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3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57 意欲何为

457 意欲何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就连同情心也仅剩无几了。若说方才听了洛张氏的话,对祥哥儿的妻子多少还有点儿同情的话,那么如今却只剩下了愤怒。

    没错,就是愤怒。

    什么叫做,体谅体谅他们?

    什么又叫做,别赶他们走?

    这到底是在哀求,还是可以在抹黑?除非家中没有嫡子,要不然庶子成亲后分家另过,那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怎么到了祥哥儿妻子的口中,却成了洛张氏的不慈?

    或许是洛芸蕊的口气有些太冲了,原本就落下泪的祥哥儿妻子更是哭得一脸花容失色。

    讲句良心话,她哭起来的样子倒是比刚才好看多了,有种很柔弱的感觉,也更加真实一些。可问题在于,在场的人中竟是没有一个懂得怜香惜玉的,也因此她这副样子只能落得一个适得其反。

    “求求您了,大姐,帮我们说句话吧。这祥哥儿不会别的行当,以往也仅仅是在家中的铺子里当当管事,若是让我们离开了家,这可怎么过下去呢?”

    洛芸蕊冷着脸一言不发,显然却是被气得不轻。她怀里的昊哥儿原先一直乐呵呵地看着几人聊天,虽说听不太明白,但却能感受到来自于母亲的情绪。这会儿,洛芸蕊有些动气了,连带昊哥儿也绷紧了神经,忍了一会儿竟是“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不等洛芸蕊反应过来,蕾儿一把从她怀里抢过了昊哥儿,将他放在膝盖上,面对面地逗弄着:“昊哥儿怎么了?乖乖的,小姨可喜欢你了,对了,你还记不记得小姨?我们之前在温泉庄子那里,小姨总是带着你玩儿呢。”

    昊哥儿本身就是因为不安才哭鼻子的,并不是受伤生病之类的,也因此被蕾儿一打岔,当即就被吸引去了注意力。先前蕾儿就很喜欢昊哥儿,也常带着他一道儿玩,虽说有一段日子没见面了,但昊哥儿却是记得她的。

    “姨!”

    “对,就是姨,昊哥儿真乖,干脆给姨当儿子好了。”

    “肚子呢?姨姨的肚子呢?”昊哥儿的记忆不坏,对蕾儿之前怀孕大着肚子也是有印象的,这会儿伸出小手轻轻地戳了戳蕾儿的肚子,一脸的狐疑。

    蕾儿原先只是想哄着昊哥儿不哭,这会儿倒是被昊哥儿的话给逗乐了,当即就抱着昊哥儿起身:“昊哥儿太聪明了,还记得姨姨的肚子呢。来,姨姨跟你说哦……”

    边说边走,蕾儿不忘给洛芸蕊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自己去哄昊哥儿了,至于旁的事情她就不插手了。

    其实,蕾儿是个很聪明的人,只是她从小就被溺爱着长大,虽说是个女儿,但在洛家受宠的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睿哥儿。加上本身性子就有些直,难免有些话说得不好听。好在她倒是有自知之明,但凡遇到了她处理不了的事情,她就会主动避开来。

    就像这一次。

    见蕾儿抱着昊哥儿去了另外的房间,洛芸蕊就再也不需要掩饰什么了。

    “你先出去吧。”先将丫鬟给打发了,洛芸蕊沉着脸看向跪在地上的祥哥儿妻子,冷冷地笑道:“你想做什么?又或者你可以直接将你的目的说出来。”

    祥哥儿的妻子面色有些惨白,配着洛芸蕊那冰冷的神情和咄咄逼人的语气,倒是像是洛芸蕊在欺负她了。只可惜,在场唯一的旁观者是洛张氏,她却是不会这么想的。

    颤颤巍巍地看了看洛张氏:“母亲,我真的没有旁的想法,我只是希望能在您的跟前尽尽孝道。”

    洛张氏并没有开口,洛芸蕊却是用更为冰冷的语气呵斥着:“尽尽孝道?你算是什么身份,如何能对我的母亲尽孝道?我是洛家的嫡长女,还有一个嫡出的妹妹一个嫡出的弟弟,要对长辈尽孝道自然有我们,什么时候轮到你了?”

    若是跟自己无关的话,洛芸蕊或许还会感概两句,可一旦跟自己扯上了关系,却没有了看戏的那份悠闲心情了。好在,嫡庶之分摆在那里,况且因为秦少天的缘故,洛芸蕊的地位是要远高于祥哥儿的妻子,也因此有些话可以毫不避讳地说。

    “大姐,我真的只是想在母亲身边尽尽孝道,不管怎么说,祥哥儿也要叫一声母亲的,我作为他的妻子,这些事情是我分内的!”

    听了这话,洛芸蕊几乎快被气笑了:“听说你也是官宦人家的庶女?啧啧,这样的脾性……罢了,我也懒得跟你说了。娘,原本是定在过了元宵就请他们离开的吧?”

    洛张氏一愣,随即点点头:“正是呢,说好的最后一起过个元宵节。”

    话虽是这么说的,但无论是洛芸蕊还是洛张氏都明白,元宵节肯定是各过各的,所谓最后一起过个节只不过是个噱头罢了,说出去也更好听一些。

    可问题在于,洛芸蕊和洛张氏是明白的,祥哥儿的妻子却是一脸不理解的神情。

    又或者,谁知道她究竟是不是故意装作不懂呢?

    “求求你们了,我们什么都愿意做,求求母亲不要将我们夫妻俩赶出去吧。”这话说的情真意切,若是在不明白内情的人听来,说不定就着了道了,会认为祥哥儿夫妻俩是多么得可怜,而洛芸蕊母子俩则是多么得冷酷无情。

    但事实呢?

    “蕊儿,这……”洛张氏有些露怯了,她本就不是一个会跟人争辩的性子,若是没有洛芸蕊在身边,或许她还是闭门谢客,而如今她却是一脸为难地看着洛芸蕊。

    祥哥儿的妻子就不是一个笨的,她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当下心底里就有了计较。

    “大姐,早就听闻您是个最和善的人,是顶顶在意孝道的。您和妹妹都嫁了出去,这不正好让我们来替你们尽孝道吧!”

    一个眼刀子甩过去,洛芸蕊真要是怒起来,连秦少天都不敢惹她,更别说是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了。哪怕有些心计,大多也只是争风吃醋之类的。

    原本,洛芸蕊是真心没想跟她一般见识,到底过个十来天就是外人了,没的在大过年的平添气恼。可洛芸蕊只是不想惹麻烦,却不是怕麻烦之人。若是这麻烦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了她,那么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你想尽孝道?可你有问过长辈需要你这份孝心吗?难道你不知道庶出的存在仅仅是给嫡母平添烦恼吗?还是说你觉得你孝道很珍贵?珍贵到可以让洛家养了你们这些闲人?”

    因为庶妹的关系,洛芸蕊对于庶出一贯都是很仇视的。原先她对于祥哥儿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到底本身就是没什么联系的。可再怎么样也架不住对方这般挑衅,关键是若她直接上来叫嚣也就罢了,偏生做出这么一副矫情的模样,好像全天下的人都欠了她似的。

    “不是的,我们真的会对母亲尽孝道的。况且,若是我们被赶出去了,真的只有死路一条呢!祥哥儿并不会其他的营生,我的嫁妆也是极少的,偏偏我也没有谋生的手段,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母亲,大姐,你们若是将我们赶出去了,真当是逼死我们了!”

    声泪俱下的哭诉,若是跟自己无关该有多少?这茶余饭后不是又多了几分谈资?

    洛芸蕊已经无话可说了,这你说的话她不理解,她说的话你又觉得无理取闹,这还怎么谈下去?洛芸蕊真心觉得,她应该将娃娃一块儿带来的,也不是将娃娃留在秦家,给秦曦把脉调养。

    这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也就只有娃娃那种二话不说直接掳袖子的土匪,才能对付她了。

    “算了算了,蕊儿我们去用午膳吧。”

    洛芸蕊的无奈自然被洛张氏看在了眼里,她不忍心让洛芸蕊为难,况且祥哥儿的妻子弄错了一件事。让祥哥儿分家单过是洛家二老爷决定的,虽说事先跟洛张氏商量了一番,但事实上就算洛张氏反对也是无用的,洛家二老爷做下的决定,才不会在意别人有什么看法。

    这点儿,洛芸蕊也是明白的,想了想也就没多说,到底她一个已出嫁的嫡女在母亲房里说两句也就罢了,若是插手太多的话,旁的不说,怕是洛家二老爷也得有看法了。

    当下,挽了洛张氏的手:“那行,我们先去前厅用饭吧。”

    “那敢情好,我们去将蕾儿唤上吧。”洛张氏方才那么说,除了不希望洛芸蕊烦心之外,其实也给了祥哥儿妻子一个台阶下。可台阶这种东西,若是对方明事理那自然是好的,倘若……“母亲说的是,大姐和小妹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自然是要先照顾的。”祥哥儿的妻子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我这就去将夫君唤来,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洛芸蕊瞠目结舌地看着她,这洛家的家宴一贯都是不叫上祥哥儿的,不仅仅是这几年,哪怕头些年的大年三十,也最多就是叫上庶妹罢了。可以说,祥哥儿之于洛家,素来就是隐形人。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