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66.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50 梦魇

550 梦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秦华裳的耳边一直盘旋着这句话,心底里一阵阵发寒。真要是算起来,她的母亲过世也就一年的时间,当初她眼睁睁地看着母亲咽气,心里虽然清楚母亲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活生生地逼死的,但内心里却没有太多的愤怒,有的只是迷茫不知所措,以及绝望。

    如果说,母亲生前她的日子也算不上有多好,但至少那个时候,有人护着她疼爱她。在母亲过世的那一刻,秦华裳算是彻底明白了一件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像母亲那般无条件地对她好对她付出一切。

    可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忘记了曾经是她整个世界的母亲呢?

    “哎哟!姐儿你这是怎么了?这会儿虽然天气热了,可你也不能坐在地上呢!”于嬷嬷之前并没有跟着一起进入二门里,而是被安排到了客院。可在客院里左等右等,仍然没有等到秦华裳,焦急之下于嬷嬷央求了二门的门房,这才得以进入后宅来寻秦华裳。没曾想,她刚走到秦家老太太院子外时,就看到秦华裳瘫坐在地上,满脸的泪水:“怎么哭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被于嬷嬷搀扶起来,秦华裳脑子里还是一片混沌。

    这下子,于嬷嬷可着急了,下意识地知晓秦华裳这是又在秦家人面前被教训了,甚至于可能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得严重。可她除了着急也没有旁的法子了,好歹在秦家待了几个月,秦家人的性子她差不多也知晓了,这会儿哪怕她冲到了秦家老太太的院子里,也是不可能讨到说法的。

    忿忿地跺了跺脚,于嬷嬷决定先将秦华裳带回去休息,旁的事情还得以后慢慢商量着来,反正这一次秦家人是没有理由再赶她们走了:“姐儿不怕,如今姐儿只是孤身一人了,除非他们完全不要脸面了,要不然到底还得照顾着姐儿的。”

    茫然地转头看向于嬷嬷,秦华裳也不反抗,任由于嬷嬷拖着自己往前走。

    从二门出去倒是没有人会为难,事实上秦家的主子也没有说不准她们进入后宅,要不是因为如此,门房的人也不敢随意放行。

    到了客院,秦薛氏母子三人已经在厢房歇下来了,他们住的是客院里最好的屋子。不过这并不是秦薛氏自己选的,而是被丫鬟引进去的。秦薛氏本人一直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两个孩子年岁还小,并不太懂事,所以都没有反对。这会儿秦华裳到了之后,却只能做偏房了。

    照理说,秦薛氏是秦华裳的长辈,让长辈住上房也是应该的,可问题在于,当初秦华裳离开泸州城之时,他们就已经打算分家了。这秦家二房再次分家的话,被迫离开的也只能是秦薛氏那一房,因而秦华裳自认为自己是比秦薛氏地位高的,也不单单是她,就连于嬷嬷也是这么想的。

    “姐儿莫气,我们如今犯不着跟他们斗气。我算是看出来了,这边的老太太和太太都喜欢柔弱的人,你看那秦兰不争不抢的,有什么好东西不都是她的吗?我们也这样,左右不过是个房间,我们让他们。”

    于嬷嬷有心替秦华裳出头,但她也不是傻到家的人。明知道自家小姐并不讨这边长辈的欢心,若是再闹出这一场来,指不定又会出什么事儿。倒不如装个乖巧懂事,说不定反而能有效果的。况且,于嬷嬷琢磨着,也许这一回这边的长辈就愿意过继秦华裳了,要是这样的话,客院这边根本就无所谓,自家小姐将来是要住到后宅去的。

    过继和收养从来就不是一回事,倘若秦家真的愿意过继秦华裳的话,那么她跟秦兰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

    只是,有可能吗?

    “嬷嬷,帮我找一身素净的衣裳来。若是没有,就拿银子去买一身粗布麻衣来,或者跟下人买也可以。”

    “姐儿这是在说什么话儿?”于嬷嬷吃了一惊:“这是在人家家里,哪里有穿孝衣的?况且,那边不也没穿吗?”

    所谓那边,指的是秦薛氏母子三人。可问题是,秦薛氏母子三人从在泸州城亲眼目睹家破人亡的事情后,就再也没有换过任何衣裳。几个月下来,当初的那身华美的冬装,早就已经破烂得不像样子了。也真是因为如此,没人会在意他们穿的衣裳是什么颜色,这根本就已经黑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

    “嬷嬷,今个儿你陪我睡吧,我有些事儿要同你商量一番。不过,你还是先去帮我找身素净的衣裳,谁叫有些人并不忌讳这个呢。”秦华裳很是苦涩地开口,她算是明白了,洛芸蕊看重的并不是什么忌讳的问题,而是单纯的孝道。也是,她可以不为继母守孝,甚至于可以无视自己的父亲和祖父母,那么亲生母亲呢?那个唯一对她全心全意付出的母亲,却是怎么样也无法抛之脑后的。

    于嬷嬷有心要劝,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至于素净的衣裳,倒是不需要专门去外面买,跟客院的大丫鬟说了一声,回头她就给送来了几身淡青色的衣裳。是府上小丫鬟的份例衣裳,严格来说不是孝服,只是颜色比较淡雅一些。秦华裳身量高,稍微修饰一下就可以穿了。

    接了衣裳,于嬷嬷总算松了一口气。淡青色的衣裳看着倒是素净,但也不至于太过于扎眼,顶多将袖口领口的花纹给去掉,这样一来总算是能有个交代了。这么想着,于嬷嬷又有些为秦华裳感到不值了。摊在一般的人家,哪个不是劝着自家的侄女不要太过于伤心,怎么会刻意提起要守孝的事情呢?

    可不管于嬷嬷怎么想,第二日,秦华裳依然穿上了那身淡青色的衣裳。

    走出门房之前,她又细细地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其他问题了,这才缓缓地走出房门。身后的于嬷嬷面色很是不好,昨个儿晚上,秦华裳同她说了很多关于未来打算的事情,在觉得秦华裳终于长大了的同时,于嬷嬷又为秦华裳感到很是委屈。她是秦华裳母亲的陪嫁丫鬟,从小就陪在身边,当初还未到秦家时,秦华裳的母亲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可秦华裳却……

    “三婶,弟弟妹妹。”

    刚到了院子里,秦华裳就看到从上房里走出来的秦薛氏母子三人。休息了一夜,他们的面色总算是好看了一些,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够看出秦薛氏眼神里的绝望。

    “堂姐好。”开口打招呼的是秦薛氏的长女秦霓裳,秦薛氏本人则是依然将小儿子搂在话里,不言不语。

    “嗯,一同去给伯祖母请安吧。”

    一行人以秦华裳为主,往二门走去。二房的门房这次倒是没有阻拦,就连于嬷嬷也一同放进去了,想来是得了主子的吩咐。见状,秦华裳心里总算是松快了一些,不管怎么样,对她而言这总算是个好消息,但若是今个儿能让秦家的人松口过继她为女儿,那她才算是真正地放下了心。

    他们来得算是比较早了,秦家老太太刚起身没多久,连早饭都还没有摆上。

    “怎的来得这般早?”人家已经到院子里了,秦家老太太也不能不见,当下吩咐丫鬟多准备一些早膳:“你们都没有用早膳吧?来,陪着我这个老婆子一道儿用一些。”

    一行人依次坐下,用早膳时,倒是没说什么,等早膳被送下去了,秦家老太太才拉着秦薛氏的手,开始问询起来。

    泸州城的事情,但凡是随行的嬷嬷知晓的,都已经告诉了秦家老太太。但是关于秦家二房的那些事儿,却都是听秦薛氏说的,虽说有些话不可避免地会再次伤害到秦薛氏,但秦家老太太却是不得不问的。

    倘若那些人真的出事了,作为亲眷,秦家也要代为办后事。哪怕无法找回尸身,建个衣冠冢或者在庙里点个长明灯却也是应当的。

    虽然很是伤心,但秦薛氏还是将她知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其实,严格说起来,她真正目睹的死亡只有她夫君。那会儿,泸州城大乱,街面上全是乱兵,相互厮杀有之,趁乱抢夺财物也有之。秦薛氏他们家本已经从秦家搬了出来,可因为突然间大乱,秦薛氏的夫君就带着一家人打算回去,也好讨个主意。不想,马车快到秦家门口时,却遇到了乱箭。秦薛氏的夫君是为了保护年幼的儿子才过世的。甚至于,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秦薛氏当时几乎已经崩溃了,还是她的长女连拉带扯地将他们弄进了秦家。可谁也没有想到,秦家早已经被洗劫一空了,只留下了满地的尸首。

    “我看到了公公和二哥的尸首,他们就躺在影壁前面。我整个人都软倒在地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了。霓裳倒是进去看了看,后来,又拉着我躲过了一**的乱兵,总算是逃离了泸州城。”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秦薛氏的声音都是飘着的,眼神更是完全没有焦距,空洞得让人心惊。那些事儿对她而言,那就是一辈子的梦魇!“娘,没事儿了,你有我,还有弟弟,我们以后一定会好好的。”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