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91.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68 送你上路

568 送你上路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可话虽如此,但半个时辰后,眼见齐彤的哭闹之声没有任何停止的预兆后,洛芸蕊还是有些吃不消了。

    “秦太太,若是受不住了就捂住耳朵吧。”恭亲王妃仍然帮着宝馨郡主捂着耳朵,而宝馨郡主则是一头扎进母亲的怀里,不看也不听,似乎是真的被吓到了。

    洛芸蕊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其实说起来齐彤的声音也不算难听,只是她的哭声又尖又利,短时间内倒还没有太多的感受,可这时间一长,却给人一种如同魔音穿耳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打从心底里感到烦躁不安。这若是平素倒还罢了,偏偏如今她们自身都不知道前路在哪儿,心里的烦闷更盛了。

    抬头又看了一眼仍然坐在门后的地上哭闹不休的齐彤,这时,洛芸蕊的眼角发现恭亲王妃似乎在偷偷地打量娃娃,面上不经意间还流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来。

    心下一惊,下意识地看了娃娃一眼,却发现恭亲王妃应当是在看娃娃怀里仍然处于昏睡中的秦兰。

    “娃娃,兰姐儿怎的还未苏醒?你看看她脑后的包有没有小一些了。”洛芸蕊立刻明白恭亲王妃是对秦兰的昏睡感到了怀疑。当然,恐怕也不是怀疑其他,只是困惑为何齐彤的哭闹声这般大,却没有惊醒秦兰而已。

    娃娃素来很了解洛芸蕊的心思,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反驳,而是用手托起秦兰的头,仔细地看了看,又伸手摸了摸,然后才开口道:“脑后的包已经小了不少了,应当是无事了。”虽说知晓洛芸蕊的意思,但娃娃并不擅长说谎,只得顺着洛芸蕊的话说下去,另外她也从旎虚空间里拿了解除昏睡的药,只等众人的注意力从秦兰身上转移时,就让她慢慢苏醒。

    当然,要防备的人其实只有恭亲王妃一人而已。

    “秦小姐这是撞到脑后了?”恭亲王妃快速地看了秦兰一眼,眉头紧皱:“这脑后的伤可大可小,若是平素还能立刻去请大夫,这会儿却……”

    顿了顿,恭亲王妃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无奈地叹息一声:“罢了,就算我们如今无事,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平安离开这里。”

    恭亲王妃说的在理,但洛芸蕊却没有那么绝望。担心肯定是有的,可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大不了直接逃回旎虚空间……

    洛芸蕊忽的面色一变,怎么又想起了这事?明明前不久她还想着这一次能不能不动用旎虚空间,单凭自己或者其他外力逃脱,又或者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想过要自己独立面对眼前的危机?

    恭亲王妃一直注意着洛芸蕊,见她听完自己的话,面色变了数遍,还当她是担心秦兰,当下倒是升起了一股子佩服之情。

    秦兰的身份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有心关注秦家的人,稍稍一打听就能得知秦兰的身世。自然,恭亲王妃也同样知晓,原本以为洛芸蕊只是贪图一个好名声收养了秦兰,甚至于还有可能是因为秦兰所继承的巨额财产,不由得心中有了几分轻视。

    不过,今个儿见此情形,恭亲王妃倒是收了那份轻视之意,倒觉得洛芸蕊对于养女有了真感情。

    洛芸蕊不会知晓,因为她忽然升起的担忧,倒是让恭亲王妃对她有了好印象。而这份好印象在脱困之后,对于秦家的未来也是很有帮助的。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那边娃娃刚想趁恭亲王妃不注意,让秦兰服下解除昏睡的药物,不想大门突然被人狠狠地推开。

    可怜那齐彤从被人丢进这悦华堂之后,就一直坐在门后的地上哭闹。先前娃娃想要扶起她,也被她断然拒绝。这会儿大门被大力地推开,其中一扇门正好砸在了她的身上,她整个人仰面倒去,哭声一顿。

    恭亲王妃和洛芸蕊都是一惊,娃娃则立刻收了手中之物,装作惊慌的模样看向大门处。

    从大门处进来的是一个老妇人,作嬷嬷打扮。恭亲王妃仔细回忆了一下,她是认得容珏郡主乃至太后身边所有的嬷嬷,可这人却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人。莫非这是囚禁她们的人?

    “哼,果然是秦太太。”那老妇人看也没看被撞倒在地上的齐彤,而是半眯着眼睛看向了洛芸蕊。

    洛芸蕊面色有些惨白,她认得这个人!

    那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去过秦家,为秦华裳打抱不平,并且当面指责叫骂的秦华裳的姨婆!

    强自镇定下来,洛芸蕊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可是华姐儿的姨婆?真是可惜,今个儿来赴容珏郡主的宴请,我却没有将华姐儿一同带来。”

    “啧啧,姨婆?”那老妇人笑得很是诡异:“姨婆就姨婆吧,反正不论是谁,都没有在意过这个身份的真实度,不是吗?”

    洛芸蕊再次变脸,方才,那老妇人初次开口说话之时,她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了老妇人的面上,况且老妇人只说了几个字,倒没有太在意她的声音。而如今,细听那老妇人的声音,竟然完全不像是她这个年纪该有声音,反而有一种很是清脆甚至于带着一丝魅惑的感觉。

    回忆了一番最初在秦家看到那老妇人时的场景,洛芸蕊可以确定,那会儿老妇人对她叫骂不休时,她的声音绝对是正常的。

    倘若不是那老妇人后来遭遇到了什么奇事,那么就是她从一开始就做了伪装。

    也就是说,很有可能那老妇人的真实年龄并不大。

    “怎么了,秦太太?对了,这个小姑娘就是秦兰吧?”那老妇人缓步走来,目光却是一直盯着娃娃怀里的秦兰。娃娃下意识地将秦兰抱得更紧了一些,秦兰因为没有服下解除昏睡的药,这会儿仍然处于昏睡的状态。

    洛芸蕊不明白为何那老妇人会注意到秦兰,但这并不代表她就看不出来老妇人眼里的杀意:“娃娃,过来。”

    不管怎么样,只要秦兰还唤她一声“娘”,她就要保护秦兰不受旁人的伤害。

    娃娃依言往洛芸蕊身边靠近,其实她本来离洛芸蕊也不远,走了两步就紧挨着洛芸蕊了。

    那老妇人却没有因此停住脚步,而是一直走到了娃娃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娃娃怀里的秦兰:“她怎么了?不会是已经死了吧?”

    听了那老妇人所言,洛芸蕊面色很是难看。就算秦兰不是她亲生的,听了这种言语她也不会开心的。况且,她已经感觉到了,那老妇人仿佛是真的要对秦兰下手。冲着娃娃使了一个眼色,让她保护好秦兰,洛芸蕊则直视那老妇人,开口道:“既然阁下是华姐儿的姨婆,那我们好歹也算是亲戚一场吧?”

    “亲戚?”那老妇人转头冲着洛芸蕊笑了一下,笑容里有着说不出的诡异:“亲戚不亲戚的,我不知晓。况且,就算是亲戚,我跟你和这小姑娘也没有任何关系。对了,秦太太,有件事情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华姐儿前些日子拜托我一件事,让我将秦家一个名唤秦兰的小姑娘……给弄死。”

    那老妇人的声音倒是挺好听的,语气更像是在谈论最近京城里流行什么绣纹花样,平静之中却更让人觉得心地发凉。

    说不出是因为什么,反正洛芸蕊可以肯定,那老妇人说的都是事实。

    “为何?”饶是她强作镇定,这会儿的言语里也有着一股子颤抖。

    那老妇人的目光在秦兰和洛芸蕊之间移动,随后扯了扯嘴角道:“我怎么会知道是为何呢?反正华姐儿说,让我帮她办妥了这件事,她就愿意承认我的身份。啧啧,华姐儿倒是跟她的外祖母和曾外祖母一样的狠心呢。”

    洛芸蕊快速地回忆着秦华裳母族的事情,其实那所谓的姨婆只是秦华裳外祖母同父异母的妹妹。若是一般的人家,同父异母的姐妹倒也是正常的,可秦华裳的曾外祖母却是招赘的,那这里面就很有问题了。旁的不说,那老妇人为何要秦华裳承认她的身份?从头到尾,那老妇人跟秦华裳的母族就没有太大的关系。

    况且,这人到底是不是秦华裳的姨婆,还是个未知数。毕竟,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太久的时间。

    那老妇人的身份到底是否真实,洛芸蕊已经不想追究了,问题在于,为何秦华裳要取秦兰的性命?

    “是华姐儿拜托你……莫非她还是觉得兰姐儿挡了她的道?”

    “这我就不知晓了,不过这很重要吗?原本,华姐儿给我们捎信,说了你们母女俩今个儿要来赴宴的事情。对了,她还将赴宴的地点和办宴请的人都告诉了我们。要不然,就算有通天本事,我们也不会计算无漏呢。”这倒不是那老妇人有心挑拨,而是她真要感谢秦华裳。毕竟,他们的人手不多,不可能在所有的皇亲国戚身边都安插棋子。尤其是皇室中最重要的那几人,就算他们有心也无法安插。当然,若是事先得了消息,再仔细打探一番,倒多少都能打听出一些来的。“好了,废话说完了,且让我送这小姑娘上路吧。”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