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469.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不爱我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不爱我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七百七十一章  你不爱我

    “冰茶生病了?”我喃喃道:“冰茶生病了?为什么会生病……”

    冰茶不由一笑:“笨书生,人总会生病的。”

    “什么病?”

    “总之不是心病。”冰茶脸色苍白,却还有心思跟我开玩笑。

    我把目光转向凌月,问:“告诉我真相吧!”

    凌月咬了咬嘴唇,看向冰茶。

    “我来主动承认错误吧……”

    冰茶微微笑,小声的说:“其实,我姓许,单名一个冰字。”

    “许冰?”

    “嗯。”

    冰茶轻轻点头,又说:“一年多前,我被查出一种讨厌的病。”

    “什么?”

    “血癌……”

    冰茶说得很平静,似乎并不是她自己生病一样。

    我却猛然站了起来,大惊道:“白……白血病?”

    冰茶笑笑,费力的坐了起来,伸手将我按坐下,笑道:“别激动,早期而已,至少能稳定两三年,死不了的。”

    我瞪着她:“你还笑?”

    “呵呵,看到你着急,我忍不住想笑~”

    ……

    我沉默了一会,在场的人,秦韵、凌月等人都笑不出来,只有冰茶一个人笑着安慰我们。

    “这一次发病比较急,估计,要恶化了。”冰茶撅了撅嘴,说:“今天中午之前,姐姐会过来。”

    “你有姐姐?”我问。

    “嗯!”冰茶点点头:“我有个堂姐在苏州,叫许琳。”

    “许琳?”我瞪圆了眼睛。

    冰茶吃吃笑:“怎么样,认识不?”

    “嗯。”

    凌月这时说:“大家先出去,让冰茶休息一会吧!”

    于是,一群人走出了房间,冰茶则躺在床-上,无聊的翻着一本瑞丽杂志。

    ……

    没多久,楼下门声响,凌雪回来了,急促的上楼,一脸紧张:“怎么样了?冰茶她……她没事吧?”

    凌月道:“嗯,暂时没事,以后不知道了。”

    “我可以看看她吗?”

    “进去吧!”

    不久之后,凌雪从房间里出来,揉了揉眼睛,眼角带着泪痕。

    几秒种后,房间门再次打开,冰茶扶着沙发走了出来。

    凌月急忙迎上去,扶着冰茶坐下。

    “大家干嘛哭丧着脸?”冰茶问。

    我问:“冰茶,有适用骨髓吗?”

    “不知道。”冰茶摇头。

    “去医院吧,马上化验血样,帮你找配对骨髓。”

    “怎么找?”冰茶抬头看了我一眼,“满大街的人抓来一个个抽血检查吗?书生,算了吧,生死有命的。”

    我握紧了拳头,欲言又止。

    冰茶则看着我的样子,露出一抹笑意:“好啦,有大家关心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大家都沉默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近中午的时候,楼下有人敲门。

    我和凌雪来到了楼下,开门之后,赫然可见一个绝美mm出现在前方,挎着一个小包,穿着黑色大衣,呆呆的看了我一眼。

    “呵?!唐宋?”她眨了眨眼睛,忽然笑了笑,动人的笑意犹如轻风化开一池春水。

    我怔了怔,喃喃道:“你是……是,慕容姗姗?”

    “呵呵,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慕容姗姗不请自来,指了指里面的花园,笑问:“还不请我进来?”

    “哦……哦,请进……”

    我急忙将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小女人让进了院子,如今的慕容姗姗年近25,却依旧浑身洋溢着青春活力,或许,这里美丽的女人总像是妖精一样,永远不会变老的。

    慕容姗姗进门,与凌雪正面相对。

    刹那间,慕容姗姗张大了嘴巴,惊讶不已,过了几秒钟之后才缓过神来,微微一笑:“好漂亮的女生哦,唐宋,这位是清风揽月,还是清风飞雪?”

    我尚未回答,凌雪已经伸出了手,笑了笑:“你好,我是凌雪。”

    “哦!”

    慕容姗姗伸手,两个绝美的mm握手的瞬间,整个世界几乎都要定格了。

    我望了望前方,问:“就你一个人来吗?”

    “当然不是。”慕容姗姗歉意一笑,对着外面喊一声:“林凡,你怎么磨磨蹭蹭的,晚饭不想吃了?!”

    不久之后,一个浑身挂着礼品盒的青年狼狈不堪的从车后箱里爬了出来,正是曾经的月恒天王——林凡!

    岁月沧桑,五年之后,林凡洗去了那些张扬,平添了几分稳重,俊逸的脸庞浮现着犹如刀削的线条。

    我急忙走过去,接了他手里的东西,苦笑道:“买那么多东西干嘛?”

    “姗姗坚持要买,没办法。”

    林凡耸肩一笑,说:“许冰呢?情况还好吧?”

    “嗯。”

    正在这时,又是一辆车停在了别墅前,车门打开,一个mm走了出来,脸上带着忧色,正是冰茶的堂姐,许琳!

    许琳急急的跑了过来,身后,一个穿着褐色大衣的女孩拎着重重的礼包跟了过来:“琳姐,你慢点……”

    我回身对凌雪说:“小雪,快去帮帮陆雪涵。”

    “啊?陆雪涵?”凌雪有些茫然。

    “嗯,就是后面那个。”

    “哦哦!”

    将林凡、慕容姗姗、许琳和陆雪涵四个人迎进了大厅里,冰茶也正坐在那里。

    许琳三两步走了过来,沉身握住冰茶的手,言语带着责备:“你太任性了,要不是病情恶化,恐怕还是不愿意回去吧?”

    冰茶居然撒娇的一笑:“姐,家里那么闷,我难得出来,你别怪我了。”

    许琳皱皱眉,说:“还笑!明天一早就去上海,我联系了最好的医院,也请了最好的医生,你的手术不能再拖延了。”

    “手术?”

    “嗯。”许琳咬了咬嘴唇,道:“找到配对骨髓了。”

    “啊?!”

    冰茶惊喜叫道:“真的吗?”

    林凡笑道:“当然真的,你姐难道还会骗你?”

    “呵呵,太好了!”冰茶欢呼一声,又问:“手术成功率多少?”

    许琳却又神色一黯,小声道:“你的病情从未见过,就算有配对骨髓,怕是治愈率也只有40%左右。”

    “啊?只有40%?”我失声惊呼。

    冰茶却笑笑:“书生,比起当初的5%,这已经很高了!”

    慕容姗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冰茶,似乎看出了什么,美目之中闪过一丝智慧光芒,呵呵一笑,拍拍我的肩膀说:“放心吧!有时候,40%的几率与100%没有区别,许冰那么年轻,又那么漂亮,谁也不会放她离开人间的。”

    我的肩膀微微颤抖,说不出话来。

    ……

    过了半晌,许琳说道:“欣雨已经提前去了上海,我们不如下午就过去吧,准备一下手术事宜,明天早上就进行手术。”

    凌月问:“我能帮上些什么忙吗?”

    许琳微微一笑:“谢谢你们一年多来照顾我这个任性的妹妹,接下来,该是我这个当姐姐的责任了。”

    凌月抿了抿嘴吧,欲言又止。

    下午,所有人赶赴上海,最负盛名的xx医院。

    凌天也闻讯赶了过来,找到了院长千叮万嘱了一通。

    凌雪和凌月更是伴随在冰茶身边寸步不离,40%,这个数字就像是悬在头顶上的一柄利剑,让我们每个人都感觉那么沉重。

    ……

    晚上,凌雪和凌月几个mm在医院的走道椅子上睡着了,许琳看着窗外,眼中一片复杂的神色,忽然转身道:“林凡,有香烟吗?”

    “有……”林凡掏出了口袋里的一包烟,道:“叶秋前天忘在我们家里的,怎么,琳姐你不是不抽烟吗?”

    许琳接过了烟,笑了笑:“我心里好乱。”

    点燃了一根,抽了一口之后,许琳就被呛得连连咳嗽,眼泪都掉了下来,却越流越多,最终,她颓然靠在窗玻璃上,哭着说:“冰儿她从小就在家族里被当成掌上明珠一样看待,可是……可是却患上了这种病,我……我……”

    林凡扶着许琳的肩膀,沉声道:“不要担心,许冰会好起来的。”

    许琳浑身颤抖,泪流不止。

    慕容姗姗看在眼里,并未说话,只是扶着窗口,仰起脸道,望着空中的圆月,任由清风吹拂这长发,美丽的眸子里,似乎有太多太多说不出的话语。

    我掐灭了手中的半截香烟,这根烟没有抽半口,自己烧掉了半截。

    转身进了病房,冰茶坐在床边,见我来了,轻声一笑:“关掉灯吧,太亮了,让我好难受。”

    我伸手关了灯,房间里一片黑暗,窗外,明月当空。

    冰茶踱步走到窗台边,打开窗户,让凉风吹进来。

    我急忙道:“别着凉了……”

    “着凉又能怎么样?”冰茶淡淡说了一句。

    “着凉会……会生病……”

    冰茶转身,雪白的脸蛋在月光下镀上一层光泽,她微微一笑:“傻(sha)书生,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追到了凌雪,呵呵……”

    见我有些沉默,冰茶站在窗前,白色的睡裙被风儿吹得摇摆不定,她自言自语道:“我来到这个世上22年,可是……只有最近这一年,我才知道,活着原来是可以有追求的。”

    我浑身一颤。

    冰茶自嘲般的一笑:“一年前我就知道今天,我或许活不过23岁了,命运早就注定了……”

    “命运注定?注定个p!”我有些激动,一拳打在窗台上。

    冰茶笑笑,转身看我:“其实,书生你不必难过,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过客,从来没有想过要驻足,连给你祝福的资格都没有……”

    说着,冰茶颓然跪坐在墙角边,一片黑暗,我看不到她的样子了。

    泣声之中,我第一次见到冰茶哭,哭得伤心极了。

    胸口猛然剧痛,我一样坐在了墙边,身处一片黑暗之中,我看不到冰茶,冰茶也看不到我。

    “你不是过客……”我淡淡道。

    “我宁愿当过客……”冰茶带着泣声,哭着说:“我好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不用那么虚伪的对着你,对着大家……”

    我嘘了口气,惨笑道吗:“五年前,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女孩离我而去,我无法阻止,可是,这就像是一个咒,一个轮回,今天,又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呵呵,老天待我不薄啊……”

    冰茶笑着抹眼泪:“我跟你的姐姐,那么相似吗?”

    我摇头苦笑:“姐姐不耍脾气,你总是耍脾气,姐姐温柔,你不温柔,姐姐听话,你不听话,姐姐爱我,你不爱我……”

    说着说着,鼻子一酸,泪水不可遏止的掉了下来,朦胧之中,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点着我的胸口说我太笨的女孩。

    冰茶没有说话,哭了又哭,过了许久才说了一句:“你就是笨蛋,你就是笨蛋……”

    ……

    过了许久,冰茶带着泣声问:“如果我死了,你会再想起我吗?”

    “我没有想过。”

    “现在想,现在想……”

    我眼睛一红:“不想!我要等你回来跟我一起洗碗……”

    冰茶哭着,断断续续道:“如果我能活下去,我要一直看你洗碗,洗到天荒地老,洗到海枯石烂,你这坏蛋,你这坏蛋……”

    我仰起头,根据水流原理,将泪水退了回去。

    “冰茶,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的手术必须成功。”

    冰茶却不说话了。

    沉默许久,她终于说了句:“或许,这是我最后跟你说话……”

    我浑身一颤,怒道:“丫头,你非要我哭不可吗?”

    冰茶站了起来,泪眼朦胧,哭着说:“是啊!不能我一个人哭,我需要有人陪,你懂吗,你懂吗?”

    我不懂。

    或许,冰茶早就知道自己会失去一切,所以,她从未想过去拥有什么,只是陪我们一起,分享她那一点点的幸福与欢乐,然后,别无所求。

    ……

    晚上11点多,冰茶终于睡了。

    医院的15楼几乎被人挤满了,几乎全部都穿着西装,像是成功人士。

    领头的,一个中年男子神色凝重,走了过来。

    许琳迎了上去,道:“叔叔,您来了。”

    “嗯,是许琳啊!”中年男子点点头,问:“冰儿呢?”

    许琳指了指病房:“在里面,已经睡了,您不要打扰她了。”

    “嗯,这一层的病房全部包下了?”

    “没有,这不符合规矩。”

    “哦……”

    ……

    我走到了走道旁,扶着凌雪的肩膀,说:“小雪,别太累了,去宾馆睡吧?”

    凌雪摇头:“我要在这里等,等冰茶从手术室出来!”

    她迎面看着我,眼中满是坚决。

    我无语摇头:“好吧,我陪你一起。”

    入夜,落雨无声、紫月和夏天三个人忍不住了,被送去宾馆睡了,稻花香、秦韵、凌月则陪着我和凌雪。

    清晨,当我一个激灵从打盹中醒来的时候,发现冰茶正被推进了手术室。

    “嘟嘟……”

    一阵电话铃音,我的手机也响了,是龙魂的电话号码。

    “书生,游戏里出大事了!”

    我正走向手术室,却被两个医护人员推了出来,便在电话里吼道:“除非是白云城沦陷了,否则什么大事都不要跟我说!”

    龙魂一愣,随即道:“我明白了,我会自己处理的,你……照看好冰茶……”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