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268/1949582.html"}})();尊宝娱乐 >网游之纵横天下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百八十三章 six god

第八百八十三章 six god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第八百八十三章  six god

    既然确认了,那就开始公布了。

    聊天频道里,一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胡扯着。

    我清了清嗓音,道:“大家静一下,我宣布一个事情。”

    众人纷纷缄默了。

    乱舞春秋似乎猜到了什么,于是笑道:“书生,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要不好意思。”

    “嗯!”

    我沉吟一声,道:“雪月从建盟之初到现在,一路上风雨兼程,我们经历过许多,风风雨雨的也过来了,之前一次雪月的解体更是差点让我们崩溃,好在,有大家留了下来,让雪月能够继续在白云城占有一席之地。”

    冰之逸轻笑:“好说好说,都是份内事。”

    我笑了笑:“所以,为了彰显功勋,我个人决定再雪月主盟里设定一个称号,‘二十四铁骑’,这二十四个人就是我们雪月的灵魂,也将是我们冲锋陷阵的领军人物!”

    众人大惊,频道里一片哗然——

    悲酥清风:“靠,有哥不?”

    飞火:“肯定没有,你不是骑兵,你是个贼,要封也只能封作贼骑兵!”

    悲酥清风:“你大爷!”

    紫月:“书生哥哥快说吧……”

    夏天mm:“就是就是,急死人了!”

    ……

    我不由一笑,沉吟一声,道:“这二十四个人包括……”

    飞快的将名单列表公布在行会里,并且指定了相关的官衔,顿时,这二十四个人的称号变成了清一色的二十四铁骑。

    众人惊叹不已,上榜的人喜气洋洋,未上榜的人则暗暗跟自己说要努力,迟早要进入雪月的二十四铁骑之列。

    这一举动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本来有些死气沉沉的行会里马上热闹非凡——

    悲酥清风:“我去啊,为什么我是黄骑兵的队长,为什么是黄-的,而且,带着的五个人,好像都是路人啊……”

    狂暴南蛮:“清风哥,你个没良心的,上次要不是我救你,你早被旁边刷新的boss给灭了,居然敢说我路人。”

    悲酥清风:“哇哈哈,我们都是二十四铁骑,牛掰啊,要不咱们二十四个人马上组个队,杀到西南把魂归战袍给灭了?”

    我不由一笑:“不着急,机会总是有的,而且,就算是现在我们灭了魂归战袍也没有什么意义,练一级只不过一天的事情,等将来魂归战袍有自己的领地之后,咱们再跟他们好好算一算天水郡的事情!”

    “对对,跟七星灯那grd的算账!”

    群情高涨,雪月的士气值瞬即提升到了100点了。

    目的已经达成,我有种要功成身退的感觉了,问问凌雪接下来干什么,凌雪却摇头说:“今天不练级了,晚上要好好睡一觉,明天下午在学校大礼堂里要参加院里的演出呢!”

    “啊?演出?什么演出啊……”

    凌雪笑笑:“钢琴独奏!”

    “啊?我家小雪那么有才,还会弹钢琴?”

    “当然,你以为我跟你一样不学无术嘛。”

    “靠,我也多才多艺好不好,我不会弹钢琴,只会对牛弹琴……”

    凌雪扑哧一笑:“好啦好啦,我下一次副本就下线了,你自己玩吧!”

    “嗯!”

    关掉通讯器,心里有些忐忑,凌雪有演出,我是不是该去一趟苏州捧场了?可是,一想到对凌天的承诺,这就让我感到寸步难移。

    ……

    正犹豫之际,乱舞春秋给我发来了通话请求——

    “书生!”

    “嗯,什么事?”

    “跟你说个事,关于凌雪的。”乱舞春秋有些压抑声音。

    “什么事情?”

    “咳咳,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你别人挖墙脚了。”

    “啊?什么?!”我瞬即怒了:“是谁?”

    乱舞春秋说:“淡定一点!我也刚刚听说,前天下午三点多,一个男的不知道从哪儿买了许多花,在女生楼下摆下‘凌雪,我爱你’五个字,估计至少有几千朵玫瑰,真tmd有钱啊!”

    我心里一紧张:“后来呢?”

    乱舞春秋笑了笑:“凌雪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她从楼上跑下去,把那个男的连同那些花全部踢翻了,用了两分钟,又上楼玩游戏去了。”

    “啊,真的?”

    “她是你女友,你最了解她……”

    仔细想想,凌雪确实会那么做,她对某些人是从来不会手软的。

    “春秋,那个人什么来头?你查过没有?”

    “查过了,没有什么太硬的后台,不过他的老子是xx区的什么主任,有钱有势的,所以这小子才敢那么嚣张的泡女生,之前已经有三个女朋友了,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打凌雪的主意。”

    乱舞春秋微微一笑:“要不要我来解决,包这小子一个月不能动弹,不留痕迹,区区一个街道主任我还没有放在眼里,哈哈哈哈!”

    我笑了笑,摇头道:“不用,我自己来解决,明天我就不上线了,行会里的事情你们几个主持一下。”

    乱舞春秋哈哈一笑:“靠!书生要来我们学校了?好啊,我准备组织人围观。”

    “围观个毛!你知道明天凌雪的院系里有个什么表演会吗?几点的?”

    “知道,下午两点半。不过,那个小子和凌雪是一个院系的,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要是亲自来的话,也好。”

    “嗯!”

    我打定主意,晚上,带着乱舞春秋、流年花火、雪见草和命运魔方几个人杀了一次s4之后就睡觉了,同时也跟稻花香打了声招呼,明天她在酒店里吃饭就行了。

    ……

    翌日,8点多醒来,特地穿上了一套在我看来最昂贵的西装,连领带都打上了,不过打结错了,不管了,这样就好!

    把车子加满油,长驱出了南京,开得并不快,中午在路上吃了饭,大约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进入了苏州市区。

    重回苏州,无限感慨,这座城市里寄托了我的太多爱恋与往事了。

    可是很快的我又遇到了难题,我该带点什么给小女友呢?现在的我钱倒是有,就是不知道买点什么。

    鲜花,貌似有些俗了,捧着一丛植物生-殖-器满街跑也有伤风雅。

    巧克力,凌雪怕胖,万一把她吃成了frjj,那我不把肠子悔青了。

    戒指,这个送了还嫌有点早。

    香水,名牌太多,我又不认识,而且凌雪貌似一直以来都不用香水的。

    想了老半天,恨得用脑袋撞方向盘。

    过了十分钟,终于下了决定,既然不知道买哪一样好,那就每一种都买,反正咱今儿个不差钱,非得好好镇一下那个街道主任的儿子!

    于是,飞快的去了一家商场,疯跑进去搜刮了一通,巧克力买了两大盒,心形的,另外,还买了一对情侣戒指,钻石的,两枚一起花了12万,这个有些贵了。

    可是没有找到香水,于是去鲜花店,买了一捧鲜花,不算多,几十朵,太多了像是暴发户,然后,香水的问题迟迟解决不了,一咬牙,不走寻常路,抓了瓶花露水就塞进了包里。

    等我忙完一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马上驱车去学校。

    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挡,直到我把车子停在学校礼堂下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要收票,而我却不知道这票从什么地方来。

    礼堂里传来歌声与隆隆的音响,显然表演正在进行,我不知道凌雪是第几个节目,于是有些急了。

    一手挎着包,一手抱着鲜花就上了台阶。

    守门的是两个mm,见我的样子均是一笑:“呀,帅哥来给女朋友加油?”

    我略一尴尬,点头:“嗯。”

    “那快点进去吧,还等什么呢?”

    “哦?”

    还有这等好事?不买票就上车了,美哉!

    飞快的进了礼堂,里面有些昏暗,舞台上一个小男生正憋得满脸通红的唱歌,大家跟着哼,也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我。

    我伸长了脖子,拼命的寻找,终于看到了,在第一排,两个漂亮女孩正在聊天,其中一个是江南小乔,另外一个就是凌雪,今天的凌雪穿着一套淑女装,看起来温柔甜美之极,周围的男生几乎都看呆了。

    我刚要上前,台上的男生吼完了,主持人上台宣布:“下一个节目,由凌雪凌雪献上钢琴曲——雪,嗯,是杜鹃的那一曲《雪》,有请凌雪同学上台!”

    果然,凌雪拢了拢裙摆就上台了。

    灯光绚丽,小美女俏生生的坐在钢琴旁,手指触碰间,一个个美妙的旋律回荡在礼堂的大厅里。

    虽然我这个人没什么音律感,不过也听出来这曲子相当好听。

    走到第八排坐下,等凌雪快弹完的时候就上去送花、巧克力、戒指和香水,一举俘获美女芳心,很好,完美的战略部署!

    我正打着如意算盘,忽然之间,旁边一阵骚动,七八个男生居然一起在起哄,然后其中一个浑身挂满了鲜花,顺着台阶就爬上了台,看相貌还算斯文,但是毫无疑问就是那个街道办主任的儿子了,他拥有一张街道办主任的脸,四方四正,两袖清风!

    凌雪也看到了异动,她只是皱了皱眉头,继续演奏。

    我沉不住气了,站起来大步流星的走上台,而那小子的几个人同学还在喧哗,一个个笑着:“快上啊,机会难得!”

    我当即走上前,伸手拨开这几个人,走上前,就在街道办主任儿子的身后。

    “凌雪,我爱你!”

    他忽然单膝跪地,手里捧出了一束鲜花,虔诚的说:“接受我吧,我真的很爱你,没有你,我无法呼吸。”

    我听得好笑,心中却又火起,上前就是一脚!

    “嘭!”

    这小子另一个腿也跪地了,变成了双膝跪地。

    台下的人都停止了欢呼,取而代之的是惊呼声,任谁都看得出来,一场夺美女的大战就要拉开了。

    街道办主任的儿子怒火交加,站起来就破口大骂:“我c,你tmd谁啊?”

    我冷笑:“我是谁并不重要,你说你没有她就会无法呼吸,是吗?”

    凌雪已经停止了演奏,呆呆的看着我。

    街道办主任儿子说话了:“是又怎么样?”

    我当即一手抓住他的衣襟,轻轻一推搡,笑道:“她从来就不属于你,怎么就不见你窒息?说爱她,你配吗?你为她付出过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谈爱,至少等你能养活自己了再说爱,否则你的爱是那么的低廉和可笑。”

    我的一番话清晰的回荡在大厅里,很快的,有人认出来了,忍不住的大喊:“天啊!这个……他不就是书生吗?真的是书生啊,灵恸世界mvp冠军书生啊……”

    众人哗然,这些学生十有都玩游戏,又怎么可能没有听说过我。

    街道办主任的儿子呆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凌雪也站了起来,迎面看着我,一句话不说,美丽的眸子里泛着泪光,我们已经有半个多月没有见面了,这思念也越来越沉重。

    我举起了手里的鲜花,在灯光下,傻笑道:“小雪……”

    凌雪走上前,捧着鲜花,闻了闻:“没有香味,你在哪儿买的?”

    “一个小花店。”

    “这是泡过水的,你被骗了,笨蛋……”

    “还好,不是塑料的……”

    “……”

    凌雪笑着将花儿拥在怀里,我则又抓住了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巧克力,说:“这个给你吃……”

    凌雪笑得更甜了:“我不吃,怕胖,送给大家吃吧!”

    说着,小美女将巧克力都撒了出去,大有散尽家财的势头。

    我心疼不已,又取出了情侣戒指,笑道:“喏,这个也是送你的。”

    凌雪笑吟吟的伸出手指:“帮我戴上?”

    “嗯!”

    套了上去,搞定,伴随着一阵学生们的掌声。

    这时,我又在包里掏。

    凌雪也觉得奇怪:“还有什么?”

    “香水!”

    “啊?什么牌子的香水?”凌雪惊喜。

    “six god!”

    “哦?”

    小美女眨了眨眼睛,很不敢置信,但是当我掏出一瓶花露水的时候,她傻眼了,气呼呼的说了句脏话:“我靠!六神花露水?”

    我很窘迫:“怎么,不喜欢啊……”

    凌雪抱着花露水,呜呜的哭了起来,我要帮她擦泪水,她抬起脸,雪腻的脸蛋上带着泪水,却笑着大声说:“笨-蛋!真是笨-蛋……”

    说着,她猛然扑进我怀里。

    好家伙,几天不见,小美女的力量星级见长,一下子就将我扑倒在钢琴上,两个人一起压在了上面,“当当当”的一阵乱奏声。

    “笨蛋,我爱你!笨蛋,我爱你!”

    凌雪又哭又笑,我也想哭,但是忍住了。

    整个大礼堂里声音如潮,可是,我和凌雪却好像浑然听不到,似乎整个世界都为我们停止了,整个世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心跳声,声声可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