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87.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65 杀戮

565 杀戮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咬了咬牙,娃娃将空间内的一条躺椅取了过来,让洛芸蕊先躺下,这才转身快步离去。

    洛芸蕊躺了一会儿,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慢慢地坐了起来。方才那一幕实在是太过于惊险了,饶是过了一会儿,洛芸蕊这心里头还是有些不安。就在方才出事之前,洛芸蕊仿佛感到那种不祥的预感犹如实质一般朝她扑面而来,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立刻躲进来,不过幸好理智战胜了本能,总算将秦兰救了下来。

    下意识地看向秦兰所在的位置,洛芸蕊有些哭笑不得的发现,方才娃娃太着急了一些,竟然将秦兰随手丢在了地上。虽说看着是没有受伤,但那模样却也是挺可怜的。

    站起身走到秦兰的身边,洛芸蕊没力气将她抱起,只得帮着她躺好,好让她舒服一些。

    不管怎么样,秦兰到底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可外面的那些丫鬟婆子还有车夫……

    洛芸蕊不是不能随娃娃一起去茅屋后面的小池子里查看外面的情形,可她隐隐约约地预感到,外面绝对不太平。甚至于,她还有种以后再也见不到那些下人的直觉。

    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洛芸蕊第一次发觉四季如春的旎虚空间有些冷意。

    过了一会儿,娃娃终于回来了,只是她面上的神情很是不好看。

    “太太,是有人故意偷袭我们……”娃娃顿了顿,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其实,不需要娃娃说的太过于明白,洛芸蕊也有些猜到外面的情形了。下意识地闭了闭眼睛,随后再次睁开时,却有了一丝决绝:“到底是谁?”

    那些下人的处境不必再多说了,倘若真是有人想要跟她过不去,在发现她失踪之后,必然会审问那些下人的。可下人却是真正的一问三不知,那后果……就不必多言了。

    所以,洛芸蕊直接问到底是何人打算对她下死手!

    “我不认识那些人,但看得出来,都是一些练家子。这么说吧,若是单独的一两人,我完全可以将他们拿下。不过最多三人,要是超过这个数,只有我一个倒是无妨,可我必然护不住太太你了。”

    洛芸蕊沉默了,她开始思索自己何时有过这般强悍的仇家。可思来想去却仍然不得要领。

    也是,自从感到那股子不安的预感后,洛芸蕊就一直在思索。她想过可能会出意外,当然也想过会不会是有仇家过来寻仇。可就算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仇家。

    先是她本人。重生归来,她最大的仇家就是薛姨娘,或许还要包括庶妹。可这两人,如今怕是坟头的草都要一人高了。

    然后便是秦家。秦家前几年是出过事儿,但那已经完全被抹平了,她不觉得单凭那几个不知生死的老弱妇孺能够威胁到她。

    那么,最后一种可能就是自己的娘家了。

    “娃娃,会不会是去年对付大伯父的人?”洛家跟旁人有旧仇,这点儿洛芸蕊是清楚的。可她想不明白的是,对方为何是对她出手。毕竟,继承洛家的人是洛家大房,就连二房都没有受到过影响。而她这个二房已出嫁好些年的嫡女,怎么看都不像是会被当成目标的。

    可除了这件事,洛芸蕊是真的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太太,是谁动手的,将来肯定会知晓的。不过,如今可怎么办?”

    旎虚空间里应有尽有,别说待个几日,就算住一辈子也是无妨的。娃娃话里的意思当然不是问在这里该如何,而是询问外面要怎么解决。

    这却是难倒了洛芸蕊。

    原本,洛芸蕊是极力避免在有人的情况下进入旎虚空间的。甚至于,这些年她一直在尽量避免使用旎虚空间。不是不信任这里,而是洛芸蕊总是有一种感觉,仿佛不知道何时,她就会失去这个空间似的。虽说那种感觉很是玄妙,但因为自己的直觉一而再再而三地灵验,洛芸蕊倒是有些信了。

    可问题是,今个儿的事情太突然了,但凡有其他法子,她也不会选择逃避。

    如今,她倒是安全了,可善后的事情却是烦死她。

    “娃娃,我们在马车上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那这里离容珏郡主的温泉庄子应该不远了吧?”

    “是不太远,可也同样不近呢。太太你不是打算走到温泉庄子去求救吧?”

    旎虚空间的特性是跟着洛芸蕊,娃娃倒是可以出去,但她却不能带着空间离开。也就是说,若是洛芸蕊自己不走出去,空间的出口会一直停留在此处。

    还有一个法子,那就是让娃娃去报讯。温泉庄子离这里已经不远了,娃娃去报讯倒是可以,但问题又来了,她们要怎么解释这些情况?

    思来想去,洛芸蕊还是决定先出去看看,当然是由娃娃陪伴着。至于秦兰,还是先好好地睡一觉吧。

    空间外,是一处官道。不过,这条并非是官道的主要道路,而是属于一条岔路,平时来往的人并不多。洛芸蕊站立在方才马车的位置上,却皱了皱眉头。

    娃娃刚才只是笼统的说了一些事情,多数还是她自己猜想的,可等到她出来之后,却发现有些事情跟她猜想的并不一样。

    官道上空无一人,地面也很正常,只是沙土比较多,风一吹扬起了一阵沙尘,空气中隐隐约约地透着一股子血腥味。

    “太太,丫鬟婆子们还有我们的马车都被那些人带走了。对了,他们用沙土掩盖了地上的血迹。我还听到他们骂骂咧咧地仿佛在找我们。”娃娃见洛芸蕊面带困惑,稍稍解释了两句。她不敢说的太过于详细,因为闻着空气中的血腥味,洛芸蕊面色已经很不好看了。怀孕之人对于异味本就很是敏感,血腥味自然也在其中,尤其是这血腥味的来源还是原本亲近之人的……洛芸蕊正想开口说什么,忽听着后方传来一些动静。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