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2612147.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紫韵儿——秦韵!

第一百二十八章 紫韵儿——秦韵!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今日第一更!)

    紫韵儿收下了怜悯羽衣,轻笑道:“我下线了,在公司等你!”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真的已经下线了,我顿时犹豫了一下,算了,去就去吧,她也不会吃了我!

    于是,跟凌月说了一声,然后就下线了。要?看 ??书 w?w?w?·1书k?a?nshu·com

    下楼打了车,直接按照地址来到这家广告公司,在一栋办公楼的十层。

    下雨了,倾盆大雨下,我如同落汤鸡般的奔进大楼里。

    晚上时间,公司似乎在赶着什么项目,居然全部在加班,前台的mm看了看我,甜甜笑问:“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来找一个人。”

    “请问您要找谁?”

    “秦韵!”

    这mm立刻微微惊讶:“啊!是找秦韵经理啊……”

    嗯?秦韵是经理?难道又是一个女强人……

    我略一诧异,mm便说:“请您跟我来吧!”

    循着走廊,一直来到最后的一个办公室,前台mm敲门,道:“经理,有位先生找你。”

    “让他进来。”里面传来悦耳的女声。

    前台mm冲我一笑:“您自己进去吧!”

    我点点头,推开门,却猛然发现一个漂亮女人正在办公桌旁翻阅着资料,在一旁的沙发上,还放着游戏设备。

    “哗!”

    见我来了,那些资料立刻被丢到一边,她抬头看我,笑道:“跟游戏里真像!”

    我略一迟疑,这mm生的唇红齿白,不是紫韵儿还会是谁?

    “那个……我该叫你紫韵儿,还是秦韵呢?”

    “呵呵,既然现实里都见面了,那以后都叫我秦韵吧,毕竟紫韵儿只是游戏里的代号而已。”

    我点点头:“嗯,秦韵……秦韵汉风,这名字挺不错,有品味……”

    “谢谢!”

    秦韵微微一笑,从旁边拿过几个信封,道:“走吧,去楼下的咖啡店里坐一会,人家谈生意的时候都要先聊一会的。”

    我笑了笑:“怎么,不是拿钱了就走人的吗?”

    秦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我一下愣住了,秦韵大约24岁左右,那瞬间流露出的成熟风韵绝不是凌月凌雪所拥有的,如果非要测评一下,那么秦韵便是御姐级别的人物了!

    着,秦韵提着小包,拿着钱,胳膊下夹着游戏头盔,冲我笑道:“既然你来了,那我今天提前下班了~”

    我微微一笑,她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自然她说了算。

    让人注意的是,秦韵一身职业套裙,果然下身穿着白色丝袜,曼妙的体态令人想入非非,也难怪这广告公司里的几个设计师一看到秦韵出来,就一个个都直了眼。

    楼下,迪欧咖啡店里。

    秦韵理了理发丝,笑道:“龙魂和鬼炙他们对你赞不绝口,今日一瞧,原来……”

    “原来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凡人?”我笑问。

    秦韵抿嘴轻笑,不置可否。

    “我叫秦韵,那么你叫什么?”

    “叫我书生。?一看书 ?  w?w?w?·1?k?a?n?s书h?u·com”

    “那,雪月的其他人呢?”

    我想了想,道:“清风揽月,叫凌月,清风飞雪,叫凌雪,是一对双胞胎,其余的几个美女的名字,我也不太清楚。”

    秦韵不由笑道:“嗯,年轻真好!”

    我微微惊讶:“你不也很年轻吗?”

    秦韵却神色一黯:“不,我跟你们不一样……”

    就在这时候,我才发现秦韵的脖颈上竟然有块青色的瘀伤!

    我刚要开口,却发现秦韵飞快的以头发挡住那片淤青,似乎并不想让我看到,于是,我忍住先不说。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争吵,紧接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走了过来,竟然坐在我们旁边,盯着秦韵,阴阳怪气的怒骂道:“贱人!背着人家在外面私会小白脸,我就知道你对人家没有一点忠诚,一定是忍不住了吧?”

    秦韵顿时脸色惨白:“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男人喷着满嘴的酒味,声音阴柔道:“我就是找来了,今天被我抓了个现行吧?”

    我实在看不过去,便说:“喂,你他妈的谁啊?”

    这男人转脸道:“我是她男人,怎么了?”

    我大惊失色:“什么?你这太监一样的人会是秦韵的丈夫?我没听错吧?”

    这男人冷笑一声,对秦韵道:“少废话,这个月我没钱了,拿几万过来!”

    秦韵摇头道:“我不会再给你钱了……”

    “妈的,你还反了不成!”

    眼看这人就要动手,我立刻站了起来,伸手拧住了他的手臂,怒道:“秦韵的伤,就是你打的?败类,打女人算什么?”

    对方疼的直咧嘴:“我打自己的老婆,关你鸟事!”

    我冷笑一声,向前猛然一推,这男人便倒在了地上,揉着小手臂“幽怨”的说:“你……你等着!”

    完,飞快的出了咖啡厅。

    ……

    在我面前,秦韵伏在桌子上低声抽泣。

    “他,真的是是你丈夫?”我小声问道。

    秦韵抬起脸,悲戚道:“嗯,当年我的父亲病重,是他出钱抢救,所以,我只能这样来报答他的恩情……”

    我咬牙道:“就是因为这些钱,所以你就甘愿被他挥来喝去?而且,他还打你?”

    秦韵苦笑道:“你也看到了,他并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小声问道:“玻璃?”

    秦韵轻轻点头,直直的看着我,喃喃道:“我和他结婚两年以来,从来没有同过房,他也从来没有碰过我,你信么?”

    我没有说话,心里自然是绝不相信的,这么一个雪白嫩美的**,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动心,就算不能吃,咬一咬总可以的吧……

    于是我说:“就算你欠他人情,现在你有自己的公司,还清这些钱总不是问题吧?”

    秦韵小声道:“我知道,可是,他救的是我父亲的一条命啊……虽然结婚后我们一直没有住在一起,但是我还是必须要每个月给他家里一些钱,因为他的父亲嗜赌如命。”

    “又是一个败类……”我沉声道:“秦韵,你太善良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要是让龙魂和刑天他们知道这件事,哼,以他们的个性一定会来苏州把这一家全砍了!”

    “所以,我从来不敢告诉他们……”

    我嘘了口气,道:“既然今天让我碰上了,那么你跟他们断绝一切往来吧,最好让他们没办法找到你,实在不行,就报警吧!”

    秦韵目光如水,喃喃道:“可是,我的父亲远在国外治疗,我一个人……”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大话,毕竟我自己现在也是自身难保,混在工作室里,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

    正在这时,却又有一个中年人腆着大肚子走了过来,毫不客气在我们对面坐下,然后看着秦韵道:“儿媳妇,你真的在这里!”

    秦韵微微一惊:“你来干什么!”

    中年胖子立刻露出猥亵的笑容,道:“我知道,我那儿子一直不成器,而且他那方面不行……”

    秦韵皱了皱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中年胖子站了起来,醉醺醺的猥琐笑道:“你看这样成不成,我们家总不能就这样绝后吧,不如你跟我这个老公公住到一起……其实也是一样,反正生出来都是张家的种,你说是不是?”

    秦韵顿时脸蛋煞白:“你……你无耻!”

    中年胖子立刻骂道:“放屁!老子这是为了你们夫妻着想,今天这个事,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着,胖子就去抓秦韵的手,我怒不可遏,上前阻拦道:“今天真开眼界了,世上居然会有你这种垃圾!”

    胖子大怒:“臭小子,你是她姘头?你滚开,我们家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气急,猛然一拳打在他沙包一般的肚子上,顿时“嘭”的一声,他沉重的身体连连后退数步,满脸冷汗,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冷冷道:“以后再有人敢骚扰秦韵,老子立刻剁了他!”

    胖子支吾了几声,骂道:“小贱人,你等着,就你这样的贱货,还以为有人肯要你吗?你已经是我儿子的女人了,说出去谁肯相信你是**,妈的,老子给你脸你不要脸,我倒看看谁敢要你!”

    秦韵伤心欲绝,泪流满面的哭着:“人怎么可以这样……人怎么可以这样……”

    胖子冷笑:“怎么?没人肯要你?还是跟了老子吧,哈哈哈!”

    看着秦韵无助的脸蛋,一瞬间,我下了个决定。

    下一刻,我伸手将秦韵搂在怀里,一字一句对胖子说道:“从今以后,秦韵就是我的女人,你再敢伸出你的脏手,我叫你全家死绝!”

    胖子似乎不相信,冷冷笑道:“好!好!你很好!”

    看他还想威胁,我立刻扬起拳头,喝道:“滚!”

    胖子脸色惨白,刚才的苦头还没有消去,于是飞快的消失。

    ……

    夜色朦胧的街头,秦韵依偎在我怀里,我靠在路灯杆上。

    “我们以后怎么办?”秦韵抬头问我。

    “我们?”

    “嗯,对呀,你刚才不是说了,我是你的女人了吗?”秦韵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似乎生怕我反悔一般。

    我不由苦笑,这算什么回事,两个小时内居然多了一个女人了,虽然这个女人秀色可餐,可是回去怎么跟凌月和凌雪交代呢?

    “那个……秦韵,咱们才见面没几个小时,是不是……还得有些时间相互了解?”我开始找借口。

    秦韵眨了眨眼睛,说:“没关系,我在市区买了一套房子,咱们搬到一起住,可以慢慢了解……”

    我欲哭无泪:“一起住啊,是不是太仓促了,才认识几个小时就**居……”

    秦韵说:“你在想什么,我只是说一起住,又没有说上床……”

    秦韵抬头看我,美丽的眸子里闪动着神采,她似乎看透了我在想什么,于是轻声笑道:“书生,你是个好人,可是,你做事情太冲动了……”

    我说:“善良总是冲动的。”

    秦韵却露出一丝笑容,把脸蛋贴在我怀里说:“不管怎么样,我以后都缠着你了……”

    我无语:“你这样,是欺负老好人……”

    秦韵说:“善良总是被欺负的,你教会了我这个道理。”

    我想了想,忽然脑中灵光一现:“秦韵,不如你跟我回雪月工作室吧,正式加盟雪月,好不好?”

    秦韵漂亮的脸蛋闪过一丝欣喜的神色,却又道:“这样,合适吗?凌月和凌雪,会答应我这个不速之客加入吗?”

    我笑道:“当然,再说你也不是什么不速之客,你不是我那啥嘛……”

    秦韵立刻露出暧昧的笑意:“我是你什么人?”

    我瞪眼道:“你是我救回来的人,仅此而已,走吧!”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倾盆大雨转眼变成连绵细雨,此时的大街上到处是雨水,有些地段排水功能差一些,竟然不少青年男女踏着水花欢快的大笑。

    秦韵一头秀发微微湿漉,雪腻的脸蛋上湿润无比,分不清是刚才的泪水亦或是细细的雨水。

    我叹息了一声,用袖子帮她擦了一下脸上的水,结果这小小的动作却让秦韵呆立在那里,美丽的眸子里闪烁着动人的神采,过了好半晌,她才幽幽道:“书生,你知道吗?自从爸爸两年前离开我,就再也没有人那么关心我了……”

    我怔了怔,道:“那是因为刚才那对父子不是人,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能忍受得了他们!”

    秦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轻声道:“书生,我并没有跟那男人一起住过,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已,甚至没有举行过婚礼,而且也没有结婚证……”

    我说:“这些,你没有必要跟我解释。”

    秦韵目光如水,喃喃道:“我只想跟你解释……”

    我不由苦笑:“随便你了,走吧!”

    完,我拉着秦韵就要出去,结果秦韵反倒拉住我,笑道:“不用步行过去,我的车就在楼下的停车场,跟我来吧!”

    我暗暗叫苦,为什么我认识的美女都开车,我自己却连唯一的一辆自行车都没了……

    秦韵的车是一辆崭新的红色奥迪tt系列,我望了一眼,道:“档次挺高啊!”

    秦韵笑道:“80万买的低档货,上车吧,告诉我工作室地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