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55.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42 一场闹剧

542 一场闹剧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当秦少天和洛芸蕊赶到的时候,秦家老太太也急匆匆地赶来了,她的身后是一溜儿小跑的秦兰。原本,今个儿的天气不错,她便带着秦兰去园子里转转,哪里想到才到了园子没多久,就有丫鬟来报讯,说是秦华裳要闹自杀。

    这可真真是好笑了,闹自杀!

    自杀这种事情,是闹出来的吗?前几年秦燕绝望自杀,那事先可是一个人都不知道的。就在一个夜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这才叫做自杀!而像秦华裳这种……

    哼,当他们都是傻子不是?这哪里是自杀,分明就是逼迫秦家就范!

    见主子们赶到,丫鬟婆子们赶紧退开了,其中一个较为年长的嬷嬷上前开口快速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这几天,秦华裳的一应事情都是由娃娃一手处理的,除了秦家的主子外,根本就没人进过屋子,自然也不可能知晓屋内的事情。原本倒是好好的,可今个儿一早,屋里却突然吵闹起来,主要是秦华裳的声音,尖利而又高亢,全是一些寻死腻活的话。娃娃的声音倒也有,但因为声音比较轻,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些。

    外面的仆妇听着觉得有些不好,赶紧去通知主子们,至于秦华裳到底说了什么,倒不用她们多嘴,因为从刚才到现在,秦华裳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尖叫。

    听了那嬷嬷的话,秦少天也不多话,直接上前推开门走进了房内。秦华裳的屋子是分里外两间的,外间是小会客厅,里间才是卧房。而仆妇们都在檐下,纵使听到了声响,但到底不是很清晰,等秦少天走到内室门口时,里面的声音却是极为清晰了。

    “你滚开!谁要你救我了?你这哪里是在救我,分明就是在害我!”

    “当我不知道你们的打算吗?这是巴着我痊愈,好将我赶走是吧?我才不要走!”

    “不要不要!你们都给我滚,凭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做错了什么?那个秦兰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凭什么她能当大小姐,住一个大院子,我却要借住在这里?”

    “滚开!我才是大小姐!不要拦着我,让我死,我就算死了,也是秦家的大小姐!”

    ……

    秦少天黑着脸站在门口,薄薄的一扇门并不能隔阻声音,别说秦华裳那尖锐的叫声,就连娃娃劝慰的声音也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只是,有些人却是不能劝的,只能来硬的!

    “别让兰姐儿进来。”回头冲着紧跟而来秦家老太太和洛芸蕊吩咐了一声,秦少天这才将内室的门打开。按理说,他是秦华裳的堂伯父,而秦华裳如今也有九岁了,这样直接进入一个九岁小姑娘的卧房是于理不合的。但显然,这会儿却没人计较那么多,反正也不止他一人。

    其实,这也是变相的不在乎秦华裳的闺誉了,洛芸蕊记得从她七岁之后,洛家二老爷就不会再进入她的卧房了,哪怕是亲生父女,该注意的也应当避讳一些。毕竟就算是在家中,有些流言蜚语还是会传出去的。

    “让我去死!”

    秦少天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秦华裳身穿褒衣赤脚站在床前的脚踏上,面上一片狰狞,手里拿着一支发钗,尖头抵着自己的脖子。而娃娃则是站在屏风旁,只是刚才仿佛发生了一些事情,屏风倒在了地上。

    “啊!你们……”

    发现了众人进来,秦华裳面上闪过一阵慌乱。她如今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眼神自然也是好的,从她这个角度,不但看到了秦家的主子们,更是看到了聚在外间门口看情况的丫鬟婆子们。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秦华裳面上立刻燥得慌。

    若是院子里的正房,那都是好几个房间连成套的,就算将所有的门都打开,站在檐下的人也是看不到里间的情况。况且,这拔步床本就有些大,又有屏风遮挡着,外人想要窥视里面的情况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可偏偏秦华裳住的并非正房,而只是厢房。秦家老太太院子里的厢房并不是很精致的那种,只是里外各一间,还是直筒的。

    这若是平日里倒还可以,有屏风挡着是一回事,另外就是秦华裳哪怕在屋子里歇着也不可能衣冠不整的,毕竟屋子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丫鬟,她身为主子更要讲究礼仪。可最近不是特殊情况吗?

    九岁的小姑娘,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了。特别是在京城的一些人家里,这个年纪完全就可以开始说亲了,等相看个一两年后定亲,然后花上两年的时间备嫁,到了十二三岁也就可以出门子了。

    秦华裳虽然名义上母亲早亡,但事实上她的母亲也就是在去年间才过世的,该教给她的东西也肯定教了。因此她也明白自己这个模样实在是太丢人现眼了。尤其是那双白皙的赤脚。

    其实,别说是秦华裳本人了,旁的人也是有些吃惊。当然,最为吃惊的人就是走在最前面的秦少天了。

    原本他是觉得秦华裳是自己的堂侄女,年岁也不大,况且一般人就算是在卧房里,也是穿戴整齐的。哪怕是晚间也不会像这般无礼,况且如今还是青天白日的。

    不过,秦少天吃惊归吃惊,但跟万分尴尬已经涨红了脸的秦华裳不同,他更多地则是气愤:“看看你这是什么样子?你当自己是什么身份?还有半点儿闺阁小姐的模样吗?行了,你的病也好了,赶紧给我回泸州城去。我们家可供不起你,也免得你这幅样子带坏了兰姐儿。”

    说完之后,秦少天侧过身子往旁边走了两步,这态度也表明了接下来的事情不能由他全权出面了。说到底,秦华裳还是一个未嫁的女儿家,又是二房的人,最好这事儿是由秦家老太太出面处理。

    只是,秦少天这么一让,原本被他挡住了半个身子的秦华裳,算是彻底地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未出阁的少女,却以这般衣冠不整地模样出现在众人面前,至少在秦家,秦华裳的闺誉是彻底毁了。

    “我……”听到秦少天的话,秦华裳真的是又气又急。她一贯自认为自己的出身不差,平日里无论是孝顺长辈还是旁的行事作风都不比秦兰差,却偏偏被秦少天如此鄙视,甚至于还怕她带坏了秦兰。秦华裳本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整个人都有些魔障了:“好好,你们都想要赶我走,那我就死在这里好了!”

    边说着,秦华裳手里的发钗就往脖子上送了一分,但秦少天却连抬眼看她都不曾,只是望向刚进来的秦家老太太和洛芸蕊。

    没人会真的担心秦华裳会自杀,说白了,真正想要自杀的人,那都是在夜深人静偷偷地就去了,越是这般大张旗鼓地闹事,越不会真的出事。秦华裳此人,心计是有一点儿的,可显然她那点儿小聪明在秦家人面前是完全无用的。

    “什么叫做我们要赶你走?你是我们家的什么人?哼,我活了这把年纪,也自问见过不少人儿和事儿,却没见过你这般没脸没皮的小畜生!你的亲生母亲过世还不到一年,不好好待在家中为亡母守孝念经也罢,还千里迢迢跑到京城走亲访友?还有,你亲生父亲活得好好的,你却不在跟前守孝,还口口声声地不想回家?你倒是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家?嫌弃你父亲是个商人不如我们家,所以才眼巴巴地希望过继到我们家来?”

    无论是前朝还是本朝,孝道一直都是最为重要的。

    这么说吧,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后者便是用来表达孝道的,事实上不论父母是否不慈,身为子女却是不能不孝的。

    诚然,秦华裳的亲生父亲是很过分,逼死了原配,抛弃了女儿,还打算霸占原配留下来的嫁妆。

    可说句难听感到,秦华裳的亲生父亲就算做得再不对,身为女儿,秦华裳还是没有任何立场来责怪他。一般来说,当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后,出面的应该是原配的娘家人。偏偏秦华裳亲生母亲的娘家差不多可以说是没人了,因而她即便再有不满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也许乍听之下会觉得律法很是不近人情,但那又能如何呢?毕竟相对于前朝来说,本朝的律法已经算是开明了。若是搁在前朝,被休弃的妇人无论有多少家产都只有死路一条,寡妇终生不得改嫁,甚至于定亲后未婚夫过世的女儿家也必须要守望门寡……“不是这样的!明明就是他不好,他不对!他害死了我娘,还想要逼死我,我才不要认他做父亲!而且我要是回去的话,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逼死我呢?为什么?”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