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5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69 南宣王世子的赠礼

469 南宣王世子的赠礼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秦少天休沐,如今已经是官身的睿哥儿自然也是。洛家二老爷尽管已经不是官身了,却是极为附庸风雅的,又因为他如今是官学的先生,平日里但凡有空闲就是待在书房里看书写文章的,要么就是去一些书画店里淘些名家字画。

    秦少天陪着洛芸蕊回娘家本就不可能空手,加上前段时间为了找泰哥儿,洛家也出了很大的力,想着洛家二老爷的喜好,秦少天找了一副名家的字帖送给了洛家二老爷。

    这可把洛家二老爷给乐坏了,干脆让下人们都退出了书房,只留他们父子翁婿三人在书房里谈论学问。秦少天虽不是很在意这些事情,但见洛家二老爷兴致高,就跟睿哥儿一道儿往洛家二老爷喜欢的事情上说,倒是弄的洛家二老爷欢喜得很。

    在洛家,最有威望的只能是洛家二老爷,其次却是已经出嫁了的洛芸蕊和蕾儿,她们俩姐妹的性子都是有些强势的,哪怕已经嫁了出去,在洛家仍然很受下人们的尊敬。而睿哥儿虽说是洛家的嫡出少爷,但他性子温和,平素不怎么与人发生口角,哪怕下人偶尔做错了什么事儿,也是一笑了之,因而下人们虽然也敬着他,却从来不惧怕他。

    至于洛张氏……

    罢了,反正洛张氏几乎不会发号施令,只要不做得太过分,洛张氏却是完全不在意的。

    也因此,当祥哥儿又来闹事,下人们想着先前洛家二老爷的话,愣是不敢敲书房的门打扰他。眼见祥哥儿闹得越发厉害了,不得已只得来后院求援。不过,丫鬟虽说是冲着洛张氏说的这话,眼睛却一直往洛芸蕊和蕾儿身上飘,显然连丫鬟都不认为洛张氏能够弹压得住这件事情。

    “这么说,这事儿还没有跟我爹说?”先前只听了祥哥儿来闹事,洛芸蕊就觉得祥哥儿今个儿要不好了。等听完了丫鬟所有的话后,却是已经笑开了。

    天知道洛家二老爷的脾气有多坏,如今不但要在秦少天面前丢脸,还破坏了他得到一件好东西的心情……

    只能说,洛家二老爷如今的心情有多好,待会儿祥哥儿就会有多惨。

    她可真同情呢。

    丫鬟颤颤巍巍地点头称是。

    “姐姐,我去跟爹说。”蕾儿放下了怀里的昊哥儿,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

    洛张氏直接就扶额了:“这丫头!都嫁了人当了娘,竟然还是风风火火的性子!”

    “娘,你就别期望了,我看呢,就算蕾儿日后当了祖母,她也还是这般性子!”这话,洛芸蕊是笑着说的,语气里一片调侃的意味:“罢了,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免得她将话说得太夸张了,气得我爹直接打死了祥哥儿。”

    别以为这是洛芸蕊多虑了,蕾儿就是那种无事也要起三分浪的人。也不知道祥哥儿是怎么得罪她了,她似乎一直都不是很喜欢祥哥儿。不过,想想也是,洛芸蕊是因为跟祥哥儿年岁差得太大,本就没有相处几日,这才没有任何感觉的。而蕾儿跟祥哥儿只差了一岁,哪怕祥哥儿从来不怎么出门,要相见却也是很容易的。

    “那就一道儿去吧。对了,孩子还是留在屋里吧,二门外乱得很,别冲撞了孩子。”

    洛芸蕊转身看向娃娃,吩咐她照顾好三个小哥儿,至于蕾儿的儿子却是有奶娘和丫鬟在的,况且一个小奶娃却是不会闹事的。

    母女俩一齐走向洛家二老爷的书房。这书房是设在二门外的,离洛张氏的院子还是有段距离的,一路走来,洛芸蕊却一直没有看到蕾儿,想来她真的是一路冲过去的。

    这不,快走到书房时,就远远地看到洛家二老爷怒气冲冲地杀了过来,却并非冲着洛芸蕊她们,而是直接往大门去的。

    而在洛家二老爷的身后,除了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蕾儿之外,秦少天和睿哥儿则是面带无奈地跟着出来了。

    “娘、姐姐,你们快来啊!”见到洛芸蕊和洛张氏,蕾儿更兴奋了,直接冲过来一手挽着洛芸蕊,一手挽着洛张氏,一副打算直接冲到大门外的模样。

    “别别,你姐姐我已经老了,让我慢慢走。你要是急的话自己先去吧。”洛芸蕊没好气地瞪眼,然后挣脱了蕾儿的手。

    “姐姐你真没劲儿,算了。睿哥儿,我们走!”蕾儿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当即就放下了洛芸蕊,转身拽起睿哥儿就往前狂奔。睿哥儿虽是一脸的无可奈何,却因为自幼就被欺负惯了,愣是不知道如何反抗。

    洛张氏在他们身后气得直跺脚,而洛芸蕊却是笑嘻嘻地走过去挨着秦少天:“你们方才说了什么?我爹一定很开心吧?”

    “为什么这么问?我一点儿也看不出来他脸上有任何开心的表情。”何止是没有开心的表情,秦少天觉得,洛家二老爷方才根本就是一脸的杀气。

    “很简单呢,我爹那人本来就是在兴头上告诉他坏事容易生气的人。他如今有多生气,方才就有多开心。”

    秦少天被这话弄得大笑连连,他倒是没有觉得祥哥儿上门闹事是多丢脸的一件事情。这庶子本身就只是比奴才的地位高那么一点儿,可谁家又没几个刁奴呢?只要快速地将事情处理好了,这些完全不算什么。

    没了蕾儿的催促,几人慢吞吞地往大门走去,而这时,祥哥儿夫妻俩已经被带进了洛家,自然大门也是紧闭的。不管怎么样,这都是洛家的家务事,总不好给别人看了笑话去。

    他们到的时候,洛家二老爷正劈头盖脸地怒骂着,而蕾儿却不见了踪影。

    洛芸蕊走到檐下的睿哥儿身边:“蕾儿上哪儿去了?”

    睿哥儿扭头几乎是哭丧着脸说道:“二姐说她去找鞭子了。”

    鞭子……

    洛芸蕊忍不住嘴角微微抽搐,是她想象的那样吗?这是打算给洛家二老爷找一个趁手的工具?或者说,她可以认为蕾儿是怕洛家二老爷气得太厉害了伤到身子骨,这才去找趁手的工具给洛家二老爷出气?

    直觉告诉洛芸蕊,蕾儿不可能这般善良的,她这么做的唯一理由只能是,她觉得光怒骂没意思,想看打戏了。

    果不其然,很快蕾儿就回来了,手里还真拿着一条鞭子,却是平日里挂在睿哥儿房里那条装饰用的小皮鞭。尽管那鞭子是装饰用的,但其实除了鞭子柄上镶嵌了好几颗璀璨的宝石外,鞭子本身却跟其他鞭子完全相同的,顶多更为华贵一些。

    洛家二老爷很快就接过了蕾儿递上的皮鞭,而睿哥儿则是一脸欲哭无泪的神情。

    秦少天仔细地看了看洛家二老爷手里的皮鞭,又瞄了一眼睿哥儿的表情:“这就是南宣王世子送你的礼物?”

    “是……”睿哥儿快哭出来了,连声音都开始打颤了。

    看到洛芸蕊一脸的疑惑,秦少天主动解释道:“这老南宣王是太祖上皇的亲弟弟,而南宣王世子自然是他的孙儿,也是睿哥儿的同窗好友。”

    洛芸蕊对于睿哥儿的朋友知道得并不清楚,因而很是诧异:“少天,你不是说太学不收皇族子弟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儿?太学只论学问,根本就不在乎出身来历的。”秦少天被说的一脸的茫然,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是不是先前我跟你说的,太学并非皇族子弟玩闹的场所?我的意思是说,要进太学只能靠自己,依靠出身是完全没有用的。这南宣王世子是凭借自己的能力进入太学的,自然是没有关系的。”

    睿哥儿也点头附和着:“正是这个道理。南宣王世子的学问非常出众,他只比我大了一岁,去年跟我一道儿参加了科举,我是殿试第七名,他是殿试第五名。”

    这下子,洛芸蕊却是真的被惊到了。

    虽说科举是三年一次,殿试第五名也许听着不算什么,但在皇族之中,还如此用功的却真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了。这南宣王世子还真是不简单。

    “呵呵,蕊儿,你可知道那皮鞭是什么来历?这么说吧,那是莫蔺国进贡上来的,被圣上赏给了老南宣王,后来又到了南宣王世子的手上。虽说对于南宣王世子来说,各国的贡品是不少的,但睿哥儿却是第一次拿到吧?”秦少天最后那句话绝对是故意的,看着睿哥儿完全垮下了脸,更是乐得不行。

    然而,就在他们在说笑之时,一时只属于孩童的大哭声猛然响起。

    秦少天和洛芸蕊齐齐地变了脸色,因为那分明就是泰哥儿的哭声!尤其那哭声并非往常那般带着撒娇或者委屈的意味,而是充满了痛苦、恐惧、绝望,几乎称得上是撕心裂肺的大哭。

    因为这一声嚎哭,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就连洛家二老爷也举着鞭子愣在了当场。

    “泰哥儿!”

    很快,洛芸蕊就找到了哭声的方法,以比蕾儿方才还要快上两倍的速度直接冲了过去。不过,她还是比秦少天略慢一步。秦少天将泰哥儿一把搂住,立刻检查他身上可有伤处,而洛芸蕊则是一个劲儿地追问着出了什么事情。“她!她!”泰哥儿放声大哭,一面哭一面伸出手指指着一个方向,声音里满满地都是恐惧和绝望!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