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694.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70 唐家小姐之死

570 唐家小姐之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下意识地看向洛芸蕊,恭亲王妃张了张嘴,却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但她面上的神情却已经将她心中的恐惧表现出来了。

    洛芸蕊心下一叹,还是离不了旎虚空间吗?假如说,没有这个重生以来一直护着她的旎虚空间,她真的就一事无成了吗?尽管洛芸蕊也明白,无论是出身还是运气,都是实力的一部分,但她仍然希望这一次能靠自己摆脱困境。

    “娃娃,你将兰姐儿给我吧,先去看看那几个孩子。”

    除了一直在嚎啕大哭的齐彤之外,之后那老妇人又丢进了两个年岁不大的孩子,如今三个孩子哭成一团,作为悦华堂里唯二的两个成人,洛芸蕊不可能完全不顾及她们。

    娃娃依言将秦兰交给了洛芸蕊,随后走过去将后来的两个孩子扶起,只是齐彤仍然拒绝任何人碰她,就连后头的一个孩子不小心撞到了她,都被她狠狠地推到了一边。无奈之下,娃娃只得先将后来的两个孩子带到了洛芸蕊面前。

    这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洛芸蕊倒是认得的,是容珏郡主姑奶奶的孙女,是容珏郡主和宝馨郡主的表妹,也算是皇亲国戚,但她是外姓,且本人没有任何封号。可即便如此,那孩子的地位也在秦家之上。至于另外一个孩子,洛芸蕊却是真的不认识了。

    “秦太太,这位是浚亲王的女儿宝卿郡主。这位是敏诚公主的孙女婼依,你唤她唐小姐便可。”恭亲王妃见洛芸蕊一时沉默不语,开口为她介绍了两句。而恭亲王妃是两个小姑娘的长辈,便直接唤了名字,但洛芸蕊却不能如此。

    起身给两个小姐行了礼,好在洛芸蕊身怀六甲,这会儿又是特殊的时候,两个小姑娘均是一脸惧怕的模样,谁也没有在意礼节问题,只是下意识地往恭亲王妃身边挤。毕竟,相对来说,她们都跟恭亲王妃比较熟悉一些。

    “秦太太,如今可怎生是好?你可有主意?”恭亲王妃实在是没有心情去安慰两个小姑娘,如今说什么都是虚的,只有逃离险境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洛芸蕊并不觉得恭亲王妃会信任自己,只不过如今这种情况,自己成了恭亲王妃唯一一个能跟她商量事情的人,这才多问了一句罢了。只是,她还真是没有办法。

    “这样吧,我们先问问看,能不能想法知道外面的情况?或者是,对方将我们拘禁在此,到底是为了什么?虽说方才那老妇人提起了借住在我家里的小丫头,但这明显是顺带的,怕是那老妇人私底下的动作。这真实原因恐怕没那么简单。况且,如今虽说我们身处险境,但至少在三天之内,我们并不会有生命危险。”

    听洛芸蕊这么一说,恭亲王妃略略镇定了一些。

    这三天不吃不喝听起来的确是有些渗人了,可换个角度想想,就算三天不吃不喝也不会出人命的,反而代表在这三天之内,她们并不会被对方注意到。想要弄清楚状况,或者是想法子离开,又或者等待京城那边的救援,都是可以的。

    “那我问问她们吧。”恭亲王妃伸手放开了宝馨郡主,只是宝馨郡主却不愿离开母亲一步。无奈之下,恭亲王妃只得搂着宝馨郡主询问道:“宝卿、婼依,你们是什么时候到庄子上的?可有人陪你们一道儿来?乖,先别哭了,过会儿就会有人来接我们回去了。”

    宝卿郡主只有四五岁大,平日里倒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可这会儿却是一直在低头啜泣着,声音不大但明显这会儿听不见任何话。

    而那位唐婼依则是六七岁的样子,哭了一会儿,见恭亲王妃同她说话,便抹着泪花哭诉道:“王妃,我姐姐死掉了。”

    恭亲王妃惊得魂都快飞了,短促地惊叫了一声,拉着唐婼依的手,忙不迭地追问道:“婼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了?你快跟王妃说说,你姐姐……是婼伶吗?”

    唐家的子嗣不多,而唐婼依更是只有一个亲姐姐。

    “不是婼伶,是我堂姐婼俜。”唐婼依哭得越发厉害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洛芸蕊看得很清楚,当唐婼依说出“婼俜”这两个字时,恭亲王妃有一瞬间几乎是要晕过去,不过她死死地咬了一下嘴唇,硬是撑住了。

    “怎么会……怎么会是婼俜……婼俜不是已经定亲了吗?容珏郡主怎么会邀请她?”问到最后,恭亲王妃的声音里带上了一股子惊惧和不敢置信。

    唐婼依一面抽抽搭搭地哭着,一面断断续续地讲诉着事情的经过。

    原来,容珏郡主邀请的只是唐婼依和她的姐姐,至于她的堂姐则因为已经定亲了,就不需要出席像这般小孩子玩闹的宴请了。但凡事都有意外,唐婼依的亲姐姐昨个儿晚上突发疾病,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姑娘家闹肚子说出去也不好听,就没有过来。而唐婼依的母亲上个月刚生了孩子,如今还在月子中,自然没法陪伴她一道儿来。于是,唐婼依便跟着堂姐一道儿过来了。

    “……王妃,祖母说,我太小了,一个人过来祖母不放心……还说,这样不礼貌……堂姐虽然定亲了,但今个儿宴请里有王妃……祖母说,没关系的,就当是跟婆婆熟悉一下……”

    唐婼依哭得厉害,话也说的不是很清楚,但前后一联系还是能够听明白的。

    只是,她话里的“婆婆”……

    联想到恭亲王妃方才瞬间变脸的模样,洛芸蕊在心里叹息着。看来,唐婼依的那位堂姐正是跟恭亲王妃的长子订了亲,也难怪她会惊得那般厉害。

    至于唐婼依将祖母跟她私底下说的私密话都说出来了,却是因为实在是受惊过度的缘故。过了一会儿,唐婼依仿佛知道自己失言了,可她并没有出声解释,而是哭得越发厉害了,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恭亲王妃赶紧收了心思,帮唐婼依顺气。

    而这边,洛芸蕊也趁着这个机会跟娃娃低声说了两句话,不久之后,秦兰便醒来了。

    “娘,我怎么睡过去了?这里是哪里?”秦兰醒来之后,神情很是茫然,迷迷瞪瞪地看了看四周,最后依偎在洛芸蕊的身边。

    “兰姐儿你可醒了。你忘了吗?方才我们的马车被人撞了一下,你整个人从车窗里飞了出去。”洛芸蕊编排了一个谎言敷衍过去,就算秦兰不需要理由,恭亲王妃也需要。

    秦兰点点头,马车被撞的那一下她是有感觉的。可之后的事情她却完全没有了记忆,不过,秦兰一贯都是心思单纯的,见状并没有任何怀疑。

    而恭亲王妃这会儿也将唐婼依安抚好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是哄着等出去以后找御医为唐婼依的堂姐看病。唐婼依毕竟年岁还小,所谓姐姐死了,也是听其他人说的,但比较起来她更为信任恭亲王妃,当下便点头不再哭泣。

    “秦太太,你家姑娘无事吧?对了,我大概知道是谁将我们拘禁在这里了。”

    “噢?到底是谁呢?”

    “应该是我夫君的那几个哥哥。”

    这个答案虽说不是肯定,但却是最有可能的了。当然,究竟是哪一个谁也不清楚。只是恭亲王妃听了唐婼依的话,隐隐猜到了是哪一个人,可她却没有对洛芸蕊说起。

    洛芸蕊也感到恭亲王妃对她有些隐瞒,但她并未追究这些。说到底,她对于皇室中人都不了解,跟她说了谁是谁又怎么样呢?还不如仔细想想如今逃离此地。

    恭亲王妃并不知晓洛芸蕊心中的想法,只是径自说道:“圣上的父亲虽是太子,但并未太祖上皇的长子。如今圣上毕竟年岁还小,那……那几位心有不甘也是常事。只是我想不通,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难不成打算拿容珏郡主威胁圣上?”

    不等洛芸蕊开口回答,恭亲王妃便摇了摇头:“容珏郡主的身份的确高贵,可以此威胁圣上却是不可能的。哪怕是我们这些普通人家,女儿再珍贵,还是比不上儿子的,况且还是唯一的嫡子……”

    “恭亲王妃,你可知道壤南王。”洛芸蕊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却是真的惊到了恭亲王妃。

    “你说什么?壤南王……这不可能!”微微叹了一口气,洛芸蕊伸手揉了揉额角。方才那话真的不是她胡诌的,而是脑海中正好有一道灵光闪过。那老妇人跟秦华裳相识,就算她并非秦华裳的姨婆,但至少是清楚秦华裳外祖家中的事情。而洛芸蕊记得,秦华裳的外祖家并不是在泸州城,而是来自于离泸州城不远的冀州城。冀州城,不但离泸州城不远,离壤南城更近。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