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6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48 噩耗

548 噩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原本,壤南王在占据了四个城之后,也并没有对城中的百姓做过什么,毕竟他是打算称王称霸而不是平添杀戮。可自从大军南下之后,那些身处于兵变范围内的百姓就被牵连在了战乱之中。可以说,杀戮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无论是哪个朝代哪场战争,最受伤害的永远都是老百姓。

    秦薛氏搂着怀里的孩子,浑身都在颤抖,能够平安到达京城是她做梦都在想的,但真的到了京城,她又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小姑娘,虽说衣衫褴褛,但仍然可以看出那姣美的容貌。能够平安到达京城,真的是他们这一行人最幸运的事情。

    一行人中,秦薛氏母子三人算是最狼狈的了,除开他们其他的人虽说也是风尘仆仆的,但却也不至于衣衫褴褛。

    秦华裳一脸嫌弃地看了看秦薛氏,很是不屑地离他们远了一些。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当初被秦家人赶走,结果马车才驶到泸州城外时,就发现了有些异常。陪同秦华裳一块儿过来的是一个经历丰富的老嬷嬷,当下就阻止了马车继续进城,选择了暂时在城外的村子里借住。这一借住就是好几天,秦华裳倒是不着急,她本就不乐意回家,哪怕眼下这种情况由不得她不乐意,她也希望能拖几日算几日。

    结果,在借住到第五天时,泸州城果然出事了,秦家的嬷嬷立刻让马车掉头往回走,可那个时候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从泸州城蜂拥而出的百姓将官道堵得严严实实的,哪怕秦家有马车却也无法立刻赶回京城。好在他们身上的银钱还是不缺的,锦衣玉食那是不用想了,但单买些粗粮馍馍却是足够过活一两年的。干脆,他们就随着其他的百姓一起,往四处躲藏。却不想在路上意外遇到了秦薛氏母子三人。

    “你说,我爹真的已经死了?”

    虽然看不惯秦薛氏那畏缩的模样,但越接近秦家的宅子,秦华裳就越担心这事儿。她可没有忘记当初在秦家时,洛芸蕊说的那番话。

    她跟秦兰的区别。

    说白了,不过就是因为秦兰已经没有血脉至亲了,所以显得比她可怜比她惨罢了。可若是她跟秦兰一样,也没有了血脉至亲……弑父这种事情她当然是做不出来的,但若是老天爷遂了她的心愿,倒是也不错。也因此,在听到秦薛氏说秦家如今只剩下他们母子三人时,她心底里隐隐有着意思喜悦。

    “是。”秦薛氏的声音轻轻的,但因为马车里很是安静,还是能够清楚地听到她的话。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一路上秦华裳反复地问她这个问题,但她还是一遍又一遍,很是耐心地回答。

    跟一直在城外,即使后来也有嬷嬷和小厮护着的秦华裳不同,秦薛氏母子三人可是从最为混乱的泸州城的城中间逃出来的。

    之所以说泸州城最为混乱,那是因为像冀州城和平阳城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壤南王完全是以绝对的优势在没有造成任何伤亡的情况下,将两个城拿下的。可泸州城的守军却发现了异常,也因此事先做了防备。但显然对于百姓而言,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投降。虽说直接投降太过于没有气节,但也好过于跟家人阴阳两隔。

    想起几个月前的那一幕,秦薛氏颤抖得更为厉害了。死死地搂着怀里的儿子,当初要不是为了这个儿子,她的夫君也不会死去。

    “娘,没事儿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开口说话的人是秦薛氏的长女秦霓裳,秦霓裳的模样真的很出挑,这一点儿在她还很年幼的时候已经体现出来了。如今,她的身量比之年幼的时候长开了不少,只要稍微打扮一番,一定会是一个惹人注目的小美人。

    秦薛氏伸手揽过了女儿,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真要算起来,这段时间真的是她这辈子以来过得最为凄惨的了。虽说她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但毕竟那会儿她还没有记事。空有旁人的同情,她对于父母的印象根本就是全无的。而后来那位小时候对她极为好的秦家老太太过世时,其实跟她的关系已经很差了,她纵使难过但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可这一次呢?

    死的人是她的夫君,即便平日里她跟夫君也有些许摩擦,但总的来说,两人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她年长了夫君三岁,当初能够有这门亲,靠的还是秦家已故的老太太。可到底成亲多年,又生下了一儿一女,纵然没有爱情也有了亲情。

    谁能想到,两人最终会是以这样的情形永远地分开?原来,她还一直认为就她这种身子骨,又比夫君年长三岁,一定是她先离开的……

    “到了,这位太太,您小心点儿。”

    马车一停下,秦华裳就迫不及待地出去了。而尚在马车里的嬷嬷则扶了秦薛氏一把,这嬷嬷原先是秦家那已故老太太身边的人,后来秦家分家之后,她就跟了大房。虽说一直没能得到重用,但秦家也不曾亏了她。路上遇到了秦薛氏母子三人,她自然是认得的,只是一时间也不知道该称呼什么,就以“这位太太”暂时代替着,好在秦薛氏一直心神不宁的,也不曾纠正什么。

    一行人到了秦家之后,门房里的小厮立刻麻溜地去二门通报了。只是小厮是不能直接进入二门内的,一层层下来,等到了洛芸蕊这边,已经过去了一刻钟了。

    洛芸蕊身子重,但听说来人中包括秦薛氏,又听说二房遭了大难,却是不得不见了。赶紧让人将他们一行人迎进后宅来,又派人去通知秦家老太太,接着还安排人将客院打扫出来。等折腾完这些,洛芸蕊才乘着软轿去了秦家老太太的院子里。

    秦薛氏一行人很快就到了,算起来,洛芸蕊跟秦薛氏也有两年多未曾见面了,可乍一看,洛芸蕊差点儿认不出秦薛氏来了。

    如果说,两年前的秦薛氏只是看上去身子骨有些虚弱,有种弱柳扶风的柔弱感觉,那么如今的她却是惨白着脸色,一副随时都可能倒下的神情。更可怕的还不是这些,而是秦薛氏那双眼睛里透出来的绝望。

    也顾不得说别的了,赶紧安排人将让秦薛氏母子三人下去洗漱休息一会儿,旁的事儿都可以以后再说。秦薛氏也没有推脱,她是真的累了,不止是身子骨累,而是整颗心都是极度憔悴的。

    目送秦薛氏母子三人离开,秦家老太太赶紧唤了随行的嬷嬷进来问话。

    当初,陪同秦华裳去泸州城的嬷嬷都是秦家的老人了,虽说有几个是原先那位老太太身边的人,但她们也并不是坏人。秦家老太太之所以没有重用她们,并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手头上有用惯了的人。

    嬷嬷们很快就进屋了,没曾想秦华裳也一道儿来了。

    说实话,比起之前看到的秦薛氏母子三人,秦华裳虽然面上也是有些憔悴的,但总的来说还算是可以。或许是因为原本的印象不太好,见到秦华裳这副模样,想着方才那情形,秦家老太太和洛芸蕊心下都有些不喜。

    “伯祖母,大伯母,这一次可把华姐儿给吓坏了。”

    不等秦家老太太和洛芸蕊开口发问,秦华裳抢先开了口。这一次,她来到秦家的心态跟之前却是大不相同了。若是说之前她因为不了解秦家的人,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前来投奔的话,那么这一次,她感觉自己终于回家了。

    哼,不是说自己有亲人所有秦家不能过继她吗?如今她可没有那些个见鬼的亲人了,秦家再也没有理由将她赶回去了。况且,当初逼死她亲生母亲的人就是她的亲生父母和那位继母,如今那两个坏胚子都已经死了,她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这么想着,秦华裳面上忍不住带出了一丝笑意。

    “杨嬷嬷,同我说说这一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不惯秦华裳那副样子,秦家老太太纵然还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也知道秦家二房这是遭了大难。这秦华裳好歹是秦家二房的人,不说悲痛欲绝,怎的还这么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这算是什么意思?

    被点到了名的杨嬷嬷并不敢有一丝隐瞒,立刻将这一路上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外加还有从秦薛氏口中得知的一些消息。反正,但凡是她知晓的,她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说什么?二弟二弟妹都没了?还有少华夫妻俩?还有少杰?”纵然秦家老太太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这一消息弄得有些懵。虽说她跟秦家二房的关系也不是特别好,但到底做了那么多年的亲戚,秦家二房又不曾得罪过她,乍一听噩耗,很是有些受不了。洛芸蕊心里也很是震惊,可见秦家老太太这样子,立刻打算开口劝慰,却不想刚要开口,就看到了秦华裳面上的那丝笑意,当即心里一阵气恼:“秦华裳,你到底在笑什么?你父母都过世了,还这副样子?”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