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563.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六十四章 分离

第八百六十四章 分离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八百六十四章  分离

    “凌月,你这是怎么了?”

    我皱皱眉迎上去,伸手扶住了她。

    凌月也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坐到了沙发上,然后闷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清水。

    稻花香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最终,凌雪开口,问道:“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

    凌月淡淡说了一句,继续喝水。

    凌雪却蹲下来,伸手翻开了凌月的裙摆,赫然可见凌月双膝隐隐有血迹,袜子上一片殷红。

    我和凌雪都急了:“这是怎么了?!”

    凌月看着我们,咬了咬嘴唇,轻声道:“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你们不用紧张。”

    这时,楼下的车里又出来一个人,正是蓝星苏州分公司的老王。

    老王走了进来,有些不忍的看了看凌月,然后说:“书生、凌雪,总裁决定解散雪月工作室了……”

    我怔了怔:“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老王咳了一声,道:“昨天一夜之间,雪月分崩离析,不知道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但是凌天非常生气,他觉得……雪月工作室已经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而且,他觉得游戏终归是游戏,你和凌雪、凌月也应该退出灵恸了。”

    “王叔叔,然后呢?”我问。

    老王苦笑一声:“没有然后了,凌天给你两个选择,其一,离开雪月工作室、离开苏州,其二,你跟凌雪一起出国留学吧!”

    凌雪睁大了眼睛,忽然生气大声道:“凭什么?!雪月还没有真正倒台,就这样撤掉算什么?还有,这第一个选择算什么?让书生一个人离开苏州,跟我们再也没有瓜葛?!”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老王顿了顿,道:“凌天是个生意人,他眼里看到的只有利益,以及你们两姐妹以后的幸福,这些天来,他思来想后,还是决定快刀斩乱麻,书生你可以选择离开,也可以选择不离开,但是雪月工作室,这里必须解散掉,凌月以后必须住在蓝星公司里。”

    凌雪咬牙道;“我不!”

    老王皱皱眉:“凌雪不要任性,你难道没有看到凌月的伤吗?她在总裁门外跪了整整一天,苦苦哀求也无济于事,你也想触怒父亲吗?”

    凌雪眼中满是忿怒,一字一句道:“看到眼前的利益就保留雪月工作室,看不到就立刻要撤销雪月工作室,这算什么父亲?”

    “凌雪!不要胡说!”

    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只见凌天缓缓踏上了台阶,脸色铁青的来到了我们面前,目光一扫凌雪,冷冷道:“翅膀硬了?连爸爸的话也不听了?”

    凌雪低头不语。

    凌天轻哼一声,淡淡道:“一年时间,够了,你们几个也该回到现实里来了,难道只想着一辈子活在那虚拟空间里吗?蓝星苏州分公司半年度的统计已经出现了亏损,凌月责无旁贷,还有凌雪你呢?多久没有去上学了?”

    凌天摇摇头:“你们都太不懂事了。”

    说着,凌天看向了我,不带丝毫感情的说:“书生,你是毒药,我两个女儿的毒药,为了她们的以后,我希望你离开苏州,不管你去哪儿,我都会给你一笔钱让你自己去发展,唯一的要求,你离开凌雪凌月,三年之期?”

    我站了起来,直视凌天,淡淡道:“三年之期?一笔钱?凌叔叔,你把我当什么了?我爱凌雪,我能给她物质与精神上的幸福,不需要你的施舍,也不需要你来警告和忠告我什么。或许,你做的是对的,我们都太年轻,根本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儿,但是……如果你也曾年轻过,就请别以高高的姿态来侮辱年轻的我们。”

    凌天微微点头,道:“去吧,无论你想选择哪一个城市,我都会支持你。”

    ……

    我没有发火,也不愿意去无谓的生气,或许是我们在雪月工作室太快乐的缘故,悲伤总有一天会来临。

    都说人有两个心房,一边住着快乐一边住着悲伤,不要笑得太大声,不然会吵醒旁边的悲伤。

    现在的我们,或许真的已经到了快乐结束的时候了。

    凌天表现得很决绝,他多么的疼爱凌雪和凌月,可是竟能眼看着凌月在不平整的地面上跪得双膝出血,这一次,他是真的铁了心了,我和凌雪纵然是反对也无济于事。

    事实上,平心想想,我们确实太任性了,不管怎么样,我们的旅程总有结束的时候,灵恸里的征程也只是我们人生画面里的一个片段而已。

    我看了身边的凌雪一眼,道:“我走了。”

    凌雪呆呆的看着我,还没有从震惊中醒来。

    “香香,去收拾下衣服,我们半小时后离开。”我又对稻花香说了一句,我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当然不会把她一个人丢在苏州。

    稻花香愣了愣,点头:“哦!”

    夏天mm惊呆了:“这……这不是真的吧?凌叔叔,你真的要让书生哥哥离开吗?到底是为什么啊?”

    凌天长长吐了口气,道:“温室的花朵,我凌天不稀罕。”

    凌雪急了:“什么温室的花朵?书生在苏州独自打拼了几年,难道他也算是温室里的花朵?”

    我伸手按住凌雪的肩膀,微微一笑:“不要说了凌雪,既然我都要走了,让我走之前有些尊严,好吗?”

    凌雪紧握着拳头,一声不吭了。

    凌月更是脸色铁青,美丽的眸子里蕴满了泪水,淡淡道:“秦小天、紫月、小雨,你们三个跟着我,我会在公司里给你们安排合适的职位。”

    “哦……”

    几个mm都有些傻傻的回答,这突变来得太快以至于大家反应不及。

    或许,凌天就是在等着一个机会,一个关于雪月的突变,让两个女儿从这个泥潭里脱身离开。

    回到房间,简单的把衣服收拾一下,游戏头盔也塞进了行李箱里,另外,凌月送我的笔记本也收了起来。

    凌雪静静的站在我身后,看着我完成这一切,一句话都不说。

    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稻花香也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出来了。

    凌天负手立于落地窗前,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咬了咬牙,妈的,这世上哪有什么圣人,天上可以掉下来一个美女大小姐,却不可能给你掉一个钱多的花不完而且很好说话的老丈人,如果没有一点本事,又有什么资格站在他面前呢?

    “我们走吧……”

    我对稻花香说了一句,从她手里拿过了行李箱,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凌雪和凌月都追了出来,夏天和落雨无声、紫月也跟了出来,一直来到了车库处。

    我将行李丢进了后备箱,转身看了看几个mm。

    忽然之间,想笑,于是便笑了出来,对几个mm说:“我要扬帆远航了,怎么,你们几个难道就没有一点离别的祝语吗?”

    凌雪却已经哭了出来,打开车门就坐了进去,道:“你可以走,但是要带我一起!”

    凌月含泪轻笑,摇摇头:“雪儿不要任性了,让书生走吧,你们相信我,暂时的分离只是为了更长久的相聚……”

    我点点头:“呵呵,还是凌月目光长远一些。”

    紫月走上前,眼中泪光闪闪:“书生哥哥,你要去哪儿啊?”

    “不知道呢,走在路上的时候再看吧!说不定,自驾去旅游也可能,呵呵……”

    凌月抿了抿嘴,忽然贴了上前,将一张卡塞进了我胸前口袋里,小声道:“密码是我生日,里面有两个亿,不管你干什么,我都会全力支持你。”

    我不由轻笑,掏出卡塞回凌月手里,道:“放心,我自己有钱,要是收了你的卡,岂不是变成小白脸了?我的脸可不算白……”

    凌月扑哧一笑:“知道,你是大黑脸!”

    “是啊,黑脸……”

    我抬头看了看工作室里,灯光下,凌天的身影曾几何时已经不再笔挺,而是显得有些萧瑟,甚至有些驼背。

    ……

    从车里把凌雪抱出来,她靠在我肩膀上哭了好久,问我什么时候回来,问我会去哪儿,还命令我绝对不能换手机号码,不然她会找不到我。

    安慰了许久,我坐进车里,稻花香就坐在身边,当发动了车子的那一刻,凌雪和凌月同时动容,凌月也抑制不住的哭了出来,抹着泪水跟着车子追出了好远好远,直到跌倒在地,凌雪跪在姐姐的身边,痛哭不已。

    我看着后望镜,心如刀割,猛然踩下油门,车子飞梭而去,转眼消失于夜色之中。

    在高架桥的边缘,我停了车,心中苦涩,这一切到底都是为了什么,我都有些搞不清楚了。

    “香香,让我抱抱,好吗?”

    “嗯。”

    稻花香主动扑进我怀里,大声哭着:“冰茶姐姐走了,秦韵姐姐走了,连我们也要走了,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轻抚稻花香柔柔的长发,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错的是上天让不该相遇的人相遇了。”

    稻花香哭得更大声了,边哭边说:“哥哥一定很伤心,哥哥你哭出来,会好过一点。”

    我摇摇头:“不,我不会再哭了,从今以后,我要保护香香,还要……还要回来,一辈子陪着凌雪。”

    稻花香抬头看我,连连点头:“嗯嗯,我们一定会回来!”

    我坐直了身体,为稻花香扣好安全带,然后缓缓的将车子开上了高速,不知不觉中,离开了苏州市区,穿过了无锡、常州、镇江,夜色朦胧,人也有些疲倦,于是将车子停在了一个休息站,关掉灯,拥着稻花香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浑身疲乏,却连一个安身之地都没有,心中无比苦涩,我自己受苦也就算了,连稻花香也陪我一起受苦。

    “香香,你累吗?”我问。

    稻花香揉揉眼睛:“不累,可是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总得有个目标,不然就真的成了自助旅游了……”

    我点点头,看看gps上的大地图,道:“镇江过后就是省会了,香香,我们去南京好不好?”

    稻花香连连点头:“嗯嗯,哥哥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好!”

    中午之前,我们进入了南京市,还兜了一个大圈子。

    进入市区首先去加了一下油,再不加就要油量见底了,哪儿都去不了。

    中午,找了个饭店饱饱吃了一顿,然后订了两个房间,让稻花香好好的睡一觉,因为不太熟悉这里,于是先行定了一个月的房间,先以这个名为“曙光国际酒店”的地方作为据点,然后再图谋发展。

    酒店里没有游戏的数据网线,所以是上不了游戏的,干脆早早的睡了过去,淡季的房间是700块钱一天,总共两个房间30天,这么一来就是四万多没了,好在卡里尚有九千多万,只要我愿意,在这里住一辈子都可以。

    夜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得干点事情才行,不然就算来到了南京也不会有什么建树,一样不能让凌天刮目相看!

    游戏里的事情一样不能荒废,毕竟我的发展就是以游戏为本的,这是我的生财之路,一旦断了根本,我就会像是干涸了的鱼儿,也蹦跶不了几分钟了。

    至于生意之道,开酒店、酒吧之类的是不太可能的了,我没有什么黑白两道的关系,开这种经营场所是自寻死路,那么就进军餐饮业吧,纯吃饭喝酒的地方,不加住宿,这样的话,首选就是开个酒楼。

    但是,一个酒楼必须要有自己的招牌菜,否则肯定无法脱颖而出。

    苦思冥想半晌,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当初跟同事曾在省内一个古名为“甘泉县”的地方吃过一道“甘泉活鱼”,味道鲜美,当属人间一绝!

    这么多年之后,听到这四个字还有种流口水的冲动,多次想要带凌雪和凌月去品尝,可是又担心那个店子已经关门了,毕竟,都好多年过去了,那乡村小店未必还在。

    不过,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不管了,咱要开店了!

    ……

    翌日,花了两千多块钱央求酒店的大堂经理去周旋一下,帮我和稻花香的房间装上了游戏数据线。

    吃了早饭之后,出发了,去一趟甘泉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