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465.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05 杀鸡儆猴

405 杀鸡儆猴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还是有些狐疑,但看着秦少天一脸镇定的表情,以及旁人的祝贺声,因而没有把想要说的话说出来。

    虽说蕾儿未婚夫他们家,在京城的富商之中也是极为有地位的,但不管怎么样,商人还是商人。哪怕能够做到皇商,直接为皇室做事,那也还是一个商人。

    本朝重农轻商,虽然倒不至于像前朝那般限制商人,但商人的地位素来都是不高的。纵使家中有家财万贯,却是抵不上一个功名。像官宦人家,一般都是要求门当户对的,若是清流世家和书香门第倒是无妨。但跟商户人家结亲还是比较少见的,或者是庶出或者是本身有什么问题。

    比如说,秦燕。

    她是秦家二房的嫡长女,虽说她的父亲的确是庶子,但若是当初她最初的那门亲事没有阴差阳错被破坏掉的话,她也是不可能嫁到张家去的。像洛芸蕊的庶妹倒是正常了,毕竟庶妹是庶出,若是不想为妾,那也只能嫁给商户人家了。

    先前,洛芸蕊想着,会不会是秦少天故意让昊哥儿对这些小玩意儿产生兴趣,让他以后折腾这些?

    可是转念一想,似乎还是有些不对劲儿。

    昊哥儿如今的年岁太小了,虽说性子有些粘人,但旁的特质却是还无法看出来的。这么早就断定他无心做学问?不应该啊!况且,秦家家大业大,又不像姑太太他们方家那般,规定只能由嫡长子继承家业。像秦家这种情况,只要谋划的好,三个嫡子都是可以有好前程的。

    碍于在场的人太多了,洛芸蕊也就没有把心里的想法表露出来,但这会儿她却已经决定了,等下空了一定要将这事儿问个清楚明白。

    因为昊哥儿的抓周宴除了秦家人之外,也就只有洛家人了,都算是自己人,倒是不会太过于闹腾。反倒是几个平日里总是被拘着的孩子,这会儿得了自由玩得特别开心。

    每个孩子都有奶娘丫鬟在身旁,加上杰哥儿和泰哥儿年岁到底是有些大了,洛芸蕊也不拘着他们。而昊哥儿却是由娃娃仔细看护着的,更是没有任何问题。

    瞅了一个空档,洛芸蕊刚想过去跟秦少天说话,却不想秦家大太太瞪着眼睛将秦少天拉倒了一边:“少天,你到底在闹腾什么?哪家的抓周宴有那么些小玩意儿的?你这是刻意想让昊哥儿贪图玩乐吗?”

    洛芸蕊侧了侧了身子,看看周围倒是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而秦少天的目光则像她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却是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母亲,这件事儿稍后我会跟您解释的,您放心,昊哥儿是我的儿子,没有哪个当父亲的希望儿子不学好。”

    见状,秦家大太太也暂时按捺了下来,转身却看到洛芸蕊笑得异常古怪。

    “哼,等下你要给我们好好解释一番,要是不能让我们满意,有你受的!”秦家大太太给了洛芸蕊一个安抚的眼神,最后却是恨恨地冲着秦少天低吼。

    秦少天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却是没有再言语,只是笑着讨饶。

    好不容易等宴请散了,也吩咐奶娘丫鬟照顾好三个哥儿,洛芸蕊和秦家大太太却是瞪着眼睛逼着秦少天给她们一个解释。

    “少天,你应该不会希望我们的孩子成为一个商贩吧?”

    在商户之中,也是分高下的,显然商贩是最低级的一种,也是最受人鄙视的。很多人甚至于认为当一个小商贩还不如去乡下种田。洛芸蕊这么问也是故意的,她当然知道就算昊哥儿将来真的插手生意场上的事情,也最多就是像秦家二老爷那边,管管账目或者找找新的货源,绝不可能当一个小商贩的。

    “蕊儿……”秦少天无奈了,他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思量,没有提前告诉洛芸蕊她们虽说是他的不对,可他却也是有苦衷的:“难道你们真的觉得抓周能够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吗?”

    显然不能。

    秦家大太太算是比较信佛的,但她也不会这么想。毕竟,本朝的习俗每个孩子满周岁的时候都会举行抓周宴,可多半却是不准的。又或者说,有时候勉强还是可以说是准的,但即便如此也是比较牵强的。

    比如说,抓到笔墨纸砚的,应该预示着将来金榜题名,但事实上很多却是当了小吏,或者是账房先生,再或者干脆卖笔墨纸砚的也是有的。

    比如说,抓到刀剑的应该是成为了将军,但多数却是当了小兵,甚至于还有当了街头巷尾的小混混的。

    再比如说,抓到了金子银子的将来应该是大富大贵的,但最终却只是当了钱庄的小伙计,或者做了其他的也有。

    总之,这抓周宴与其说是预示着孩子的未来,不如说是讨一个好彩头。毕竟,能够被父母长辈摆在桌子上的也就只有那些个有好兆头的东西。谁也不至于把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往孩子面前放呢。

    除了秦少天!

    “我们信不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是啊,蕊儿说的没错,就算昊哥儿以后并不会贪图玩乐,那你也不能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往上面放呢!”

    秦少天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随后才缓缓地开口:“年后我们要回京城了。”

    洛芸蕊和秦家大太太面面相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秦少天会突然转移了话题。

    “在我们离开京城那会儿,其实京城已经有些不安了。圣上的年岁到底是大了,虽说上次借着百年世家闹事的机会,狠狠地收拾了一帮子人,但毕竟……”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吗?”洛芸蕊心里很是不安,即便是重生了一回,但她生活的地方也只有后宅这一亩三分地。虽说她是有些小聪明的,但洛芸蕊一点儿也不认为,她这点儿小聪明对上真正的聪明人会管用。

    “有,但是关系不是很大,所以我要借着所有的机会跟旁人表明,我秦家无心上进。”

    无心上进……

    洛芸蕊低垂着头默默地思索着,她想起了当初成亲后跟随秦少天一起去长洲城任职的事情。那会儿,似乎也是遇到了很大的危机,以及机遇。但是秦少天却说,他的胆子小,就不去挣这份卖命钱了。事实上秦少天说的一点儿没错,虽说秦家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捞到一丝好处,但洛芸蕊大堂姐的夫家却是遭了大难的。

    比起富贵险中求,洛芸蕊更喜欢如今安定的生活。

    况且秦家也算是富贵人家了,当然跟那些个真正的高门大户还是有区别的,但她却已经满意了。

    家境富庶,家人安好,这已经是千金难买的幸福了,若是她能够再生一个可爱的小女儿,那便是真正的满足了。

    “少天,你也已经是三个哥儿的父亲了,蕊儿也很能干,有些事情你们就看着办吧。我不求秦家能够有多富贵,只要你们都平平安安的,我就心满意足了。”秦家大太太并不是洛张氏,她是真正的经历过事情的官太太。很多事情即便说的并不是很清楚,她也能大致的想明白。

    原本只是想知道秦少天为什么故意在昊哥儿的抓周宴上折腾那些古怪小玩意儿,但秦家大太太却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理由。

    不过,这样也已经够了。

    “少天,尽量少掺和一些事情,当然我也明白你是一个有分寸的人。不过,有些事情小心一点儿没错。如果……我们在泸州城多待两年避避风头也是使得的。”

    秦少天摇摇头:“避风头是没用的,而且泸州城这块儿并不像我们想象中的那般安稳。母亲,您还记得年头上蕊儿母子俩遇到的难民暴动吗?这事儿我虽然已经上报了,可却一直迟迟未能全部查明。呵呵,不是当地的官员没用,而是有人按着这事情不让人往下查呢。”

    “唉,那就依你的,我相信你会处理妥当。只一句,凡事多思量一些,损些钱财我们不怕,只要家里人都平平安安的,我这老太婆啊,才算是能睡好觉!”

    被秦家大太太那句“老太婆”逗了,房里的气氛倒不像方才那般沉重了。话说回来,等到了年后秦家老太太满一年了,这称呼也该正式改口了。

    “母亲放心,在我心目中没有任何事情会比家人更重要的。”

    秦少天万万没有想到,他这边刚说了家人比任何事情更重要,可没过几天,偏偏就是他最在意的家人出了事。原本就因为被迫要做出让步,甚至于不得不扰乱心爱的幼子抓周宴的秦少天,却是真的动了怒。也许,在离开泸州城之前,他要先做一件事情,至少也要让那些在暗中的人知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算是……杀鸡儆猴吧!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