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50.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66 平安归来

466 平安归来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洛芸蕊和秦家老太太齐齐地呼喊,不想回应她们的却不是秦少天,而是一声清脆又因为激动显得有些尖锐的哭喊声。

    “娘!”

    一瞬间,洛芸蕊也好,秦家老太太也罢,都愣在了那里,竟是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一个小小的身子猛地撞上洛芸蕊,并死死地抱住嚎啕大哭时,洛芸蕊才有些从恍惚间回过神来。先是下意识地后退了小半步稳住了身子,洛芸蕊低头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的怀里。

    许久许久,久到怀里的小人儿都哭得开始打嗝时,洛芸蕊一把反搂住怀里的心肝宝贝儿,哭得声嘶力竭。

    事后,洛芸蕊回忆起来,却完全想不出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她只记得她的泰哥儿回来了,母子俩抱头痛哭,然后却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了自己的院子,又是怎样在丫鬟的伺候下,更衣洗漱抱着泰哥儿一同入睡。

    直到第二天一早,洛芸蕊猛然从梦中惊醒,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却是扭头看向自己的身边,看到原本应该是秦少天的位置上躺着的泰哥儿时,当即泪流满面。

    “太太,您醒了?”听到里面的动静进来的却不是娃娃,而是洛芸蕊另外一个小丫鬟:“娃娃姐去了三少爷那儿,命奴婢过来伺候您。”

    洛芸蕊点点头,却看也没看进来的这个小丫鬟,而是伸出手指轻轻地碰触了一下身边的泰哥儿,又猛地缩了回来,随即又再次伸手抚摸着泰哥儿的小脸。

    泰哥儿睡得很沉,小嘴一开一张的,打着小呼噜。似乎感受到了洛芸蕊的触摸,他转了一个身,却正好钻到了洛芸蕊的怀里,嘴里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但这些就已经足够了,足够让洛芸蕊泣不成声。

    不多会儿,秦少天便进来了,打发走小丫鬟,他坐到了床头:“蕊儿,你感觉好点儿了吗?昨晚你几乎是哭晕过去了,还死死地抱着泰哥儿,结果我只能将床让出来,去外间的榻上睡了。”

    看着一脸笑意的秦少天,洛芸蕊明白这是他在宽慰自己。事实上她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需要宽慰了,只要泰哥儿回来了,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她就心满意足了。

    “我没事。”哽咽地开口,洛芸蕊尽量让声音放轻一些,生怕打扰了泰哥儿。

    看着洛芸蕊小心翼翼的举动,秦少天轻笑一声:“没事儿的,泰哥儿睡觉跟个小猪崽似的,除非你大声吼他,要不然他根本就醒不了。”

    一句话再次让洛芸蕊落下泪来。

    她的泰哥儿,从小就没有受过任何委屈,哪怕已经开蒙了,这心思却也是极为单纯的,真不知道这两个月的时间里,泰哥儿过的是怎样的日子,又受了多大的委屈。

    “蕊儿……”秦少天无奈地扶额。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起身自己穿上了衣物,洛芸蕊这点儿自理能力还是有的,又快速地挽了个简单的发式,唤丫鬟进来洗漱了一下,就再次回到了床边。

    床上,泰哥儿还在呼呼大睡,一副完全没有被打扰的模样。

    “像个小猪崽吧?我记得往常他每日起床都要杰哥儿吼上大半天,这一点儿我看昊哥儿也比他强。”

    昊哥儿只是性子黏糊,并没有懒散的习惯。而泰哥儿的性子除了有些淘之外,在很多事情包括功课方面有些散漫的。好在,他的脑子却不笨,交给的功课也都能完成,但也仅限于完成罢了。以往为了此事秦少天没少训他,可如今想想,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没有缺点呢?

    “当爹的说自己的儿子是小猪崽,亏你说的出来。”没好气地瞪了秦少天一眼,可随即洛芸蕊自己也笑了出来:“对了,泰哥儿这是打哪儿来?你昨个儿不是进宫了吗?太祖上皇为什么会特地找你?”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题,秦少天选择了再度扶额。

    好半天,洛芸蕊才从他的话里找到了事情的真相,可除了惊诧之外完全没有了旁的反应。

    泰哥儿在皇宫。

    严格来说,泰哥儿应当是在皇家别院的,那是由原本的太子府改建的,现在归属于如今的圣上。圣上年幼,基本上每隔一段时日都会去皇家别院待上两天,用太祖上皇的话说,让他回去悼念一下他的父亲也是好事。

    也不知道泰哥儿是怎么走的,竟然被他遇到了去皇家别院的圣上,两个孩子年岁其实差不多的,竟是意外地玩得极好。泰哥儿是说的明白事情的,不但记得自己的全名也记得秦少天的名讳,自家的地址虽然找不到,但街名却是记得的。即便他不知晓,圣上身边的人也会将泰哥儿的一切查明白的。

    可在查明情况后,因为圣上不舍得好不容易碰到的朋友就此离开,竟是命人隐瞒了消息。据说泰哥儿这段日子根本就一直待在皇家别院之中,要不是昨天太祖上皇也去了别院悼念已故的太子,还不会发现这件事情。

    “这事儿太祖上皇已经同我说明白了,说是圣上年幼,又素来被宠溺着长大,有些不讲道理,偏生他身边的侍卫也护主,没有将事情说出来。随后又让圣上身边的一等侍卫跟我道歉,我都不敢受着,只能说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失职弄丢了孩子。后来,太祖上皇又跟我说了,让泰哥儿当圣上的伴读,我又不能反对,就应了下来。”

    “伴读?”

    前面的那些事情洛芸蕊已经听得云里雾里了,后面那句圣上的伴读更是让洛芸蕊惊得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其实也没什么,圣上虽然年幼,要学的东西却是极多的。我听着太祖上皇的意思,就是让泰哥儿每隔三天去一次皇宫,与其说是伴读,我觉得倒像是玩伴。到底,圣上这个年纪,也不能一直绷着不让他松快吧?正巧泰哥儿本身就有些淘,会的小玩意儿也多,估计就是这样得了圣上的好感。”

    洛芸蕊愣愣地看着秦少天,完了又看向还在打着小呼噜的泰哥儿,过了许久才缓缓地开口:“这就是所谓的遇贵人?还有那个平步青云?”

    秦少天一震,洛芸蕊的文采并不好,昨个儿求的签文她背不全,但秦少天却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五月天里遇贵人,紫气东来福星照。平步青云指日到,一生平顺无波澜。”抿了抿嘴,秦少天的语气里也有些微微地颤抖:“如此说来,签文全部正确,泰哥儿……”

    怕是日后的成就会不可限量。

    不管是什么人,对于童年时期的朋友都是最真心的,相伴一起长大的,哪怕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也会给予全心全意的信任。这就是为什么秦少天在京城里有那么多人脉的原因,他从小外出求学,本身脾气温和又因为在家是长兄的缘故,对于那些初次出门在外的同窗很是照顾。而他从小就学问出众,跟他同窗的,日后都走上了仕途。

    “娘,哇呜呜呜。”

    两人正说话间,外面却传来了昊哥儿的啼哭声,不多会儿,娃娃就抱着大哭不止的昊哥儿进了卧房。

    “这是怎么了?”忙起身接过了昊哥儿,洛芸蕊问道。

    娃娃一张圆脸皱成了包子褶子:“不知道怎的了,大概是早上醒来没有看到太太您。”

    洛芸蕊问那话主要是想知道昊哥儿有没有生病,娃娃这么一回答,她就明白昊哥儿没事儿。至于哭闹的原因估计就是因为娃娃说的那样。

    这两个月以来,洛芸蕊几乎都是夜不能寐的,通常要极晚才能入睡,可没多久就会清醒。清醒过来后,就会去昊哥儿的房里,几乎每天昊哥儿睁开眼就能看到洛芸蕊,估计也就是因为如此,昊哥儿今个儿才会大声啼哭。

    “小哥哥!”可没等洛芸蕊开始哄他,昊哥儿猛地停止了哭泣,伸出手指指着床上的泰哥儿,声音极响地吼了一声,几乎差点儿吓得洛芸蕊失手摔了他。

    没奈何,洛芸蕊就将昊哥儿也放到了床上,昊哥儿已经两岁多了,因为平日里养得很上心,年纪虽小身上的肉却不少。他整个人都趴在了泰哥儿身上,几乎立刻就将泰哥儿给弄醒了。

    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醒来,泰哥儿看到昊哥儿时,顿时双眼放光,伸出手就掐住了昊哥儿的两边脸颊,还很坏心眼地往两边拉。

    顿时,昊哥儿再次嚎啕大哭,而刚起身就听说泰哥儿回来的杰哥儿,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冲进了房里,看到泰哥儿果然在,立马又笑又叫的。一时间整个房里就陷入了鸡飞狗跳的境况,洛芸蕊倒是还好,在杰哥儿和泰哥儿尚且年幼的时候,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过一次,可怜的是秦少天,一时间只觉得头昏脑涨的,第一次觉得孩子太多会让他疯掉。

    这一天的早膳,是秦家人全家在一起用的,因为秦家老太太也赶了过来,结果一进院子就听到孩子又叫又哭的,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吵闹又如何?比起这两个月以来的沉闷和寂静,显然这般吵闹才能让人宽心。“爹,我那时候都看到你了,可是有人将我抱走了,我叫你你也没有听到。”不曾想,吃完了早膳后,泰哥儿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让在场的大人都心中一颤。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