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439.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醉解千仇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醉解千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醉解千仇

    下午无所事事,于是一群人躲在凌雪的房间里下象棋,大战了三百回合之后,凌雪憋红了脸蛋:“等等,不许吃我的车,我悔一步棋!”

    “哦,好!”

    “等等,我的马……再悔一次……”

    “行!”

    “不要啊,我的帅,悔一次!”

    “中!”

    “我的士,不准吃,我要悔棋!”

    “你到底想怎么样……”

    最终,我赢了一局,凌雪连呼:“三局两胜!”

    “好好!”

    几分钟后——

    凌雪:“五局三胜!”

    我:“……”

    凌雪:“七局四胜!”

    我:“……”

    凌雪:“九局五胜!”

    我:“……”

    凌雪:“11局六胜!”

    我:“好了小雪,我认输还不行么?”

    “乖,姐姐晚上买糖给你吃哦~”

    ……

    终于熬到了吃晚饭的时间,那个在上海我们见过的大腿mm出现了,点点头,笑道:“书生,这些天来,过得可好啊?”

    我说:“无所谓好或不好,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

    “得得得,当我没问好不?”大腿mm笑了笑:“吃饭了,走吧,今天晚上的晚宴规模很大,各国选手都有参加的。”

    我问:“美女,月神殿的人和魂归战袍的人都来了么?”

    “嗯,都来了,正在大厅里等着呢!”

    “哦!”

    于是,带着雪月的几个mm出门,当我们来到大厅的时候,七星灯高举上手,“啪啪”的鼓掌,大笑道:“雪月真是姗姗来迟啊~”

    我微微一笑:“老七,近来可好啊?”

    七星灯说:“无所谓好或不好……”

    “闭嘴,坐下!”大腿mm怒了,都来这一套!

    “呃……”

    七星灯还是站了起来,走到我们面前,笑道:“书生,关于王者之都和安定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承受,在某种程度,我利用了你的善良和容忍。”

    我摆摆手:“算了,不提那事,何况我并不善良,魂归战袍以后敢动雪月的主意,我一定杀你到海枯石烂!”

    “晕,你还真狠!”

    正在这时,一队人走了过来,领头的赫然是王俊杰,红绫舞挽着王俊杰的手臂,身后,剑飞扬、韩信、大秦帝国等人俱在其中。

    “哼!”

    七星灯冷哼了一声。

    王俊杰眼中冒火,冷冷道:“卑鄙小人。”

    七星灯冷笑,往前一步,怒问:“谁是卑鄙小人?”

    不得不说,七星灯的气场要强势了许多,王俊杰被一句话就给堵住了,脸色铁青的站在那里居然不敢回答,倒是红绫舞淡淡一笑,四两拨千斤道:“小七,你的脾气越来越坏了,这样可不好。”

    七星灯笑笑:“谢谢关心,我的身体很棒。”

    “是吗?”

    “是啊,一夜七次都行,不像某些人,七夜一次都难!”

    七星灯指桑骂槐,王俊杰顿时大怒:“你说谁?”

    七星灯抱臂胸前,微微笑道:“谁动容了我就说谁,愿者上钩,你看人家书生怎么就没有激动呢?人家肯定也能一夜七次,不像某些人。”

    “……”

    王俊杰怒得浑身颤抖,差点就昏厥过去了。

    七星灯这句话我们听得很真切,冰茶不由得揶揄笑道:“书生啊书生,人家夸你一夜七次呢,难道说,你真的如此尿频尿急啊,该喝点节支糖浆了……”

    我瞪眼道:“靠!我有那么重口味吗,不喝饮料喝节支糖浆……”

    凌雪浅浅笑:“书生啊,那你到底一夜几次啊?”

    小美女笑得很坏,我也便顺势笑道:“要不今天晚上验证一下,以前没有试过呢!”

    “晕啊,少儿不宜了,我是不是该换个桌子?”夏天左顾右盼,忽然大惊:“哇!那个老外大鼻子好帅啊,我要过去跟他合影!”

    我也是一惊,惊鸿一瞥之后,冷静道:“夏天,那个不是老外,是一粒尘埃……”

    “啊?”

    另一边,本来月神殿和魂归战袍的口水战就要结束了,谁曾想,一个穿着晚礼服的漂亮女人出现了,正是沈落雁,她小鸟依人的搂着七星灯的胳膊,用她那丰满的双峰轻轻摩擦七星灯。

    冰茶看在眼里,笑道:“这个沈落雁果然是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

    我说:“你不也一样……”

    冰茶抿嘴一笑:“没啊,至少姐姐我还没有目标呢,而且,我的资本可比她要强大多了……”

    说着,冰茶故意挺了挺饱满的胸部,引得旁边一桌,几个克罗地亚的年轻人看得眼睛都直了,口水落了一地。

    我马上抓起筷子一指那几个人,说:“把你们口水收一收!”

    几个人听不懂中文,还以为我打招呼,连连笑道:“hello,hello!”

    我无语了,也笑着招呼:“你大爷~”

    对方投来友善的笑意。

    凌月笑着锤了我一拳,说:“别引我笑,笑了之后一会就吃不了太多东西了!”

    冰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吵别吵,听听当事人那边在说话……”

    转身一看,果然!

    红绫舞直视着沈落雁,眼中透出无比的失望和愤怒。

    “你干的好事!”

    沈落雁勾起嘴角一笑:“姐,你说的什么,我听不懂哦!”

    红绫舞冷冷一笑:“吃里扒外的下场,你知道的。”

    沈落雁一收笑容,平静的说了一句:“有一个男人真心爱我,愿意对我好,为我做一切事情,光凭这一点,还有什么样的下场我不能接受呢?哪怕这种爱只有一秒,至少我 不会再有遗憾了,可是姐姐,你呢?”

    红绫舞愣住了,眸子里颇有一些震撼,她回头深情脉脉的看王俊杰,王俊杰却不敢对视,歪头看向了别处。

    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神不会说谎,一个眼神清澈的人就不会是什么坏人,由此可以判断,一粒尘埃这小子很纯洁,王俊杰、七星灯几个人就谈不上纯洁了。

    终于,王俊杰忍耐不住,怒道:“小舞,别跟这些叛徒废话,咱们就座吧!”

    “嗯!”

    红绫舞轻轻点头,跟着王俊杰走了。

    紧随其后,剑飞扬给了七星灯一个愤怒的眼神,韩信则把玩着一副扑克牌,手中一抹,纸牌“啪啪啪”的作响,很有一些赌神的风范,可惜一个失手纸牌弹飞了,飞了大秦帝国一脸,大秦帝国怒火中烧:“你mb的,不许玩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弄丢了18副牌了!”

    烈日杖是个中年人,毕恭毕敬的跟着红绫舞,大概只有在游戏里的时候才会露出睚眦必报的本性来。

    七星灯也搂着沈落雁的腰肢回席,沈落雁扭着丰硕的圆臀,扭来扭去的样子,风sao之极,战魂傲天坐在七星灯另一边,瞧了一眼之后笑道:“小七,你得悠着点,这两天晚上忍一忍吧,别wsl没打完就那个尽人亡了。”

    七星灯呵呵一笑:“没事,这种事情我有分寸了,傲天,听说你现在还单身啊,咱们行会里不少美女,近水楼台先得月,你也不抓紧点,不然全被别人泡光了,你抱着菲雅公主哭去吧你!”

    “哈哈,抱菲雅公主?我还不想死。”战魂傲天微微一笑,目光投向了我,马上点头一笑。

    其实从头到尾,战魂傲天表现得都颇有大盟盟主的胸襟,可惜手底下的几个兄弟实在太不争气了,否则战魂也不会沦落到成为七星灯麾下的地步。

    由此看来,当初的战魂之所以被称为第一团队,原因只是傲天手底下有龙魂、鬼炙、刑天这群得力干将,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不久之后,中国虚拟产业部负责人唐风出现了,走到台上发言,首先是欢迎各国选手来到中国云云,随后希望各国选手都能在wsl的比赛里取得优异的成绩,然后又宣布,wsl的国际赛将会在虚拟游戏竞技的电视频道里全程直播,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游戏竞技的盛会,已然绝对超越什么wcg了。

    唐风是大忙人,致辞之后就闪人了,留下了一个wsl的组委会主席来主持大局,当然,当他宣布可以吃饭之后,已经没他什么事儿了。

    我们千里迢迢从苏州来到北京,不就是图这几顿饭,还有wsl的奖励嘛,来点实际的才是王道,光说一些虚话,大家都已经听腻了。

    服务员开了几瓶红酒放在了我们这一桌,不久之后战魂傲天来敬酒,很客气的笑着说:“希望以后雪月和魂归战袍能够和平相处,将来的国战里,我们会互相守望,一起守护国土,是不是啊?”

    我笑问:“傲天不当正盟主之后,居然开始干外交部长的职务了?”

    战魂傲天哈哈一笑:“书生真会开玩笑,干嘛把我降了好几级。”

    战魂傲天走后,很萌很好推带着一粒尘埃来敬酒,说什么自己不胜酒力的话,然后一连喝了8杯,转身就走,甩甩长发,无比霸气!

    雪月的几个mm推选我当代表,走了几桌,魂归战袍的格里高利、火之魄几个人对我态度不算很好,我便笑笑,问:“格里高利,还在记恨我pk挂掉你几次的事情?火之魄,你还记恨我爆出你的轮子?男人,心胸宽阔一点,彼一时此一时,现在我们算是盟友,不是吗?”

    火之魄昂然一笑,推开面前的盘子,端着满满一杯白酒,笑道:“一醉解千仇,书生来,你是个不错的朋友,可惜我们一开始的立场就是敌对,不是吗?”

    “哈哈,对对,来,就跟你说的一样,一醉解千仇!”

    于是,半瓶白酒下去,我沦陷在了魂归战袍这里,格里高利拉着我的手,火之魄揽着我的肩膀,就像是几十年失散的老朋友一样,这一夜,竟然诉不完一年来的仇恨,一年来的争斗,一年来的林林总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