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1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13 士农工商

513 士农工商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却说头几年,京城里有户商贾之家,长子夫妻俩早年间都因病过世了,只留下了一个年幼的女儿。好在这户人家还有旁的儿子,就将家业都交给了嫡次子,当然除了家业之外,这整个家族的责任也一同交给了嫡次子,包括赡养父母长辈和抚养那个年幼的孤女。

    一开始,这么安排着倒是也很合理。为了那小孤女以后的亲事着想,虽并未过继,但事实上却是养在她的二婶膝下的。估计那户人家也是好面子的人,平素对那小孤女的衣食住行是格外得上心。说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在骄纵着教养了,就连人家亲生的儿子女儿都要退让着这位大堂姐。

    “……这若是一直这么下去倒是无妨,说不定还会成就一段佳话呢。”

    洛芸蕊苦笑一声,她都不需要蕾儿再说下去也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就是长大之后为了亲事或者嫁妆闹矛盾罢了,毕竟即便那小孤女是正经的长房嫡长女,可父母双亡又无亲兄弟姐妹照应着却是事实。一般人家哪里肯娶这么一个命硬的媳妇?况且,蕾儿方才也说了,那是一户商贾之家,若是官宦人家的嫡长女或许还会有商户求娶,这商贾之家的女儿,怕是亲事更不容易了。

    事实跟洛芸蕊猜测得差不多,那小孤女长大之后,亲事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一来是因为命硬之说,二来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嫁妆问题。

    “那人嫁得并不好,一般的高嫁女低求媳放在她身上是完全行不通的。哪怕想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也是极为难的。最后指得选了一户不如娘家,且是嫡三子的嫁了。”

    “总归是嫡子,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女能嫁到这样的人家也算不错了。”洛芸蕊淡淡地开口,继续低头做活计。

    “还不是嫁妆给闹的?”

    一般的人家对于嫡子女或者庶子女的份例都是有旧例的,当然也包括除了嫡长子以外的嫡子庶子的安置费,以及嫡女庶女的嫁妆。

    在通常情况下,女儿的嫁妆都是公中出一份,然后各房自己看情况再贴补一些的。若是母族强盛一些,也就是母亲的嫁妆极为丰厚的话,那么出嫁女的嫁妆就会很可观。但若是没有父母的帮衬,单单靠公中的那一份嫁妆,却是未必拿得出手的。

    见洛芸蕊只是低头不语,蕾儿有些急了:“姐姐,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不就是怕到时候养了一个白眼狼吗?不过,我看你那侄女不像是那种贪心又不知好歹的人,她也应该明白凭借自己的出身来历,是谋不到好亲事的。至于嫁妆问题,应该不难吧?这亲戚添妆倒是常事,却没有替人家准备嫁妆的道理。”

    “蕾儿,你不明白。我摊上的这事儿跟你说的那事儿是完全不同的。”

    愣了愣神,蕾儿一时间没有想明白:“有什么不同的?当然,你们家官宦人家,我说的那是个商户。不过,即便官宦人家地位高了,但你那侄女的出身真心不高,我估计就便是商户也未必愿意接受这么一门亲事。”

    这话倒是不错,虽说士农工商,商人在最末,但事实上却是商人最富庶。

    若是如同前朝那般,礼教极为森严,那么商人的地位也许还会更加尴尬一些。可本朝对于商人虽说谈不上尊重,但至少已经不再鄙视了。甚至于本朝还设立了皇商、官商,前者是专门为皇室服务的,后者则是跟达官贵人交易的。除此之外,商人之子也可以入仕,并且也没有穿戴方面的限制。

    可以说,士农工商的规矩虽说还在,但事实上商人的地位也就仅次于官宦人家。要不然,为何当初洛家老太爷要娶继室,挑选了泸州城富商之家的独女。还有就是蕾儿了,她嫡次女的身份加上洛家二老爷当然已经辞官,明知跟官宦人家结亲无望,这才选择了商户家的独子。倘若士农工商的分界如同前朝那般严明的话,那怎么不见官宦人家跟农户家结亲?

    “姐姐,你说话呀!我看你那侄女还算是个本分的人,哪怕养在你名下将来也不会反咬一口的。而且,她那人应当是有自知之明的,不会争不会抢,将来的亲事只要不是太过分,她都会老老实实地出嫁的。姐姐,难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

    洛芸蕊被蕾儿吵得没辙了,她都不明白为何蕾儿每日里的精神头都那么好。一般来说,孕妇都是比较嗜睡外加感到浑身无力的,偏偏蕾儿怀孕之后,比先前她未怀孕之前更加闹腾了。若不是蕾儿多少还忌讳一些,指不定她会不会翻天了。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洛芸蕊放下了手里的活计,抬头一脸无奈地看着蕾儿:“蕾儿,我不是同你说了吗?我摊上的事儿跟你方才说的是完全不同的。”

    “怎么不同了?哪里不同了?不就是要帮着别人家养女儿吗?不就是以后的亲事和嫁妆问题吗?”

    洛芸蕊更头疼了,如今她唯一庆幸的就是怀孕的人是蕾儿而不是她。同时,也在心里暗下决心,将来她若是还会有孕的话,一定要将蕾儿列为拒绝往来的人!

    “人家那是父母双亡的孤女,继承了家业的叔婶自然有义务将她抚养长大,并安排好她未来的一切。你说,这能跟我一样吗?”

    其实,若是秦华裳如今真的无依无靠了,洛芸蕊也不可能将人赶出去。她虽说只在意自己的亲人,同时也有些小自私,但说到底她也不是冷酷无情的人。之所以不愿意承担秦华裳将来的教养问题亲事问题还有所谓的嫁妆问题,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她承担不起,而是她觉得亏心。

    秦华裳虽然丧母,但她的亲生父亲活得好好的。即便她的父亲不管事,那不是还有亲祖父母吗?再不行的话,也有亲叔叔婶婶。退一万步说,纵使秦家二房那一支真的完全没人了,那秦华裳也有外祖父母呢!虽说她的母亲出身不高,但也算是家中略有薄产,养活一个姑娘家还不容易吗?

    洛芸蕊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秦华裳会被塞到她的手里。说句难听话,这既然已经分家了,那就是没关系了,顶多就算是族人罢了。这可有听说过,族人中哪户人家过不下去了,愣是将自家孩子送给族人抚养的?这把朝廷开的慈安堂放在何处?

    好吧,就算有些人家重视面子,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族人孤苦无依,那通常也是接到家中当下人的。顶多就是用心培养一下,将来好当个大丫鬟或者管事之类的。哪有将穷亲戚家的孩子都收留在家中,当自己亲生的一般教养?

    这已经不算是圣人了,那根本就是傻子!

    听洛芸蕊这么一解释,蕾儿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当即面上就有些灿灿的。洛芸蕊看着稀罕,忍不住出声调侃道:“啧啧,真没想到蕾儿也会感到不好意思?”

    “姐姐!”

    洛芸蕊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当下好笑地摇了摇头,就不再纠结于这件事情了。倒是蕾儿思索了半天之后,又再次开口发问:“那若是你侄女就这么一直待在这里了,姐姐你要怎么做?”

    “蕾儿,人家有名字,你就算不如姐姐我这般聪明,却也不至于记不住一个人名吧?”

    其实这句话洛芸蕊早就想说了,虽然她也知道蕾儿没有别的意思,但天天提醒自己秦华裳是她的侄女又算是怎么一回事?若秦华裳真的是她的亲侄女也就罢了,这都隔了两层了,有时候秦华裳唤她大伯母她都有些不愿意答应。

    “是是,我知道错了。那个华姐儿若是一直不离开,姐姐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

    无论是洛芸蕊还是秦家,这脸面总还是要的。若是泸州城那边一直都不派人来接,她就只能这么养着秦华裳了。总不能将人家一个孤苦伶仃的小姑娘给赶出去吧?哪怕是亲自送到泸州城也是不妥当的,毕竟她不可能装作不知道秦华裳的处境。

    “养着。”

    这个答案肯定不能让蕾儿满意,若说原本蕾儿对于秦华裳的印象还可以的话,在听着洛芸蕊方才的话后,却是完全站在洛芸蕊这边了。本来嘛,她跟秦华裳又不熟,顶多就是觉得那小姑娘挺可怜的。这洛芸蕊是她的嫡亲姐姐,这份姐妹情却是无法忽视的。

    “就这么养着了?那将来呢?你打算给她挑选一门什么亲事?还有嫁妆呢?姐姐,这些你都不管了?”洛芸蕊真的是无奈了,以往蕾儿还年幼的时候,但凡她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神情,蕾儿就会立刻惧怕的。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蕾儿的胆子可以说是愈发大了。如今,即便洛芸蕊再凶,却也是没有半分效果了。“蕾儿,你就真的那么无所事事吗?”瞪了蕾儿一眼,洛芸蕊没好气地开口:“我管!我凭什么管人家?她跟我是什么关系呀?她的将来,她的亲事,或者是她的嫁妆,这些……跟我有关吗?”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