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0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05 所谓阴私

505 所谓阴私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将事情讲清楚之后,匆匆地用了一顿迟到的午膳,洛芸蕊便和秦少天一道儿离开了。马车上,洛芸蕊与秦少天各坐在小几的两边,显得虽不是很亲昵,但整个气氛却是更加融洽。

    秦少天微微一笑,也不急着开口,而是先拿起马车上温好的茶给两人各倒了一杯。

    说起来,洛家这件事情真的可以算是年代久远了。只是,有的时候,时间并不会磨灭曾经的恩恩怨怨,反而会加剧心中的仇怨。尤其是,当自家越来越差,而对方却过得极为惬意之时。

    在泸州城之中,洛家曾经是极为有名望的家族。当然,仅仅是曾经而已。

    曾几何时,洛家一门双探花,可是羡煞了旁人的眼。可无奈,这祖宗虽能给予后辈子嗣一定的荣耀,却是无法阻止一个家族的败落。洛芸蕊只知道洛家自洛家老太爷开始入仕为官,到洛家大老爷才算是真正的入朝。然而,她并不知晓,在百多年前,洛家也曾风光一时。

    跟秦家不同,秦少天所在的这一支,从来都不曾是嫡枝。而且秦家的祖地是在京城,搬到泸州城也不过百年时间。而在百多年前,秦少天这一支只能算是落魄的文人,还是被家族所驱逐的。但同一时间,洛家却是泸州城最有名望的家族,不但家主官拜一品丞相,后辈子嗣更是文采出众,出了不少惊才艳艳之人。

    可惜,无论什么家族,都难以保证能够长盛不衰。而洛家衰败的开始,却跟已故的洛家老太爷有些关系。

    “我的祖父是庶出?”

    洛芸蕊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娘家竟然还会有那么的故事。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一贯瞧不起庶出,认为小妾通房都是下贱之人的洛家老太爷竟然会是庶出的身份。

    本朝女子的地位虽比前朝稍微高了一些,但男人三妻四妾却仍然是常事。若是官宦人家,或许还会为了面子问题给予嫡妻应有的体面,但私底下宠幸个把小妾通房却是很平常的事情。以往,洛芸蕊倒是从未想过为何洛家老太爷身边没有红袖添香的事情,甚至于洛家老太爷对于洛家二老爷房子的小妾通房也是厌恶。

    不过,以前不曾想过并不代表如今还想不通。若是洛家老太爷本身就是庶出,那么为了掩人耳目,故作姿态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只是……

    “庶出虽说身份低贱了一些,但在大户人家之中却也是常事。若是我的祖父没有嫡出的兄弟,那么选择让他鼎立门户却也说得过去。”

    惊诧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洛芸蕊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淡定。虽说也有人家觉得庶子上不了台面,宁愿选择过继也不愿意让庶子继承家业。但毕竟这样重规矩爱面子的人家到底还是在少数,大部分的人家面对没有嫡子的情况,多还是选择了让庶子继承家业。

    说到底,别人家的孩子,哪怕是族亲那也比不上自己的亲生儿子。

    比如,洛芸蕊的前世,洛家大房和二房都没有嫡出的哥儿,不也都选择了让庶子继承家业吗?

    “没错,在没有嫡子的情况下,让身为庶子的洛家老太爷继承洛家的家业的确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是,蕊儿你要明白,你说的这些是在没有嫡子的前提下。”秦少天笑得很是开怀,仿佛说的并不是洛家的家业,而是什么愉快的笑话一般。

    嗔怪地瞪了秦少天一眼,虽说洛芸蕊也明白秦少天这么笑没有旁的意思,但好歹那也是她的祖父,而且还是已经过世的老人,到底还是有些不尊重的:“少天,你这么说的意思,难不成是想告诉我,我祖父是有嫡出兄弟的?可既然有嫡出,哪怕嫡出的年岁比较小,也没有让我祖父继承家业的道理。”

    洛家的人丁并不单薄,洛芸蕊身为女子,跟族亲的联系倒是不多,但这并不代表洛家就没有族亲。

    假如说,当初洛家老太爷仗着庶长子的身份抢占了本应该属于嫡子的家业,那么洛家的族亲是绝不可能坐视不理的。甚至于,若是当时有人状告上去,洛家老太爷怕是还会被追究谋夺家产的罪行。

    “洛家老太爷没有嫡出的弟弟,却有一个嫡出的兄长。另外,他绝对没有谋夺家产的意思,之所以让他鼎立门户,完全是他父亲的意思。”见洛芸蕊一副极度惊诧的模样,秦少天又补充了一句:“洛家老太爷十七岁那年,他的父亲将他的嫡出兄长驱逐出家门,还将他兄长自幼定下的亲事退掉,同时再次向那位世家小姐提亲,对象却是洛家老太爷本人。”

    听到这番说辞,洛芸蕊已经不是惊诧,而是不敢置信了。她突然发现,前世的洛家二老爷其实并不算偏心的。庶妹比她身子骨好,比她美貌比她圆滑会做人,生母又是极为得宠的,洛家二老爷偏心庶女也是人之常情。而且,即便是偏心到了极点,前世也只能算是庶妹被当成嫡女来教养,却不曾让洛芸蕊缺衣少食。

    退一万步说,这女儿跟儿子本就是不同的。无论是嫡女还是庶女,过个十来年注定是要嫁人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是将来能够帮到娘家的多少而已。若是好好教养着,说不定庶女将来也会有大福气的。

    可这嫡子和庶子的区别那却是天差地别了。

    本朝律法规定,庶子是无法参加科举的。当然,若是嫡母心善,将庶子过到自己的名下,那就是另当别论了。洛家老太爷是通过科举入仕,虽说当时也只是一个举人,官职也并不大,但至少可以说明洛家老太爷在科举之前已经被记到了嫡母的名下。

    究竟当初洛家发生了何事,竟然让庶子顶替嫡子继承家业,甚至于还将嫡子逐出家门!

    “下毒想要暗害洛家的,是祖父的亲哥哥?”

    当初的缘由已经无法深究了,洛芸蕊的好奇心也不至于那么强烈。比起几十年前的往事,她更关心眼下的事情。比如说,到底是何人害死了洛家老太爷和老太太,又是何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对付洛家大房,甚至于当初薛姨娘手中的毒药……

    “是,也可以说不是。”

    洛芸蕊忽然伸手越过小几,在秦少天的胳膊上掐了一记:“不准卖关子。”

    轻呼了一声,秦少天一脸的无可奈何:“蕊儿,你自己想想嘛,哪有一个家主会将嫡子驱逐出家门,而让庶子继承家业的?甭管那庶子的生母是如何的妖娆动人,这妾室不就是个下人吗?又或者说是玩物?”

    “那谁知道呢?”抿着嘴,洛芸蕊其实心里头也是赞同秦少天的说法。哪怕前世的洛家二老爷万般宠幸薛姨娘,却从未有过将洛张氏休弃的想法,更不曾打算将薛姨娘扶正。甚至于,嘴上说是极为宠爱薛姨娘,但很多事情却是不屑告诉她的。这已经很明显了,至少能说明在洛家二老爷心目中,薛姨娘只是逗趣的玩意儿罢了。

    “洛家既然曾经辉煌一时,家主自然不可能是意气用事之人。有些事情,洛家是不能说的太明白的,尤其是你父亲和你大伯父,到底都是洛家老太爷的亲生儿子,随意谈论长辈却是不恭的。不过,即便没有说明白,我却也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那嫡子有问题?”

    秦少天挑了挑眉,随即很是赞赏地点点头:“是的。能让一个父亲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唯一的嫡子驱逐出家门,且还是在那位嫡子并没有太多劣迹的情况下,做得这般无情,还不曾对外说出正当的理由,这其中……也只能是阴私了。”

    阴私?

    洛芸蕊一瞬间就想通了。

    有什么阴私能让一个父亲这般震怒呢?唯一的可能就是那位嫡子的血统有问题。说的更直白一些,那就是一个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震怒之下将并非自己亲生的嫡子逐出家门,并将原本不受宠的庶子立为继承人。

    只是,这些事情的真相,那位被逐出家门的嫡子可曾知晓?

    看到洛芸蕊的神情,秦少天当即就明白了洛芸蕊如今的想法:“啧,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摊到明面上来说的。况且,谁家的嫡子不是精心教养的?尤其是,当时那位可是洛家唯一的嫡子。以洛家的门风来看,即便是庶子的洛家老太爷都曾经钻研过学问,想必嫡子的成就更不一般吧?”

    通常情况下,庶子哪怕是上私塾也通常是不经心的。顶多学一下识字,将来也好帮家族打理生意。可洛家老太爷到底后来考取了举人,这说明他的学问也是不差的。

    若是连被疏忽的庶子都有如此才学,唯一的嫡子……洛芸蕊苦笑地摇头,事发之时,怕是当初所有的自豪荣耀都成了讽刺吧?尤其这里面的缘由还是那般的不堪,哪怕面对血统被混淆的嫡子,怕是也没脸将缘由说个清楚明白吧?等等,也就是说,洛家老太爷那位所谓的嫡出兄长,很有可能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彻底地恨上了自己的庶弟?那么一切都能够解释得通了。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