药材为他治伤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倒不是不相信秦少天的为人,而是旎虚空间这种明显超过正常人底线的事情,洛芸蕊觉得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时候,她刚刚重生,经历了自己的死亡、亲眼看着洛张氏死亡、所有的认知在短时间全部颠覆,最后又重生回到了小时候,她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接受了旎虚空间。不过,跟旎虚空间相比,她倒是觉得重生的事情更加离奇。

    不管有多相信秦少天,洛芸蕊却是觉得自己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他的。

    与信任无关。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候,秦少天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至少可以下床活动,也能看书写字了。只是,以他现在的状况恢复到原先的程度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天气也越来越冷了,仿佛今年的冬天特别得阴寒,虽说还没有下过一场雪,可洛芸蕊却觉得往年似乎没有这般寒冷。

    新的棉衣棉裤都已经准备好了,主家的暂且不说,那是在秋天到来之前就已经做好的。就连下人们的棉衣棉裤也已经完全妥当了,瞅着天气越发得寒冷,洛芸蕊下令给下人们多添一床棉被,再多分一些炭。也幸好洛芸蕊早先有所觉察,让账房买了不少的炭,就连陪嫁庄子上出产的棉花也都没有对外出售,唯恐今年的冬天会过于寒冷,反正秦家也不是靠着她的嫁妆吃饭的。

    不过,即便有了准备,天气寒冷的程度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少奶奶,听说城里的炭价又高出了一成呢!”先前炭价已经高出了三四成,现在还要涨价的话,怕是有好些穷苦人家要用不了炭了。

    不过,这些事情倒是不会打扰到洛芸蕊,虽然她也觉得穷人们可怜,但这种事情通常也就是嘴上说说的,谁也不会真的为那些毫不相干的人犯愁。

    “顾家那边怎么说?可是会跟往年一样,发放一些棉衣?”顾家做善事是出了名的,据说就是从顾家二少爷因为意外摔断腿之后,才开始的。不过,顾家也算是有心了,年年都做,虽说都只是主家放话下去,但能坚持好些年却也不容易了。“听着仿佛是的。”娃娃有些漫不经心,她只是负责传话,对于连洛芸蕊都不上心的事情,要她放在心上却是难了。“既然如此,我们也跟着顾家一道儿做吧。”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