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8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62 现学现卖

562 现学现卖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见秦少天真的有些气恼了,洛芸蕊忙瞪了泰哥儿一眼,让他收敛一点儿。若真的将秦少天给惹恼了,他不会找皇室算账,但泰哥儿却是死定了!

    “咳咳,爹,我跟你开玩笑的,嘿嘿嘿。”

    “开玩笑?”秦少天横了泰哥儿一眼,又一次看过洛芸蕊和杰哥儿,心下当即明了了:“哼,敢情这事儿我是最后知晓的?等等,上门女婿……嫡亲哥哥……父亲早亡……秦元泰!”

    泰哥儿的大名便是秦元泰,但在家中却是很少被人提起的。这会儿秦少天这般称呼,就代表着他已经快被气疯了。

    见状,泰哥儿快速地躲到了杰哥儿的身后,他的身量倒是比杰哥儿略小一些,但想要靠杰哥儿将他的身子完全遮住却是不可能的。况且,杰哥儿显然没打算护着他。

    往旁边一让,杰哥儿伸手扶住洛芸蕊,笑得格外得灿烂:“娘,儿子好久没回家了,要不陪着娘去园子走走?或者是去看看小妹?”

    “这个主意不错,正好我也歇了一天了,去走走吧。”

    在泰哥儿瞠目结舌的注视下,洛芸蕊和杰哥儿慢步走了出去,不一会儿房里就只剩下了他和秦少天。

    这是打算让他们父子好好谈谈?

    泰哥儿突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这会儿他终于明白平日里那些个被他折腾过的人的心理。

    这简直了……

    留下那对父子互相折腾,洛芸蕊由杰哥儿扶着去了不远的秦兰院子里。这会儿已经傍晚时分了,秦兰坐在院中的躺椅上,却不是那种悠闲自在的享受晚间的微风,而是一脸愁眉苦脸地抬头望着天空。听到丫鬟喊人,这才惊得跳了起来。

    “兰姐儿怎的了?可是有了女儿家的心事儿?”洛芸蕊虽不知到底是为了何事,但这“女儿家的心事儿”一说却是她故意逗弄秦兰的。

    “娘,您怎么也取笑女儿……”秦兰虽说并不是很理解这话,但本能地说洛芸蕊这是在逗她,当即就撒起娇来了。不过,旋即她又再次苦了脸:“娘,我到底要对堂姐如何才好呢?”

    洛芸蕊微微一怔,当下明白秦兰口中的堂姐指的是秦华裳。

    这秦少天将秦华裳拘在客院中的事情,洛芸蕊虽说事先并不知情,但事后却是有所耳闻的。因而她想不明白,秦华裳都自身难保了,怎的还会找秦兰的麻烦:“怎的,她又来招惹你了?”

    秦兰眼角耷拉着,一副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模样:“倒也不是招惹我,只是她……说的放佛也有些道理。”

    迟疑了片刻,秦兰便将秦华裳对她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洛芸蕊。

    除了昊哥儿陪着她一同去的那次之外,后来秦华裳还是陆陆续续地递进了一些消息。虽说秦家的下人也知晓秦华裳不得主子的宠爱,但毕竟身份不同。况且,秦家的主子们就算不待见秦华裳,可吃穿用度却仍然是比着嫡小姐的份例来的。就凭这个,下人们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了。

    也因此,秦华裳偶尔还是能够通过丫鬟将一些信件或者口信传到秦兰这边。

    数典忘宗这样的话,秦华裳倒是没有再提起过。也不知道是谁教导了她,之后她跟秦兰说的,都是一些为人子女应该谨守的孝道之类的。又拿自己作比较,将自己被迫要进入小佛堂为父母长辈祈福的事情说成是她自愿的,甚至于这话里话外的,还希望秦兰同她一道儿。

    这若是极为刺耳的话语,或许秦兰就不会在乎了。可秦华裳用这种方式,一点一滴地让秦兰接受她的想法,却是真的能够起一点儿效果。

    旁的不说,至少这些天,秦兰便不再跟昊哥儿玩闹了,连园子也不去了。整日里闷在房里,顶多就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歇着,不跑不跳不笑不闹。她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从小便没有吃过什么苦头,哪怕最为疼爱她的亲生父亲故去了,她的处境却一直都是很不错的。这几天下来,人倒不至于消瘦,但心里的烦闷却是更甚了。

    “……娘,您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孩子?我的亲生父亲才故去了一年不到,虽然我想起他的时候心里会很难过,可有的时候却不会想起他。我是不是特别特别的坏?”

    洛芸蕊看着一脸自责甚至于有些自我厌弃的秦兰,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虽说秦兰并不是自己亲生的骨肉,但洛芸蕊却也是真心待她的。听秦兰这么一说,立刻感到的是一丝痛惜,想必这几日里她受到的心理琢磨也是不轻的。这至亲之人亡故对于还活着的人来说,是极为痛苦的。可毕竟秦兰只是一个孩子,若是她在失去了亲生父亲后陷入了绝境,那或许还会整日沉浸在悲痛之中。但目前的日子还算是优渥,在大多数情况下,仍然会被新的事物吸引过去,自然那悲痛也不可能天长日久的。

    “兰姐儿,你听我说。这子女孝顺父母是应当的,可那种孝顺却是来自于内心,而不是那些表象。况且,当日你亲生父亲临终前,将你托付给了我们,自然是希望你日后开开心心地过日子。难不成你觉得你的亲生父亲会希望你每日以泪洗面来表达孝意吗?”

    秦兰低着头不言不语,许久之后才仰着头笑了起来,只是眼角却落下了两颗晶莹的泪水。

    “娘,您说的是。只要我每日里开开心心,父亲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兰姐儿乖。”洛芸蕊伸手揽过秦兰,下意识地想起因为自己再次怀孕,似乎忽略掉了很多事情,当下对怀里的秦兰更为怜惜了:“兰姐儿,若是你以后有空便常去娘那儿陪伴吧,或者可以去找祖母要点心,但客院那边,不用过去了。”

    秦兰乖巧地点头,忽的又开口:“可是,堂姐她邀我一同去看望三婶他们。”

    秦薛氏母子三人目前并不在秦家,而是去了城郊的庙里做水路法事。这水路法事至少要七天七夜,算上前后耽搁的时间,以及路上往返的时间,怕是要差不多十天左右才会回来。可就算如此,离他们回来也没有几日了,完全犯不着再特意赶去看望。

    “不用过去了,你三婶他们用不了几天就快回来了。况且,秦华裳的心思太多了,应该在小佛堂里好好收收心。”

    原本是顾念秦华裳如今家人都已故去,就算客院里的小佛堂已然准备好了,也并没有立刻逼她进去。可如今明摆着,对秦华裳忍让一分,她都会折腾出事情来,不若干脆下狠手,反正她如今也没有任何靠山。

    洛芸蕊承认她也是有些私心在里面的,但那又如何?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对于自己在意的人照顾极多,但对那些个跟她毫无关系的人,她又凭什么为那些人考量呢?

    又安抚了秦兰一阵,洛芸蕊离开小院时,看了看一旁的杰哥儿:“杰哥儿这次回来是能住一天的吧?”

    太学虽说是一月才休息一天,但通常会在休息的前一天下午提前放学生们离开,因而杰哥儿会一直到后天的清晨才离开。

    见杰哥儿点头,洛芸蕊又道:“既然如此,娘交给你一件事儿吧。明个儿不论用什么办法,让秦华裳老老实实地进入小佛堂。同时,她身边那个老嬷嬷也要一道儿进去。记住,入了小佛堂后就别再让她们离开了,一应的吃穿用品让其他的丫鬟每日送到便可。”

    杰哥儿笑着答应着,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说起来,在秦家的三个哥儿中,跟秦兰感情最好的人非昊哥儿莫属了。可杰哥儿和泰哥儿对于秦兰也是爱护有加的,毕竟那是他们曾经期待了那么久的妹妹。只不过,因为年龄和学业的关系,他们无法陪伴秦兰,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不在乎秦兰。

    据说爹和两个弟弟都曾经出手教训过秦华裳,但似乎最终还是要靠自己呢。他倒是想看看,那秦华裳到底有什么本事!

    秦华裳的本事暂且不得而知,等洛芸蕊回到院子里时,泰哥儿已经不见了踪影,屋里只有秦少天一人在喝茶。见杰哥儿也跟着一道儿回来了,秦少天摆了摆手,将杰哥儿轰了出去,这才将方才的事儿告诉了洛芸蕊。

    “……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能不同意吗?他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我觉得吧,以他的性子不涉足官场也不错,反正他本就聪慧,将来不做官也能干些他喜欢的事儿。”秦少天苦笑连连,不管如何,对于自己的儿子要当人上门女婿的事情,他还是无法坦然接受。哪怕对方将来是一位公主殿下。可洛芸蕊听着这话面上却浮现一丝古怪的神情,照秦少天这话的意思,泰哥儿仿佛是将她和杰哥儿的对话当成了说服秦少天的法子。真不知道泰哥儿原先就是这般想的,还是说完全是方才听了他们的对话才现学现卖的。迟疑了一番,洛芸蕊还是没把这事儿说出来,万一不小心被她给蒙对了,那倒霉的却肯定不止是泰哥儿了,说不定连杰哥儿都要被狠狠地收拾一顿。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