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39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44 通晓人事

344 通晓人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或许会有老学究认为,既然是去太学里求学的,那做学问当然是最重要的,旁的事情哪里能够跟做学问相提并论呢?但是,这人不能永远呆在太学里,睿哥儿最为洛家二老爷唯一的嫡子,他身上有着继承家业的重担,他有鼎立门户的义务。

    秦少天和洛芸蕊离开了洛家后,洛家二老爷在书房里思索了很久,而睿哥儿自然也是在书房里的,但他只是沉默地坐在一旁,并没有开口说话。

    洛家二老爷想了很久,秦少天这番话对他的触动真的很大,睿哥儿现在遇到的情况,同样也是他年少时遇到过的。可是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处理的?

    “父亲,难道认真做学问不好吗?”睿哥儿想了很久,可有些事情他却还是想不明白。

    洛家二老爷在心里叹气,秦少天有句话说的很对,太过于单纯的成长环境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洛家实在是太过于太平了,尤其是睿哥儿出生以后。睿哥儿当时是整个洛家唯一的嫡子,又天生聪明伶俐,被所有人都寄予了厚望,哪怕后来随着大房洐哥儿的出生分走了睿哥儿一部分的宠爱,但他在洛家的地位却仍然是极高的。

    这么说把,小时候吃苦未必是苦,但若是小时候太过于一帆风顺了,长大后却未必是福气。

    “睿哥儿,你姐夫的意思并不是说你认真做学问有错,但是……除了做学问以外呢?你现在已经不能算是孩子了,蕾儿跟你一般大小,来年她就要嫁为人妇了。睿哥儿你明白吗?你现在要做的应该是开始学着接触各类人,为以后的前途打下基础。”

    洛家二老爷年轻的时候,脾气是属于有些暴躁的,好在随着他年纪的增大,脾气性格方面都有了很大改观。这一次,听秦少天说了睿哥儿的事情,洛家二老爷不得不承认,他年轻的时候也少在这方面吃亏。因而,他倒是不会刻意为难睿哥儿,想来他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也不能强迫睿哥儿一定要做到吧?

    不过,洛家二老爷也不希望他当年的遗憾在睿哥儿身上重现。

    “接触各类人?可是,我也没有跟人为敌……”睿哥儿是属于那种温润如玉的男孩子,自幼的生长环境,加上家人对他有意无意的宠溺,虽然没有让睿哥儿养成骄纵的性子,但却让他少了他这个年纪男孩子的锐气。

    在心里衡量了一下睿哥儿和秦少天的差别,洛家二老爷有些无奈。

    其实,秦少天的脾气也未必好,可他很清楚在什么人面前应该展现出什么面貌,也明白对什么人应该说什么话。倒不是说秦少天就一定会阿谀奉承,但至少他不会去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而睿哥儿呢?

    恐怕睿哥儿的问题不是不会得罪什么人,而是根本就不知道怎样算是得罪了人。

    “睿哥儿,你在太学可有要好的朋友?”秦少天的意思洛家二老爷是已经明白了,但明白是一回事,劝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这事儿真的只是几句话的问题,那秦少天也不用特地上门跟洛家二老爷说这件事了。显然,秦少天很清楚,这事儿跟睿哥儿还真是不好说,不是说睿哥儿会不听他的话,而是怕睿哥儿根本就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又或者说,其实睿哥儿也没错,他想要认真做学问肯定是对的,要怪只能怪这个世界,老学究是最没有前途的。而偏偏,睿哥儿有需要一个前途。

    “朋友?”睿哥儿迟疑了一会儿,随后却是摇摇头:“没有特别要好的,不过大家都在太学里做学问,不都是朋友吗?”

    洛家二老爷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好半天才又开口:“那……你在太学可知道你同窗们的出身?”

    “同窗的性命我都是知道的,但出身……这个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洛家二老爷笑得无比苦涩,睿哥儿的情况比他当年还要严重,至少他年少的时候,身边也是有几个谈得拢的朋友,也知道大部分同窗的家世出身。

    “那我下次去打听打听。”睿哥儿不是听不进人言的人,相反,他为人很是谦虚,只要稍微有些道理的话他都能听进去,倒是显得有些耳根子软了。

    洛家二老爷平日里是没有注意这些,又或者他是注意到了,却没有太过于在意。可是,现在将以前那些迹象都联系在一起,却让洛家二老爷心里一阵阵发闷。

    “不用了,你千万不要刻意去打听同窗的家世出身,知道吗?”睿哥儿进入太学已经有一年多了,别说这个时候了,就算是刚入学的时候也没有打听人家家世出身的。哪怕是没什么心眼的官学小孩子,也不带直接问人家,你父亲祖父是做什么的。洛家二老爷可以肯定,若是让睿哥儿去打听的话,他真的会这么问的。

    想起洛张氏脾气性子,洛家二老爷再次叹气,很明显,睿哥儿就是随了洛张氏性子。倒是洛芸蕊和蕾儿性子跟洛张氏全然不同,也不知道是像谁了。

    “可是,父亲……”

    “睿哥儿,这样吧,等年后你就说家中有事,要请假半年,明白吗?”洛家二老爷打断了睿哥儿的话,直接开口命令道。

    “这……好的,父亲。”虽然心里还是存有疑惑,但睿哥儿却是完全信任洛家二老爷的,只是略微迟疑后就答应了下来,竟是连理由都不问。

    如果是在秦少天没有说那些话之前,洛家二老爷一定会觉得睿哥儿很是懂事乖巧,可是现在他心里却全然不是滋味。以往怎的就没有发现睿哥儿竟是这般没有主见呢?是因为他是自己唯一的嫡子,还是因为自幼那出色的文章?罢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还是赶紧想个对策,要让睿哥儿在半年内改变性子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于洛家二老爷,他倒是并不在乎自己在官学的职位。又或者说,跟睿哥儿将来的前途相比,如今这点儿牺牲根本就不算什么。

    而年后,的确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关于庶妹的安葬。

    过了正月十五,这年就算是过了,睿哥儿在几天前给他的老师拜年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年后要请假的事情。他的老师很是为他可惜,因为再过些日子就要科考了。但睿哥儿向来是个孝顺的孩子,对于洛家二老爷更是言听计从,并没有因为老师的可惜而改变想法。

    洛家二老爷也跟官学请假,用的理由同样是家中出事了。

    这一次他们是带着庶妹的棺材前往泸州城的,洛张氏和蕾儿并没有一同前往,毕竟只是庶妹的葬礼,她们就算是不去也是无妨的,甚至于连睿哥儿都不用跟随一同前往,洛家二老爷也是因为想锻炼睿哥儿才让他跟随的。

    在洛家父子离开京城后不久,洛张氏去了秦家找洛芸蕊诉苦。

    “蕊儿,不是我不疼芳儿,只是她都已经过世了,又是个晚辈,何必这般慎重呢?别说睿哥儿了,就算是你爹不去,只是让下人们把芳儿过过去也是可以的。”洛张氏一心期盼着睿哥儿能够高中,如今却因为庶妹的关系耽误了睿哥儿的前途,让她懊恼不已。

    洛芸蕊倒是不急着劝着,她很清楚以洛张氏的性子来说,也只能在她这里抱怨抱怨了。在洛家二老爷面前,洛张氏是绝对不会有二话的。况且,洛芸蕊是知道原因的,洛家二老爷肯定是接受了秦少天给的建议后,才让睿哥儿跟太学请假的。

    再说了,这在洛家二老爷的心目中,就算是他自己本人也绝对没有睿哥儿的前途来得重要的,更别说是已经过世的庶妹了。不过,这样也好,让睿哥儿休息休息,顺便处理一下家族之事,这对他的将来不会有害处的。

    洛芸蕊无法将自己好不容易悟到的道理告诉洛张氏,没法子,相比洛芸蕊,洛张氏这人很是有些目光短浅,很多事情哪怕表现得太浅显,她也是弄不明白的,这恐怕就是为什么洛家二老爷没有将这事儿原原本本地告诉洛张氏的原因。

    不是不说,而是知道说了也没用。

    “娘,你要这么想,爹他那人最在乎的是什么?他能让旁人耽误睿哥儿的前途吗?难道你觉得他会认为妹妹比睿哥儿还要重要吗?”

    洛张氏有些犹豫,夫妻这么多年了,洛张氏就算是再迟钝,也能大致上猜出洛家二老爷心中的想法:“自然是睿哥儿比较重要。对了,蕊儿,有件事你不知道吧?大约是两年前吧,你爹纳了一个美妾,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我都这把年纪了,自然不会跟一个小丫头过不去,可那小丫头却是自以为是,似乎觉得睿哥儿碍了她的眼。”这事儿洛芸蕊的确不知道,但她却知道如今洛家二老爷身边,只有洛张氏和碧儿。碧儿是庶子祥哥儿的养母,加上她本就是洛家的家生子,又跟了洛家二老爷多年,哪怕至今没有生育一个孩子,洛家也愿意养着她。至于十六七岁的小丫头……哪怕洛张氏不说,洛芸蕊也能猜到她的结局。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