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264.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们还能相爱吗?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们还能相爱吗?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们还能相爱吗?

    翌日凌晨,窗外又是一片雪白,果然,雪又下大了,也不知道高速公路今天有没有封路,不过最近交通部门一直在积极工作,想来还是可以通行的。

    洗漱之后,出了门,却发现小区里一片欢声笑语。

    “啪!”

    一枚雪球不知道砸在谁家的窗户上。

    “看我飘逸的走位,你们打不中我……”冰茶的笑声传来。

    原来,几个mm在打雪仗啊!

    那么大的雪,不利用一下着实是浪费了啊。

    这一次,就连淡淡稻花香也参与了,香香的腿不太灵活,多参加一些这样的活动也好。

    不得不说,冰茶的运动细胞很不错,在几辆车子周围游弋着出击,一枚枚雪球凌空飞舞。

    反观另一方,凌雪和凌月就比较凄凉了,两个mm只能借助凌月的车来掩护,被冰茶、紫月、落雨无声和稻花香压制的没话说了。

    秦韵单膝跪在雪地里,搓着雪球,然后交给凌雪,最后由凌月来发射,结果凌月的精准度不高,反而一站起来就中了对手的炮弹,领口处满是碎雪。

    我走过去,笑问:“要帮忙吗?”

    凌月脸蛋红扑扑的,说:“当然要,先帮我把衣服里的雪弄掉,我的手都麻了……”

    “嗯。”

    凌月靠了过来,我伸手在她领口里抓着积雪,nnd,这丫头居然外面穿着棉衣,里面就单薄的一件t恤,怪不得,我的手似乎碰到了两团柔软……

    心都快飞了,凌月红着脸嗔道:“好了好了,准备战斗!”

    “嗯嗯。”

    收回了心神,我来到凌雪身边,双方激战连连,我的加入并未让情况好转多少,不久之后,我们身侧的雪都快被用完了。

    秦韵拍拍手,笑道:“禀报大人,自古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我军如今粮草未足,可否停战?”

    凌雪不甘心,咬着红唇,目光一扫,笑道:“喏,旁边这辆帕萨特的车上还有不少雪呢,取来用了!”

    “嗯嗯嗯!”

    我立刻站起来,开始搜集这辆车后面车盖上的雪,凌雪也来帮忙,抓完了之后,就去抹人家车子后车窗上的积雪。

    玩得倒是很开心,不过车窗上的积雪全部飞出去之后,我和凌雪惊呆了,这辆车里居然有人!

    一男一女,男的躺在后车座上,女的骑在男的身上,女人的额头上满是汗水,衣服脱了一半,下半身的,上半身则只穿着一件t恤,衣服上两点突出,在衣服下摆处,露出一小截胸围的布料。

    我和凌雪不知所措。

    车里的两个人也惊呆了,静静的看着我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约半分钟的时间,我牵着凌雪的手。

    “速逃!”

    两人龟着身子,灰溜溜的逃回了自家的院子,凌月和秦韵等mm见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起逃了回来。

    凌雪脸蛋红成一片,小声道:“要死了,要死了!怎么会碰到这种事情……”

    我说:“你猜,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办?”

    “难道会报案,说我们滋扰他们?”

    我摇头:“不,我猜他们会接着做……”

    凌雪的脸蛋更红了:“为什么那么判断?”

    “人家不在乎,多么坦荡啊……”

    “倒也是……”

    ……

    发生了一个小小的闹剧之后,大家回去吃早饭,后来才得知,那一对男女,男的住在这里的一个富商的独生子,女的则是这个富商的小三,至于怎么搞到一起去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吃完早饭之后,凌月和秦韵等mm说去下副本,似乎选择了200级的天空之城,纠集了一批高手之后要去挑战,我则让她们小心一点,别灭团太多次了,她们也让我小心一点,路上慢点开车,雪天路滑。

    虽然是雪天,不过还是有不少车上了高速。

    然而让我们郁闷的却是,夏天的电话居然停机了,这丫头还真是简朴。好在,我们有夏天家的详细地址,在乡下,据说是在一座矿山的山脚下,一路问过去就是了。

    开了凌月的车,由我开车,凌雪的车技虽然水准很高,但充满了不安定因素,我可不想在这种天气里玩漂移。

    凌雪很不安分,坐在我旁边听音乐,要不就是拿着一个psp玩一路游戏,或者,取笑我的开车速度。

    不过,路上遇到了几起交通事故,看着一辆辆车子撞在公路护栏上,连车盖子都掀飞了,凌雪也就不敢再取笑我什么了,直呼“小心驶得万年船”。

    到了下午的时候,经过了扬州、淮安等城市之后,终于距离徐州比较近了,不过,太饿了,于是把车子停在路边,找了一家小鱼馆子吃饭。

    正宗的乡村小吃,却也鲜美无比。

    打听了一下,洪泽小鱼锅贴,很好,回头带着秦韵和凌月她们一起过来吃,倒也未必就比湘菜里的鱼儿逊色。

    人生就是吃喝玩乐,我们的生活也算是完美诠释了这四个字了。

    一顿饭,结算的时候,居然才花了不到100块,我和凌雪嗟叹不已,100块啊,只不过是一件150级暗金器的价格,现在,我们打出了暗金器甚至都已经不想要了。

    “真好吃,要不我们接了夏天,回来的时候再吃一顿?”凌月笑着说道。

    “接了夏天,已经是晚上了,估计人家要关门的。”

    “没关系,敲开门就好了。”

    “此言大善!”

    继续上路,本来到徐州不过5个小时的时间,因为我们开的小车比较快,不过却由于大雪的关系,至少要8个小时才能到了,也就是说,真正到夏天家的时候,或许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

    “夏天家,晚上会用什么招待我们呢?会不会也有小鱼锅贴?”凌雪笑问。

    我摇头,道:“以我的了解,这道菜不是徐州的特色,似乎,我们晚上可以吃到锅贴裹咸菜了……”

    “啊?就这个啊……”凌雪微微失望。

    “嗯,或许夏天够大方的话,能吃到锅贴裹肉馅……”

    “……”

    我哈哈一笑,凌雪则笑吟吟的看前方,道:“大雪天,天会黑的很早,咱们赶紧的,我可不想在荒村野店里露宿街头。”

    我瞥了她一眼,发现小美女已经脱了外套,放低了座椅,歪头看着我笑,粉色的t恤下一片生机勃勃,真是太吸引人了。

    “嗯,其实在荒村野店露宿也不错。”我说。

    “有什么不错的?”凌雪撅嘴道。

    “可以学习早上的那一对啊?”我微微一笑,把眉毛一挑。

    凌雪顿时红了脸:“别胡思乱想了,那是露水夫妻!”

    “露水夫妻多浪漫啊……”

    “麻烦你去掉一个‘漫’字……”

    “……”

    下午三点半,抵达徐州的市区,但是夏天家不在市区,我们还有大约一个小时的行程,好在,这里的马路有人清扫,不至于交通堵塞。

    不过,当我一路问过去,道路越来越狭窄了,甚至有的地段只是一座小石桥,a6开在上面的时候“吱吱”作响,简直惊心动魄。

    凌雪却不觉得害怕,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揶揄道:“小心点,别擦破了这辆车,这是爸爸送给姐姐的生日礼物,她宝贝的很呢!”

    “知道啦,来年你生日的时候,我也送你一辆。”

    “不要,a6不好,人家会说这是二-奶车……”

    “靠,太和谐了……”

    ……

    很快的,我们进入了荒无人烟的区域了,一排小村庄之后,前面只有一条黑漆漆的公路,远远的,一片小山头。

    在路边停下,我下了车,问一个推车的大叔:“大叔,您知道xx村怎么走啊?”

    大叔停下,擦了把汗,说:“@#¥(*&%¥#%……”

    我一头雾水,老天,我居然听不懂徐州方言。

    “我来!书生你太废材了……”

    凌雪下了车,紧了紧衣服,用标准的普通话问道:“大叔,请问您知道xx村怎么走吗?”

    nnd,这跟我的问话有啥区别吗?

    不想大叔又手舞足蹈的说了一通,凌雪居然悟了,伸手一指前方:“出发,前面再有一个村庄,那就是了,夏天就在村子西头第一家,青砖房子!”

    “嗯嗯嗯,出发!”

    开车前行,没多久之后,道路上的积雪越来越多,没人扫了,好在,公路的凹陷下去一条直线还是比较明显的。

    事实证明,名牌车就是不一般,一鼓作气的冲了出去。

    ……

    “到了到了,就是这个村子!”

    凌雪喜悦非常,不过当车子开近了之后,她的喜悦被瞬间浇熄了,山脚下,这一片村庄其余的房子都完好无损,但是夏天家的房子却已经全部倒塌了!

    “怎么会这样……”

    凌雪下了车,一步一步的走近,脸上满是惊骇与难以置信。

    我跟在凌雪身后,发现夏天家围墙的院子也倒了,另外,隔壁一家的房子,其实也塌了一半,一片碎瓦砾,隐隐可见破棉絮在残骸之中。

    我握了握凌雪的肩膀,安慰道:“夏天不会有事……”

    凌雪却回头愤怒的问我:“夏天怎么不会有事?夏天她一定就在家里等我们……”

    “噗通!”

    凌雪一下跪倒在地,眼里噙满了泪水,呜咽着说:“夏天问我们,是不是会抛弃她,我们没有做到……”

    我知道,夏天的那句话,对凌雪的伤害其实很大。

    下一刻,凌雪掰开瓦砾,拼命的寻找。

    我也走进废墟之中,大声喊道:“夏天,你在哪儿?”

    可是,空旷的山脚下,无人应答。

    凌雪仿佛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般,泪水决堤落下,她的手已经冻得苍白,但却不愿意停止。

    正在这时,我忽然感到有一阵隐隐的声音。

    “凌雪,似乎有动静……”

    “啊,什么?”

    凌雪刚说完,忽然大地开始抖动,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地震!

    天啊,中原地带,怎么会有地震?

    脚下猛然一松,整个人都坠了下去,连同这里的房子,彷佛神灵在震怒,远方,这一片小村庄一下子消失了,全部塌陷了下去!

    “轰!”

    眼前一黑,我已经看不清什么,身体一阵剧痛。

    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身处至少十米以下的地底,周围一片废墟,稍微一动,左手的手臂传来刺骨的疼痛。

    这是真实,还是做梦?

    我忽然惊醒,凌雪在哪儿?

    “凌雪!凌雪!”

    我的声音回荡在风雪中,却没有人应答。

    天已经快要黑了,我爬行在雪与砖头之间,四处寻找,却找不到凌雪的身影。

    简直如同一场噩梦,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

    脸上传来温热的温度,我流出了委屈的泪水,哽咽着:“凌雪,凌雪……”

    正在这时,忽然有个非常微弱的声音传来——

    “书生……”

    啊!是凌雪的声音!

    “我在这,凌雪,你在哪儿?”

    循着声音爬过去,却发现凌雪坐在一根木桩旁边,满脸的苍白,一堆砖头堆积在她的腿上。

    我发疯般的扑了过去,一一将砖头移开。

    凌雪也哭着抱住我,大哭着说:“夏天不见了,夏天不见了……”

    我忍着眼泪,道:“说不定,夏天今天不在家里,我们先走!”

    看了看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我一下子全明白了,这是一个废弃的煤矿,天杀的煤矿私营小老板,把村庄下面全挖空了,所以在地震之后,这里整个都塌了下来!

    “我们走,离开这里。”

    凌雪一握我的手,引出我一阵绞痛:“啊……”

    “你,你的手断了……”

    凌雪眼里噙着泪水,哭着问。

    “嗯,没事。”

    我碰了碰凌雪的双腿,她也发出一声呼痛,告诉我:“别碰,我的小腿骨那里刺痛,应该也断了……”

    我心底又是一沉,谁也未曾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快点,回到车上就安全了!”

    “嗯!”

    凌雪双手搂着我的脖子,而我则用右手将凌雪抱住,颤巍巍的走了出去,顺着陡坡爬上去,看着凌雪紧咬的牙关,说不出的心疼。

    回到车上的时候,将凌雪放进去,打开空调,这才温暖了一些。

    凌雪的腿我根本不敢动,稍微一动就会引发她刺骨的疼痛。

    “我们不管夏天了吗?”凌雪呜咽着问道,这个时侯,她居然还惦记着夏天。

    ……

    我掏出了电话,拨打了110,诉说了这里的情况,警察说很快就会有人来,当然,我不知道这个很快到底是多久。

    发动车子,准备离开!

    却正在这时,大地又开始了震动,整个地面都不平了,彷佛世界末日一般。

    “啊,小心!”

    车子猛然坠落下去,连公路末梢的一截都毁掉了,路面全是冰雪,即使我拼命的发动也无济于事,车子顺着下坡一直下滑,同时,我看到了另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不远处,陡峭的山体居然在滑落,带着石头和积雪!

    天啊,难道是雪崩?

    “嘭!”

    车身大震,我们整个坠落下去,周围的厚厚积雪也掩埋了上来,一片黑暗,人则闷得快要憋不过气来,更要命的一阵狂震,车前玻璃碎裂开来,一块尖石撞碎了玻璃,并且带来了许多积雪和寒冷,而我则又是一痛,昏厥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啪”的一声,凌雪打开了内灯。

    “书生,书生,你没事吧?不要吓我……”

    凌雪哭着,推着我的肩膀,然后整个人都抱着我,大声哭喊。

    我睁开眼睛,望了望手臂,挤出了一丝笑容:“没事,不过,右手也使不上力了,似乎是脱臼了……”

    凌雪惨然一笑:“我们会死在这里吗?”

    “难说。”

    凌雪抬头看了看上面,道:“上面的雪不是很厚,但是车子里已经没有太多的空气了,我们就算不被冻死,也会被闷死。”

    我伸手想要推开撞进车里的石头,却发现手臂刺痛,这个是断臂,另一条手臂则脱臼了,根本使不上力气。

    凌雪呵呵一笑,按了一下控制器,上面的车窗玻璃放下了一小段,她伸手一捅,便已经能看到外面的天空了,很黑暗。

    余震依旧在颤抖着,凌雪一脸担忧,道:“车子重量大,会很快下滑进矿坑底部的,书生,我把你推出去。”

    “那你呢?”

    “我?如果还有力气的话,我就爬出去……”凌雪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断然回绝:“不要,那样,我宁可跟你一起死在车里!”

    “别傻了。”凌雪笑着看我,“你死了,以后谁来照顾姐姐呢?”

    说着,凌雪放下了整个车窗,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她满眼泪水,哭着说:“记得爱我,永远不要忘记还有我这么一个女孩,曾经爱过你……”

    不知道凌雪哪来的那么大力气,扭开了车窗之后,将我推了出去,我的手臂根本就无法动弹,也无法反抗。

    “噗通!”

    我落在了雪地上,车子再次震动了一下,车窗里,凌雪依旧清丽可人。

    “书生,我没有多余力气了……”她还在笑。

    我拼命的往车子里爬,双腿蹬着地,却使不上力气,并且,两条腿正在冰寒彻骨的空气里不断的麻木着。

    大地再次抖动,我知道,这种地震级别最多5级,但是,我们身处在塌方区域,这地震无疑很致命。

    “铿!”

    车子被挤压变形,车门弹飞了,大片的冰雪涌了进去。

    凌雪看着我,身体随着车子一起向下滑,她幽幽低泣:“书生,我爱你……书生,我爱你……”

    冰雪簌簌落下,凌雪直直的看着我,大片的雪花落在了她的脸上,就在我眼前,无尽的积雪将凌雪连同那辆a6一起掩埋。

    我拼命挣扎,但是沉重的积雪却像是命运一样将我双腿埋住,只能看着凌雪沉入无尽的寒风与黑暗之中。

    寒风凄冷,我再度昏厥过去。

    那一天,我失去了一生中最心爱的女孩。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