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6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52 准备动手!

552 准备动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只是,想要过继到秦家,秦华裳琢磨着还得添一把火。万一若是因为她太安静了,导致秦家人将她忘在了脑后可怎生是好?她跟堂妹秦霓裳不同,一来秦霓裳年岁还小,二来到底秦薛氏还在,怎么着也会为她考量一二的。唯独她,却只是自己。

    暗暗思索着要如今接近秦家人,偏偏因为洛芸蕊要安胎,几乎不怎么出院门;秦家老太太忙着管后宅的事情,也没空理会秦华裳;秦少天除了要忙公事之外,还要给秦家二房那几人办后事,要知道其中两个还是他的长辈,这后事可马虎不得;杰哥儿是一月回来一次的,秦华裳至今还没有见到他;泰哥儿就不用想了,秦华裳再怎么样也不会将主意打到那鬼灵精的头上,别等下没算计到人家,反倒是被人家给卖了。

    那么,最后就只剩下了昊哥儿和秦兰。

    在这两人之中,秦华裳更倾向于从秦兰处下手。除了她本身就是想要代替秦兰之外,另外还有小看秦兰的意思。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秦华裳竟然寻不到人。这一次两次的或许是巧合,次数一多却不得不让秦华裳上了心。联想到之前秦兰在秦家老太太那儿说的话,秦华裳琢磨着,看来秦兰真的是在故意避开她。

    “兰姐儿,我怎么觉得你在避着我?”

    好不容易堵到了一回,秦华裳干脆利索地将话挑明了,她就不信,她将话说得那么明白,秦兰还敢再避着她。可惜,她又一次猜错了。

    “大堂姐,你可真会找人。我都刻意避着你了,怎么还是被你找到了?”

    看着秦兰一脸无辜外加委屈的模样,秦华裳当下就被气到了。这算是什么意思?直接打脸?秦华裳快速地转着心思,如今还不到撕破脸的时候,她无论如何也得将这口气给咽了。当然,忍气吞声并不代表她就会将这事儿忘了,相反,她一定要牢记在心。

    “你有什么事儿吗?我娘还等着我过去,大堂姐求求你别拦着我。”秦兰见秦华裳迟迟不开口,只得软着声音哀求着。

    其实,从一开始秦华裳就弄错了一件事儿,秦兰跟她那是完全不同的。乍一看或许秦兰的身世比她还要惨,但事实上秦兰本人却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小时候,即便她没有亲生母亲疼爱着,但也有父亲和奶娘,她的父亲将她当成绝世珍宝一般宠爱,哪怕后来父亲过世了,那也在临终之前将她日后的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这么说吧,跟泰哥儿耍心眼是最不明智的,因为你会被他反耍一把。

    而跟秦兰耍心眼却是完全没有用的,因为她根本就不会去思索你话里的弯弯绕绕。

    “兰姐儿,你很得意是吧?还真当这里是你的家了?”秦华裳看了一眼秦兰身后的丫鬟婆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她的声音极轻,保证身后的人都不会听到,却正好能被秦兰听在耳里。

    秦兰吃了一惊,有心要说什么,又想起之前泰哥儿叮嘱过她的事儿,当下低着头不言不语,直接人却往旁边走去。到底是在秦家,又是人来人往的路上,除非秦华裳想将事情彻底闹僵开来,要不然想要阻止闷头走路的秦兰还真是不容易。

    好不容易摆脱了秦华裳,秦兰进了洛芸蕊的院子,第一眼就看到了从二门外练武归来的昊哥儿,当下就忍不住跟昊哥儿抱怨了几句。

    要说起来,在整个秦家,跟秦兰感情最好的人非昊哥儿莫属了。毕竟,其他的人要么就是平日里忙活,要么就是年岁差得大了,也只有昊哥儿能跟秦兰整日里玩在一起,两人感情好也不稀罕。

    昊哥儿听了秦兰的话,倒没有立刻为她出头:“姐姐,这事儿先别告诉娘,等回头我跟二哥说,让他帮我们出个主意。”

    秦兰本也没打算告状,毕竟在她看来,秦华裳那番话虽说刺耳,但也不至于上升到告状的地步。况且,她只是有些天真,又不是傻,明白小孩子之间的一些事情若是牵扯到了大人身上,这事儿算是没完没了了。因此,秦兰当下就同意了昊哥儿的话,与其让洛芸蕊回头对秦华裳一通说教,不如直接找最最能干的二哥来帮忙。

    孩子们的事情,洛芸蕊未必不知情,毕竟她才是秦家的当家主母,甚至于连秦家老太太也是知情的,却没有一个人出面阻止。她们都是想要借此机会锻炼一下那几个孩子,说白了,在一个没有任何隐忧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将来怕是会缺乏面对困难的勇气。

    就好比洛芸蕊,她年幼的时候过得并不轻松,但小时候苦却不算苦。反观秦曦,从小倒是轻松自在了,可长大后却没少吃苦头。

    以前,家中只有三个亲生的哥儿,虽说相互之间偶尔有些竞争,但也只是杰哥儿和泰哥儿罢了,相对来说还是很和睦的。这兄弟和睦当然是好事,但若是因此不知道人性的善恶却并非是一件好事了。

    吩咐几个孩子的嬷嬷和贴身丫鬟盯紧一些,其他的事情就由着他们去了。想来,在自己的家中,几个孩子又是团结一心的,秦华裳也没有太大的本事,应当是不会有事儿的。

    洛芸蕊想的不错,那几个孩子的确是不会有事儿,因为有事儿的是秦华裳!

    泰哥儿是个蔫儿坏的孩子,以往有杰哥儿在,偶尔还能压制住他。如今杰哥儿不在也就罢了,瞧着长辈们似乎都没有阻止的意思,泰哥儿那是真的打算放开了手脚折腾一回。他精明着呢,不在自家后宅里动手,却瞄上了客院。当然,客院除了秦华裳还有其他的人,泰哥儿并不想误伤,自个儿掏钱在京城外的泞渲庙里为秦家二房过世的人办了一场水陆法事。

    说起这泞渲庙,在头几年还并不出名,却是在去年间,迎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这才让泞渲庙开始出名了。

    为了让那位德高望重的大师亲自出席这场水路法事,泰哥儿没少求人情。好在,他平日里经常出入皇宫,又注重人际关系,讨几个人情还是很容易的。而秦薛氏本就对夫君的过世念念不忘,听说了这事儿后,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就带着两个儿女离开秦家赶往泞渲庙。而水路法事却是要真正七天七夜的。

    无辜的人离开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

    旁的一切,泰哥儿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只等入夜时分给秦华裳一个狠狠地教训。而泰哥儿不知道的是,在他准备好一切的时候,秦家的长辈们也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少天,你说泰哥儿想要怎么折腾秦华裳?”

    “特地将三弟妹母子三人弄走,等一下动静肯定很大。不过,究竟是什么,我还真的猜不出来。”

    “那他到底准备了什么东西?等等,若是你什么都没有打听到的话,是不是代表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通过家里的下人?”

    秦少天笑得很是诡异,可不是嘛,这才是他最为好奇的一点。这富家公子哥,手头上有几个心腹是很正常的,但一般的公子哥也是在十来岁甚至于二十来岁的时候,才会有真正的心腹。可泰哥儿今年几岁?刚过了八周岁的生日没多久!

    啧啧,想着自己向泰哥儿那般大小的时候,纵然比一般的孩子懂事,那也是将心思都放在念书上面的,旁的多余的心思却是真的没有的。要不是为了看戏,秦少天真的很想抓着泰哥儿问个清楚明白!不过,如今也不急,等这事儿结束了,泰哥儿那边他自然会亲自拷问的。

    可怜的泰哥儿,躲在客院外头,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好在这会儿秦华裳早就已经入睡了,倒是没有发觉。只是泰哥儿身边有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哥儿,伸手狠狠地掐了泰哥儿一把,差点儿让他尖叫出来。

    “安静点,要不然就没的玩了!”

    “嘶!那你还掐我?太过分了。”

    “安静!”

    泰哥儿按着被掐得生疼的胳膊,一脸俊脸整个都扭曲了:“要不是我不敢打你,我一定揍你!”

    “哼,你都说了你不敢,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对了,我们准备得那么充分,等下不会把那小姑娘给吓死吧?真要是把她吓死了,算你的还是算我的?”“当然是……算我的。”泰哥儿突然蔫吧了,算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呢,话说回来,他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把这祸害往家里招?但愿他老爹不要发现今晚的行动,要不然他就死定了!“那还差不多,你可以准备动手了!”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