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8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494 任性

494 任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听到蕾儿这么一大串的说辞,洛芸蕊很是有些愣神,还是怀里的胖哥儿有些坐不住了,伸手拍打着洛芸蕊的胳膊,还嘤嘤嘤地哭了起来。

    洛芸蕊赶忙低头哄着他,蕾儿却是叫丫鬟将奶娘唤了过来:“姐姐,他该是饿了,你将他给奶娘便好了。”

    将胖哥儿交给奶娘,洛芸蕊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家里……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洐哥儿病了。不过,洐哥儿的病似乎有些严重。”

    “姐姐,你别骗我了。这洐哥儿虽然是我们的堂弟,但别说早就出嫁的你了,即便是我,也跟洐哥儿不熟悉。若只是他病了,你会这般担心?姐姐,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儿?”

    洛芸蕊是真的没有想到蕾儿的心思缜密到这个地位,以往她一直都认为蕾儿是一个没心没肺只会撒娇求宠爱的小孩子。这一次,蕾儿倒是让她刮目先看了,只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怎样才能让蕾儿放下心来。

    思量了片刻,洛芸蕊只得选择稍稍透露一些事情:“既然蕾儿你想知道实情,那我就告诉你吧。洐哥儿并不是病倒了,而是中了毒。”

    “中毒!”蕾儿一声惊呼,整个人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惊得洛芸蕊赶紧安抚她。

    “没事儿了,洐哥儿中毒并不深。虽说曾经晕迷了一段时间,不过我昨个儿去看望他的时候,他已经能够下床走动了。估计,再调养个几天,就能大好了。”

    听了这话,蕾儿略微感到些安慰,但面上的神情却仍然不好看:“可洐哥儿怎么会中毒呢?是不小心服食了相克的食材?还是说有人故意下毒?”

    “是……有人下毒。”洛芸蕊其实很想说,仅仅是一次意外的食物相克罢了。但她很快就明白了,这话若是对秦曦说倒是无妨,但要蒙骗蕾儿却是不可能的。旁的不说,若是简单的食物相克的话,洛家完全可以直接找大夫来医治,除非是有难言之隐,要不然是不可能求到洛芸蕊这边的。

    蕾儿一把拽住了洛芸蕊的手,极为严肃地开口:“姐姐,你跟我说实话,爹娘还有睿哥儿真的没事儿吗?你一定跟我说实话!”

    “没事,真的没事儿。”洛芸蕊在心里默默地叹息,虽说她一直觉得蕾儿跟她从模样到性子都不像是亲姐妹,但其实从本质上来说,蕾儿跟她却是同一类人。她们俩看着似乎对周围的人是极好极宽厚的,但事实上心却很小,只能住下极少极少的人。除了那些在心尖尖上的人之外,旁人的生或死却从来不被她们放在心上。

    就像如今,蕾儿明明听到洛芸蕊说洐哥儿中毒,可真正担心的却只有父母和亲弟弟。

    “真的?”细细地看着洛芸蕊面上的神情,直到蕾儿觉得不似作假之后,才点点头算是相信了。

    洛芸蕊暗中叹气,蕾儿原来是这般精明,这倒是让她接下来的话不知道该怎么问才好了。思量了一阵子,洛芸蕊干脆就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大不了豁出去将所有的事情告诉蕾儿好了,反正那丫头是个心大的主儿,想来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话是这么说的,但洛芸蕊在开口之前还在考虑再三:“蕾儿,有件旧事我想问问你。”

    “姐姐请说。”

    “前几天,洐哥儿的奶娘因为照顾洐哥儿不力被大伯母狠狠地责罚了一番。”洛芸蕊在心中默默地向洛家大太太道歉,若非比不得己,她还是不希望蕾儿在怀孕期间还要担心,所以也只能拿洛家大太太做筏子了:“因着这事儿,我就随口问了一下睿哥儿,我仿佛记得他小时候奶娘也不是特别尽心,不曾想他竟告诉我,他的奶娘早在多年前就被你给撵出去了。蕾儿,可有此事?”

    蕾儿面上有些狐疑:“这是多久之前的事儿了?姐姐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事儿?”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说说闲话罢了。倒是我记得,洐哥儿的奶娘和睿哥儿的奶娘仿佛是相熟的?”

    “有吗?我不记得睿哥儿的奶娘跟大房那边熟,不过不尽心倒是真的。反正我一直不太喜欢那个女人,总觉得她看我和睿哥儿的眼光有些问题。小时候倒是还好,后来我越发越发现她很是古怪,最后我忍不下去了,就找了个由头将她撵了出去。”

    虽说不明白洛芸蕊的用意,但蕾儿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其实,若是真算起来,她跟睿哥儿奶娘之间的问题应该是发生在极小的时候。蕾儿这人性子是大大咧咧的没错,但记忆却是极好的。说的难听点就是小肚鸡肠,若是有人得罪了她,她肯定会一直记着的,不过若是让她报复回来后,却也会抛到了脑后。这么说吧,蕾儿做不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事情,她这人一般都是有仇当场报了,除非一时半会儿地没法出手,这才会一直牢记着。

    据蕾儿所说,睿哥儿的奶娘第一次得罪应该是在她四五岁的时候,具体的事情她已经记不清了,大概就是她淘气结果被责骂了。当然,若只是这样,蕾儿还不会记仇,主要是对方责怪他的语气和态度让她很是不乐意。

    “……反正我就是讨厌她!姐姐,你看我平素跟其他人的关系都不错,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丫鬟婆子们,我对所有人都不坏,可我这辈子就讨厌过两个人,一个就是睿哥儿的奶娘,还有一个就是我的庶姐!”

    洛芸蕊眉心一跳,她先前已经想到了蕾儿很讨厌睿哥儿的奶娘,却是不知蕾儿竟然还对庶妹怀有恶意。

    “这又是怎的了?难不成她也招惹你了?”

    庶妹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当时洛芸蕊出嫁后没多久,庶妹就跟着出嫁了,而那会儿蕾儿才几岁呢,这两人之间是应该是没有任何交集的,怎的蕾儿竟会讨厌上她?

    “不是她招惹我了,就是我不喜欢她。每次看到她在姐姐身边,我就浑身不舒服。姐姐难道你不知道我偷偷地跟娘说,让庶姐不准来娘的院子吗?反正她一来我就不高兴,恨不得让她滚得远远的,永远不要看到她才好!”蕾儿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她如此这般形容庶妹,看来是真的对庶妹心生厌恶了。

    只是……

    洛芸蕊突然觉得蕾儿的这般话很是耳熟,仿佛以往也有人跟她说过这番话似的。一时间有些想的出神了,就愣在了当口。不过,洛芸蕊也没有愣多久:“娃娃?”

    “嗯?姐姐你说什么?”

    “蕾儿,你知道吗?娃娃以前也跟我说过这样的话儿。”洛芸蕊面上露出一丝苦笑,这算是什么?本能的感觉吗?想想也是,蕾儿的性子其实跟娃娃也差不多,直来直去,一切都以自己的喜好为主,这样的人自是最相信自己的直觉了。

    “是吗?我倒是不知道。不过,庶姐本来就很讨厌嘛,我觉得所有人都讨厌她也不奇怪!”

    “那么你觉得洛家还有什么人给你类似的感觉?比如说,洐哥儿的奶娘?”

    “没有,我跟大房又不熟。姐姐,你别看你出嫁那会儿我们跟大房还未分家,但其实我都不找洐哥儿玩的。睿哥儿倒是还好,他在家里跟先生念书那会儿,祥哥儿和浚哥儿都陪在他身边,总算是跟大房还有些关系。但我就不一样了,我连跟浚哥儿都没说过几句话。”

    洛浚……

    猛然间,一个念头浮现在洛芸蕊的脑海里,假如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希望洐哥儿出事的话,那人非洛家大房庶子洛浚莫属不可!

    只是,洛浚在几年前就在父母的安排下,在泸州城成了亲,随后就搬出去住了。以洛家大老爷和大太太性子,虽说不会在安置费上苛待他,但想要多得却是不可能。因他是庶长子,又是一直在洛家大太太身边长大的,估计得到的银钱会比当年祥哥儿略多一些,跟洐哥儿所能继承的家产那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可仔细想想,洛浚是有这动机,但他也就比睿哥儿年长两岁罢了,在洛家布下大局的绝对不可能是他。

    “姐姐,我还是觉得你有事情瞒着我!”

    见洛芸蕊一直低头沉思,蕾儿终于忍不住了:“哼,你若不将事情跟我说个清楚明白,我明个儿就回娘家亲眼看看!”“蕾儿,你又任性了。洛家如今正忙乱着呢,况且你有孕在身,纵使要回娘家也得等头三个月过去才行。”“那姐姐你将事情都告诉我嘛,真的只是洐哥儿出事?洛家真没有其他的事儿?哎呀,我不管啦,要是你不准我回娘家的话,那就让爹娘和睿哥儿过来看我!明明张家和洛家隔得并不远,睿哥儿早晨去上衙都要经过张家门口的,他却从不进来看看我。气死我了,我不管,我要见他们!姐姐,我一定要见到他们!”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