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314.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一十八章 fire fly

第六百一十八章 fire fly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六百一十八章 fire fly

    “你来了……”孤坟冷冷道。

    血饮天下动了动嘴角,挤出了几个字:“没想到你们先到。”

    “哼!”

    作为两个屡次交锋的人物,血饮天下和孤坟之间拥有太多的酸甜苦辣了,这些东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小loli也就是小蝴蝶,身穿碎花裙子,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人,忽然来了一句:“咦?这些人怎么都那么眼熟?”

    她忽然死死的盯着我,忽然伸手一指,道:“就是你,欺负我好多次……”

    我一脸尴尬,在线上咱可以挥舞着月光冰刃再她一次,可是在这里,莫非举着金属垃圾桶跟她玩玩?

    于是,我沉下身,笑道:“小妹妹,你一定认错人了,哥哥带你去看金鱼好不好?”

    小蝴蝶歪头笑道:“真的吗?哪儿有金鱼?”

    一旁那俊逸的青年,也就是七星灯了,他哈哈一笑,道:“蝴蝶妹子,别听他胡扯,书生这厮有个p金鱼!”

    我也哈哈一笑,紧张的气氛为一缓。

    血饮天下依旧冷冷的瞪着孤坟,道:“明天抽签的时候,你求老天保佑别碰到我们魂归战袍吧,否则让你们止步16强!”

    孤坟一握拳头,喝道:“p话!”

    “你想干嘛?”七星灯飞快移至血饮天下前方,保护老大。

    地狱火一样冲了出来,冷笑道:“怎么,想来玩玩真人pk?”

    七星灯压低拳头,蓄势待发,低声笑道:“来就来,难道还怕你不成?”

    双方剑拔弩张,冰茶暗笑:“打架了,打架了!”说着,拉着稻花香的手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一边说:“秦韵姐过来坐啊,别挡着了……”

    秦韵:“……”

    ……

    刹那间,地狱火出手了,拳头一挥,“啪”的一下给了七星灯一记“烈风拳”,七星灯肩头被打,咬了咬牙,甩手就是一拳“黑暗拳”,结果地狱火又被反轰了回去。

    我就站在两个人身边,说:“别打了,人家”确实很着急,咬着嘴唇,却不敢上来阻挡,毕竟一个小mm怎么可能阻拦得住七星灯和地狱火这两个内外兼修的高手。

    结果这两人无视我,继续殴。

    秦韵皱着眉头,说:“这算什么回事嘛……”

    我立刻冲上去,右手一横,嘭的一拳把七星灯拳头打歪,后移两步,转身提膝,横在了地狱火的腹部,勉强将两人分开。

    “要打到外面打,在这里不是丢魂归战袍和似水年华的人吗?”我愤愤道:“明天灵恸官网就出来了,wsl中国赛区线下赛现场斗殴,这不是在丢中国玩家的脸吗?”

    七星灯怔了怔,收回了拳头,地狱火也回到了孤坟身边。

    而我也回到了凌雪和凌月那里,凌月轻笑道:“书生身手恢复得不错嘛,我觉得真人pk的话,玩kof你都可以一个人去all kill了!”

    我捏了捏手掌,心里很无语,七星灯一拳头几乎把我的手震麻,这小子果然是个高手,就算我的左臂没有骨折,恐怕在他手里也讨不到什么便宜。

    于是,这场短暂的pk就此打住,那个“大腿mm”也向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她是组织者,要是出了什么事,都得她担着。外面跑进来几个安保人员,寻不到闹事者,悻悻而去,不过就算是寻到了,估计他们也不是七星灯和地狱火的对手。

    就像是游戏里一样,七星灯和地狱火拼命,我可以一力阻拦,但是现实中,似乎有些勉强,这可能会让我很受伤。

    这时又两个小loli来了,从相貌上判断,认出来了,是似水年华的六月飞雪和紫百合,均是未成年少女,孤坟大叔太低调了,居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两个漂亮小姑娘,跟咱们的稻花香很相似。

    寒暄了没几句,又是一大票人来到,这次,让我们大家很吃惊,来人正是红绫舞和王俊杰!

    红绫舞身穿白色大衣,姿色中等,不过也是露腿的类型。

    王俊杰则一身的黑西装,神态冷峻,天骄也进入了线下赛,所以才有他的到来。

    王俊杰目光一扫众人,最终落在了雪月一群人的身上,当他看到凌月和凌雪时,眼中流露出一丝哀伤,却又飞快转化为恨意,冷哼一声,他签到之后就带着红绫舞去开房了。

    正在这时,又有几个人进来签到,领头人赫然是一个身穿黄色妮子大衣的绝色少女,让所有人都心神一震,在这里,除了凌雪和凌月之外,还真没有哪个mm的姿色还能跟她一拼了!

    “她……她是谁?”凌雪有些不解,在白云城里还没有见过这么一号美女的,而且在现实里人家脑门上没有字,你可不知道她是谁。

    我走上前,诧异的看着她,她也笑吟吟的看着我,一张美不胜收的脸上洋溢着笑意。

    “你是……”我咽了咽口水,“难道真的是慕容姗姗吗?”

    “我不是啦!”

    她笑了笑:“姗姗是我表姐,我是南宫,跟她长的很相似而已啦……”

    “哦,原来是南宫啊……”

    在我的记忆中,南宫似乎也当过剑与玫瑰的盟主,虽然搞砸了最后还要小慕容去收场,不过五年之后,她也长进了许多,带着自己的新“剑与玫瑰”入围中国区给拐走了似的。

    我问:“林凡和慕容姗姗呢?为什么他们没有出现?”

    南宫笑了笑:“哦,他们两个的游戏id都被别人抢注了,所以就算出现,你也不可能知道是他们,而且,他们的等级不高,想来你这个雪月当家人肯定不会注意到他们。”

    “嗯!”

    我点点头,与她说了几句话,真是勾起无限回忆啊。

    我又问:“欣雨、陆雪涵、许琳她们,都还好吗?”

    “好得很,吃得饱睡得香~!”

    说到这里,南宫叉腰一笑:“喂唐宋!好歹咱们旧日是相识,你怎么尽问他们,不问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瞅了她一眼,道:“看你过得也不赖啊……”

    “哼哼!”

    南宫这个目中无人的小丫头终于开始注意周围的人了,当她看到凌雪和凌月之后,马上感到了一种挫败感。

    或许慕容姗姗在这里,能够和凌雪、凌月平分秋色,但是南宫毕竟少了几分慕容姗姗的灵气,故而逊色了一些。而且,南宫今年已经24岁,慕容姗姗25岁,而凌雪凌月则是20岁,在年龄上也不占优势——完败!

    “这就是清风飞雪和清风揽月啊……”南宫话里酸溜溜的。

    凌月落落大方的一笑:“你好,我是清风揽月,这是我妹妹,清风飞雪……”

    南宫点点头:“呵呵,见到你们真高兴!”

    说着,她一声长叹:“自古新人换旧人,红颜多薄命,遥想当年,独战疾风城,谈笑间日寇灰飞烟灭,古今多少欢喜多少愁啊……”

    tnnd,这都什么嘛!

    “独战疾风城,好像没你什么事吧?”我问。

    南宫微微一笑:“我随便说说嘛,对了,姗姗姐和林凡让我见到你的时候问候一声,祝你全家幸福……”

    “祝我全家……”这句话怎么听起来那么别扭呢?

    这时,跟南宫一起来的几个人有些不耐烦了,南宫马上吐吐舌头笑道:“不好意思,都冷落了我的朋友了,咱们有空再聊吧!”

    “嗯,回见!”

    南宫带着一队人马走了。

    而这时,吃饭的时间到了,于是我们一群人去了大厅,n张桌子摆在那里,参加线下赛的有16支队伍,共计160人,加上工作人员,没有20桌就不可能的了。

    那些红酒啊、菜肴啊、陪酒mm啊之类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灵恸官方太有钱了。

    雪月的十个人坐在一起,大家出来混都挺矜持的,连凌雪都少了许多张扬,静静的坐在我身边。

    主持晚宴的,是中国区灵恸官方的副总裁,一个胖子级别的牛人,一套官话之后,终于可以吃饭了。

    我刚拿起筷子,突然平地一声雷,女高音!

    ,这让更喜欢了……

    继续吃,不鸟她谁谁谁!

    忽然后面有人捣了我一下,回头看,是地狱火,这厮压低声音,笑着说:“出场的这个,小道消息是一晚10万,只要打上帐,她晚上肯定去敲你房间门。”

    凌雪和凌月竖着耳朵,像是两只漂亮的小白兔,我大惊:“要找你找,我很省钱的,这种太奢侈了。”

    “苏州一夜行情多少?”

    “1000。”

    “哦,比上海便宜,原来你也去过……”

    “我……你大爷!我从来没去过那种地方……”

    叫苦不已,完了完了,俺以后的性福生活要被地狱火这小子毁了。

    转过身,凌月冷笑:“你对行情很熟络嘛……”

    “我……”

    “你被冤枉的?”凌雪为我说了一下句话。

    我连连点头,但是两个mm显然不相信。

    秦韵也幸灾乐祸的偷笑,压根没打算帮我说话。

    “哼哼,晚上回房间再跟你算账!”凌雪气呼呼的看我。

    ……

    正在这时,忽然一阵香风飘至,一个娇软的身躯贴在我背后,主人端着杯子,笑道:“我来敬大家一杯……”

    回头看,一个俏美女人,大约不到30的样子,不是凭窗听雨还会是谁?

    越来越乱了,居然连她都来了。

    还好凭窗听雨今天没有,否则肯定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咦?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兄弟会的呢?”我惊奇问。

    冰茶笑道:“你是想看很萌很好推,还是风情万种?”

    “什么话,我不是那种人。”

    “原来你想看一粒尘埃!”

    “我……”

    算了闭嘴吧,我专心吃饭。

    吃完晚饭的时候,凌雪和凌月她们几个要去逛街,这里治安不错,而且她们是自己开车去,可保无虞,我便和龙魂、飞火、悲酥清风等一群人出去晃悠。

    在酒店门口,龙魂说:“一群爷们有什么意思,带个美女调剂一下嘛……”

    我便问:“谁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唱k?”

    结果大家都不愿意,最后抽签,抽到了冰茶,只好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去歌厅。冰茶紧紧的跟着我,我问为什么,她说其他的几个家伙看起来都不像是好人,当然要贴着我了。

    对于这个解释我倒是很满意,不过龙魂等人却已经吹胡子瞪眼了。

    还没走出多远,赫然看到一行人从出租车上相继下来,其中一个美女领队很眼熟,赫然就是很萌很好推!

    “兄弟会终于来了!”龙魂嘿嘿一笑,“本来还以为明天能少个强手,轻易进8强的呢……”

    我也是一笑,算了,运气这玩意指望不得,还得靠自己。

    没有打招呼,我们继续去唱歌……

    来到歌厅,包下一个大厅,一群人坐在里头,喝酒唱歌。

    “哗哗哗……”

    一群男人掏出了香烟和打火机,却不想我身边的冰茶拍案而起,怒道:“姑奶奶在这里,谁敢抽烟?!”

    “我们……只是闻闻……”

    一群男人吓得跟鹌鹑一样,丢人啊!

    飞火有模有样的去点歌,又是“狼爱上羊”又是“小芳”的,简直俗不可耐。

    冰茶坐了半小时后,忍不住了,站起来拉着我的手:“走,陪我去唱两首,这都什么啊,一群狼嚎……”

    龙魂立刻拍手:“好好好!我们有请冰茶美女献上一首好听的!”

    然后,一群男人起哄。

    飞火在那里操作点歌机器,问:“点什么歌?”

    冰茶一摆手:“随便,我都会……”

    “呃,那来个难点的……”

    飞火手一哆嗦,故意刁难:“嘿嘿,就这个了,英文歌曲《fire fly》,火飞?哦,岂不是就是飞火?哈哈哈,这简直就是我的主题曲啊,冰茶,你会唱不?”

    冰茶点点头,接过麦,同时一声轻笑:“不好意思,fire fly是萤火虫的意思,不是飞火……”

    “呃……”

    飞火尴尬了0.1秒,飞快道:“无知者无畏!”

    歌曲开始,是一首非常明快的曲子,而且,当冰茶开口唱的时候,大家都愣住了,这音色与原唱没有区别吧?

    不得不说,冰茶的歌唱得非常好,特别是英文歌曲,一首《fire fly》征服了在场的所有男人,大家都挺愿意今天晚上去侍寝的,不过冰茶严词拒绝,却对我一笑:“你来不?”

    我一咯噔:“来什么?”

    “来唱一首啊,你以为来什么?”冰茶瞧了我一眼,笑得很甜。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