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76.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85 曾经的香囊

485 曾经的香囊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退一万步说,哪怕洛家后宅的确不干净,那也跟洐哥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今个儿就是得知睿哥儿中毒,洛芸蕊都不会这般吃惊的,到底睿哥儿交际挺广了,说的难听点,也是碍了很多人的眼。

    可是洐哥儿……

    心神不宁的回到了秦家,让洛芸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娃娃竟然会跟她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这绝对不可能的,薛姨娘都是哪年哪月的老黄历了?别说她如今都成一把黄土了,就算是她还活着,又能怎样?我不信。”洛芸蕊听了娃娃的话,是面色大变,一脸的不敢置信。

    你道娃娃方才说了什么?

    她告诉洛芸蕊,洐哥儿身上中毒,竟然跟当初的薛姨娘手中毒药完全一致。也难怪娃娃方才不在洛家将话说明白了,当初薛姨娘之所以被洛家二老爷厌弃,洛芸蕊开始从中做了好些手脚的。而且,她们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娃娃会得知薛姨娘手中毒药的成分。

    “太太,我的好太太,您怎么就不信了我呢?当初,薛姨娘想用毒药害死睿哥儿,却不曾想竟然被那个坏女人抢先拿到了手里,竟是害死了她的小女儿。当时我虽然还没有离开旎虚空间,但却是从后面的那个小池子里看了个一清二楚。还有件事儿您或许不知道,当然我偷偷地将坏女人身上的香囊给唤进了空间里。”

    娃娃口中的坏女人自然是指庶妹了,这个称呼已经很久了,可对于娃娃做过的这些事儿,洛芸蕊却是一概不知。

    “这是怎的?你说的香囊是什么?”洛芸蕊之所以方才硬说不信,主要还是被惊到了。可以说,薛姨娘是她前世的梦魇,也是她今生年幼时候的恶魔,哪怕她如今早已成了一把黄土,猛然间被提起,还是将洛芸蕊给惊到了。这不,定了定神,洛芸蕊总算是有些稳定了情绪。

    “太太您怎么给忘了呢?那会儿您不是让我将一些活血化瘀的干花放到了香囊里头?先前那坏女人就已经讨了一个去,倒是起了作用,让那薛姨娘流了孩子,总算是没白瞎了那香囊。不过,可惜的是薛姨娘发现后气得用剪子绞了那香囊,我还记得那坏女人哭的差点儿背过气去。后来她不是又管太太您这里讨了一个?便是那个了。”

    若是一般的人,对于年幼时候的事儿未必还会记得。可洛芸蕊到底是经历过重生的,纵使那些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被娃娃这么一提醒还是记起来了。

    微微点头,洛芸蕊又问道:“可你拿了她的香囊又是要做什么?而且,我后头仿佛也没听说她有丢了东西。”

    庶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成年之后暂且不说,小时候的她却是极为骄纵任性的,若是心爱之物丢了,不但会大吵大闹,弄个不好还会将气都出在她房里的贴身丫鬟身上。洛家有多大?若是庶妹闹将开来的话,她是不可能没有听说过的,但洛芸蕊仔细想了想,却仿佛真的没有这回事儿。

    “因为我顺走她东西的时候,正是她最心慌意乱之时,她哪儿有心情管这些小东西?”

    娃娃仔细打量了洛芸蕊一番,在确定她并没有生气的迹象后,很是松了一口气,便将当初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那个精致的香囊是庶妹的爱物,这个是错不了,庶妹曾经将香囊一直贴身带着从未离身,甚至于还将最重要的物件藏在了香囊之中。那便是她从薛姨娘的房里床板下面拿来的毒药!

    当薛姨娘的幼女毒发身亡后,这件事情也在众人面前暴露了,庶妹当初是极度慌乱的,以至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藏毒的香囊不见了。当然,事后她倒是发现了,但那个时候,薛姨娘已经被拿下,她的脸上也有伤痕,哪怕发现了香囊丢失,她也不敢再像往常那般大哭大闹,因而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多少人知道了。

    “你仔细检查过那毒药?”

    其实,有一个问题洛芸蕊当初一直没有想明白,那就是薛姨娘一个签了卖身契的小妾又是如何得到那些毒药的?只是那会儿薛姨娘垮台,她思量了许久之后见没了后续,也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如今仔细想想,却是越想越不对劲儿。

    怕是,这件事情背后还有人吧?

    “我可以确定那毒药的成分跟这一次在洐哥儿身上发现的一样!”娃娃一反常态的严肃:“虽不知道到底是下毒的,但这事儿终究还是发生在洛家的。”

    洛芸蕊面上的神情很是难看,娃娃说的一点儿也不错,哪怕行凶的人不是同一样,使用了同样的毒药却是事实。只是,别说薛姨娘了,就连庶妹也已经过世了,她如今即便是有了一些线索,却也跟没有一般无二。

    “太太,您看……”

    摆了摆手,洛芸蕊示意娃娃让她安静一会儿。也幸亏刚才娃娃是将她拉到旎虚空间里说事儿的,不但不用担心被旁人听到了她们俩之间的对话,更是不用担心时间过得太久被人发现。洛芸蕊完全可以静下心来慢慢地思索,即便没有十全十美的法子,但好歹也要理出个头绪来。

    这边洛芸蕊陷入了沉思之中,那边的洛家却是更不太平。

    虽说遭难的是客居的洐哥儿,但如今洐哥儿母子俩可是借助在洛家的。洛家二老爷原先以为洐哥儿是因为本身体质不好,又突然受到了刺激,才病重至此的。哪怕如此,洛家二老爷也已经气得不行了。一听娃娃说,这根本就不是病重而是中毒之后,更是几乎就要气疯了。

    待娃娃走后,洛家二老爷左思右想,却仍然不放心,到底在他的心目中,娃娃只是一个擅长调养身子会做药膳的大丫鬟,哪里就精通医术了?这不,让睿哥儿托了人请了个京城很知名的大夫,而这个大夫的话却让洛家二老爷整颗心沉到了谷底。

    “洛大人,令弟原本便体质羸弱,若是好生将养着,或许年岁还长,可偏偏又中了这番奇毒……老夫学医多年,也看过了不少病症,这种毒以往也遇到过。不过,怕是无能为力了。”

    大夫口中的洛大人指的是睿哥儿,如今洛家有官职的也就只剩他一人了。睿哥儿先前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来娃娃就给他把了脉,只说无事后,就跟洛芸蕊一起离开了。而他还没弄明白事情的原委,就被洛家二老爷打发出去找大夫,因而只隐隐约约猜到是洐哥儿病重了,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竟是中毒,一时间震惊不已。

    “洐哥儿中毒了?他不是……”睿哥儿到底是有了一些城府,这话一脱口而出他就立刻反应过来了,急急地改了口:“可有何办法?”

    “并无。”大夫摇头表示无奈:“若是身子骨硬朗一些的话,或许开个清肠的方子狠狠地发一番,那还有几分希望。但令弟这种情况,用清肠的方子说不定只会让他去得更快,如今也只能先吊着了。”

    也幸亏这房里除了仍然沉睡的洐哥儿之外,只有洛家二老爷和睿哥儿。大夫的话若是被洛家大太太听到了,怕是直接能让她崩溃了。如今泸州城的情况不明,洛家大老爷到底怎么样了谁也说不准,要是洐哥儿再出了事……那根本就是把洛家大太太往死里逼呢!

    在洛家二老爷的再三要求下,大夫最终还是开了个温补的方子。可也就像他说的那般,洐哥儿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开方子也是没有什么用的,顶多就是让病人身上舒服一些,外加多拖几日罢了。

    送走了大夫,洛家二老爷一时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娃娃是一个说辞,先前的大夫是另外一个说辞,这会儿请来的名医却是又换了一种,他根本就不知道该信哪个才好,却本能地不希望洐哥儿出事。

    “睿哥儿,明个儿是你的休沐日,你去秦家将你姐姐接过来小住几日吧。”

    又思量了一番,洛家二老爷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这娃娃和后来的名医都说是中毒,前者说有救,后者却没的救,虽说他其实两个都不怎么相信,但如今却又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总不可能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侄儿就这么去了吧?先不说洐哥儿是在自己家里出的事儿,单说他是自己兄长唯一的嫡子,他也不能让兄长绝了子嗣。能救便救吧,想想洛芸蕊仿佛是个有福气的,她身边的丫鬟或许还真是有些能耐?带着不确定的心情,洛家二老爷吩咐下人将让洐哥儿服用娃娃留下的药材,他要的是洐哥儿活着,将来为他的兄长送终,而不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长白发人送黑发人!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