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0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04 摊牌

504 摊牌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一出旎虚空间,洛芸蕊就听到了洐哥儿的声音。一瞬间,她差点儿忘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好在娃娃反应快,当即就接了上去:“太太您可来了,帮我劝劝洐哥儿吧,他明明身子骨没有痊愈,却是硬要下床,还打算出门呢!”

    洛芸蕊虽说慢了一拍,但也不至于迟钝到这个地步,当下也没立刻说话,而是走到了屏风后头。

    屏风的后头,洐哥儿躺在拔步床上,整个人非常得消瘦,但面色却不至于很难看,至少不是上一次看到的那般面色惨白了。

    微微安心了一些,洛芸蕊走到洐哥儿床头,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这才缓缓地开口:“洐哥儿看起来气色好多了,不过既然身子骨没有痊愈,那就先好好歇着吧。不管是做学问还是外出,总归要有个好身子骨的。”

    “蕊儿堂姐,我不是要做学问,也不是要外出。只是我听说我娘为了我的身子骨担心地病倒了,我这不是想去看看她吗?她都已经好些日子没来看我了,她到底病得有多重?”洐哥儿面上俱是哀求的神情:“蕊儿堂姐,你帮我说说话吧,我只是想看看我娘,旁的事儿我都不会做的。”

    听着洐哥儿这般苦苦哀求,洛芸蕊心里很是一疼。

    说到底,洐哥儿也不过是十岁刚出头的年纪,从小病弱的痛苦,洛芸蕊前世就已经尝过了。与洐哥儿不同的是,前世洛芸蕊尽管身子骨很是虚弱,但却没有洐哥儿这般敏感的心。不过,也难怪了。洛家大太太是极为在意她这个唯一的嫡子的,往常每日里除了吃饭睡觉之外,都是待在洐哥儿这边的,一下子好几日不见,也难怪洐哥儿会发觉了。

    “洐哥儿,大伯母她没事儿。只不过因为她得的病是会传染的,你的身子骨本来就弱,若是传了病可怎生是好?难不成你还要大伯母一边病着一边担心你吗?快别这样了,等她好了,一定会过来看你的。”

    “真的吗?只是因为这样?我娘真的没有事儿?”

    “当然是真的,你看,堂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自然是没有了,洛芸蕊跟洐哥儿相处得时间并不多,连话都不常说,更别提欺骗了。好在,洛芸蕊平日里的形象还是极好的,洐哥儿纵使有些狐疑,但细看洛芸蕊面上的神情不像是在说谎,当即也就信了。

    “那还是我好好想身子吧,等我的身子骨强壮了,是不是就可以去看我娘了?”

    “可以,我方才就去看过了。不过,洐哥儿你千万不要任性,一定要先把身子骨养好了。大伯母平日里头最是疼你了,若是看到你痊愈了,说不定她的病立刻就好了。”

    到底只是十岁出头的小孩子,也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听洛芸蕊这么一说,洐哥儿立刻就笑开了。当下老老实实地躺回了床上,还连声要娃娃给他喝药。

    娃娃怨念地看了洐哥儿一眼,天知道这两天她真没少费口舌劝阻洐哥儿。结果呢?那效果几乎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的,哪里想到洛芸蕊过来轻飘飘的两句话,洐哥儿不但信了,而且还主动要求喝药!这人跟人,果真是不能比的。又或者说,她的主子连忽悠人的水准都那么高。

    安抚了洐哥儿,又当着他的面问询了娃娃一些情况,洛芸蕊便离开了。只是在离开之时,洛芸蕊下意识地摸了摸袖口,那里有一个小包袱,里面放着娃娃方才在旎虚空间里给她看过的东西。

    有些事情不好解释,但却是非解释不可的。

    洛芸蕊很清楚自己只是一个后宅的妇人,纵使有些小聪明,也很会管家理事,但对于破案这种事情,哪怕再重生一次,她也是无法胜任的。从一开始,洛芸蕊就不打算凭借自己一个人来完成找寻幕后真凶的事情。当然,等找到了凶手,她一点儿也不介意中途偷偷地出手。

    既然有着血海深仇,那么简简单单地将人弄死就不像是她的风格了。

    报仇嘛,暗中动些手脚,让幕后真凶更为痛苦绝望地死去,才足以让她泄愤!

    快步走到了洛家二老爷的书房,洛芸蕊知道他们一般谈事儿都是在书房之中的。远远的,她就看到书房外面有人守着,只不过都是远远地看着,并未走进,看来洛家二老爷方才是下令连下人都不准靠近了。这么一来,安全倒是安全了,却是不会有人替她通报了。但也无妨,等着就是了,反正已经商议了那么久,应该很快就会出结果了。

    洛芸蕊没想到,她这么一等就是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书房的门被打开,首先出来的是洛家大老爷,只是还不等他踏出书房的门,就看到了等候在书房不远处的洛芸蕊,面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来。

    “大伯父,我有很要紧的事情要同你们说。”阻止了洛家大老爷离开,洛芸蕊走进书房,面对众人不解的目光,她将袖口里的小包袱掏了出来。

    一块小布片,一个小香囊。

    面对众人的狐疑,洛芸蕊将娃娃方才告诉她的事情,换了一种更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说了出来。

    小布片是从枕巾上面剪下来的,这点不用隐瞒也不用修饰,毕竟娃娃当时跟洛家大太太在一起,况且那房里除了一个不管事的洛张氏和服药睡熟的洐哥儿之外,就属娃娃最大了,她想要瞒下一些事情并不难。相对来说,香囊的事情更难说清楚了。好在先前娃娃虽然在洛家,但却是有好几次让下人去秦家要东西。要的也不是旁的,就是一些极品的药材罢了。这本是为了掩饰旎虚空间的存在,而如今倒是解释了香囊的由来。“这是我当初送给祖母的香囊,后来祖母过世了,我就要了这个留在身边权当做一个念想。前几天,娃娃让人给我捎口信,不但要了一些药材,更是向我讨要了装着这香囊的小匣子。”这种解释倒也还算过得去,又或者说,洛芸蕊提到了这些事情,众人已经没精力去思考这些细节问题了,全部都将目光死死地盯着这两样东西。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