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7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83 急怒攻心

483 急怒攻心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从跟着秦家一块儿上京后,洛家大太太就一直在后悔。原先,还在泸州城的时候,洐哥儿虽说身子骨是有些不好,每年都要生几场病,但至少平日里面却是好好的。可自从在路途中吃了苦后,加上到了京城又有些水土不服,洐哥儿几乎就没怎么好过。

    也就是洛芸蕊派人送了一些好药材过来,一月里头有个把日稍微精神头好一些,可即便如此,洐哥儿也是忙着做学问,竟是生生地把身子骨给弄坏了。

    如今洐哥儿的情形便是,春季里常咳嗽,有时候整夜整夜地睡不好觉,自然人也没了精神气。夏季对他来说却是真正的苦夏,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去,勉强喝些祛暑的粥品,却又是上吐下泻的。冬日里头却是整日躺在床上,时常发烧不说,就连起身都有些困难。

    唯一稍微好过一些的就是秋日里了,可洐哥儿的性子太过于要强了,一旦身子骨有些好了,就硬要看书写文章,有时候任性起来,更是熬着夜头苦读。

    为了这事儿,洛家大太太何止劝了几百次了,可却一直没什么效果。哪怕她写信给洛家大老爷,那边也顶多来封信安慰一下,却是没有实际的效果。

    当然,洛家大太太不会知道,洛家大老爷在泸州城的日子那是真心不好过。他连自己的事情都应付不过来了,哪里还能顾忌到千里之外的京城?再说了,洛家大太太在信中也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说明白,只是提了洐哥儿在京城水土不服,外加太过于好胜的事儿罢了。毕竟,她只是想要讨个主意,却并不是想将洛家大老爷吓出个好歹来。

    而最近,眼瞅着洐哥儿的心病是愈发的严重了,这天气还没冷呢,就已经病倒在床上。虽说大夫并不觉得有多严重,可一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哪里能这般养病了?

    因着心里着急,洛家大太太一连给洛家大老爷去了好几封信,却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这让她更是着急上火。

    有件事儿洛芸蕊没有猜对,睿哥儿倒是的确是知晓了泸州城官场出事的事儿,但他只告诉了洛家二老爷,却并未告诉旁人,这跟信任与否倒是无关,却是睿哥儿跟洛家二老爷的想法一致,认为官场上的事儿没必要让后宅女眷知道。也因此,洛家大太太竟是在洛芸蕊这儿得了消息。

    “什么?泸州城出事儿了?那我家老爷如何了?他会不会有事儿?对了对了,难怪这些日子都没有收到他的来信,怕是已经出事了吧?”

    洛芸蕊没有想到洛家大太太对此事毫不知情,顿时有些愣神。

    而洛家大太太却还在一个劲儿地追问着,顺带还埋怨了洛张氏为何将这般事情都瞒着她。

    结果,洛张氏比洛家大太太还要茫然,这别说是泸州城的事儿了,就连京城里的事儿她都是完全不清楚的。这段时间里,因着睿哥儿的亲事,以及蕾儿的孕事,她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投了进去,哪里有心思打听旁的事儿?再者说了,这泸州城官场上的事儿,就算是她想要打听也无能为力。

    不过,洛张氏是个好性儿,她并不会气恼洛家大太太,而是好声安慰着。

    洛家大太太本就是听了这消息有些着急上火了,并不是真的跟洛张氏置气。这静下心来一想,她也明白是错怪了洛张氏,又是忙不迭地道歉。

    “大伯母,无妨的,我们都明白您这是急了。只是……”洛芸蕊本想说为何睿哥儿没同她讲这事儿,转念一想,这话儿若是说出去,却是有些不好听了,当下就变了主意:“我听少天说,泸州城那事儿还没有定论,只是他消息比较灵通这才打听到了。”

    “那你大伯父到底怎么样了?”旁的事儿也就算了,洛家大太太最担心的就是这一遭了。

    洛家大房子嗣其实不算少的,可真要算起来,却远不是这么回事的。这嫡长女早已出嫁,婆家又败落了,不靠着他们也就算了,那是根本指望不上的。四个庶女养得倒是挺不错的,嫁得也还说得过去,却没有一个是能帮上忙的。庶子从她有了洐哥儿后就跟她离了心,早些年就分家单过了,如今却是完全不来往的。唯一的嫡子洐哥儿却是个身子骨极弱的,若是洛家大老爷出了什么事儿,那他们这一房……

    “大伯母您也别太担心了,我听少天说,这事儿也不算是很大,估摸着大伯父应该是被降职了。”

    见洛家大太太一脸惊吓过度的模样,洛芸蕊也不敢将问题说的太严重了。要是真的把人吓出个好歹来,可怎生是好?

    可之前的话已经说出了口,哪怕洛芸蕊再安慰,这效果也是有限的。尤其是,这最近的两个月里头,洛家大老爷是一封书信都未送来,这让洛家大太太怎能不忧心呢?

    事儿还没有就此了结,等洛芸蕊又安慰了几句,陪着洛家大太太和洛张氏一起用了午膳时,洐哥儿那头却是出了事儿。

    一开始,只见洐哥儿房里的贴身丫鬟惨白着脸通报洐哥儿病重了,洛家大太太虽然立刻搁了筷子起身去看,但面上却没有太多的惊慌。毕竟,洐哥儿之前一直病着,突然间烧起来高热,或者晕厥过去也是常事。

    洛芸蕊和洛张氏见洛家大太太面上神情还算镇定,也仅仅是命人净手随后跟了上去。

    可没曾想,这才到了洐哥儿的房门外头,还没走进去呢,房里就传出洛家大太太的一声痛呼,那声音里是满满的震惊和悲痛,惊得洛芸蕊和洛张氏当场变了脸色。

    “我的儿!你这是怎么的了?儿啊!”

    洐哥儿是大房的命根子,房里自然是不缺使唤的丫鬟的,洛芸蕊进去只看到一个个人堵在前面,根本就看不到洐哥儿的情况。

    可即便不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听着洛家大太太的痛呼声也知道绝对是出了事。当即怒声呵斥丫鬟们退下,然后让娃娃上前为洐哥儿查看,同时也立时派人去唤大夫。

    纵使洛芸蕊也算经历了很多事儿,但等丫鬟们退开,露出内里的情况后,洛芸蕊还是被狠狠地惊到了。

    因着这会儿还是初秋,虽说早晚是有些凉意了,但总的来说却是不冷的。洐哥儿躺在床上,身子上盖了一层薄被,或许是怕他冷着,在他的胸前还铺了一张白狐皮。

    这本没有什么,白狐皮在平常人家或许不常见,但在京城里,一般有钱的人家都或多或少会有一些的。可问题在于,原本那张雪白的白狐皮上,却是染上了一片触目惊心的血色。

    看着洐哥儿惨白的脸色,再看看洛家大太太几乎要晕厥的表情,洛芸蕊当然明白这绝不可能是什么汤汁染了上去。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方才洐哥儿吐血了。

    “这这……”洛张氏比洛芸蕊晚了一步走进来,但这会儿也看到了那片血色,洛张氏脸色一白,几乎站立不稳了。好在身边的丫鬟是得力的,立刻伸手扶住了她。

    洛芸蕊咬了一下舌尖,勉强让自己保持平静:“先将太太带到小厅里歇着,立刻让管家去官学里通知老爷回来。”

    明知洛家大太太这会儿是肯定不会去旁边休息的,洛芸蕊也没有勉强。但洛张氏留在这里除了添乱之外却是没有旁的用处了,还不如让她去歇着。至于洛家二老爷,到底这家里还得要他当家做主,况且泸州城那边到底怎么样了,谁也说不准。哪怕洛家大老爷只是降职,但若是洐哥儿出了什么事情,怕是比罢官还要他的命!

    虽说洛芸蕊已经出嫁多年了,但在洛家还算是有威信。洛张氏这会儿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根本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冲着身边的管事丫鬟点头,示意一切都听洛芸蕊的。

    只是,无论是请大夫,还是去找洛家二老爷,这都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因而洛芸蕊还是将希望寄托在娃娃身上,同时也巴望着洐哥儿本身争气一些,可千万别直接就……

    好在娃娃并没有让洛芸蕊失望,或者是洐哥儿的身子骨还不至于亏损至此,被强行灌了一碗药,又扎了几针,小半个时辰后,虽说还是没有苏醒,但总算面色有些好看了。而这会儿大夫也到了。大夫到后不久,洛家二老爷也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因着都是极近的亲眷,加上事态紧急,谁也没有在意所谓的避讳。而洛家二老爷虽说不能为洐哥儿做什么,但他一来,洛家大太太总算是找到主心骨了。“府上这位少爷……身子骨太羸弱了,本就没有好好调养,加之又突然受到了刺激,难免就急怒攻心。这样吧,我先开副方子调养着,不过切记不能再让他受半点刺激了。”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