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00.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03 幕后主使之人

503 幕后主使之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若不是娃娃事先跟自己说了紫血的事儿,洛芸蕊是决计想不到这竟然会是血迹。虽说因为底色的缘故,上面紫色的血迹不是很明显,但细看却是一目了然的。只是,多数人或许会认为那是别的污渍罢了。

    紫血……

    “娃娃,这是从哪里来的?是你亲眼看着我大伯母吐的血?”

    洛芸蕊并未见过洛家大太太毒发时的模样,也不清楚当时到底有无吐血。不过,看先前洛家大太太那模样,却也不像是哪里受了伤,应该是吐血没错了。

    “是的,这是我从她的枕巾上面剪下来的。”娃娃摆弄了一下手里的小布片,神色微微有些迟疑:“最初我还不敢肯定,可但凡中那种毒后,就会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若是用素净的帕子擦拭,血迹跟正常的没什么两样,顶多就是时间一久有些发黑罢了。但若是用深色的帕子,落在帕子上的血迹,在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变成紫色。”

    紫色,紫血。

    莫名的,洛芸蕊心里有些发寒。

    “一般来说,帕子巾子不论是什么材质做的,大多都是素净的颜色。哪怕是鲜艳的颜色也还算是常见,可唯独深色的却是很罕见的。”

    娃娃说的不错,像一般年轻的小姑娘用的帕子都是很艳丽的颜色,哪怕是上了年纪的,大多数也不可能使用深色的帕子。当然,那是指有钱人家,若是普通的农户哪里还会介意帕子是什么色儿的?像洛家大太太那样的,哪怕是跟以往那般在客院歇着的话,也不会用到深色的枕巾。这也是因为在仓促之际,加上洛张氏并不擅长管家的缘故,这才导致丫鬟随意地从库房里取了些备用的被褥才会造成这样的情况。

    却不曾想,竟是歪打正着。

    “这事儿还有谁知道?”抿着嘴,洛芸蕊微微有些颤抖。

    “太太放心,这事儿并不曾有旁人知晓。伺候洛家大太太的丫鬟,原都不是一等丫鬟,这心细的程度也有限。况且,当日洛家大太太出事之时,洛家二老爷和睿哥儿并不在家中,洛家二太太不擅长处理这些事情,当时整个洛家就是乱成一团的,瞒着倒也容易。”

    闭了下眼睛,洛芸蕊只觉得浑身无力:“说说当时的情况吧。”

    娃娃思索了一下,才开口讲述起当时的情形。当日,洛家大太太是在客院里出的事儿,具体的情况她是的确不知晓的。不过,她也明白洛芸蕊口中所说的情况是指她发现枕巾时的情形,而非其他。

    “那时候,我还在洐哥儿的房内,听着外面的动静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因为太太您临走前吩咐过了,洛家旁的事情不用我管,我只要照顾好洐哥儿便可以了。不过后来,有人跑到了洐哥儿的房里大叫洛家大太太出事了,那会儿也幸亏洐哥儿已经服了药睡着了,因此并未被惊着。”

    娃娃顿了顿,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又开口:“虽说太太您临走前说了那些话,但我想着还是应当救下洛家大太太的,可我又不能离开房间,一时间就僵持了下来。”

    洛芸蕊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她很清楚,娃娃的性子跟正常人是不同的,在娃娃的心目中,无论谁都比不上洛芸蕊,而对于洛芸蕊说出的明确的要求,她是必须遵守的。好在当初洛芸蕊只是说,让娃娃照顾好洐哥儿,不得随意离开,并未说不准救旁人,要不然更不好收场了。

    “那后来呢?”

    “后来,僵持了一会儿,洛家二太太赶过来了,她说既然我不愿意离开房间,就让婆子将人抬到洐哥儿的房里好了。”

    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洛芸蕊猛然发现,洛张氏那性子其实还是有好处的。这若是换成洛家其他的主子,遇到娃娃这种到关键时刻拎不清的丫鬟,还不直接发怒了?也就洛张氏了,见娃娃不肯退让就选择了自己退让,一般人还真是没有洛张氏这种好肚量。

    “洐哥儿的卧房外侧有一个小矮榻,原是给守夜的丫鬟睡的。后来,我来了以后就睡在了那上面。洛家大太太当时非常得严重,不但整个人已经完全没有意识,而且连连咳血。对了,这块布片就是从我的枕头上面剪下来的。”

    洛芸蕊这才明白这深色布块的由来,不过那却是不重要了。

    “好了,大伯母的情况我已经知晓了。娃娃,你来说说当初我祖父祖母又是怎么一回事吧。”最让洛芸蕊感到不可思议的还是洛家已故的老太爷和老太太的死因。跟如今不同,那会儿洛家是一片太平的,不说别的,洛家老太爷和老太太都算是善心人,也并未得罪过人,洛芸蕊完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要害他们。

    难道是洛家大房?

    这个念头只是在心头闪了一下,就被洛芸蕊抛开了。

    即便不考虑如今洛家大太太和洐哥儿皆中毒的事情,单单说当时洛家的那种情况,洛家大房的人也没有理由毒害长辈。这洛家大老爷是洛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而洛家老太爷和老太太也的确年事已高了,若是只为了家产,谋害长辈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应该说谋害洛家二房才是最划算的。

    但显然,洛家二房安然无恙,因而这些事情绝不可能是洛家大房所为,更别说如今洛家大太太和洐哥儿都出了事。要知道,这可不是所谓的苦肉计,若是没有娃娃不计代价地全力抢救,洛家大太太和洐哥儿可都会没命了。这年头,为了家产谋害父母和兄弟的,倒还算是听说过。可谋害嫡妻和唯一嫡子的……那绝不可能是正常人能够做出来的!

    “太太,您还记得吗?当初,您曾经送给了洛家老太太一个很精致的香囊。对了,跟那个坏女人手里的差不多,当然颜色是不同的。”

    怎么又是香囊?

    洛芸蕊几乎要脱口而出,不过临到嘴边却没有说,只是微微点头。

    “就是那个香囊,那是您特地为洛家老太太准备的,因而整个香囊是端庄大气的颜色,而不像其他的装饰品那般是艳丽的颜色。”说到这里,娃娃微微叹了一口气,她从洛芸蕊重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跟着洛芸蕊,但凡洛芸蕊知道的事情她全部清楚,自然也知道洛芸蕊花了重金求购的香囊只送给了洛家老太太和庶妹,却都不是真心的。

    也罢,甭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都起了效果不是?

    “我们回到泸州城之时,洛家的老太爷和老太太都已经过世了。那会儿,我跟太太您在洛家待了几天,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里,有个洛家老太太身边的管事嬷嬷唤了我过去,说是让我去看看,要不要从老太太房里拿个什么小玩意儿的当做念想。于是,我便去了。”

    “你拿了什么?那个香囊?那香囊如今又在何处?”

    见洛芸蕊一下子急了,娃娃也不磨叽,当下就拿出了一个香囊,却没有直接给洛芸蕊,而是跟那块小布片一般托在手里。

    对于娃娃能在旎虚空间里随意召唤任何一件东西,洛芸蕊是早就清楚的,因而并不感到丝毫奇怪。

    “对,就是这个。”洛芸蕊喃喃自语着,曾经精致的香囊如今看着已经有些陈旧了。一看便知这香囊并不是安好地放在锦盒之中的,而是有人天天戴在身边。若是在往常或许她还不会想到,但方才娃娃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洛家老太太的血在这香囊之上,而在弥留之际还能将血溅到香囊之上,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当时那香囊就在洛家老太太的身上,或者床边。

    “两种血迹完全一致,我可以肯定,至少当年的洛家老太太和如今的洛家大太太都中了同样的毒。”

    娃娃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可在那一瞬间,洛芸蕊仿佛整个人都飘在云雾中一般,有些听不真切娃娃的声音。不过很快,她就回过了神来:“娃娃,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无论是祖母的仇还是大伯母的仇,我一定要一一讨回来!”

    当初洛家老太太过世之时,说句良心话,洛芸蕊并未太过于伤心。

    一来,当初她已经出嫁多年,不说还有一个年幼的儿子需要照顾,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二来,却也是因为洛家老太太年时已高,一般长辈都无法接受晚辈过世的噩耗,而反之,晚辈却很容易接受长辈过世的事实。

    至于洛家老太爷,洛芸蕊本就跟他不熟,更谈不上伤心二字。可如今,娃娃却突然告诉她,她的祖父祖母都不是年老过世,而是因为中毒……“太太您放心,旁的不说,谋害洛家大太太的凶手却是已经找到了。我虽然没有见到过,但洛家二老爷知道在哪里,听说他前几天就已经将人送官了。”洛芸蕊苦笑一声,她所谓的报仇可不是简简单单地将下毒之人揪出来。想也知道,那下毒之人不过就是替人办事罢了,她想要对付的是幕后主使之人!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