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86.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31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331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顾家的理由是一贯就有的,也很注意分寸。通常在冬季到来的时候,会准备一部分棉衣,却不是直接发放给百姓的,而是统一交到官衙门手中,然后再根据每户人家的需求发放的。像那种乱哄哄的哄抢行为,若是搁在京城却是要遭殃的。

    洛芸蕊比照着顾家的情况,准备了大概相当于顾家一半的棉衣,然后一同送往官府。秦家的地位是不如顾家的,一半的数量倒也是够了,又显露出以顾家马首是瞻的状况。

    而在棉衣送出去后不久,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就下来了。比之往年,下雪的时候倒是有些推后了,可这大雪的分量可要比往年厉害多了。

    雪,一下就是三天,在这期间,几乎所有的街面上都是皑皑白雪,甚至于连宅子里面都被大雪覆盖住了。像秦家这样倒是还好,家中的宅子是刚来京城的时候,修缮过的。算算时间也才几年工夫,就算有些不常用的柴房倒了,但主体的房子却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这是指秦家这种富裕人家,至于那些穷苦人家,这场大雪过后,怕是都要遭灾了。

    “听闻城外已经有难民了。”相对于京城里面,城郊的房子更加让人忧心,很多甚至于只是土坯房。这么厚重的大雪,而且一下就是三天,房子倒塌那是完全有可能的。偏偏这些人大多都是亲戚朋友住在一块儿的,一旦出了事儿,就是想要去投奔亲友怕也是难的。

    “不要紧的,这些事情自然有朝廷会操心的。”秦少天跟洛芸蕊不同,洛芸蕊偶尔还会为了那些穷人感慨几句,但秦少天却是完全站在朝廷的角度说话的。这些年国家都很太平,朝廷每年的赋税也都是收齐的。加上最近几年也没听说有什么大的灾难,所以现如今的国库是绝对充盈的。像这样一场波及并不算大的雪患,根本就没必要太过于操心。

    “我只是说说罢了,谁又能管那么多呢?”洛芸蕊只是听说了外面的事情,心里忽然想起了自己。前世的自己何尝不是看着别人生活的?那时候的自己,虽然衣食无忧,可或许生活得还不如外面的老百姓呢。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一次的大雪还真是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呢。”

    洛芸蕊诧异地抬头,虽然不是怎么在意旁人的死活,但突然听到秦少天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儿不能接受:“这是为什么?”

    “这雪这么大,另外一支就算再怎么想要挑起事端,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法子了。而且,本家的房子已经许久未曾修缮了,或许现在已经出事了也说不定。”秦少天目光里闪过一丝冷凝,他倒是希望本家的宗老能够趁着这个好机会算计一下另外一支。到底他们才是住在一起的,要下手却是再方便不过了。

    “那我们……要不要帮他们一把呢?”

    秦少天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否决了:“这事儿不急于一时,要知道我是被八少爷袭击受伤的,若是现在另外一支除了什么事情,怕是所有人都会怀疑我的。毕竟,八少爷已经死了,我跟另外一支又有亲戚关系,明面上应该是和平共处才对。”

    洛芸蕊其实也明白,有时候面子比里子更重要。像现在,秦少天已经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只等另外一支再闹腾出一点儿事儿来,就他们就完全有理由出手了。可这么一来,秦家就更要小心起见了,以免在最后关头着了他人的道!

    “再过些日子,就到年关了,到时候我们怕是要去本家过年的。”去年这个时候,虽说回归本家的事情已经有在商议了,但毕竟那个时候洛芸蕊还怀着孩子,事情也没有全部办妥,这事儿也就被耽搁了。可今年,却是躲不过了。

    “少天,你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少,我们既然是有借口不去那边的。”

    “是,但我想去。”秦少天突然露出了笑容:“蕊儿,我不希望永远活在心惊胆战之中,更不希望我所遭遇的事情有一天会落到你或者孩子们身上。所以,我宁愿去赌一把!”

    洛芸蕊心头一惊,刚要开口却被秦少天打断了。

    “蕊儿,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但凡当诱饵那就一定会有危险。可现在的情况却是,我要是不去当这个诱饵,该有的危险还是会有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赌一把呢?这一次我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来一招请君入瓮!”

    看着秦少天一副势在必行的样子,洛芸蕊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不是不知道秦少天做事素来都是很妥当的,可这种事情谁也不能百分百地保证不出事。

    以自身为饵,引诱对方上钩。这样一来,会发生两个情况,要么就是对方完全不上钩,要么就是对方上钩了,那么秦少天的处境也很危险了。而以秦少天的个性来说,他出手的话,对方上钩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尤其是对外说,他的伤势还未好转,加上他刻意放出去的那些消息……

    “蕊儿,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洛芸蕊面色惨白:“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那么危险呢?你身边也没有特别得力的人保护你,那边又是经常动手的人,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少天,我明白你是为了一劳永逸,但这也太过于冒险了。再说了,就算你真的将人引了出来又能怎样呢?这一次,八少爷重伤了你,他也自杀了,可另外一支却没有受到一点儿伤害。”

    “那是因为我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布置,要不然他们才不会这般轻松。不过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逃脱了。再者说了,一次可以算是巧合,接二连三地发生同样的事情,一句巧合就算过关了?而且,这一次我会让本家的人帮我,我们两边联合在一起,想要对付他们却是极为容易的。”

    不得不说,秦少天的口才还是很好的,尽管洛芸蕊有着诸多的不放心,但到底还是妥协了。只是洛芸蕊最后提了一句,要不就让娃娃陪在秦少天身边。可秦少天并不答应,这一次可不是去游山玩水的,身边还带个小丫鬟。虽然娃娃的力气倒是不小,可一旦遇到了突发的状况,却是很有可能受伤的。

    洛芸蕊没法跟秦少天解释娃娃的特殊情况,最终也没能说服他在行动的时候带上娃娃。至于行动的时间,秦少天说现在还没有确定,大概会在过年的前后。

    想着还有一段日子,洛芸蕊就没有太过于纠缠,而是想着有没有稳妥的法子来替换秦少天这个危险的主意。

    可没想到洛芸蕊想到办法,这日秦少天将她支到了秦家大太太那里,然后竟然乘坐马车去了本家。等到洛芸蕊察觉到不对时,秦少天的马车已经出发了,惊得洛芸蕊手足冰凉。

    “快快,去安排马车,我要去追他!”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秦少天事先安排好的,甚至于为了让她不出手阻拦,秦少天还编造了错误的时间将她支开,可洛芸蕊这心里头却是愈发不安了。

    计划,听起来似乎是天衣无缝的,可世上真的有那般天衣无缝的计划吗?

    一面吩咐下去准备马车,一面洛芸蕊却是在快速地想着到底哪里会有问题。

    秦少天说,一切安排妥当了,本家的人会跟他联手,只要另外一支肯出手,那么这个请君入瓮的计划就完善了。

    等等!

    若不是娃娃及时扶住了洛芸蕊,她几乎是要软到在地了。没错,秦少天的计划的确是很妥当的,尤其是有本家的参与。可问题就在于本家!

    如果说,她是本家的人,她要为那些冤死的子嗣报仇的话,会怎么做呢?首先,是两支族人互相之间的争斗,从这点儿来说,两支都是有错的。然后,本家想要报仇,可以选择自己单打独斗,也可以选择跟秦少天结盟,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挑起争斗让两支两败俱伤!

    秦少天曾经说过,现在不适合抢先动手,因为另外一支一旦出事,那么最先被怀疑的就是秦少天了。可反过来说呢?若是秦少天再次出事,第一个被怀疑的……

    好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马车已然准备好,洛芸蕊还吩咐将秦家的护院也一同带上,娃娃面上虽然都是不乐意,但她最终也没敢反对洛芸蕊的话。虽然在她看来,洛芸蕊的安全可要比秦少天更为重要。可就在这时,二门外传来了异样的动静。只见管家急匆匆地过来报讯,洛芸蕊猛然觉得心头一痛,下意识地认为是秦少天出了什么事,连礼节都顾不上了,当下就开口询问:“出什么事了?可是少爷……回来了对吗?”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