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32.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26 敲打

526 敲打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屋内一片安静,只有娃娃那清脆的声音响起,旁的丫鬟婆子都是极有眼色的,均是一副低头看地面事不关己的模样。可以说,从洛芸蕊将她从娘家带过来的四个贴身丫鬟都嫁出去了之后,后来的这批丫鬟婆子,没有一个是得了洛芸蕊赏识的。平日里,洛芸蕊对她们倒也是和颜悦色的,可真有什么事儿却是从不跟她们说起。也因此,对于能够插手主子事情的娃娃,她们皆很是尊敬。

    而跪在下手的秦华裳,这会儿背上已经渗出了冷汗,她再蠢也明白这是得罪了洛芸蕊的心腹。可是,这真的不能怪她,虽说原先洛芸蕊在泸州城也待了好几年,但秦华裳素来不常出门,别说是洛芸蕊的心腹了,就连洛芸蕊本人,她都没见过几次面,也因此错算了这一层。

    “华姐儿同我说,娃娃你跟她有些矛盾?”

    这话一出,秦华裳唯一抱有的侥幸也没有了。但凡洛芸蕊在乎她,都不会如此这般开口问话,她家虽说没有京城秦家来得富贵,但好歹家中的丫鬟也是不少的。若是今个儿她跟她母亲房里的丫鬟有了冲突,她母亲哪里还会询问丫鬟,直接就打一顿发卖出去了。

    娃娃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脆:“没错。太太,事情是这样的,昨个儿傍晚,我去给杰哥儿身边的小绿姐姐送东西,这才出门呢,就碰到了这位……姑娘。原本是没什么的,可她嫌我挡了她的道儿,我也让开了,可她又说我没给她行礼。这怎么行礼呢?这位姑娘到底是谁呢?老爷家里的亲戚?我怎么不认识?”

    自然,娃娃是不可能不认识秦华裳的,但她要这么说也没错,毕竟两人从未面对面地对视交谈过。至于秦华裳的称呼,娃娃想必也有听旁人说起过,但她就是不予理会,还弄出了一个姑娘……这却是真的打脸了。

    “是这样吗?华姐儿,你说事情是这样的吗?”

    洛芸蕊笑得风轻云淡,事情的经过她早就知晓了,娃娃昨个儿就跟她说起过,还提了一句立威。立威什么的,洛芸蕊在重生回来的第一天就做过了,而被她拿来立威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她的奶娘和她的贴身丫鬟。说实话,秦华裳的做法不算过分,但惹到了她的头上那就没办法了。洛芸蕊也懒得跟秦华裳计较,昨个儿就同娃娃说了,让她随意便可。而这随意的结果……

    “大伯母,不是这样的,是她欺负了我。”秦华裳泪水涟涟,这一次却不是含着眼泪作委屈状了,而是真真正正地落下了眼泪来。还别说,这副样子虽说不如方才惹人怜惜,但至少多了几分真实。看起来,不像是在做戏了。

    这话,洛芸蕊信。

    从昨个儿娃娃在她这里抱怨,自己又没有阻止之后,洛芸蕊就知道娃娃肯定会有行动的。只是她没有想到娃娃的动作那么快,更没有想到吃了亏之后,秦华裳还有心思谋划今个儿这一出戏。

    嗯,这一定是娃娃的手段不够高明。

    “娃娃,你还做了什么?”

    冲着洛芸蕊眨巴眨眼睛,娃娃一脸的幸灾乐祸:“做了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呢,不信太太您可以问这位姑娘。”

    秦华裳浑身一僵,昨个儿的确是她先挑衅了娃娃,但她并没有想到娃娃会报复她,而且报复的手段还让她这般难堪。原本琢磨着,她这是真的吃了亏,到洛芸蕊这边来上眼药也更理直气壮了,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娃娃居然会完全否认了这事儿,甚至于还把难题抛给了她!

    “华姐儿?”

    狠狠地咬了下嘴唇,秦华裳真想说,别问了,直接处罚娃娃不就行了?难道她一个侄女还不如一个丫鬟来得体面?好在这会儿秦华裳虽然心里有气,但还不至于丧失了理智,只是她也明白,经过了今个儿这事儿,怕是她以后想要秦家立足更难了。这么一想,秦华裳彻底恨上了娃娃。

    或许,还有洛芸蕊?

    见秦华裳不说话,洛芸蕊也不着急:“华姐儿不愿意说,那娃娃你说吧。”

    “太太,您叫我说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娃娃嬉皮笑脸地冲着洛芸蕊扮了一个鬼脸,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她自然是有恃无恐了,这么丢脸的事儿,她料想秦华裳也不会当着那么多丫鬟婆子的面说出来。

    只是,当娃娃的鬼脸落到了秦华裳的眼里时,却终于让她的愤怒爆发了。

    “大伯母,我愿意说,只是请您先让丫鬟婆子们出去吧,我只告诉您一个人。”

    洛芸蕊顿了顿,扫了一眼屋里的丫鬟婆子,淡淡地开口:“华姐儿有什么话儿就直说吧,事无不可对人言,况且这屋子里的人都是我所信任的。”

    “可我不相信她们!”

    这话却有些过了。

    话一出口,秦华裳自己也知道不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可惜说出口的话却是收不回了。

    “华姐儿的心思倒是挺重的,只是你今个儿告诉了我,万一我将来一不小心脱口而出了呢?毕竟,她们可是每天都跟着我的。”洛芸蕊一点儿也不想知道秦华裳口中的事实,她若是真想知道,过会儿问问娃娃就可以了,只要她明确地表示想要知道,娃娃是绝对不会对她隐瞒的。

    秦华裳眼里很是茫然,今个儿的这一切都出乎了她的意料,偏偏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想要后退已经不可能了。狠了狠心,想着反正已经将屋子里的人给得罪了,那她如今也无所谓了。

    “大伯母,虽说您是我的长辈,但我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

    洛芸蕊将手中的茶盏放到了一边,没有开口只是直直地看着秦华裳。

    这一眼,却是给了秦华裳继续说下去的勇气:“您是秦家的当家主母,但我发现您并不能很好地管束下人。旁的事儿我就不多说了,若是在我家里,一个小丫鬟敢顶撞小姐,怕是直接就被打发出去了,可您却一直在追问事情的经过,这又是为何?”

    见洛芸蕊还是没有开口,秦华裳定了定神,不其然地想到了已经成为秦家养女的秦兰,心里更是暗恨:“还有,兰姐儿跟我们秦家非亲非故,您竟是让她成为了秦家的养女,而我才是秦家的正经小姐,为何直到如今却没有自己的院子?伯祖母年事已高,因为信任您才将秦家所有的事务都交给了您,可您显然并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当家主母。”

    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说完,秦华裳突然觉得浑身轻松。其实,她早就该说出来了,原本忍气吞声只是因为琢磨不透秦家人的性子。但若是早知道洛芸蕊是个一点儿也不通人情世故,甚至于根本不在意秦家钱财的人,她早就应该说出来了。

    “说完了?”

    不知道为什么,秦华裳只觉得一股子凉气往上窜。快速地回忆了一下方才的话,她自问没有哪句话说错了,当下就直起了身子傲声说道:“大伯母,我说完了。”

    “说完了就回你的屋子里去吧。”洛芸蕊承认心底里是有一股子气的,但她却不想跟秦华裳争辩。有什么好说的?教她何为人情世故,还是教她为人处世的道理?秦华裳是怎么想的,她一点儿也不在乎,不过她却是将送秦华裳回泸州城的事儿记在了心里。

    “大伯母,难道你不准备处置这个碎嘴的丫鬟吗?”秦华裳的脸色很是难看,她就算有些心眼,但毕竟年岁还小。这几个月来的担惊受怕,还被一个丫鬟骑到了头上,加上今个儿的算计落了空,若是洛芸蕊不给她一个说法的话,她将来如何要在秦家立足?

    “处置?”洛芸蕊挑了挑眉,她原本不想说什么,但如今看来,若是真的什么也不说的话,她接下来恐怕会被秦华裳给烦死:“华姐儿,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应该把你当成秦家的大小姐?”

    秦华裳一愣,随后猛点头:“那本来就是应该的。”若是没有秦兰的出现,她或许不会这么想,只是有了秦兰的对比,她发觉秦家对她太苛待了。

    “为什么?”洛芸蕊没指望秦华裳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说下去:“你父亲的信中说,他要娶新妇,怕家中太忙乱了,让我们照顾你一段日子。我自问也没有苛待你,你的份例都是比照嫡女来的。若是你觉得在这里待得不习惯,那么我这就唤人将你送回泸州城。反正年前,你父亲也已经娶了新妇了,想必家中也不忙乱了。”

    “不!你不能这样!”秦华裳浑身战栗,她才不要回到那个冰冷的家!

    “咦?华姐儿不想回家吗?难道你就不想你的爹娘?”

    “我娘早就死了!”“即便是继母,那也是你的母亲。”说良心话,洛芸蕊并不想逼迫一个才九岁的小姑娘,但她更不希望秦华裳仗着年幼找她麻烦。若这真的是她的责任也就罢了,偏偏秦华裳跟她没什么关系,更谈不上责任二字。不过,看着泪流满面的秦华裳,洛芸蕊到底还是心软了,毕竟所谓的得罪也不过是说错了两句话罢了。叹了口气,洛芸蕊决定揭过此事:“罢了,不想回去就不回去好了。不过,若是华姐儿真的待不惯或者看不惯秦家的某些事儿,还是要跟我说的。到底是亲戚,送你回家也是应当的。”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