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9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37 立场不同

337 立场不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利用……

    洛芸蕊低垂着头,一时间秦少天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不过秦少天觉得以洛芸蕊的性子来说,她最终肯定会赞同自己的。

    “好,我同意,不过这事儿少天你最好跟我爹去商量一下。我的庶妹虽然生前经常惹恼我爹,可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况且,撇去以前的事情不说,至少在这件事情上,的确是我们秦家理亏。”

    听到洛芸蕊说出“我们秦家”这四个字时,秦少天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虽说有心理准备,但秦少天仍然很是在意洛芸蕊的想法。就好比之前庶妹几乎毁了秦燕的一生,但秦少天最终还是念在洛芸蕊的面子上没有对庶妹做过什么。在秦少天看来,堂妹终究是比不上妻子的,但同时他也希望,洛芸蕊在他和庶妹之间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现在,他终于放心了。

    至于本家和另外一支,秦少天已经打算好了,他要的从来都是报仇雪恨,而不是他们的钱财。大不了到时候得到的赔偿全数给予洛家就是了,一个庶女罢了,想必洛家看在洛芸蕊的份上也不会过于为难的。

    不得不说,从男人和一家之主的角度来说,秦少天的想法跟洛家二老爷不谋而合。

    最初,洛家二老爷从洛芸蕊处得知庶妹的死讯之后,他是震惊的。等看到了庶妹那惨不忍睹的尸首后,更多的则是愤怒。但在他去官衙门的路途中,他仔细地思量着,心情倒是慢慢地平复了。

    从父亲的角度来说,就算庶妹是他最不在意的女儿,那也是曾经当成心肝宝贝儿疼爱的,说一点儿都不伤心是不可能的。可是,庶妹在近些年里,一次又一次地闯祸,他这个做父亲则是不断地为她善后,慢慢的,就算是感情中最为牢固的亲情,也会逐渐被磨灭的。

    而从大局考虑的话,庶妹除了给家族带来各种难堪之外,还真是没有过任何的贡献。

    一般来说,就算是嫡女出嫁之后,娘家人也很少会插手嫡女的事情了,庶妹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了洛家的底线,在上一次洛家二老爷亲自送她会泸州城的张家后,他就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管庶妹的事情了。

    花了一些时间平静了情绪,洛家二老爷到底是男人,庶妹的死已经成为了定局,作为一个父亲会为自己的庶妹报仇,但不会因此陷入无边的悲痛中。

    很快,洛家二老爷就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官衙门,秦家的下人也很配合,凡是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因为那会儿秦少天还没有回来,秦家剩下的都是女眷,因而事情是由洛家二老爷处理的。

    等到第二天,秦少天直接去了九门提督那里,将两件事情的关联略略说了说。

    其实,就算秦少天不说,事情也已经调查清楚了。到底本家也好,另外一支也罢,虽说都有买凶杀人的嫌疑,但毕竟不是那种惯犯,在官衙门面前还是很容易就吐露了真相。加上九门提督跟秦少天又有些交情,临近年关又必须快刀斩乱麻,哪怕他们不愿意吐露真相,几板子下去,真相也就随之浮出了水面。

    鉴于这件案子中有人死亡,死的还不是一般的下人,而是洛家正经的小姐,因而本家宗老们都被带到了官衙门里。而另外一支的男丁们,几乎也全部都下了狱。

    在小年夜那天,官衙门那边总算是有了新的消息。本家宗老们年事已高,加上到底他们不是亲手杀死了庶妹,因而最终只是判定下命令的那人流放三年。其余的宗老们则是都被放了回来,可在牢狱之中呆了几天,他们几乎所有人都瘦脱了行。

    另外一支犯的事情就有些重了。秦少天并没有将两家的恩怨无数说明,毕竟有些事情有些太久远了,哪怕是想要追究也没有了证据,况且要是真的闹下去,秦少天也不干净。

    瞒下了以前的事情,最近几年发生的事情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隐瞒的。尤其是另外一支害死了本家子嗣的事情,虽说同样没有证据,但京城里却是流言满天飞,这事儿怎样都是瞒不住的。

    但凡参与过谋害本家子嗣,或者参与过这一次纵火的人,全部都被判了流放,只是时间有长有短罢了。其实,若不是大过年的实在不适合见血,说不定官衙门那边还真是会直接判处斩立决呢!

    可是,就算是流放又能怎样?

    数九寒天的,这京城已经够冷了,流放却是往更北边去的。那边才是真正的阴寒刺骨,但凡是流放的人,不管当初判了几年,就没有一个能够活着回来的。所以说,这流放的时间长短还真是没有什么意义。

    小年夜后,本家那边传出了消息,再次将另外一支逐出家族。跟上一次允许他们带着钱财离开不同,这一次却是真正的将所有人扫地出门。另外一支中,大部分的男丁都参与了这些事情,就算是没有参与的,那本身也是窝囊废。几乎算是净身出户的另外一支,在这种天气里,怕是年关都熬不过去。

    洛芸蕊听说了这些事情,微微叹息之后也就过去了。

    妇人之仁这个词,真的不适合用在洛芸蕊的身上,她实在是从来都不会对自己的敌人仁慈的。试想想,若不是庶妹的突然造访,那么死的那个人就是她了!洛芸蕊完全不敢想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庶妹之死,秦少天可以布下陷阱陷害本家,可若是她身亡了,以秦少天的性子,就算可以勉强撑过去,却是不可能那么理智了。

    还有她的三个儿子,那可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儿。

    洛芸蕊根本无法想象孩子们失去亲生母亲的下场。不是她不相信秦少天,而是父亲跟母亲本身就是完全不同的。况且,秦少天还年轻,就算念着夫妻旧情,可若是再过些年呢?这就是男女之间的差异,如果是秦少天出事,洛芸蕊敢保证她这一生都不会离开秦家,一定会好好照顾三个儿子。可如果是她出事,那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再多说了。

    “少奶奶,我绝对不会想到,有谁造访了。”

    本以为可以安静地过了这个年,不想大年二十九那天,娃娃带着一脸古怪之极的表情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跟前。

    洛芸蕊抱着昊哥儿的手顿了一下,先是微笑着亲了亲昊哥儿,给昊哥儿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漫不经心地开了口:“肯定是我讨厌的人,对不对?”

    娃娃做事一贯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洛芸蕊的喜好。既然娃娃这会儿的表情那么古怪,很显然她知道洛芸蕊不会喜欢来人的。

    “是的,少奶奶要不要猜猜来的是什么人?”

    抬头看了娃娃一眼,洛芸蕊再次低头看着昊哥儿:“昊哥儿,你猜娃娃有没有让人将客人迎到厅里奉上热茶?想必是不会的吧?故意拖拖拉拉的也不把话说清楚,昊哥儿你猜娃娃这是打的什么主意呢?”

    被这么一打趣,娃娃有些绷不住了:“少奶奶,那些人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冻一下清醒一下不是更好吗?”

    “是不是本家的人?”洛芸蕊微微一笑:“别做的太过分了,好歹也得将人迎进来,不然站在大门口也太丢人了。”

    娃娃一听,赶紧摆摆手:“怎么会呢?我又不是没有心眼的人,他们都进来了,也迎进了会客厅,但我没有让人送上炭盆。这茶水倒是有的,可惜都是冷茶罢了。对了,少奶奶你还猜错了一件事,来人并非本家的人,而是刚刚才被逐出家门的……那些祸害!”

    另外一支的人,是继庶妹之后,娃娃最讨厌的人了。

    不过,这祸害二字,倒是也算恰当。

    “我不乐意见这些人,娃娃知道他们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娃娃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倒是没听他们说,不过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儿的。而且,我看他们那些人的穿着很是有些不体面,怕是没了银钱吧?”

    前些日子,本家将另外一支逐出家门的事情,几乎是人尽皆知的。而比较不为人知的却是另外一支是被净身出户的事情了,不过这事儿秦少天倒是打听到了,回头也跟洛芸蕊提了两句。只是洛芸蕊却并未在意,在她看来,本家的人不可能将另外一支所有的钱财尽数夺去的,至少妇人们的嫁妆却是不属于夫家的,作为本家更是不能干涉。

    “落魄到要上门乞讨了?没那么夸张吧?”

    洛芸蕊回忆了一下本家宗老们平素的行事作风,只能说他们都是老学究,而且及其爱面子。可是,就是这样的性子,本家的人是做不出太过于失礼的举动的。“我也觉得没那么夸张,估计是生活的不如从前了吧?离开本家后,锦衣玉食是没有了,可粗茶淡饭总是有的。”迟疑了一下,洛芸蕊叹了一口气:“娃娃,去将嫡出那几房的人唤过来吧。”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