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47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14 东施效颦

414 东施效颦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正月十六,秦家正式分家,二房带着细软和几大车的家具摆设以及下人们,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秦家。

    泸州城并不算特别大,秦家那点儿事或许在普通老百姓那儿还算是秘密,但在高门大户里,却是人人都知晓的。比如说,秦家二老爷是个庶子。

    大部分的家族都会选择在庶子成家立业之后就离开让其离开的,遇到些心善的还会多给些安家费,若是嫡母有些苛刻的,则是相当于净身出户。真要是这样,或许嫡母会被人说两句不慈,但旁的指责却是没有了。当然,若是被逐出家门的不是庶子,而是原配所出的嫡子,那事情就闹大了。

    这就是嫡庶之分。

    像秦家这般,留了庶子在家中几十年的确实是很难得的。若是秦家没有嫡子也就罢了,可偏偏秦家既有嫡子,也有嫡孙,这嫡孙还是个好福气的,年纪轻轻的不但官路顺畅膝下更是有三个嫡子。

    等秦家二老爷带着家人离开后,留下的却是对秦少天的赞扬。说他敬长辈的有,说他心慈的有,当然偶尔也会有几个冒酸水的人,不过这些人的话却从来都不被秦少天所在意。

    分家之后就是关于下人的问题了。

    家生子是不能发卖的,但处置的方法却也有好几种。

    愿意跟着一道儿去京城的算作一拨,年纪稍大又乐意去庄子上谋个闲职养老的算一拨,年纪轻但有老人在泸州城不愿意离开的可以去铺子里谋个小管事的位置,也算是一拨。

    还有就是已经十六七岁随时可以嫁人的丫鬟另算一拨,这些小丫鬟的去留却是要看她们本人或者是老子娘了。或是许配了或是直接还家,也免得等到了京城之后没两年年纪大了到时候再折腾。毕竟,身为丫鬟,若是天南地北的,怕是这辈子都难跟家人团聚了。

    不过,这些都是家生子,若是后来采买来的丫鬟小厮,却是多数遣散了的。

    采买的丫鬟小厮大多都是粗使的,本就值不了几个钱,若是偶尔有几个出挑的,倒是被主子选了过去。剩下的那些个不出挑的,也懒得找人牙子发卖了,左右没几个钱不如就当是积德行善了。

    这样忙忙碌碌的,等将下人的问题都处理好了,却已经是正月二十了。

    而这时,秦少天也终于定下了启程的日子,就选在二月初三。得了准信,洛芸蕊没有忘记洛家大太太的嘱托,立刻就派人去洛家支会了一声。等下人回来的时候,自然也带来了洛家大太太的口信,说是让洛芸蕊抽个空儿再去下洛家。

    这也是自然的,只有晚辈探望长辈,没有长辈探望晚辈的道理。若是后者真的发生了,那就代表出大事了。

    两天后,洛芸蕊带着娃娃去了洛家,三个小哥儿却是一个都没带。这次毕竟跟上次不同,上一次是过年互相探望,这一次怕是洛家有什么事要说道了。

    其实,早在年初二那天,洛芸蕊就感觉到了洛家大太太有话要说,可人家没有开口,洛芸蕊也不好发问。打量着洛家大太太面色犹豫,洛芸蕊也不戳破,只等着洛家大太太想清楚了再说。

    这不,事情来了。

    对于洛家大太太,洛芸蕊还是挺有好感的,除了洛家大太太为人和气又愿意为她考虑之外,更多却还是因为当初大房刚回来的时候。

    在洛家大房看来,自己一家子回来后,是准备夺回属于他们应有的东西,顺带将二房挤走的。或许洛家二老爷还真是这么看的,但洛芸蕊却不会这么想。

    原因也很简单,洛家大房回来的时候,薛姨娘正受着宠,即便洛芸蕊多了一世的记忆,想要将薛姨娘扳倒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可洛家大房一回来,先是夺了后宅的管家权,让小妾通房以及庶子庶女们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再是激起了洛家二老爷的好胜心,毕竟这宠妾灭妻的名声也是不好听的。

    可以说,在当时,洛家大房即便没有直接出手帮助洛芸蕊,但暗地里洛芸蕊却是利用了他们不少次的。

    “大伯母可是有话要对蕊儿说?若是有,那可要在今个儿都说完了哟,虽然蕊儿也很舍不得大伯母,可这一去说不准三五年内都不会回来呢。”

    洛家大太太面上还是有些迟疑,但那迟疑却跟上一次完全不同。

    如果说,上一次是犹豫着该说还是不该说,那么这一次就是在思量着该怎么说。

    “蕊儿,大伯母也不跟你见外了。唉,都是为人母的,相信蕊儿你也能理解。我呀,就是想让洐哥儿去京城求学。”

    竟然是这件事儿?

    洛芸蕊很是诧异地看着洛家大太太,这事儿的确是她没有想过的。不是说洐哥儿的学问不好,而是他的身子骨不好。

    洛家大太太要比洛张氏年长了好几岁,洐哥儿却比睿哥儿更小。而且,当初洛张氏之所以难以怀孕,是生洛芸蕊时落下的毛病。可洛家大太太却是在生下大堂姐几年后,再次怀孕到六七个月时,被薛姨娘无意间给撞没了。

    那是一个已成型的男婴。

    这瓜熟蒂落都难免落下一些毛病,更别说是比生产更伤身子的小产了。虽说后来洛芸蕊也有帮着调理,可到底在洛家大太太的饮食里动手脚要比在洛张氏那儿难得多。至于洐哥儿,洛芸蕊却是真的没办法了,她根本就没有给洐哥儿调养过身子骨。

    在这种情况下,洐哥儿能够好好地长大已经算是养得极为小心了。现如今,洐哥儿虽然大了,可到底身子骨不是很康健,让他去京城求学的话,的确很让人担心。

    “大伯母,您是怎么打算的?洐哥儿的学问上官学是没问题的,我爹就在官学里当先生,让他平日里多照看一些也是方便得很。可是,洐哥儿的衣食住行怎生是好?”

    官学跟太学不同,太学是所有的学生必须住在校舍之中,一年到头除了几个大节日外,旁的时间均是不允许外出的。当然,若是家中有急事还是可以请假的。

    而官学相对来说就要松散多了。有住在校舍中的,有每日回家住的,也有年纪小一些的孩子是上半日课程的。可就是因为太松散了,若是送到官学里,却是需要有家人在旁照顾的。

    本来,洐哥儿若是去京城求学,住在洛家是最妥当不过的了。哪怕两房已经分家单过了,却还是亲戚,可洛芸蕊却不想给洛张氏找麻烦。

    洛张氏本就是个性子软绵的,能顾得了自家就算不错了。现如今蕾儿出嫁了,睿哥儿也只剩下亲事要操心了,这事儿还有她帮衬着,这两年正当是洛张氏可以歇口气的时间。等再过几年,睿哥儿成亲有了孩子,洛张氏怕是又闲不下来了。

    作为一个心疼母亲的女儿,洛芸蕊根本就不希望洐哥儿去京城求学,尤其洐哥儿是大房唯一的嫡子,但凡有个什么小问题,大房怕都是会心疼万分的,到时候反倒是弄得两家不睦。

    当然,这话是没法直接说出来的。

    “蕊儿,我也舍不得洐哥儿吃苦受罪的,可也不能耽搁了他的前途吧?”洛家大太太是真的为难,其实求学这件事情主要还是洛家大老爷的考量,洛家大太太到底是个后宅妇人,并不会想得那般长远。

    洛芸蕊微微低垂着头,长长的眼睫毛遮住了她眼里的思量。

    洛家根本就没有送孩子去求学的惯例,别说是千里迢迢地送去京城,哪怕是外面的私塾或者官学也是从未有过的。洛家一向都是请私塾先生到家里教学,若是有适龄的女儿,也会去听一两年。不过,却不会为女儿单独去请一位先生罢了。

    像洛家这种底蕴不是很足的人家,往往重视子嗣的教养,但却不会很放得开手。不像秦家,对待孩子,尤其是哥儿们完全是放养的。

    秦少天三岁就启蒙了,养到五岁就被送到了外面的私塾,等到七八岁的时候就带着奶娘和下人去了京城求学,至于长大以后更是不用父母太过于操心。哪怕是秦曦,也是自小有女先生教养的,只不过因为年幼时候的经历,她的性子很是怯懦,而秦家大太太也对她保护得太过了。

    在杰哥儿出生之后,秦少天就跟洛芸蕊商量过孩子以后的教养问题。秦少天的意思是,哥儿三岁以后的教养由他来负责,若是生了姐儿,则由洛芸蕊亲自教养。

    对此,洛芸蕊没有任何意见。

    宠孩子是必然的,可一味地宠溺却等于是害了孩子。只要孩子身子骨好,旁的事情放开手去做更为妥当,对他的将来也更有好处。

    只是,那是秦家的教养方式,而不是洛家的。东施效颦,留下的只能是一个笑话,洛家大房根本就不舍得洐哥儿远赴千里之外的京城,加上洐哥儿又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别说是独立生活了,怕是就算有叔婶的照顾,也会很不适应吧?别等下求学不成,反倒因为思念父母而闹得身子骨差了,到时候可真成了大麻烦。“这件事儿大伯母有问过洐哥儿的意思吗?洐哥儿也大了,要不然听听他的想法?”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