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708.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80 区别对待

580 区别对待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没有听到秦华裳的声音,秦家老太太微微侧过头来,用眼角瞟了一眼。就这一眼,惹得秦家老太太冷笑连连。

    秦华裳小脸煞白,额间隐隐有冷汗冒出,身子微微摇晃,一双黑眸瞪的滚圆,仿佛是满脸的不敢置信。倘若不是她死死的咬住了嘴唇,怕是早已经惊呼出声了。

    这番作态,分明就是心虚!

    “秦华裳,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平静的开口发问,秦家老太太的语气里没有半分温度,仿佛她如今并不是在跟自己的侄孙女说话,而是对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又或者说,哪怕是对完全陌生的人,也不至于如此冷淡疏离。

    “伯祖母……”秦华裳一脸的绝望,下意识的用了原本叫熟了的称呼。只是,看着秦家老太太面上的冰冷的神情,秦华裳的心里一点儿一点儿的凉透了。不用再说什么了,她已经明白,自己做下的好事已经事发了。

    可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副模样?这样的结果,跟她原先预想的完全不同。

    她想的是,借用自己那所谓姨婆的手,将秦兰弄死在外头。然后,失去了养女的秦家,肯定会收养她的。不对,不是收养,应当是过继。养女有什么稀罕的?到底不是真正的秦家人,而过继却是能够上族谱,成为秦家正经的嫡长女。

    秦华裳不是没有想过万一要是事发,自己该怎么办。

    她想的是,就算事发了,只要自己要紧牙关死不承认,谁又能有证据呢?事情是姨婆去办的,她跟姨婆也就见了几次,除了说话之外没有任何的把柄落在姨婆的手里。到了后来,商量那见不得人的事情时,她更是连面都露过,所有的事情都是于嬷嬷去办的,且只有口头的承诺,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

    然而,事情的发展跟她想象的完全不同。

    看着秦家老太太平静中带着寒意的神情,秦华裳彻底绝望了。

    她怎么会认为事发后,秦家人会找她对峙呢?事实上,秦家人根本就不曾想过要询问她,直接就给她判了死刑。原先想好的借口、狡辩的话语,如今看起来更像是一场笑话。

    即便没有实质上的证据又如何?秦家并不是官府,他们从来就不需要证据。

    即便她巧舌如簧能将死的说成活的又怎样?秦家根本就不给她辩解的机会,不管她说了什么,结局早已注定。

    “伯祖母,兰姐儿如何了?”

    既然事情已经犯下,辩解也成了无用之功,倒不入省却这些功夫。如今,秦华裳更为关心的是秦兰的状况。不是担心秦兰的处境,而是生怕她之前的那些举动成了真正的笑话。

    “兰姐儿?”秦家老太太微微有些诧异,她一贯都知道秦华裳跟秦兰的关系不好,或者应该说,秦华裳总是下意识的针对秦兰。虽然,秦家老太太始终不明白,为什么秦华裳对秦兰有那么大的敌意,明明她们两个原本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因而,见秦华裳突然关心起秦兰来,秦家老太太难免有些诧异。只是,这股子诧异仅仅是维持了一瞬间,因为秦家老太太很快就明白了秦华裳的意思:“哼,何必说的那么委婉呢?你是想问,兰姐儿死了没有,对不对?”

    秦华裳浑身一僵,心中最后所剩无几的那丁点儿侥幸也彻底荡然无存了。不过旋即,她嘴边露出一抹轻笑,笑容里满是苦涩:“伯祖母,其实你并不是很在意秦兰对不对?”

    若真是极为在意秦兰,是绝对不可能说出类似于“兰姐儿死了没有”这样的话。信佛的人本就更为迷信一些,而秦家老太太又上了年纪,更为在意这些事情。既然能随口说出这样的话,哪怕没有恶意,也代表秦兰在她的心目中并不是那么有分量的。

    “你以为呢?兰姐儿是我的孙女,我自然会疼爱她。但是在我心目中,最最在意的人是我的儿子和孙子。这一点儿,我想很合常理吧?兰姐儿也不可能要求我最为重视她吧?”

    秦华裳沉默了。

    事实的确如此,别说是兰姐儿了,就算秦家老太太的亲生女儿秦曦,以往是极为疼爱的,但真论在秦家老太太心目中的地位,秦曦是绝对比不上秦少天的。这无关其他,只是一种极为普遍的情况。

    “那她到底是死是活?告诉我吧。”沉默了许久,秦华裳仍然纠结在这个问题上。

    这种事情,秦家老太太也懒得瞒她:“我的兰姐儿活的好好的,虽然是受了一点儿惊吓,但幸好没有受任何伤。”

    所以,她之前的那些行为,不仅仅是无用功,更是为旁人平添了一份笑料吗?

    不甘心、怨愤,种种情绪都表露在面上,一时间,秦华裳的脸有些扭曲。

    而此时,客院外面传来了异样的骚动,竟然是秦薛氏母子三人刚好回来了。秦家老太太见于嬷嬷原本洁白的中衣上面都开始有大片的血迹渗出,便出声叫了停。不多会儿,秦薛氏母子三人就被簇拥着进来了。

    其实,说是刚到,事实上秦薛氏母子三人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只不过先前他们站的有些远,下人们都挤到了院子中,一时间没有注意到他们。等下人们发现时,已经过去了有一段时间了。

    因为秦家老太太在场,秦薛氏带着两个孩子走上前来行礼。秦家老太太不可置否的点点头,对于秦薛氏,她虽然没什么恶感,但也同样没有好感。出于亲戚间的情分,只要秦薛氏母子三人老老实实的,秦家老太太不介意多花些钱财养活他们。可若是他们也像秦华裳那般穷折腾,那么就休怪她不讲亲戚情面了。

    看了一眼满脸扭曲的秦华裳,秦家老太太突然觉得应该提点提点秦薛氏。

    “秦薛氏,水路法事既然做完了,那就带着两个孩子在我们家好好歇着吧。若是有空,就去小佛堂里念念经,要不然在房里做些绣活儿打发时间也是好的。两个孩子年岁还小,好好养着,将来说不定你还是个有福气的。”

    秦薛氏从秦家老太太开口唤她的第一句,就明白秦家老太太这是打算说教了。只是,她早已不是多年前那个被宠的无法无天心高气傲的小丫头了,她跟秦华裳不同,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早已经将一切都看淡了。

    “老太太您说的是,我如今只想好好拉扯两个孩子长大,别的就不指望了。”既然秦家老太太称呼自己为秦薛氏,并不将她当成晚辈来看,那么她也就顺势称呼其为老太太好了。秦薛氏明白,她将自己的姿态放得越低,将来的日子越轻松。

    又不是第一次跟秦家大房的人打交道了,秦薛氏心里很清楚,这秦家大房的人都不是会主动挑事的人,但却也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倘若将他们当成傻子或者软柿子捏,那么将来后悔的肯定是自己。但反过来,只要她老老实实待着,以秦家大房这些人的性子,或许会将她不当回事,但决定不会在衣食住行方面苛待她的。

    想想尚且年幼的两个孩子,她一个弱女子,身无分文又没有一技之长,如今也只能投靠秦家大房了。

    “你这般想法倒是对的。”秦家老太太抬眼看了看秦薛氏,看着她的神情方才那话应当是真心的,当下心里就松了松,反而对自己方才那些话微微有些后悔。她是因为秦华裳而心情不好,并不是故意要欺压这孤儿寡母的:“说是两个孩子年岁还小,但其实也不算小了,我记得你儿子跟昊哥儿是同年生的吧?昊哥儿已经启蒙了,你是怎么打算的?”

    秦薛氏浑身一颤,忍不住抬头看了秦家老太太一眼,随即又有些慌乱的低下头来。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她退了一步,反倒得了秦家老太太的青眼?若真是如此,她宁愿做牛做马也要为儿女谋个好前程。快速的思量了一下要说的话,秦薛氏咬咬牙,强作镇定的开口道:“老太太,原先家里还未出事时,我那小儿已经在他父亲那里学了一些东西。原也打算等明年就送去学堂,可谁曾想到……倘若老太太能让小儿也去学堂念书,那、那真是感激不尽了。”

    “不用这般说,到底我们也是亲戚。这样吧,旁的我也没法,让他改明个儿跟昊哥儿一同去官学念书还是行的,至于将来的前程如何,那就得看他自己了。”想要入官学还是容易的,秦家老太太这般说法,自然等于是打了包票了。至于以后,那谁也说不准了,毕竟不是人人都有杰哥儿那般天赋并且本人也上进的。“谢谢,多谢老太太!”秦薛氏当然明白秦家老太太的意思,但是能入官学她已经感激不尽了,而且听秦家老太太这意思,假如将来自己的儿子能够上进一些,那么秦家也会继续供他念书的。这样一来,也许他们这一支将来还是能够起复的。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