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733.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598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598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娘,让我看看竹姐儿,她有没有长胖了?”杰哥儿也是很疼爱这个嫡亲妹妹的,不过年岁放在那里,让他跟竹姐儿玩到一块儿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况且,他本人也忙,一月回家一次,陪竹姐儿的时间也不多。基本上每次混了个脸熟,下个月竹姐儿一准将他给抛到了脑后。

    “这会儿她还在睡觉呢,等下睡醒了再抱过来给你看吧。对了,泰哥儿如何?”

    “看他的神情倒是挺轻松的,不过才考了一场,谁知道呢。对了,昊哥儿怎么了?蔫了吧唧的,我让他跟我一道儿回来,他看上去倒是挺乐意的,可最后还是拒绝了。”杰哥儿挠了挠头,表示他如今越来越不理解昊哥儿的行为了。

    洛芸蕊倒是知道原因,估计真的是被秦少天收拾狠了,不过她一点儿也不打算插手。这老子收拾儿子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相信秦少天会有分寸的。

    这一次,因为太学招考的缘故,杰哥儿能够休息两天。等竹姐儿睡醒之后,杰哥儿很是耐心的逗她玩,几乎把两天时间都花在了竹姐儿身上。竹姐儿本就不怕生,对于这个大哥虽然不熟悉,但没多会儿就混熟了,咧着小嘴笑的哈喇子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杰哥儿也不嫌弃,拿着帕子帮她擦嘴,兄妹俩都乐呵呵的。

    到了晚间,秦少天带着两个哥儿回来了,家人聚在一起用了晚饭,期间洛芸蕊细细的观察了泰哥儿面上的神情,发现他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当下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无奈。

    其实,她早就该想到的,泰哥儿对于这一次考学并不是很在意。

    想着明个儿还要再考一场,洛芸蕊也没多说什么,倒是秦少天在饭后又狠狠的收拾了一顿昊哥儿。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他晚饭吃的太多了……

    可怜的昊哥儿整个人都是蔫儿的,低着头任由秦少天训斥,没有半点儿不甘心。倒是引得杰哥儿和泰哥儿很是好奇。

    第二天,送泰哥儿去考学的还是秦少天和昊哥儿。昊哥儿是因为官学放假两天,而秦少天却是特特请了假。洛芸蕊一开始还没有察觉,等察觉到时,两天的考试已经结束了。

    “少天,这一次你怎么那么在意泰哥儿考学这事儿?上一次,可没见你专门还请假了。”

    “没办法,泰哥儿的身份有些特殊,我要是不去的话,又该传出我们家不待见他了。”

    洛芸蕊一下子愣住了,这算是什么话?“还有这样的传言?”

    秦少天迟疑了一下,最后决定实话实说:“是这样的,最近有传言说,太后的身子骨不好,有可能会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的时候,就将容珏郡主的亲事定下来。你也知道,他们俩在我们家是还没确定,但在宫里那基本上就是过了明路的。我也为难啊,对泰哥儿太关照了,人家说我们家是攀龙附凤。要是完全不管他,又要说我们不待见泰哥儿。”

    苦笑的摇着头,秦少天是真的无奈了。难怪人家说,皇族的是非多。其实有时候,皇族之人本身是没有什么的,偏偏就有那等子闲人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一天到晚的净瞎掺合。这不,嚼是非的人多了,就算原本没有是非,也能被人嚼鼓出来。

    “那你专程接送泰哥儿两天,就是为了平息风言风语?”洛芸蕊有些茫然,为什么她觉得这么一来,风言风语会更多了呢。

    “当然不是,我这是给他们找话题呢。人家刚说了我们不待见泰哥儿,我就偏偏待见给他们看。瞧我多配合啊,等下回人家说我们家攀龙附凤的时候,我再把泰哥儿抽一顿,看谁还敢说道。”

    洛芸蕊彻底无语了,思来想去也找不到能接的话,最终只能作罢。

    泰哥儿,你还是听天由命吧。

    太学的招考很快就结束了,杰哥儿依旧回到太学,而泰哥儿和昊哥儿则仍然去了官学。听泰哥儿说,也有一些跟他同班,并且这一次也去参加了太学招考的学生,在招考结束后并没有回到官学中,仿佛已经笃定自己能够考上太学似的。

    说这话的时候,泰哥儿一脸的鄙夷,秦少天突然冒了一句话,要是你没考上,回头揍一顿。一瞬间,泰哥儿的脸上的神情格外精彩。打死他都不会明白,这几天秦少天究竟是抽了什么风,怎么突然喜欢上打孩子了呢?

    幸好,这事儿最终并没有发生。泰哥儿以他一贯的习惯险险的吊在了榜尾。

    洛芸蕊很是纳闷,仿佛不论是做文章还是平日里的考核,每一次泰哥儿都是合格中的末尾。就好像他已经算准了合格线,每次都很凑巧的好那么一点儿。也不知道他真是运气好呢,还是故意那么做的。但不管怎么样,泰哥儿考上太学却是事实。

    让洛芸蕊没有想到的是,洛家大房的洐哥儿这一次原来也参加了太学的招考,不但也考上了太学,并且比泰哥儿考的还要好。当然,两人本身就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洐哥儿是洛芸蕊的堂弟,又比泰哥儿年长了好几岁。但对于洛家大房来说,洐哥儿考上太学就是一件大喜事。

    之后,秦家这边摆宴庆祝了一番,洛家大房也选了个日子大摆筵席。只是,秦家这边来祝贺的人很多,好些都是达官贵人,相对来说洛家大房那边就要冷清多了。

    两家的宴请并不是同一天,秦家要比洛家大房早了三天。等洛家大房宴请的时候,洛芸蕊带着除了杰哥儿之外的几个孩子一道儿去了洛家大房。当然,这样的大喜事,洛家二房肯定是要到的。

    说起来,自从洛家大房在京城买了宅子安家之后,这还是洛芸蕊第一次来。

    洛家大房买的宅子离洛家二房并不远,是一个三进的宅子。不大,但胜在精巧。洛家大房的人口不多,主子更是只有三个。洛家大老爷在泸州城时就没有通房小妾,到了京城更没有那些心思了,加上洐哥儿年岁不大,宅子小点儿也完全够用了。

    宴请上,洛张氏一脸喜庆的告诉洛芸蕊一件事,睿哥儿的妻子昨个儿查出来有孕了。其实先前她就有些感觉,只是一直没有确定,昨个儿吐了好久,终于忍不住请了大夫。消息确定后,可把他们给乐坏了。这也是为什么今个儿洛家二房的其他人都到了,唯独少了谢秋的缘故。

    对洛芸蕊来说,睿哥儿即将做父亲,可比其它的喜事来的更为重要。当即她就表示,过些天要回娘家看看弟媳妇。

    而那面洛家大老爷听说了这个消息,也跟着一块儿开心。同时还说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拜托他们几个帮洐哥儿寻一门好亲。

    洐哥儿年岁其实并不大,今年也就刚十四岁,严格来说这个年纪倒不用太着急。不过,洛家大房到底跟其他人家不同,洐哥儿本就是洛家大老爷中年得子,事实上洛家大老爷的大外孙今年都已经有十二岁了,也难怪他会这般着急了。还有另一个原因却是因为洛家大太太了,自从上一次中毒之后,洛家大太太虽然被救了回来,但却是卧床不起了。也因此,洛家大太太根本就无法帮洐哥儿相看亲事,这差事可不是落到了同为亲戚的洛家二房身上。

    其实,洛芸蕊心里也明白,虽说洛家大老爷是拜托洛家二房帮忙的,但显而易见的是,洛张氏那性子并不能让人放心,而睿哥儿的妻子谢秋则刚刚怀孕。很明显,洛家大老爷这是特意说给洛芸蕊听的。

    洛芸蕊转了转心思,倒没有立刻拒绝,只说是回头帮着相看一下,不过说实话,她这心里还真是没底。

    乍一看,洛家大房似乎是挺不错的人家,人口简单,也不缺钱财。但她跟洛家大房那么熟悉,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家真实的情况呢?

    洛家大老爷原本是在泸州城有个闲职的,但自从前年急匆匆的从泸州城赶到京城后,他的官职就没有了着落。如今虽然花了银钱在户部登记了,但天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有实缺。至于钱财,原本洛家大房因为继承了家业,这钱财是不缺的。可问题在于,洛家大房继承的家业多数都是在泸州城的铺子庄子。甚至于当初洛家二房在离开泸州城时,还将手头的一些铺子庄子折价卖了洛家大房。

    可以这么说,只要那边的兵变一天不平息,那些铺子庄子就等于是空谈。退一万步说,哪怕泸州城安定了下来,经过了这一次浩劫,铺子庄子还能跟以前那般来钱吗?

    如今,洛家大房也就是当初洛家大太太跟随秦家上京时带来的那些钱财了,洛家大老爷或许也随身带了些银票,但肯定不多。要不然,以洛家大房的性子,又怎么会买这么小的宅子呢?

    对外是说家中人口小,不需要那么大的宅子,但事实上洛芸蕊却是很清楚的,只怕当初买下这个宅子已经花了他们大部分钱财了。而这两年,洛家大房根本就是毫无进项,更别说洛家大太太和洐哥儿每日里头都需要服用一些补药。

    偏偏,以洛家大老爷的性子,是肯定无法接受一个商户人家小姐当自己儿媳妇的,而官宦人家却真是不好办了。好在洐哥儿本人还算上进,洛芸蕊想着或许会有那些个清贵人家的小姐愿意嫁过来。只是这么一来,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洛家如今可是坐吃山空呢。就算洐哥儿本人再争气,等考上进士谋到官职,那也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蕊儿,你可有人选?我这儿倒是有一个。”

    让洛芸蕊没有想到的是,洛张氏竟然说她有好人选。诧异的看过去,洛芸蕊回忆着洛张氏的交际圈子,却始终想不起来洛张氏还有其他交好的人家。

    “娘,大伯父对于洐哥儿很是看重,怕是不会喜欢商户人家的姑娘。”该说的还是直接说了比较好,她可不想洛张氏兴冲冲的过去给洐哥儿说亲,却被泼了一盆冷水。

    “哪儿能呢,洛家娶媳妇当然要娶官宦人家的小姐。这洐哥儿如今也是嫡长子呢。”

    洛家大房的庶长子洛浚已经过世了,洐哥儿的确算是嫡长子。

    “娘,那您先说说是什么人吧。”

    洛张氏略微顿了顿,顺了一下思路,这才开口道:“那家人,蕊儿你应该也听说过的,就是不知道你跟他们家熟不熟。是睿哥儿的一个同僚,姓翟,那同僚家里不算是什么达官贵人,但也算不错了。家中有个幼妹,今年有十二岁了,先前我在一个宴请中见过那姑娘。模样很是出挑,气质也不错,谈吐方面一点儿也不比你差,我觉得很适合洐哥儿。”

    睿哥儿的同僚?姓翟?十二岁的幼妹?

    洛芸蕊反复的想了好几遍,愣是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户人家。不过也是,毕竟京城那么大,对方又只是一般的官宦人家,不知道也不奇怪。不过,那姑娘若真的像洛张氏说的那般好,人家能乐意嫁给洐哥儿?

    “娘,您再跟我说说,对方家中是什么情况?”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是很仔细,只是对那姑娘很有好感。要不是睿哥儿已经娶妻了,我还真是眼馋呢。对了,我记得那姑娘上头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其他的事儿倒是记得不清楚了。”洛张氏让人去唤了睿哥儿过来,却不想睿哥儿还没来,倒是把蕾儿招来了。

    蕾儿听洛芸蕊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顿时没好气的翻白眼:“娘,你逗我们呢,对方若真有你说的那般好,能答应嫁过来?先不说那姑娘的爹是什么官,人家哥哥跟睿哥儿是同僚呢,而且你也说了,人家不止一个哥哥。怎么说,也该找一个有官职的吧?洐哥儿虽说考上了太学,但天知道再过几年是个什么情形。”

    睿哥儿当初可不是考上了太学就开始说亲的,而是等金榜题名之后,才慢慢的托人寻个合适的。

    这考上太学的确等于是半只脚已经踏上了官场,但不是还没站稳吗?况且,洐哥儿和睿哥儿最大的不同还不在于这点,而是睿哥儿在京城里有两个嫡亲的姐姐。

    听这么蕾儿这么一说,洛张氏就有些迟疑了,她只知道那姑娘样样都出挑,又没有定亲,这才动了心思。说起来,她是好心,却看得不够透彻。

    “这样吧,回头睿哥儿过来了,问问他是什么情况。洐哥儿到底是我们的堂弟,能帮就帮一把吧,再不行就想想还有什么人家有适龄的好姑娘。”见洛张氏面上有些尴尬,洛芸蕊忙打圆场,顺便瞪了蕾儿一眼。

    蕾儿也觉得自己说的太过于直接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我去打听倒是没问题,只是跟我交好的都是一些商户人家。姐姐,要不你先打听打听,若是不行,我再上。”

    这倒也是个办法。

    不等洛芸蕊点头答应,睿哥儿便过来了。今个儿的主角是洐哥儿,他身为堂哥可帮着挡了好些酒,这会儿面上有些潮红,看着似乎已经有些醉了。

    蕾儿快人快语的将那些话说了一遍,睿哥儿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当即无语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娘,别逗了行吗?您只知道人家二哥跟我是同僚,咋不知道人家大哥如今已经是三品官了?她爹还是二品官呢,还有她的两个姐姐,都嫁的不错。庶出的就不说了,那两个哥哥两个姐姐都是她嫡亲的。就算她是家中的幼女,那也不至于会答应那么离谱的亲事。”

    幼女嫁的通常会不如嫡长女,但人家姑娘家好端端的,却是完全没有必要下嫁的。就算不能嫁给同等人家当嫡长媳,但当个小儿媳还不成吗?

    听睿哥儿这么一说,洛张氏顿时失望了:“唉,我觉得人家姑娘是个好的,就想着扒拉到自家来,哪儿知道……罢了罢了,这事儿还是交给蕊儿你去办吧,若是不行,你就唤上蕾儿,反正我是没辙了。”

    话说到这份上,洛芸蕊还能说啥?可思来想去,她愣是想不到合适的人选。

    心不在焉的用了些饭菜,洛芸蕊带着孩子们回了家。回家后,洛芸蕊习惯的去跟秦家老太太说了一声,顺便也提了一句洐哥儿的亲事,不想秦家老太太一拍巴掌,满脸的喜色:“得了,我刚还在发愁这事儿呢,蕊儿,回头我给说个人家。”

    洛芸蕊笑着应了,也没太当回事,主要是她清楚洛家大老爷的要求高,一般的人家他看不上。而那些他看得上的人家,对方又看不上他。因而洛芸蕊并未抱太大的希望。不想,等见着面了,她却是大吃了一惊。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