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47/1924739.html"}})();尊宝娱乐 >嫡女之随身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602 外放的实缺

602 外放的实缺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早就看出来了泰哥儿面上的苦闷,秦少天在收拾完了昊哥儿之后,就将杰哥儿和泰哥儿都带到了书房里头问话。杰哥儿那绝对是被无辜牵连的,他都入学一年了,哪里会有问题?

    “也不是,我的学问倒是跟的上,就是太学有点儿无聊,每日里头也没什么人说说话。而且做什么事情都要讲规矩,还不能随意离开或者见友。”泰哥儿的确不太适应太学,但却不是因为做学问的缘故。往日在官学的时候,他平日的功课就属于中不溜丢的。太学是吊着榜尾考上的,原先众人都担心他会因为功课跟不上的缘故而闹脾气,哪儿知道没几日,泰哥儿的功课就赶了上来,从此以后一直保持在中流。

    当然,这些细节这会儿也只有杰哥儿知道,他很有兄弟爱的帮泰哥儿隐瞒了此事,只是在秦少天眼光扫过来的时候,拍着胸口保证泰哥儿在太学有好好做学问,还得到了先生的夸奖。

    先生能不夸奖吗?别看太学一个班级也就十几二十人的样子,但从最末晋升到中流,搁别人怕是要努力好几年才能达到的。而泰哥儿也没见他平日里有多用功,却在入学才几日之后就赶了上来。照先生判断,以泰哥儿的资质,假以时日一定会是国之栋梁的。

    想起先生说过的那些话,杰哥儿还真想捂脸。

    自家弟弟是个什么德行他还能不知道?想必不久的将来,先生就要失望了。

    秦少天虽然不知道这些个细节,但他自认为对泰哥儿还是很了解的。

    “无聊?我记得我上太学那会儿,每日的功课都很紧张,就算泰哥儿你有点儿小聪明,在功课上多用点儿心,不成吗?”秦少天非常满意太学的制度,尤其是每月只能回家一天的规矩,当然太学的规矩还不止这些。从每日几时起床到晚上睡觉,每时每刻都固定的事情,若是那些个已经入学好些年的倒不会太过于讲究,而入学不满两年的新生,则是一切从严要求。

    “我有好好做功课,可还是无聊。”泰哥儿撇了撇嘴,先生布置的功课对于他来说,只能算是稍微有些难。但只要他在先生授课的时候认真听讲,回头再稍微花些时间,功课就算不能做到最好,但应付过去却是没有问题了。

    接下来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却是要愁死他了。

    别看泰哥儿和杰哥儿是同在太学的,但他们并不是同一年入学的,哪怕平日里见面不难,但要像往常那般玩在一块儿却是不太可能的。而跟泰哥儿同班的,无一不是比他大了好几岁的,最大的一个年岁都快跟秦少天差不多了。原本想着,洛家大房的嫡子也跟他一起入学,虽说俩人辈分不同,但好歹是认识的,大约也能当个玩伴了,不想人家除了忙着用功之外,就是忙着生病。

    对了。

    “爹,堂舅舅为什么总是生病?他是装病吗?”

    听了这话,秦少天毫不犹豫的给了泰哥儿一个脑瓜崩:“说什么呢?谁会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玩装病呢?你堂舅舅……他身子骨不太好。”

    回想了一下上次看到洐哥儿时的样子,秦少天不由的皱了皱眉头。他对于洛家大房并不是很熟悉,跟洐哥儿更是统共也没说过几次话。

    印象中,洐哥儿是一个性子腼腆但在功课方面很努力的人。还记得上回洐哥儿还拜托自己跟洛家大老爷说情,让他去上官学,当然他本人也是很用功的,要不然也不会在短短两年间就考上了太学。只是,洐哥儿的身子骨却是真的不好,哪怕秦少天这个不怎么了解他的人都清楚这件事。

    “泰哥儿你跟你堂舅舅是一个班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秦少天叮嘱道:“那平日里你若是无事的话,就多照顾一下他。”

    其实,在太学里所有的学员都是有专人照顾的。虽说不可能像在家中一般,每个人身边都有奶娘贴身丫鬟成群,但太学还是给每一个学员都安排了一个小厮来照顾他们的起居。这个小厮在通常情况下都是由太学安排的,若是有特殊情况,家里送来一个也是允许的。

    这样一来,纵然在太学之中不像在家中那般舒适,但也不需要让学员分心日常生活,总的来说还是可以的。

    秦少天从来不担心两个哥儿的日常起居问题,毕竟秦家素来对于哥儿们都是粗放粗养的,哪怕以往最娇惯的昊哥儿,离了丫鬟们也能自己照顾自己。当然,洗衣做饭打扫之类的问题并不在此列,毕竟秦家只是对哥儿们严苛了一些,却不是将哥儿们当成小厮在养。

    不过,对于洛家来说……

    想起了之前睿哥儿的事儿,秦少天觉得有必要跟洛芸蕊提一下这事儿,至于洛芸蕊打算怎么办就不关他的事情了,反正又不是他的亲小舅子。

    洛芸蕊很快就得知了这件事情,只是她同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太学的规矩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不是说随便可以更改的。当然,若是学员本人或者家中真的有要紧的事情,也可以选择请假一段时间。就好比当初睿哥儿因为不通人情世故,被洛家二老爷勒令请假三个月,也是被允许的。可洐哥儿跟睿哥儿不同,身子骨的缘故那不是请假一段时间就能完全调理好的。若真的那么容易,洛家大房一早就为洐哥儿调理身子骨了。

    思来想去,洛芸蕊最后决定过些日子见到洛家大太太时,稍稍提几句吧。事关洐哥儿,说不定洛家大房自个儿心里也是很明白的。正好,过些日子徐家老太太会带着徐家大小姐去洛家做客,而洛芸蕊和蕾儿以及洛家大太太都会露面,洛芸蕊到时再说。

    徐家拜访洛家的日子定在半月之后,而在这其间,户部安排了一些实缺。出乎意料的是,徐家老爷留京了,而洛家大老爷这一次却是被外放了。

    不过,对于洛家大老爷来说,能够得到实缺已经不错了,至于是京官还是外放他并不是很在意。反正他原本就是五品的官,哪怕外放到一个穷苦地方也总比如今闲赋在家来得强。尤其是这么一来,对于洐哥儿的亲事以及前程都有很大的帮助。至于洐哥儿和洛家大太太自然是不会跟随而去的,且不说洐哥儿要在太学待好几年,洛家大太太那身子骨更不能随意奔波劳累。

    洛家大老爷得到外放实缺这事儿,是秦少天告诉洛芸蕊的,而就算第二天,洛家大老爷亲自来到秦家,张口便是道谢。

    “大伯父,您这是在说什么?少天难道还有这能耐?”洛芸蕊的目光在秦少天和洛家大老爷之间来回的打量,面上却是一副怀疑的模样。

    虽说洛芸蕊说的是实情,但秦少天还是觉得一阵憋屈。

    他当然没这个能耐了,他在太常寺供职,哪怕最近两年连连升迁,那也绝对管不了户部的头上。就算是太常寺卿也绝对不能插手户部。

    没曾想洛家大老爷听了这话还是满脸的激动,甚至于连连作揖:“我知道,但还是要多谢你们,主要是最多五天我就要离京了,没法当面亲自谢泰哥儿了。要不,先记着,等来年要是有机会回京,我一定给他送上一份大礼。”

    泰哥儿?

    秦少天和洛芸蕊面面相觑,虽说仍然不太明白这其中的奥妙,但隐隐约约的倒是信了。

    虽说泰哥儿本身是没这个能耐的,但天知道他又胡说了什么,又或者求了其他人帮忙。毕竟,洛家大老爷只是闲赋在家,但该有功名和经验都是有的,又一连闲赋了两年多的时间,如今就算给他一个实缺也不违规矩。若是因此能够讨好某些人,怕是户部那些人很是乐意这么做。

    又跟洛家大老爷说了一阵子话,提起给洐哥儿说亲的事情,洛家大老爷很是信任的将事情交给了洛芸蕊来处理。之前徐家那事儿他是知晓的,心里也是赞同的。哪怕如今有了实缺,不可否认的是,洛家大房的产业已经几乎垮掉了,洐哥儿的身子骨也摆在那里,对于徐家的一些尴尬事儿,他并不是很在意。

    “徐家老爷如今是肯定留京了,我邀请了他明个儿出去吃顿饭。这人我虽说不太了解,但都是原先泸州城人士,应该还是不错的。”洛家大老爷最满意的一点儿就是,徐家是泸州城的人。跟洛家二房不同,他到底是洛家的继承人,将来若是有机会还是打算回到泸州城的。到时候,若是有可能的话,他也会说服徐家同他们家一道儿回去。

    当然,这些事情就没必要说的那么明白了,洛家大老爷再三感谢之后,一脸喜悦的离开了秦家。

    而秦少天则是笑的一脸渗人的模样:“蕊儿,我打算明个儿去太学看望一下泰哥儿了,关心一下他在太学的情况。”

    太学是允许家人探视的,但次数不能多,且探视必须是在先生授课结束之后。秦少天原本就是太学出来的,对这些规矩再清楚不过了。“嗯……去吧。”这明显不是征求她的意见,而只是告知一下罢了。洛芸蕊应了一声,默默的为可怜的泰哥儿捏了一把冷汗。

    [限时!加微信cmread365,经典漫画免费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