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47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11 试探

411 试探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也是秦家老太太过世后的第一次过年。

    因为前者,秦家希望将这个年过得热闹一些。因为后者,却连太喜庆的衣裳都不能穿戴。

    虽说因为是在孝期,不能太过于喜庆,但也不能在大过年的穿得太晦气了。秦家大太太一早就发话下来了,让裁缝新制了几套衣裳,都是淡淡的暖色衣裳,上面没有绚丽的绣纹,但却也让绣娘特地绣上一些暗纹,穿着虽然不怎么抢眼,但也不至于看得心慌。

    其实,这主要还是因为秦家的后辈们已经不再对秦家老太太给予应有敬重了。也是,哪儿有老人家特地选择正月初一寻死的?若是因为病重无法选择倒也罢了,可特特选在这种日子里,却是相当于诅咒了。

    诅咒自己的后辈子孙……

    秦家大房这边怨的是老太太不体谅,让他们在寒冬腊月的时候,千里迢迢地从京城赶回泸州城。不但秦少天要辞官,甚至于在路途中洛芸蕊母子俩还遇到了危险。这若是洛芸蕊母子俩真的在那场难民暴动中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怕是秦少天连着面子情都不会做了。

    比起秦家大房,二房那边更是充满了怨恨。

    二房本就是因为要替大房孝顺秦家老太太才没有分家,而是伺候在身旁的。偏偏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秦家老太太出事了,也幸好是大房没有怪罪,但凡大房想要找个出气筒,那他们就是现成的!

    不孝顺长辈,甚至于虐待长辈,这才导致了秦家老太太在正月初一过世……

    这样的罪名一旦坐实了,别说是净身出户了,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一说。甚至于还会连累到那几个年幼的孩子,让二房从此断了传承也是有可能的。

    可以说,秦家老太太在自杀之前根本就没有替二房思量过半分。若是带着恶意去揣测,很有可能秦家老太太就是等着看这一幕呢!

    除此之外,二房的人更为怨恨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众所周知,大年三十代表的是过去的一年,而正月初一则是代表未来的一年。

    若是大年三十过的不好,这心里难免会有疙瘩。可若是正月初一过的不好,却是要倒霉一整年的。

    别说这只是迷信,事实证明了,洛芸蕊母子俩在途中遭遇了危险,而二房那已出嫁的嫡长女秦燕却是真真正正地没了!这让二房的人怎么可能不去怨恨?

    虽说秦燕的死未必就是秦家老太太造成的,可谁也不愿意在正月初一被人深深地触了霉头。而且那人还不是外人,竟是自家的长辈!试想想,有这么当长辈的吗?这是用自己的性命来诅咒子嗣过不好啊!

    也正是因为秦家大房二房都是各怀心思,因而才没有人对秦家大太太的话提出异议。

    只要面子情做到了,心里是怎么想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总不可能有人会在大过年的跑到一个新丧一年的人家来探问吧?况且,这是秦家大房二房过的最后一个年了。

    年夜饭很丰盛,只是像秦家这般的人家,平素里的饭食就是极为精美的,哪怕年夜饭更为精美菜肴种类更多一些,却是也很难引起他们的兴致的。倒是几个年幼的孩子,感受到了年节的气氛,显得格外得乐呵。

    “二叔二婶,我也知道这一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情。不过总算是过去了,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我们都应该忘了这些事情。明个儿就是明年了,希望明年一切平顺全家安康!”

    秦少天自然是明白二房的想法的,平日里虽然看着还好,但今个儿是大年三十,是全家团圆的日子。哪怕前几年秦燕是在张家过年的,但在年节前却总是会派人送来节礼。除了两家礼仪上的节礼之外,每次秦燕还会给二房的人单独准备一份礼物。不是那种稀罕物件,有时候甚至于只是一件亲手缝制的冬衣,或者是一双精致的棉鞋,甚至于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香囊。

    像这种给亲近之人的节礼,端的不是价钱而是一份心意。

    可是今年,什么都没有了。

    每逢佳节倍思亲,秦燕是中秋之前去的,中秋那日秦家二太太据说是哭了整整一天。而今个儿虽说秦家二太太还能保持仪态,但心中的哀恸却是不会少的。

    逝者已矣,而活着的人应该向前看。

    秦少天也知道只凭几句话是不可能抚平二房心中的痛苦,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但愿,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会慢慢地过去吧。

    这顿年夜饭,除了几个孩子之外,其他人都吃得很是心不在焉。过去的一年,带给他们的还真的只有痛苦。

    等到了正月初一,原本应该是和乐的日子,可因为秦家老太太是去年的这个时候没的,不管心中有多少不快,但这周年祭却是必不可少的。一顿忙乱下来,所有人都已经没了新年的喜悦了。

    而正月初二却是回门的日子……

    秦少天一大早就带着洛芸蕊去了洛家,虽说洛芸蕊的亲生父母和弟妹都在京城,但泸州城洛家也勉强算是洛芸蕊的娘家吧?最重要的是,秦家的气氛实在是太低迷了,还是出来散散心比较好。

    这一次,也是头一次,洛芸蕊将三个小哥儿都带上了。有孩子的地方总归是欢笑比较多的,一路上虽然显得有些吵闹,但总算不像在秦家那般压抑了。虽说先前商议的是年后分家,但这所谓的年后是指过了正月十五,却不是一过完年就分家的。

    到了洛家,又是惯常地聊天解闷。女眷带着孩子聊在一起,而秦少天则是去书房找洛家大老爷,这一次跟以往不同的是,大房的洐哥儿也去了书房,而不像往年那般陪在洛家大太太身边。

    “唉,洐哥儿也长大了,我这心里啊……”

    洛家大太太一阵阵唏嘘,孩子长大原本是一件喜事,但随着孩子的长大却是她这个做娘的越来越老了,更重要的是,这孩子大了负担也就重了。而他们夫妻俩都有些年纪了,也不知道他们还能护着这个孩子多久。若是有个强势的兄姐也就罢了,偏偏唯一的嫡长女嫁得极远,两三年都不回来一次,四个庶女都是不能倚靠的,至于庶长子……

    隐隐的,洛家大太太有些后悔。

    当初在洐哥儿出生之前,她对于庶长子是不错的,毕竟那会儿她也上了年纪,一直都以为自己不能生育了,洛家的人口也少,根本就没法过继,就有心让庶长子鼎立门户。在教养方面,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可自从生养了洐哥儿以后,她这心里的天平就不由自主地倾斜了。

    也是,一个是亲生的,一个小妾生的,若说要一碗水端平还真是难为她了。

    “大伯母,洐哥儿长大了是件好事儿呀,等他再大一些,您给他说门亲事,接下来您和大伯父就可以含饴弄孙了。”洛芸蕊笑了笑,这一次她并没有体会到洛家大太太的心思,主要是她从未遇到过庶长子的问题。

    虽说洛家二房也有一个庶子,并且年纪也比睿哥儿大,可因为那孩子出身有些不明不白的,又不是养在身边的,洛家二老爷一贯偏心睿哥儿,加上睿哥儿学问很是出众,洛芸蕊从未担心过那孩子以后会成为什么麻烦。事实上,上一次她回自己娘家的时候,也远远地看过一眼,只觉得那孩子被碧儿养的老实巴交的,看起来甚至有些木讷了,旁的想法却是没了。

    可洛家大房的情况跟二房却是完全不同的。

    洛家大房嫡长女远嫁,根本就指望不上。庶长子在洛家大太太后来刻意的调教下,虽说不至于变成纨绔子弟,但也算是彻底废了,完全不是能够鼎立门户的样子。四个庶女两个为商户妻两个为官宦妾,也不知道将来到底是谁过得更好一些,总之都是不能倚靠的。

    反观洛家二房,嫡长女洛芸蕊嫁给了秦少天,秦家又打算在京城立足,将来不管怎么说也会帮衬着一些。还有嫡次女蕾儿虽然嫁的是商户,但却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西洋商贩,在京城也算是极有人脉的。这蕾儿跟睿哥儿是龙凤胎,感情本就比旁的兄弟姐妹更好,将来肯定会帮衬着睿哥儿的。

    “蕊儿,我就是担心自个儿的身子骨不好,洐哥儿又是那般的小。早知道,我就不应该把若儿嫁得那般远。”

    让嫡长女远嫁可以说是洛家大太太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当初她只想着自己不会再有亲生骨肉了,拼得将陪嫁都给了女儿,也要攀上一门贵亲。可没曾想,高攀的亲事最后竟变成了那般,虽说现在女儿过得还算可以,但到底是觉得亏欠了她。

    唉,但凡是当初给女儿在泸州城选一门好亲,现在也不至于会闹成这副样子。女儿远嫁,娘家人不在身边,哪怕是有了委屈也没处说。儿子年幼,倘若他们夫妻俩出了什么意外,真是连个嘱托的人都没有。想起昨个儿夫君说的话,洛家大太太心里微微一动,决定开口试探一下。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