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273.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百七十七章 手感如何?

第五百七十七章 手感如何?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五百七十七章 手感如何?

    看着孤坟大叔气急的样子,实在是太爽。

    正在这时,远处,一骑黑马剑士狂奔过来,正是七星灯,七星灯的战马上还带着一个mm,是一身青色法袍的星月祭祀小蝴蝶。

    “七星灯这傻货看来又被灭团了。”

    孤坟身后,地狱火嘿嘿一笑说道。

    七星灯也看到了我们这里聚集了许多人,于是催马走近,目光落在孤坟和地狱火的身上,说道:“装备持久那么少,似水年华看来灭了不少次啊!”

    孤坟脸色铁青,冷笑:“你们魂归战袍来回跑得那么勤,感情灭的少?”

    “哼!”

    七星灯冷哼一声,冲我点点头,消失在集合石不远处的副本入口处,继续奋斗去了。

    我则问:“大叔,你们昨天怎么杀过去的?”

    看了看六月飞雪、紫百合、麦田守护者几个人,虽然他们的装备都还不错,但是如果没有什么大招的话,根本就干不过天翼魔的。

    孤坟压低声音道:“昨天,我们所在的副本里,服务器卡住了,boss长达42分钟没动,被我们活活砍死的!”

    “我靠!”我瞪圆了眼睛。

    孤坟嘿嘿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别说出去啊!”

    “知道了,你们继续吧!”

    “好咧!小的们,跟我继续送死去!”孤坟对着一众部下吆喝一声,冲进了副本大门,似水年华新一波的灭团行动再次开启了。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凌月撅了撅嘴,道:“天空套装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一个个都那么拼命……”

    冰茶微微一笑,解释道:“老板,那是因为高等级的仙器本身就很少嘛,所以咯,200级的亚仙器,其实肯定超越了150级的上品仙器了,天空套装的可贵之处不是品阶,而是装备的等级。”

    “嗯,似乎也有道理……”凌月点点头,却又笑道:“咱们下线吧,今天不去自助餐了,咱们找一个高档点的酒店,庆祝雪月第一次刷过了天空之城就爆出天空战袍了!”

    我说:“走吧,吃完饭估计也不超过12点,回来之后咱们再下一趟副本,以雪月的刷怪速度,4个小时就能刷一通了,为了经验,今天晚上通宵吧!”

    “好好!”几个mm表示赞同,个人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药物,都还算充足,不用回城补给了,直接在集合石处下了线。

    ……

    取下头盔,手臂有点酥麻的感觉,不过还好。

    穿好衣服出门,时间是晚上7点多。

    走廊里,凌雪和凌月两姐妹手拉手,像是小学生回家一样的谈笑着,不远处,冰茶、夏天、紫月三个mm簇拥着秦韵,落雨无声一边扣着衣服的纽扣,一边撩着发丝,很匆忙的样子。

    “去哪儿happy?”冰茶笑问。

    凌月想了想,道:“先上车,边走边想……”

    “妙!”

    凌月的车子被我和凌雪弄挂了,所以现在工作室只有秦韵和凌雪的车。凌月掏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之后,落落大方道:“是上海蓝星采购部吗?”

    那头回应:“是,您是?”

    “我是凌月。”

    “哦!是大小姐啊,有什么事?”

    “帮我买一辆别克商务吧,让我老爸签个字好了,然后派人开过来。”

    “没问题,我立刻去办!”

    “谢谢!”

    “不用……”

    ……

    紫月问:“为什么不买奔驰商务,那个多拉风啊?”

    凌月蛮有深意道:“有时候,低调一些不是坏事。”

    “哦……”紫月似懂非懂。

    当然,我明白,紫月根本不会懂,她的智慧还停留在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层次上。

    开车在市区里转悠,最后,选了个三星酒店,开个包间。

    很快的,一桌菜上齐,凌月点了两瓶红酒,各自斟满之后,凌月举杯,笑道:“来!为了我们雪月再一次团圆在一起,干了这一杯吧?”

    咕咚咕咚的全喝下去了,场面有些类似于一群清廷走狗喝完了烈酒,把大碗掷落在地,大呼道:“我等誓当报效朝廷!”

    凌月一杯酒下去之后,脸蛋微红,笑吟吟道:“其实,更重要的是,书生和凌雪逃过了一劫,我想,我们更应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光。”

    一句话,大家都动容了。

    喝喝,死了都要喝!

    秦韵连续喝了三杯,有些反常。

    我小声问:“秦韵,怎么了?”

    秦韵摇头,脸上荡漾着笑意:“没什么,正如凌月说的,我们该珍惜在一起的时光,不要去想,去做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一切,都只为我们能够在一起。”

    凌月会心一笑:“对,一切都只为我们能够在一起,彼此分享快乐、喜悦和悲伤。”

    我说:“今天,你开心了吗?”

    大家均是一笑。

    几秒钟之后,还有一个人依旧在笑,冰茶一手握着杯子,另一手横在眼前,美丽的身躯微微颤抖,似乎笑得很厉害。

    但是,我却发现,一丝水迹从冰茶的指间渗出,她不是笑,而是在哭。

    ……

    “冰茶?”我轻声问了一句。

    “嗯……”

    冰茶的声音从所未有的温柔,她放下挡住眼睛的手,转过头去避开我的目光。

    “你怎么了?”

    “我没事。”

    冰茶转过脸,眼睛红润,勾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小声道:“我只是庆幸,庆幸能遇到大家,遇到你们每一个人。”

    “那也不至于哭啊?”

    冰茶的神色变若迅雷,秀眉一扬:“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子,哭一下有助于内分泌,你这家伙又不懂的了!”

    我笑了笑:“好吧,那冰茶不哭,我们干一杯?”

    “好啊,怕你不成?”

    正在这时,落雨无声mm起哄笑道:“不如,书生跟冰茶喝个交杯吧?”

    “交杯?”

    我和冰茶都瞪圆了眼睛。

    “怕凌雪会生气?”冰茶有些挑衅。

    凌雪立刻表态:“喝吧!喝个交杯酒又不会怀孕,我才不在乎!”

    大家哄笑,夏天和紫月两个mm便说:“那快点吧,喝交杯酒!”

    凌雪撅撅嘴,笑道:“去吧~”

    紫月和夏天取出了相机,要拍照了。

    冰茶骑虎难下,只得扬了扬手里的杯子,笑道:“来吧,帅哥?”

    “来就来,怕你不成……”

    我走上前,与冰茶站在一起,两个人手臂交缠在一起,甚至,我能闻到冰茶清清的发丝香味。

    “咕咚!”

    半杯酒下去了,冰茶飞快的换手酒杯,抽回了自己的手臂,同时用衣服袖子抹了一下眼睛,在那黑色的羊毛大衣上,留下了一丝清晰的泪痕。

    “酒太冲了……”冰茶解释。

    其实,这酒才几度?我都能当饮料喝了。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凌雪抽了张纸巾帮我擦了擦嘴上的水渍,笑问:“感觉怎么样?”

    我说:“你要体验一下?”

    “嗯。”

    于是,我倒了半杯酒,跟凌雪也喝了个交杯酒,结果小美女脸蛋微红,道:“又苦又涩,我还以为很甜。”

    “这酒其实已经很好了,五块钱一瓶的,那才叫涩。”

    结果,几个mm都觉得好玩,相互喝着交杯酒,让我有种错觉,咱们回去之后,工作室的别墅是不是可以把名字改成“百合公寓”了?

    闹腾了许久,到了晚上10点多的时候,终于结束了,我和秦韵开车,其余的几个mm躺在车后座上,不知所云的说着一些废话。

    回到工作室,相约11点上线集合,准备今天的第二次副本,一个人在一天里只能进某个副本两次,必须要合理安排,我冲200级就要靠天空之城来刷经验了。

    在房间里喝了一杯清茶之后,酒意全消。

    独自走到阳台上,看着满天的星斗,寒夜凉风吹过,整个人如同侵入凉水一般的打了个冷战。

    “怎么,抑郁了?”

    清新甜美的声音传来,不用想,是凌雪。

    回身一看,凌雪穿着一身的深蓝色大衣,笑吟吟的捧着一杯奶茶走了过来。

    “还有半小时才上线去副本,怎么,无聊了?”她笑问。

    我看着星空,笑道:“咱家这是在夜观天象,你瞧,帝气旺于北方,白云城以北正是天空之城和诸神墓场,我们的战斗地点选择的没错。”

    “少来啦,那是金鸡湖的灯光……”凌雪倒是看得透彻。

    我哈哈一笑掩饰尴尬,看了看凌雪,她的大衣下就只穿着一件贴身乳白色衬衫,于是说:“穿这么点,冷不冷?”

    “有点。”

    我从她手里取过了奶茶杯子,放到阳台上,说:“来,亲热一下吧?”

    凌雪一笑,走上前,在昏暗的灯光下,我清晰的看到她颀长白皙的脖颈上有一道红色伤痕,正是在徐州地震的时候遗下的。

    我伸手轻抚她的伤疤,这时候心里依旧凉飕飕的害怕,命运就像是悬在头顶上的一柄利剑一般,随时能要了我们的小命,相比之下,人类在自然的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我们的生存,更像是在像自然界乞食。

    “凌雪……”

    “嗯?”

    “一定是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大功大德的事情,所以上天才会把赐给我。”我笑道。

    凌雪靠在我怀里,轻笑:“那我上辈子一定是哪家的刁蛮丫头,做了许多坏事,所以才让我遇到你。”

    我微微一笑:“我猜,你上辈子铁定是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而我是个仗剑斩妖的道士,收复了你之后,祈求上天让你下一次轮回到我身边,一辈子都陪着我。”

    凌雪嗔笑:“是啊,大师,您这辈子一定要看好我这只小妖啊!”

    “那是,我功德无量嘛!”

    凌雪没有再笑,反而眼睛一红,说了一句:“书生,你醒来的时候,叫着我的名字,哭了……”

    我沉默了几秒钟,显得有些尴尬:“那个,不提那事了。”

    “不要!”

    凌雪浅浅笑,说:“我这辈子,最感动的一刻,大概就是你哭着叫我名字的时候了。你知道吗,这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说着,凌雪张开手臂抱住我。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却发现又有几朵雪花飘落,这暴雪天气,最后的肆虐了。

    凌雪抽泣着,却又露出一抹迷人的笑意:“我们是天上飘下来的雪花,本来互不相识,但落地之后,便结为一体,结成冰,化成水,永远也就不分开了。”

    “嗯。”

    低头,发现凌雪一双星眸闪动着清澈的光芒,直直的看着我。

    好吧,我又迷失了。

    轻轻靠近,对着凌雪的红润的唇吻了下去,经过以往的几次之后,凌雪终于没有那么矜持,一条香软小舌先是躲避,随后便开始笨拙的回应,她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绝美的脸蛋荡漾开朵朵红霞。

    “嗯……啊……”

    她又要换气了,我没有给她太多时间,继续!

    两个人在寒夜中像是燃起了两团火,彼此的呼吸、心跳,是那么的清晰。

    我也不过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而已,胸口处,感受着两团挺拔的骄傲挤压在上面,凌雪温热的呼吸,丝丝呻吟,让人心湖掀起了道道波浪。

    不知不觉,手从凌雪的后背移到了前面,甚至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

    “你在干什么,大色狼……”凌雪红着脸,看着覆在她胸前的一只手。

    她只不过穿着一件衬衫而已,而且是丝织品,我的手掌自然非常清晰的感触到少女胸前的弹性与挺拔,但是凌雪的目光犹如利剑般射来。

    虽然心里拼命的想多摸哪怕一秒钟,但是我依然飞快的移开手,悲愤的看着左手,恨不得立刻剁掉它!

    凌雪涨红了脸,护住胸前的骄傲,戏谑的看着我,说道:“看来,你骨折的手恢复得不错嘛?”

    我尴尬道:“这是你调养有功。”

    “可是我没打算用自己的身体去试验它的康复程度!”凌雪咬牙切齿,挥着拳头在我胸口锤了两下,嗔道:“大坏蛋,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乱摸!”

    我连连点头,话锋一转:“嗯嗯,时间到了,咱下副本去吧!”

    “哼哼……”

    凌雪看着我,眼神很怪异,贼兮兮的小声笑问:“手感怎么样?”

    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