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40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349 有消息了

349 有消息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又等待了一天,秦少天最终在傍晚时分打算再次进城寻找,可却被洛家二老爷拦阻了下来。秦少天无奈,其实他这真的不是冲动,而是深思熟虑后的行动:“岳父大人,这件事情有些不寻常,我一定要把事情弄个一清二楚。”

    “可是里面……”

    “岳父大人请放心,我会乔装打扮进城的。”秦少天从来不喜欢硬碰硬,除非他有必胜的把握,不然是不会这么做的。而现在显然不是逞能的时候,秦少天也早就脱离了年少轻狂的年纪。

    乔装打扮是秦少天最初就有的心思。

    难民也许没有江洋大盗那般凶悍,但因为他们的特殊情况,有时候会变得很是蛮横无理,甚至于会仇视富户人家。秦少天只想打听到洛芸蕊和昊哥儿消息,然后将他们带回泸州城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他并不想过多的插手。

    见秦少天决心已定,洛家二老爷便没再说什么,私底下他也是希望洛芸蕊能够平安归来的,到底那是他的嫡长女。

    带了几个随从亲信,秦少天很快就打扮成了难民的模样,这样的装扮能够最大的程度融入城里,既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也能更方便打听洛芸蕊母子俩的下落。

    只是,等到秦少天再次进入城里,以难民的身份细细观察的时候,白日里那种怪异的感觉再次浮现了。

    虽说秦少天在此之前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难民暴动事件,但他却没少听过这样的案例。毕竟,只要走上了仕途,就很有可能被派遣当一方官员,难民暴动这种事情在灾荒之年并不少见。可一般若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需要适时地开仓放粮,很容易就能处理好了。

    到底,难民只是一群靠天吃饭的农人,只要能够安安稳稳地活下去,他们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很明显,这一次的情况很是有些不同寻常。

    首先是时间。

    难民暴动通常会出现在秋收之后,遇到灾荒之年,如果地里颗粒无收,外加朝廷没有减免赋税的话,这种情况是极为容易发生的。最初应该是有人去官府请命,这个时候是平复暴动最好的时机,一旦错过了这个时机,后面就会陷入被动之中。

    然后是手段。

    难民是颗粒无收的农人,他们并不是大奸大恶之辈,哪怕会抢夺店铺也通常会选择粮店或者一些卖吃食的铺子。总之一句话,他们只为了能够活下去,对于财物并不是那么热衷的,更不会随意打砸铺子,至于伤人那更是荒谬!

    最后是规模。

    难民有时候也被称为乱民,除了有犯上作乱的意思之外,更有混乱的意思。这些人并不是行军作战的将士,也不懂任何的战略,极为容易被打散,绝不可能在徒然之间发难。这里面,若说没有问题才叫怪了!

    细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秦少天暗暗将有用的信息都记了下来。虽然从一开始他是抱着只要能将妻儿找回来的心思进城的,但到底他还是朝廷的官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不介意为朝廷分忧。

    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是难民的打扮,并没有引起旁人的注意,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眼瞅着就要天黑了,难民都各自找地方休息去了,街面上的人并不多。但是眼尖的秦少天还是在不少的地方发现了问题,比如说小巷子的拐角处,和客栈酒楼之类的隐蔽之处,都有一些暗红的血迹……

    这里,倒不像是发生哄抢的事情,反倒是像有人要蓄意报复似的。

    一家一家的客栈寻了过去,秦少天这行人比较多,就算偶尔有平民路过,也不敢随意招惹他们,只是急匆匆地离开了,倒是方便了他们找人。

    可是,一连寻了十来家客栈,都是冷冷清清的模样,有些甚至于是被难民抢占了下来,秦少天只能在外面张望两眼,却是没有直接进去。最让秦少天懊恼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洛芸蕊当时去了哪家客栈,要是早知道这样,他就应该先将洛芸蕊安顿好再行离开。不过,若是真的早知道的话,或许他根本就不会把洛芸蕊母子俩留下吧?

    说到底,若不是秦家老太太在死前还摆了他一道,他如今也不会陷入这般艰难的地步。真不知道他那位亲祖母到底是怎么想的!

    找了一个无人的客栈暂时歇歇脚,秦少天还在柜台上翻找到了掌柜记账的簿子和笔墨。匆匆地将他之前看到的也想到的事情记录了下来,秦少天吩咐一个随从连夜出城去找洛家二老爷,想必他得到的消息对于平复难民暴动会有一定的效果的。

    正在那随从刚刚离开之时,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地在外面晃动,几个随从将那人带了过来,却意外地发现竟然是个女人。

    “少爷,您是少爷对不对?奴婢是昊哥儿身边的丫鬟,奴婢叫秦漾儿。”

    秦少天心中一动,虽然他对于几个哥儿身边的丫鬟并不是很了解,但这个秦漾儿他却是知道的。原因无他,这个秦漾儿是秦家的家生子,她的母亲就是秦少天的奶娘。

    “秦漾儿?”秦少天细细地看了她一眼,他对于秦漾儿本人不是很熟悉,只知道是奶娘最小的女儿。毕竟年岁差在那里,不熟悉也是很正常的,但对于秦漾儿的几个哥哥却是相当得熟悉:“那你说说,你大哥二哥是谁?可有什么特征?”

    “奴婢大哥叫秦大奎,原本是少爷您的书童,后来去了账房做管事。二哥叫秦二奎,一直跟着我爹做事,现在是临山庄子上的二管事。少爷,奴婢真的是秦漾儿,从十岁就来到了少奶奶身边,少奶奶觉得奴婢可靠,才在昊哥儿出生后拨奴婢过去照顾昊哥儿的。”

    见秦漾儿虽然神情有些慌乱,但言语还是很有条理的,加上所说的事情也都属实,哪怕她不是秦漾儿也必然是跟秦家很熟悉的人,当下秦少天就信了:“秦漾儿,蕊儿现在在哪里?昊哥儿呢?”

    原本,秦少天信了自己的话,秦漾儿是很开心的,但听得秦少天的问话,秦漾儿当即就白了脸:“少奶奶……奴婢不知道啊!当时,昊哥儿一直病着,少奶奶就说要亲自照顾他,奴婢虽然是昊哥儿身边贴身伺候的,但少奶奶发了话却没有不听的道理。不过,当然昊哥儿的奶娘应当是在的。”

    “也就是说,出事的时候,蕊儿是跟昊哥儿在一起的?那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什么人?”

    “还有少奶奶的大丫鬟娃娃姐姐,旁的奴婢就不知道了。”

    秦少天当然知道娃娃一贯都是洛芸蕊不离身的,也知道娃娃会点儿拳脚功夫。可是,到底娃娃也只是一个女孩子,那点子花拳绣腿的,以往对付一下姑太太或者别的妇道人家那是没问题的,可一旦遇上了难民,却是根本就无法自保的。

    “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都说出来!”

    秦漾儿心里还是有些恐惧的,但她见秦少天并没有开口处罚她,又想着这几天整日里都过得胆战心惊的,还不如等回去后再被处罚呢!只要两位主子能够平安脱险,想必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当下心里定了定,说话的语调也更平稳了。

    “少爷,就在你们离开的那一天,少奶奶带着我们去了客栈里。当然是,昊哥儿因为身子骨不适一直在哭闹,少奶奶就亲自抱着她,当时娃娃姐姐一直跟在少奶奶身边,从未离开。后来,昊哥儿的奶娘吩咐我们去厨房做点儿好吃的,还吩咐了让小厮赶紧去请大夫。这么一来,我们几个丫鬟就跟主子们分开了。”

    秦少天很是认真地听着,这会儿他对于秦漾儿的身份已经没有怀疑了,虽然秦漾儿的话并没有重点,但他却不想打断。

    “奴婢和另外两个丫鬟被安排去了厨房,还有一些人去收拾房间了。可是,进了厨房没多久,外面就有人在吵闹。最初时,我们都没在意,以为是客栈的其他客人和伙计发生冲突了,没想到闹着闹着,竟然有一群人冲了进来。”

    想来,这件事情对于秦漾儿这个自幼生活在后宅里的丫鬟来说,恐怕是这辈子遇到的最为恐怖的事情了,哪怕是如今讲起了这件事,浑身都还是颤抖。

    “他们看起来非常非常得可怕,而且一进来就喊打喊杀的。当时正好灶台的火有些小了,奴婢绕到后面去查看,也幸亏是这样,让奴婢逃过了一劫。可是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说到这里,秦漾儿开始抹泪花,其实也真是难为她了,虽然她是个丫鬟,但她家在秦家还算是比较体面的,又是家中最小的女儿,平日里很是受宠。哪怕后来拨给了洛芸蕊当丫鬟,也是很体面的,从未吃过什么苦头。偏偏这一次,除了饱受惊吓之外,更是接连好几天没有吃好睡好,没有直接崩溃已经算是她很坚强了。见状,秦少天终于开了口:“秦漾儿,那你一定记得你们原先的那个客栈是吗?现在立刻带我们过去!”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