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725.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92 是是非非

592 是是非非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回到了秦家之后,洛芸蕊第一时间唤来了娃娃,当然秦兰已经被她打发回自己的院子了。因为娃娃和旎虚空间的事情秦少天都已经知晓了,因而洛芸蕊也不瞒着他。见状,秦少天心下明晓,但还是多问了一句,得到了洛芸蕊肯定的回答。

    娃娃过来后,听洛芸蕊这么一说,歪着脑袋稍稍思量了一会儿,这才道:“太太,治疗外伤的药材我有好多,也有专门针对烧伤的。不过,无论是药粉还是汤药,效果都是极好的。太太你真的要冒险给旁人吗?”

    洛芸蕊顿了顿,她对于恭亲王妃是很同情的,但却不至于为了她而赔上一切。况且,外伤跟病症是不同的。若是今个儿是身患重病或者中毒之类的,哪怕立刻就痊愈了,旁人也不会觉出问题来。

    “或者这样吧,等恭亲王妃脸上身上的伤都愈合了,形成疤痕之后,我再配一些能够让疤痕减淡的膏药。就像当初太太您给那个坏女人用的一样,慢慢的一点点的变好。若是普通的疤痕,大概有个两三月就能好了,烧伤的话估计要一两年,或者更久的时间才能完全好。”

    洛芸蕊同意了娃娃的法子,见秦少天一脸狐疑的念叨了一句“坏女人”,便解释说,指的是庶妹,娃娃对于庶妹的印象一贯就不好,哪怕庶妹已经过世那么久了,这个称呼也没有改过来。娃娃有些不以为意,倒是秦少天很是开心的赞赏了一句,他对于庶妹也很是看不惯。

    “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恭亲王妃的伤势暂且不提,那宝馨郡主却……”当下,将宝馨郡主的情况同娃娃描述了一遍,娃娃面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显然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病症,对于大夫将其确定为受惊过度倒也赞同,可让她想出法子来,却是毫无办法了。

    原本洛芸蕊今个儿是要带着娃娃一同去的。只不过竹姐儿年岁小,虽然有冬暖这个奶娘一直护在身边,但毕竟竹姐儿的身子骨太过于羸弱了。万一真要是有什么状况,冬暖也是无法的,因而娃娃自告奋勇留下来,正好她跟冬暖也算是从小一块儿长大,倒也合适。

    不过,其实就算娃娃去了恭亲王府也是没用的,据娃娃说,她所依仗的不过就是旎虚空间里那些极品的药材罢了,顶多再加上一些罕见的药方。可除了这些之外,对于那些疑难杂症,她也是没有法子的。毕竟,要真论经验的话,她是万万不如那些行医数十年的老大夫。

    思来想去,娃娃给出了一个馊主意。

    “宝馨郡主对于外界的一切全然没有任何反应?若是说语言和动作唤不醒她,那……揍她呢?或者是用针扎她呢?这样总能将她弄醒了吧?”

    “不是这般的,我看宝馨郡主的眼睛是睁开的,只是眼珠子一动不动。就好像那种失了魂的人一般,看着有些渗人。”

    娃娃摊了摊手表示无可奈何,天底下的疑难杂症那么多,没有哪个大夫可以打包票说,自己什么病都能治。况且,这种情况已经不能算是一种病症了。尤其在问明了连太医都没有开具任何药方后,娃娃就彻底的放弃了。用她的话说,若是能弄到太医开具的药方,将里面的药材全部换成旎虚空间里的极品药材,那或许还能起些作用。但如果连药方都无法开具,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既然娃娃都这么说了,洛芸蕊也不会再为难她了,事实上她更想为难的人是泰哥儿。

    泰哥儿从竹姐儿满月的前一天得罪了洛芸蕊后,就再也没敢出现在洛芸蕊的面前。之前众人都很忙碌,尤其是洛芸蕊,出了月子后,家中的很多事务她就要接手处理了,没的道理她闲的无事做却让秦家老太太一把年纪还忙碌个不停。也因此,泰哥儿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或者还可以说,小黑账里关于泰哥儿的那部分是越来越多了。

    洛芸蕊本以为泰哥儿就算能跑,十天半个月也就是极限了。万万没有想到,从恭亲王府回来后的第二天,洛芸蕊就得知了一个消息,泰哥儿跟随圣上秋狩去了。

    这真是……

    愤怒的洛芸蕊决定,等泰哥儿回来之后,一定会狠狠的收拾他。非要收拾到连自己都认不住来为止,对此秦少天表示非常赞同,并严明可以在旁助洛芸蕊一臂之力。

    秋狩为期二十五天,再加上来回的时间,等泰哥儿到家之后,已经是深秋了。

    “娘,您看这些上好的皮子,都是我打的,还让人熟好了特地给您留着的。”

    洛芸蕊的目光在泰哥儿身后小厮捧着的皮子上面停留了一小会儿,随后便一直盯着泰哥儿看。也不言语,只是这么看着,直把泰哥儿看得毛骨悚然,最后只能颓废的让小厮退下,他则是低着头忏悔。

    “娘,我错了。”

    “哦?真是难得啊,我们泰哥儿还会做错事儿?说说看,做了什么错事儿?”

    泰哥儿欲哭无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洛芸蕊还记得那些事儿。之前,他准备一车篓子的话打算将洛芸蕊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可看着那直勾勾的目光,他瞬间就蔫吧了。

    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并保证以后绝对不再犯,还立下了无数个不平等的条约,只为了让母上大人消气。最后,泰哥儿悲催的发现,还不如当时挨顿骂呢,心惊胆战的躲了那么久,结局居然那么惨烈。唉……

    幸好,洛芸蕊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见泰哥儿诚信认错便将此事揭了过去。也得亏今个儿秦少天不在家,要不然泰哥儿想要过关绝对没有那般容易。

    送走了垂头丧气的泰哥儿,洛芸蕊忽的想起了一事儿,又将泰哥儿唤了回来。

    “娘,我真的没有再干其他坏事儿了。”泰哥儿还以为又要回来受罚了,吓得他几乎魂飞魄散,可偏偏又不能不回来。

    “行了,那事儿揭过不提了,我且问问你。你妹妹出生那日发生的事儿,如今怎么样了?”这事儿,洛芸蕊不是没有问过秦少天,可秦少天的消息来源不过就是同窗同僚之类的,都无法接触到那事儿,因而秦少天也不知道那事儿最终如何了。

    听洛芸蕊这么说,泰哥儿长出了一口气:“已经确定是壤南王的手笔了,可问题在于壤南王只是派了得力的手下来京城里,并未亲自过来。他的那些手下,逃走了一部分,剩下的有些熬不住刑罚自杀了,还有一些则还在大牢中。”

    “那……当初的那些人呢?恭亲王妃母女俩我已经去探望过了,其他的人呢?可都平安了?”

    “怎么可能?当初在庄子上就死了好些人,另外一些被救出火海的人,也有部分因为伤重不治身亡了。娘,您跟那些人应该不熟吧?”泰哥儿并不愿意细说此事,虽说都是跟自家不怎么熟悉的人,但眼看临近年关了,提起那些事情总归是有些晦气了。而最重要的是,泰哥儿不想拿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的事情弄得洛芸蕊心情不好。

    “是不怎么熟,不过有几个还是打过交道的。对了,那一日跟我们一起在悦华堂的人呢?我记得有一个很爱哭的小姑娘,姓齐对吗?还有一个唐小姐,以及那位宝卿郡主,她们都如何了?”

    “齐彤?齐彤倒是好好的,我跟圣上去秋狩前,在太后那里见过她的,还是老样子,稍有不顺心就哭哭啼啼的。唐小姐……是唐婼俜吗?恭亲王世子的未婚妻?她已经没了,据说是被那些人活活打死的。宝卿郡主我就不知道了,她是被救出来了,但我跟浚亲王不熟,出事前就没有见过,后来也不曾见面。”

    “我说的不是唐婼俜,是……是她的堂妹。”洛芸蕊忘了那个小姑娘叫什么名字,但记得当初她说的话,便依样说给了泰哥儿听。

    泰哥儿听后点点头,恍然道:“原来是唐婼依呢,她无事,听说受了一些伤,但应该无碍。不过,真要是说起来,她的亲姐姐唐婼伶才叫运气好。原本,应该是她们姐妹俩去赴容珏妹妹的宴请,谁能想到唐婼伶前一晚吃坏了东西闹肚子。也是唐婼俜倒霉,被唐家老太太要求陪着一道儿去庄子上,结果她没命了,跟恭亲王世子的亲事也作罢了。我倒是听说,唐家不愿意放弃这门好亲事,提议让唐婼伶代替堂姐,而恭亲王爷也没有反对。”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泰哥儿也不隐瞒唐家的是是非非。原来,唐家的大老爷头几年就过世了,留下长女幼子,长女便是这一次意外过世的唐婼俜,而幼子今年才六岁。而唐家的二房则有两子两女,按说唐家的一切该由长房继承的,但问题在于,唐家老太爷老太太都偏宠唐家二老爷,连带对唐家二房的其他人也更看重了一些。唐家大房嫡长女唐婼俜跟恭亲王世子的亲事是唐家大老爷未过世之前便定下来的,也因为如此,唐家二房并不敢造次。可如今,唐婼俜身死,唐家大太太是个不中用的,年幼的唐少爷根本就不能成事。再加上唐家二房的两位少爷都是文采过人的,二房的长女又代替唐婼俜与恭亲王世子定亲,这以后……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