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8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66 恭亲王妃和宝馨郡主

566 恭亲王妃和宝馨郡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去那边躲着。”

    官道上虽说没有旁的遮蔽物,但周围毕竟还是有些树木植被的。洛芸蕊和娃娃躲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后,当然这种躲避的方式,别说对方刻意寻人了,哪怕只是定睛看上一眼,也绝对是会露馅的。不过,从京城疾驶过来的马车,却未必会注意到官道两旁的事物。

    自然,旎虚空间内更加安全无虞,但洛芸蕊心念一动,想着若是凑巧的话,或许对方能够正好帮她解决如今尴尬的处境。

    要知道,这条虽说是官道,但并不是经常有人过去的繁华地段。相反,从离开京城后到如今,洛芸蕊可以肯定,一路上他们根本就没有遇到其他的行人。也就是说,从后方驶来的马车,十有**也是去赴容珏郡主的宴请。

    若真是那般,就太好了。

    不多会儿,两辆马车疾驶而来,打头的马车尤为华丽,当然后面一辆也不差,但仍然可以看出来,第一辆马车上坐着才是贵人。让洛芸蕊感到欣喜的是,第一辆马车上映着一个大大的“恭”字。

    恭,当然不是对方的姓氏,而是指恭亲王。

    当然,马车是恭亲王的,却不代表马车里的人也是恭亲王。洛芸蕊觉得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马车里面应当是上一次到她家玩耍的容珏郡主的堂妹宝馨郡主。

    “娃娃,上去拦下马车!”

    马车的速度是极快的,洛芸蕊也来不及说太多,但她相信娃娃是能够明白她的意思的。

    见娃娃快速往前方奔去,洛芸蕊心念一动,将还在旎虚空间里睡大觉的秦兰带了出来。她没有力气抱起秦兰,只是将秦兰半放在地上,而她则是干脆坐倒在地,将秦兰的头放在自己的膝上,又快速稍稍弄乱了衣物,敛了敛神情,看起来倒像是受惊过度,又担忧女儿安慰的母亲了。

    而这边洛芸蕊刚做好一切,那边印着“恭”字的马车已经被娃娃拦了下来。

    王府的侍从绝对不是秦家那些半吊子的家丁能够相提并论的,好在娃娃没打算跟他们动手,赶紧出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出乎洛芸蕊意料的是,马车上不止是宝馨郡主,还有恭亲王妃。

    这倒也正常,毕竟虽说是容珏郡主办的宴请,但既然邀请了洛芸蕊,也必然会邀请一些太太一道儿来赴宴。

    因为事先洛芸蕊并未跟娃娃通过气,就算她们默契十足,但要怎么圆谎娃娃却是帮不上忙的。她只得做出一副焦急惶恐的模样,指着洛芸蕊所在的方向带着哭腔求救。

    很快,在恭亲王府丫鬟的帮助下,洛芸蕊和秦兰都被搀到了马车上,并且还是头一辆华丽至极的马车。洛芸蕊一脸的惶恐,但心下却是明了了一件事,那就是容珏郡主和泰哥儿的事情,至少在皇室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秦太太,到底发生了何事?”开口询问的人是恭亲王妃,自然洛芸蕊的身份已经由宝馨郡主确认过了。

    “恭亲王妃,若是您相信我的话,现如今就立刻掉头回京城,那边怕是出事了。”原本,洛芸蕊只是想说自己路遇歹人,可就在话脱口而出的那一刻,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会不会今个儿的这场祸事,从一开始就不是针对她的?

    想着若是没有方才那一出,怕是早就该到容珏郡主的庄子上了,洛芸蕊心里猛地一紧。

    “什么?”恭亲王妃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而这时,洛芸蕊的面色却是大变,就在她想到这个结果时,心里那种不祥的预兆更胜了。

    这事……还没完!

    “快!赶紧派人回京城报讯!快些!”

    恭亲王妃终于回过了身来,这个时间也顾不上细问了,立刻唤了王府的侍从解了后面一辆马车上的马,快马加鞭回京城报讯。随后,恭亲王妃又命她所在马车上的侍女去后面一辆只剩下了一匹马的马车上,而其他的侍从则是上了她们所在的马车。

    洛芸蕊示警之后,只觉得心口仿佛被一记大锤敲过,当即冷汗就下来了,因而也没有再言语。不过,她仍然留心注意着恭亲王妃的举止,见她行动果断也不禁暗暗钦佩。

    虽说她也不知晓后面还会发生何事,但在这种情况下,抛去没什么大用的丫鬟,甚至于连车夫都被换成了有武艺的侍从,的确是极为明智的。不过也幸好,娃娃并未被安排在后面一辆马车上。

    马车逐渐往京城驶去,大约半个时辰后,后面那辆马车已经不见了踪影,毕竟一匹马拉车和两匹马拉车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然后,随着愈来愈靠近京城,洛芸蕊心中的不安却没有半分减退。

    难道,这样还是不行?

    下意识地将一旁还在昏睡的秦兰搂住,洛芸蕊眉头紧锁,快速思量着对策。然而,还没有等她想到应对之策,马车却被迫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恭亲王妃不怒自威。

    可惜,外面的侍从并未第一时间回话,而是传来了激烈的打斗之声。

    洛芸蕊面色深沉,低头不语心中却隐隐有些后悔。这次真的是她托大了,她以为以恭亲王府侍从的实力,对付那些人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这才选择跟随离开。当然,这是其一,其二是因为洛芸蕊未曾想到靠近京城处,竟然还会有人把守,早知道如此,她还不如先在旎虚空间里躲个三五天的。就算免不了让家里人担心,也好过真正的身处于险境。

    而如今,虽说她仍然能够进入旎虚空间,但顾虑却是更多了。反正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敢进入的。

    不过,这么一来倒是肯定了她之前的想法,对方绝对不可能是冲着她而来,因为她自认没有能耐招来如此仇敌。

    “这到底是怎么了?”恭亲王妃掀开车窗的帘子,面色惨白。说到底,就算她比一般人后宅妇人更有见地,但却是从未亲眼见过如此骇人的场面。

    车窗外,恭亲王府的侍从跟一群人厮打在一起,刀光剑影,空气里是满满的血腥味。

    洛芸蕊忍不住干呕了几声,随即嘴角浮起一丝苦笑:“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应该是冲着容珏郡主来的。”

    “什么?”恭亲王妃面露骇色,愣了一下后,快速地回头盯着窗外的情形,不一会儿整个人软倒在座椅上:“完了,他们并未蒙面,这是打算全部赶尽杀绝啊!”

    并未蒙面?

    洛芸蕊强忍着恶心的感觉,回头看了一眼,当即心下一沉。她之前并未在意这些事情,听恭亲王妃的话这才醒悟过来。若是对方根本不打算掩藏身份的话,那他们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如今也只能盼着方才报讯那人逃出去了。”洛芸蕊心口跳得厉害,强自镇定道。

    恭亲王妃深深地看了洛芸蕊一眼,她倒是没有怀疑这些事情是洛芸蕊引来的,毕竟自从上一次她的女儿跟随容珏郡主一同去秦家做客后,她便让人打听了秦家的事情。若说跟秦家嫌隙的人家或许是有,尤其是那个在京城极为有名的周家,可能够下这般大手笔的人家,却是没有的。说来说去,秦家的地位还不够,自然也惹不到太过于强悍的仇敌。

    但若说这一切都是针对容珏郡主的话,恭亲王妃倒是相信。

    伸手将女儿搂在怀里,恭亲王妃沉声道:“容珏郡主本身应当没有仇家,我猜想,那些人应该是废皇子派来的。”

    洛芸蕊心头大震,她有想过这事儿多半是因为容珏郡主才发生的,却并未想过这事儿跟废皇子有关。当今圣上年方十岁,自然没有皇子。恭亲王妃口中所说的废皇子指的是太祖上皇的其他儿子们。

    几年前,京城皇室夺嫡最为惨烈的时候,秦家却是躲到了离京城极远的庄子上,顶多就是因为姻亲顾家的缘故,知晓一些内幕,却从未想过自家本身还能跟夺嫡产生联系。一时间,洛芸蕊真的不知道该为此感到荣幸,还是说感概自己平白遭了牵连。毕竟,若非今个儿赴容珏郡主的宴请,那些曾经眼高于顶的废皇子们是不可能对她下手的。

    见洛芸蕊一脸惊容,又瞧着她身怀六甲的模样,恭亲王妃有些不忍,但有些话如今不说怕是待会儿更迟了:“秦太太,若真是废皇子们又动了心思,我们能不能活着出去真要看运气了。待会儿,若是侍从不敌,你千万不要反抗。我想,若是我们乖乖配合,或许还有活路。”

    恭亲王妃想的是,若真是废皇子们的行动,那么不论到底是哪一个废皇子,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那个位置。既然如此,或许对方不会对她们这些女眷下死手。

    当然,这也只是她的猜测而已。看了一眼早已吓得泪流满面根本连哭声都不敢发出来的女儿,恭亲王妃哀叹一声。但愿老天爷让她如愿吧。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