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1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15 腊月

515 腊月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每年过年之前,秦家都会照例往各家亲戚送年礼,这年礼有厚有薄,不过除了最亲近的几家之外,多数都是按照旧例来的,当然也包括远在泸州城的二房一家。去年这会儿,洛芸蕊只是打发下人赠了两箱节礼,也就是一些布匹首饰器具之类的,而今年……

    “母亲,泸州城那边的年礼今年是否要增加一些?”

    如今,一般的家事都是不用秦家老太太过问的,若是家中遇到一些突发的情况或者是洛芸蕊觉得没有把握的事情,秦家老太太偶尔还会帮衬一些。像送年礼的事儿,通常情况下都是洛芸蕊处理的,只是今年的确是有些特殊了。

    今年秦华裳在秦家住着,若是二房那边添了一些年礼,他们却仍然按照旧例的话,却是会遭人诟病的。这年礼不同于一般的礼物,虽说都是有旧例的,但这年礼却是要在年前送到的,自然不能根据对方送得年礼增减了。眼瞅着已经到了腊月,虽说下人们赶路比主子们要快许多,但从京城到泸州城,最快也要二十来天,也该做决定了。

    “一切按照旧例便可。”秦家老太太淡淡地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低头刺绣的秦华裳,她们说话的声音并不重,若是秦华裳不刻意听着的话,是听不到的。

    洛芸蕊微微皱眉,她原想着秦家老太太多多少少会让她添一些的,没曾想竟是让她按照旧例来。这算是什么意思?不怕年礼少了让秦家丢脸,还是笃定泸州城的二房一家并不会增添年礼?

    略略思索了一阵子,洛芸蕊琢磨着,似乎后者的可能性更加大一些。

    “想通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洛芸蕊并未刻意去看秦华裳,但脑海里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忆起了秦华裳刚到府上的场景。看来,秦少华是当真没有将这个女儿放在心上。

    “母亲,我知晓了,一切就按照旧例来办吧。”

    既然人家亲生父亲都不在乎秦华裳了,她这个外人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免得等下人情没有得到,还弄得里外不是人。

    到了小年夜,泸州城二房的年礼到了,果然就像秦家老太太猜测的那般,年礼同往年一般无二。洛芸蕊看着年礼,一时间也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其实,年礼多是一片心意,若是贵重却是不可能的。况且洛芸蕊也好秦家也罢,都不差这点子钱财,只是为秦华裳的遭遇叹息而已。

    这秦家不大,过年期间不比平常,即便下人们之间多有走动主子们也懒得训斥。不到半天工夫,这年礼的厚薄自然就已经传开了。旁的人家倒是无妨,哪怕洛芸蕊的娘家送的年礼是最多的,下人们也就说道了几句罢了,毕竟大多都是按照旧例来的。而秦家二房……

    “华小姐寄养在我们府上,那边竟是没有任何表示,难不成真的打算把华小姐送给老爷太太了?”

    “这可说不准,估计就打着老爷太太膝下没有小姐的主意呢。”

    “可华小姐日常的花费是比照着府上的嫡女来的,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别逗了,这当然是小钱,将来华小姐出嫁那才是大头。”

    “天啊!怎么会有这般不要脸的人家?”

    ……

    下人们之间的风言风语传得是极快的,洛芸蕊也算是管家有方了,下人们大多都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对于正经的主子,下人们都还是很敬畏的,包括年幼的三个哥儿。因为洛芸蕊平素是不长发火的,可一旦关系到她所出的三个哥儿,却是极为计较的。也没有旁的惩罚,若是苛待了三个哥儿,就立刻唤来了人牙子将人发卖出去。这么一来,下人们自然就乖巧了很多。

    可秦华裳却不是秦家正经的主子。

    听听府上下人们的称呼便知晓了。杰哥儿、泰哥儿和昊哥儿,虽说都是少爷,但并不是带上名字称呼的,而是分别被称为大少爷、二少爷和三少爷。若是类似于奶娘之类的亲近之人,也称呼为哥儿。可秦华裳却是被洛芸蕊要求称呼为华小姐。

    注意了,是华小姐,而不是大小姐。

    这一般人家,少爷小姐的序齿都是分开的,若是秦家真的有心接纳秦华裳的话,就应该称呼为大小姐。

    华小姐……这一听就知道是借住在秦家的人。

    这些事儿是瞒不过秦华裳的,她的确是胆小怯懦,也她一点儿也不笨,更不天真。以往即便是有母亲的庇护,但家中仆妇对于她也不是很尊重的。到了京城之后,虽说有洛芸蕊的压制,府上的仆妇们明面上对于秦华裳还是很尊敬的,但暗地里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却仍然是猜想得到的。

    在得知年礼到了之后,秦华裳就已经白了脸。因为秦家老太太平素就不爱出门,腊月里头更是整日里都待在房内,她也不好在屋里变脸。找了个借口说是要去园子里折两支腊梅,就独自一人离开了秦家老太太的院子。

    秦家本就人口不多,大冬天的也没有人会在外面闲逛,一路上秦华裳并没有遇到什么人。到了园子里,她倒是的确折了几支腊梅,但却也在园子里多待了一会儿。直到冷风吹得她整个人安静下来后,这才折返回去。哪里知道回去的时候路过门房时,却正好听到门房里有人在说闲话。

    几乎是含着泪冲到了自己的房里,秦华裳将腊梅随手丢在了桌上,整个人不管不顾地扑倒床上大哭了一阵。她身边倒是有丫鬟,但这会儿却都在主屋里暖和身子,没有秦华裳的吩咐,并不会有人特意过来。

    狠狠地大哭了一顿,这次秦华裳却没有当即就平静情绪。

    在她看来,旁人不给她做脸也就罢了,为何连她的亲生父亲也是如此?虽说她早就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不抱希望了,可年礼却不是她父亲经手的。若是往年,都是由她的祖母和母亲一起操办的,而今年祖母的身子骨愈发不好了,怕是由刚进门不久的继母操办的。

    任由眼泪流淌着,秦华裳却是越想越绝望。

    亲生父亲本就靠不住,如今有了继母就更不用奢望了。祖父祖母年事已高,又一心袒护着小叔一家,对自己怕是早就懒得理会了。这边虽说是大伯父家,但又不是她的亲伯父,大面子上看来是对她不错的,可从今个儿的事情看来,也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她的将来……她到底该何去何从?

    “哎哟,我的好姐儿,你这是怎的了?不是说去园子里剪支腊梅吗?怎么躲到屋子里懊恼了?”

    于嬷嬷方才是离了院子去大厨房那边看下今个儿的菜色,原本她是不怎么关注这些的,毕竟她和秦华裳都不算是府上正经的主子。可今个儿是个特殊的日子,她琢磨着,好歹得让厨房给做一碗长寿面。厨房那边倒是好说话,这大冬天的想吃新鲜蔬果倒是没法子,可一碗长寿面却是无妨的。京城这边多以面食为主,哪怕秦家的主子还是南方人的习惯,可厨房里的下人却大多都是京城人士。

    等厨房那边妥当了,于嬷嬷赶紧回院子里告诉秦华裳这个好消息,不想却听小丫鬟说秦华裳独自一人去了园子里。这左等右等的,还是没将人等到,于嬷嬷怕出事忙不迭地去园子里看了看。这秦家虽说钱财不少,但园子也不至于极大,大冬天的,花草都枯了,除了零星的几支腊梅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目了然的,哪有她家华姐儿的人影?

    急吼吼地回了院子,于嬷嬷到底经历得事儿多,长了个心眼先回房看看,却看到秦华裳坐在床上抹泪。

    “嬷嬷,你说我绞了头发做姑子去,可好?”

    原本于嬷嬷就被吓得不轻,如今一听这话,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到了秦华裳的面前,于嬷嬷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仿佛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似的:“这是怎的了?好端端……可是有哪个不长眼的下人说了什么难听的话儿?不怕,我们告诉老太太去。”

    秦华裳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落:“告诉老太太?我是什么人呢,凭什么找老太太?况且,他们说的虽然难听,可也还在理呢!”

    初时,于嬷嬷还有些不太明白状况,在她的一再追问之下,秦华裳到底还是将话说了出来。当即于嬷嬷就有些懵了,有些话好说不好听,这成年人听到这话还觉得戳心窝子呢,更别说秦华裳还是一个孩子。可仔细一想,下人们的话虽说难听了一些,但的确不是捏造的。

    “嬷嬷你说,我能找老太太说道吗?”当然是不能的。于嬷嬷深深地叹着气:“老爷也真是的,这过年不说来接姐儿你,总该送些东西过来吧?如今我们连打点下人都靠月例银子。唉!”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