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322.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雷斩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雷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天雷斩

    麦田守护者 vs 大秦帝国

    地狱火 vs 剑飞扬

    六月飞雪 vs烈日杖

    孤坟 vs 韩信

    地狱火&孤坟 vs 剑飞扬&韩信

    ……

    双方对阵一出,我立刻有种不祥的预感,低声道:“孤坟大叔这边可能要危险了。”

    “哦?”凌雪半信半疑。

    凌天则问:“书生,这话怎么说?我对游戏也有些了解,你直说就是了。”

    我点点头:“光辉骑士的攻击力很逊,适合于打中等攻击力的剑士,但是他的对手是大秦帝国,一个全力狂战士,狂化之后,光辉骑士肯定挡不住,地狱火和剑飞扬这一局难说,六月飞雪或许能赢,孤坟大叔这局估计要输,风水术师的技能太诡异,很难应付。”

    “输了好!输了好!”凌天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了。

    凌月嗔笑道:“老爸!哪有这样对自己朋友的!”

    凌天哼哼道:“这个老小子,总是用自己的似水年华行会来挤兑我,害得我每次都要提两个女儿才能让他闭嘴,这次他输了,让他进不了四强,看他有什么话说。”

    大家咋舌不已,两个中年大叔从商场战到了虚拟战场,倒是很少见。

    这时,比赛开打了!

    第一场,麦田守护者vs大秦帝国!

    “吽!看我七十二变……”

    大秦帝国一声低吼,全身笼罩上了一层血光,正是狂战士的狂化技能,在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各种属性,属于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战斗技能,一旦让对手撑过变身时间,那就等于输了。

    当然,一般的狂战士都是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下才会选择狂化,而大秦帝国一开始就狂化了,足见他并不把光辉骑士放在眼里。

    此举让麦田守护者勃然大怒,挺着盾牌就上了。

    大秦帝国挥舞战斧,轰然劈在盾牌之上,只震得麦田守护者浑身颤抖,急忙坚守阵地技能,可惜大秦帝国的技能犹如狂风骤雨的落下,横扫千军、烈焰斩、狂暴一击、血腥战斧等技能一一落下,让麦田守护者防守反击的机会极为稀少。

    结果不到两分钟,麦田守护者失守了,被大秦帝国扬起斧头就将脑袋砍掉了。

    所谓久守必失,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孤坟大叔一开始的算盘就打错了,或许他的谋略不错,但是战略就差了许多,还需要对游戏多加理解才对。

    连输了两局之后,似水年华以0:1暂时落后,孤坟大叔似乎有些急了,在比武台边上就拍着地狱火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地狱火则重重的点头,扭头就杀进了地图。

    地狱火vs剑飞扬!

    这是一场隐藏职业战士的对决,地狱火早就名扬中国区,是有数的高手之一,而剑飞扬则新近才异军突起,新老两代高手之间的博弈,这让很多玩家都非常的期待,至少,我就很想看看他们两个到底哪一个更nb一些。

    两个人彼此不认识,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对白了,操刀子就上!

    地狱火开启风之翔翼,身后白羽飞扬,速度极快,转眼已经冲锋至剑飞扬的眼前,而这个魔剑士之前的比赛都用魔法蹂-躏对手,如今却被逼得不能不近战退敌了。

    “喝!”

    剑飞扬大剑之上暴起红光,凌厉一剑震退了地狱火的攻击,然而地狱火速度更快,身如鬼魅般的来到了剑飞扬的另一侧,那长剑如同毒蛇,刁钻的攻向了剑飞扬的腋下,那一点,正是防不胜防的位置。

    剑飞扬在速度上比不过风之翔翼的地狱火,他也明白这一点,于是盾牌一横,采取了防守反击的战略。

    但他的算盘打错了,地狱火这种级别的战士其实想防就能防得住的?

    “铿铿!”

    连续两剑,火光大盛,地狱火生生震开对手的盾牌,趁着剑飞扬门户大开,当即剑锋一扫,岩突刺!

    石锥突起,将剑飞扬抛飞,地狱火冲上前,剑光之上再次炽烈燃烧着火焰,连续扫动,在剑飞扬落下的瞬间就完成了击杀!

    1:0!地狱火暂时领先。

    第二局,剑飞扬显然吸取了教训,一开始也给自己加了一个不知名的风系效果,速度很快。

    地狱火并不急于接近,加了风之翔翼之后绕行寻找下手机会。

    “噗嗤!”

    正走着,地狱火脚下一紧,却发现一头碧绿色的水系召唤物出现,居然一下子将他的双腿缠绕住了!

    水蛇陷阱!魔剑士剑飞扬的绝技之一初露锋芒!

    “嘭嘭嘭!”

    连续几个火球之后,剑飞扬凭借优势发动了冲锋,瞬间来到地狱火眼前,趁着对手眩晕,剑光连闪,切了几剑之后,地狱火身中的水蛇陷阱消失了,刚要逃逸,却被对手从后一剑就给了结了!

    1:1,暂时战平了。

    第三局,双方显然都杀红了眼,要拼了!

    地狱火开启了风之翔翼之后,右手持剑飞奔,左手背在身后,手心里浮动着一层紫色光芒,似乎正在准备着什么技能。

    剑飞扬则一脸冷笑,殊不知他已经设下了一个碧绿色的陷阱,就在地狱火的不远处。

    “洪!”

    水蛇飞起,但是地狱火隐藏在左手里的紫色光球却奏效了,一丝波纹在他身上浮动了起来,那是——魔法反弹!

    靠!成功了!

    顾名思义,魔法反弹就是把对手的魔法给反弹回去,那水龙陷阱下一刻便已经出现在了剑飞扬的脚下,作茧自缚!

    地狱火趁势进行,远远抛出了岩突刺。

    然而剑飞扬却胸有成竹,双臂猛然一震,低喝道:“血之驱逐!”

    “哗!”

    水蛇陷阱被驱散了!那血之驱逐的技能,难道是万能驱散技能,连陷阱都能驱散,不知道我的龙缚术会不会也被驱散?

    地狱火已经无路可退,咬牙硬拼,剑飞扬一样持剑冲杀,两人交锋三回合之后都暗暗心惊不已,双方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不相伯仲,此时都已经是残血了。

    风之翔翼的翅膀已然散去,剑飞扬的水蛇陷阱尚未冷却完毕。

    “去死!去死!”

    两个人杀得天昏地暗,剑飞扬的剑锋斜斜擦过地狱火的胸甲,气血再掉一截,地狱火查看气血时被吓得魂飞魄散,我们这些观战者也看到了,地狱火的气血不足一百!

    “喝!”

    红光一闪,烈火剑解决对手!

    “38402!”

    地狱火全力一击,终于命中了对手,剑飞扬闷哼一声,飞出了场地。

    终于,地狱火艰难的2:1取胜!

    我们大家看得心惊不已,地狱火的实力有目共睹,可是这个剑飞扬的实力一点都不逊色于地狱火,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

    凌月异常平静,看我一眼,问:“知道我最不想雪月遭遇到谁吗?”

    我点头:“月神殿!”

    “是的……”

    月神殿表现出来的实力与气魄实在是太惊人了,此时此刻,我宁愿在决赛里遭遇兄弟会,也不愿意碰到这伙人,进入四强了,居然剑飞扬还保留了那么多的绝招,很明显,他们的这些招式,要么是为兄弟会准备,要么就是为我们雪月准备的!

    这群人,似乎想要一鸣惊人啊!

    凌天有些迷惘,问:“书生,凌月,你们两个很害怕月神殿吗?如果这个盟实力很强的话,那就先结盟,挖空他们的墙角,然后解除盟约,一举灭了算了。”

    我目瞪口呆,这老丈人的策略还真不是盖得,果然是深得盟友之间的奥妙关系精髓。

    凌月则笑道:“结盟?盟友那个必要了,书生曾经得罪过这群人,月神殿和雪月之间虽然没有宣战,但是在将来,肯定是势不两立!”

    凌天点点头:“那也好办,多派点心腹加入月神殿,挑拨几个领头人的关系,流言、离间、反间、激化,让他们不攻自破。”

    大家都呆住了,龙魂连连叹道:“我们还要多学习……”

    “是啊是啊……”

    这时,第三场开始了,六月飞雪vs烈日杖。

    六月飞雪mm是剑灵巫师,牧师的加强战斗型,但是,攻击力不及秦韵,而且,牧师系法师就算是学了攻击技能,但是也显然地位有些尴尬,杀杀菜鸟还行,在这种巅峰级的较量里,牧师显然不占什么优势,唯一的优势就是加血,但是加血的时间里必须放弃攻击,这就给了对手狂攻的机会,任何牧师的加血速度都是抵不过攻击输出速度的。

    正如我所想的那样,六月飞雪被攻得惨不忍睹,然而出乎我意料的却是烈日杖这个夯货在关键时间居然怜香惜玉,说给qq号码就不杀,结果冷不防中了六月飞雪几把尖刀,御剑术肆虐下,同为法师的烈日杖便一命呜呼了。

    第二局,六月飞雪彻底放弃了牧师的技能,以一个法师的身份与烈日杖对轰,如有天助,居然连出了两个致命一击,瞬间秒杀了烈日杖!

    假如烈日杖是个高等级战士,那么六月飞雪肯定没戏,可惜天意弄人,似水年华便以2:1暂时领先了。

    第四局,似水年华的赛点,拿下这一局就进四强了,出战者赫然是老大,孤坟vs韩信!

    孤坟是中国区的三大龙骑士之一,闻名天下,而对手则是摆出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牛人,这一战,对于两支队伍来说都非常重要,是生死一搏!

    “你这胯夫!”孤坟长刀一指,开始人身攻击。

    韩信并不是什么好修养的人,立刻破口骂道:“你才胯夫,你全家都是胯夫!”

    趁着对手怒骂的机会,孤坟冲锋了!

    “啪!”

    韩信晕了,孤坟当即手下不留情,龙啸剑法!

    “58309!”

    龙之禁锢!

    横扫千军!

    “37492!”

    “32646!”

    “32109!”

    “32474!”

    “33278!”

    靠!还没死?

    我揉了揉眼睛,一瞬间韩信就被打掉了20多万点气血,可是还有三分之一左右的血条,难道他的气血和淡淡稻花香一样,都是大血牛,体力成长星级超级bt的吗?

    事实证明,灵魂巫师类型的隐藏职业并不唯一,这个风水术师就和淡淡稻花香很有相似之处!

    但是,出手太晚了,被孤坟抢了先机,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杀了。

    龙之禁锢尚未消失,孤坟连消带打,灭了韩信。

    一时间,大叔在斜阳下单手持刀,乾坤日月刀在夕阳照耀下,一面浮动红日,一面浮动银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戍边的古代英雄将军一般,我想,这个时候孤坟心里肯定非常之满足吧?

    第二局,风水急转!

    韩信吃了败仗之后,勃然大怒,在对手接近之前就大喝一声:“泥足深陷!”

    周围瞬间出现许多水潭,只要孤坟敢接近,就陷他个半死!

    孤坟只有在周围游走,韩信主动攻击,法杖挥舞:“扭转乾坤!”

    “嘭嘭嘭!”

    石头突起,将孤坟困在中间,就像是当年诸葛亮摆的八阵图一般,孤坟如何冲突都出不来,而韩信则轻蔑的笑着,像足了一个神棍。

    “他妈的,看老子捣烂了这些石头!”

    孤坟原地旋转,低阶国器旋开道道锋芒,将石头切得到处乱飞。

    韩信眼看着龙骑士就快困不住,倒也不慌忙,张手向天,喝道:“天雷斩!”

    “轰!”

    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将孤坟电得外焦内嫩。

    “53043!”

    晕啊,好强悍的魔法攻击力!

    我飞快的注意到,这一个技能之后,韩信的魔法值突突的掉了40%左右,想来满魔状态也只能释放三个。

    不过韩信早有准备,掏出一个超级大血瓶再灌下,又高喝一声:“天雷斩!”

    结果,连续三个天雷斩,孤坟的气血便已经空了,但他已经破碎了对手的石头阵,飞奔而来,不想脚下一松,竟忘了还有泥足深陷这个技能了!

    “嘿嘿,受死吧!”

    韩信咧嘴一笑,法杖轻扬,普通的火球术,“嘭”的一下,孤坟大叔睁圆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就这样挂在了一个普通火球术下了。

    第二局,韩信扳回一城。

    决胜局很快开始了。

    双方都很冷静,韩信知道,若是输了这一局,月神殿就被淘汰了。孤坟也知道,自己若是输了,似水年华就走到了悬崖边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