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596.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00 赶尽杀绝

500 赶尽杀绝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晚间,秦少天回到家中,听说了白日里头的事情,还当是洛家大老爷终于从泸州城的官场上脱身了,便笑问着。可定睛一看,洛芸蕊却是惨白了脸,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当下就被唬了一跳:“这是怎的了?洛家出事了吗?”

    听着秦少天的声音,洛芸蕊总算是从惊魂未定之中清醒了过来:“是,但不是我大伯父,他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是我的堂弟和大伯母。”

    “洐哥儿?怎的他又病了?不是先前说,他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吗?”

    虽说洛芸蕊是洛家二房的嫡长女,但秦少天对于洛家大房却也是不陌生的,更何况秦家老太太跟洛芸蕊的大伯母原本就是手帕之交,两人的交情好得很。不过,洛家大房的嫡子洐哥儿到底年岁小了一些,秦少天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也见过几面,但却并不是很熟悉。

    “少天,我也不瞒你了,洐哥儿根本就不是生病而是中了毒。”

    迟疑了一瞬间,洛芸蕊咬牙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先前她刚从娘家回来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将真相告诉秦少天。但一来觉得跟秦少天说了也没用,二来也是担心洛家这些龌龊事儿让秦少天所不齿。可如今事儿已经闹大了,即便她不说,这事儿怕是也瞒不了多久的,倒不如直接说出来,也好过秦少天以后从别人的嘴里得知了真相。

    “中毒?”

    “是的,就是中毒。洐哥儿身边的丫鬟婆子里,有几个是旁人安插在洛家的,我觉得当初我身边应该也有,包括我的父母。”

    听了洛芸蕊这话,秦少天是真真被吓到了:“这是怎么说的?竟不是近段时间的事儿?难不成早在你小时候洛家就被人惦记上了?”

    也难怪秦少天会被吓到,想他秦家当初就因为族中的事情,几代人中男丁几乎都不是善终的。可秦家当初到底是大氏族,反观洛家,却是从洛家老太爷开始才成为官宦人家的,却是底蕴不足了。

    “管家只是带来了口信,有些事儿并没有说清楚。只是说我父亲查到了一些当年的事情,怕是我们几个年幼时候身边都被安插了眼线。父亲还问我,身边还没有从洛家带来的丫鬟,也别管其他,最好立时打发了出去。”洛芸蕊抿了抿嘴:“其实,我身边倒是还好。我七岁那年,被人暗害差点儿出事,父亲一怒之下将我房里所有的丫鬟婆子包括奶娘全部都发卖了。陪嫁丫鬟都是后来才买的。”

    “你是担心蕾儿吧?”

    洛芸蕊点点头,秦少天猜得不错,她的确是担心蕾儿。她的身边因为有着娃娃,因而哪怕是贴身丫鬟她也不曾交心。而娃娃却是最不可能背叛她的人,加上她有旎虚空间在手,即便是她身边的丫鬟有异心,她也是不怕的。可蕾儿就不同了,若是洐哥儿的身边能够被安插那么多的眼线,那么蕾儿身边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呢?况且,如今蕾儿还有孕在身。

    “蕊儿,你就放心吧。岳父大人既然派了人到家中来通知,那么肯定也会告诉蕾儿的。这来通知你的是管家,说不定去通知蕾儿的就是睿哥儿呢。”

    秦少天心知蕾儿和睿哥儿感情要比一般的兄弟姐妹更好,这么猜测也是正常的,何况他猜的还是正确的。

    听着秦少天的劝解,洛芸蕊略微放下了心,只是还有一件事情没有着落,这一时半会儿的她却是无法完全放下心来:“少天,先前我父亲派人去泸州城找寻大伯父,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泸州城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当初你明知道京城里更乱得慌,却是宁愿趟这趟浑水也要回京,又是为了什么?”

    秦少天的性子,洛芸蕊是再清楚不过的,他那人虽说有上进心,但忍耐和求平安才是他的本性。若是说,其他人每日里头想的都是如何才能平步青云,那么秦少天这人却是想着自己晋升会不会太快了,或者是否碍了旁人的眼。

    在当年的那种情况下,秦少天会选择回京,而不是留在泸州城,唯一的原因就是泸州城更加的凶险!

    “蕊儿,泸州城那边……天高皇帝远,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是无法在第一时间控制住的。而京城这边,呵呵,这里的人哪怕是市井百姓那心里的弯弯绕绕也要比旁的地方的人多,不管暗地里是如何的风起云涌,表面上那绝对是平静的。”

    “少天,我想听实话。”

    秦少天顿时无奈了:“好吧好吧,泸州城并不是危机的根源,真正的源头在壤南城。”

    壤南城,位于泸州城的西南方,若是快马加鞭的话,只要两个时辰便能到达。壤南城这个地名对于洛芸蕊来说是很陌生的,哪怕它离泸州城不远也是一样。

    “壤南城是壤南王的封地,而壤南王则是太祖上皇的嫡亲哥哥。”

    这话一出,惊得洛芸蕊几乎跳了起来。

    安抚地拥住洛芸蕊,秦少天语气里是满满地无奈:“我早就说了你还是不知道这些事儿的好。其实,知道了又能怎样?这些事儿很多人都明白,可最终呢?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若是当年太子不出事儿倒是无妨,又或者是太祖上皇立了其他的皇子为帝也是无妨,偏偏却是选了年幼的圣上。”

    “可当日我们离开泸州城之时,圣上还未即位。”

    “我知道,可那又如何呢?太子突然离世,当时京城是闹得极为厉害的。其他几位皇子纷纷站出队列,可似乎所有人都忘了还有一个壤南王。也许有人还记得吧,但都下意识地无视了他。可壤南王又是什么人呢?泸州城离京城是远,但离壤南城实在是太近了,我虽未在泸州城任过官职,但也明白早在十年之前,泸州城的官场就不太平了,如今怕是大小官员都已经是壤南王的人了。”

    “那我大伯父呢?”

    “谁知道呢,这些事情也是我的猜测,并没有证据。你大伯父若是能够及时隐退倒是无妨,若是不肯放弃权势,那么只能投靠壤南王。不过,我却是不知道洛家竟有世仇?”

    “我也不太清楚,仿佛是我祖父当年的仇人。我父亲只说,有些事儿他也不太清楚,只能等我大伯父回来再说。可是,大伯父他已经好久没有音讯了。”

    秦少天沉吟片刻后开口:“这样吧,等一个休沐日,我跟你一道儿去一下洛家。对了,你刚才吓成那副样子,只是因为担心蕾儿?”

    “这……罢了,全说了也无妨。洐哥儿被看得很紧,没人敢对他下手,但我大伯母却是意外中毒了,而这一次分量很大,怕是即便捱过来了,这人也是无用了。”

    这才是将洛芸蕊吓成那样的原因,她原以为对方只是想对付洛家大房嫡子洐哥儿,根本就没有想过那些人会对洛家的其他人下手。若是今个儿不是洛家大太太,而是洛家二老爷、洛张氏或者睿哥儿又当如何?管家说的那番话一听就是学了娃娃的。

    ‘中毒太深了,这人已经不行了,勉强将毒性压制住不是不可以,但这人往后怕是只能成为一个废人了。’

    废人……

    想着前些日子才见过的洛家大太太,洛芸蕊心里真是一抽一抽地疼。诚然,在她的心目中,洛家大太太肯定是比不上洛张氏的。但对于洛芸蕊来说,洛家大太太却是个值得尊敬的长辈,而且还是一个对她极好的人。乍一听说她出了事儿,而且还是那种无法换回的,这心里头肯定不是滋味。

    秦少天愣愣地发了一会儿呆,随后才柔声劝了起来。

    相对来说,洛家的人口还算是简单的,尤其洛家分家那会儿,洛家二老爷得到的主要是来自于洛家已故老太太的嫁妆,以及几个小铺子和一些现成的金银。至于洛家绝大部分的家产则是由洛家大老爷继承了,当然也包括家生子。

    而洛家二老爷后来决定来京城后,更是将泸州城的产业发卖了,连下人也都打发了。主要是从泸州城到京城距离太远了,若是千里迢迢带了人过来,费劲费钱不说,还落不到好处,毕竟即便是卖身为奴了,人家也不愿意远离家乡,哪怕家中早已没了亲人,这故土难离却是实在话。

    因而,洛家二老爷到京城后的产业和下人都是后来才采买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哪怕是世仇,这手也不可能伸得那么长。换句话说,若是有这等本事,早就将洛家整垮了,也不用费那么多心思。若是京城洛家没有问题的话,那么源头只能是出在洛家大太太母子俩带过来的贴身丫鬟婆子上头了。秦少天皱了皱眉头,这到底是世仇,还是壤南城那边又在整幺蛾子?莫不是有人打算将洛家大房赶尽杀绝?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